[连载] 一叶江湖

请让我假装我写的是武侠可以么?
0 圈子: 全职高手 CP: 蓝叶 周翔 王江 角色: 蓝河 叶修 TAGS: 叶修他总是在失踪 武侠 副cp微量
作者
我应当有个文艺的名字 发表于:2015-06-09 07:33:37
我应当有个文艺的名字

  #occ注意。
  #cp注意。
  #江湖武侠背景注意。
  #作者是个逗比注意。
  #乱七八糟注意。
  
  
  序.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严华经》)

  
 
  壹.黄梅时节家家雨*
  
  六月的江南总是下着细绵不绝的雨,自早到晚。
  即便是停了,天也不放晴,天边就覆着一层薄薄的乌色,等着再与那檐雨滴答附和一曲。
  
  这样的天气里,上街的人自是寥寥无几的。
  跑堂的小五挽着袖子倚在门口看了又看,见着这街上最后一个行人的影子也消失在了东街的拐角处,再扭头一看,店里没有任何客人,只是自家人无事的打闲着,终是忍不住了。
  他家住在西里胡同里面,那儿地势不好,一下雨就得漫水。他的娘亲有腿疾和风湿,更是碰不得这些阴气,虽然上工前已经央着邻里的阿嫂照看着点了,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掌柜的,这天气怕是没人来了,我们今个就到这吧!”
  这客栈是十来日前开的,掌柜是打更南的地方来的,是个心肠好的人,总是谅着他们的。
  “是啊,掌柜的,早日放了吧。”其余人一听便是纷纷附和着。
  这黄梅天,就是个让人犯懒的天。
  
  “啊,可以啊。”许博远让他们喊了几声,才从檐下挂着的雨珠上拉回神来,应了他们的要求,见着小五,醒起些事来,“小五,你带着你娘来这吧。”
  “啊?”
  “我前些日去了西里胡同,这些日那儿可不好待,大娘住那不得好的。”他拨拉着算盘,算这些日的进账,“后院的厨娘还缺着一个,让大娘来这做点活吧,包吃住,但工钱可得缺点。”
  “没,没关系,”小五这听着便已是觉得捡了莫大的便宜了,忙给他作揖,“谢谢掌柜的,谢谢掌柜的,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明些日就带我娘来。”
  许博远执笔在账上添了数,抬头看他,说:“今日就来吧,刚刚阿笔去通知人放了,厨子厨娘估计都走了。行李物件什么的晚些时日送来也没大干系,后院屋里东西基本齐的。可大娘不来我今日得饿着了。”
  说罢还望了望自己的肚子,再抬头看着小五。
  小五笑,这掌柜虽大着自己二三岁,然也就是二十一二的公子罢了,估摸着也是孩子心性,还比不上苦人家的少年。
  这般的不掩着自个心思,是要叫下边人欺负的。
  
  “是的是的许掌柜,我这就回家去带我娘来。”小五放了袖子便走出了客栈。
  许博远见他出了门,才醒过来,跑出柜台喊:“诶,小五,伞!”
  待冲出了门,对方却是连影都没了。
  他摸摸鼻子,方才自己似乎是让人小瞧了。
  
  许博远又依着门栏瞧起挂在屋檐上的雨滴来了。
  微坠的水珠这么慢慢的向下隆起着,越积越大,最终落了下来,裂成了碎片,和那木板融一起了。
  他就这么看了好一会,见着那水珠落下的速度越来越慢,便转身入屋里,思忖着给小五和大娘煮锅姜汤,莫要寒了身子。
  
  五钱红糖,两碗水,一块小小的生姜切丝和三段葱白一同倒入,许博远摇着薄扇控制火的大小,见红褐的面上泛了泡,便放了扇子拿筷子去捞那软了的葱白,想想,又加了一勺红糖搅了搅。
  “这样子大约就可以了吧。”他嘀哝一句,便盖上了盖子。
  再抽了两根柴火出炉膛,他又回前堂收拾账务了。
  
  小五背着他娘亲回来时天上已经开始落雨了,许博远一刻钟前已经把姜汤盛了晾好,现在喝温度倒是正好。
  “掌柜的,你手艺还不错啊。”小五喝了口汤就夸他。
  他的娘亲也点点头:“不过味道淡了,小许掌柜下次可以少放点水。”
  “是吗?那我记下了。”许博远面上应下了心里却奇怪,明明自个下了那么多糖了,怎么还淡呢?
  或许是口味不同吧,他这么想着,嘱咐小五收拾碗筷后然后准备晚餐后,自己上楼了。
  
  —待续—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约客》赵师秀

  
  贰.虽在人间人不识*
  
  许博远进了屋内,就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
  他扶着门的手停了停,还是掩上了门,想想,又把锁栓插上了。
  可能因为许久没上油,锁上发出了吱呀的声音。许博远摸了摸锁。
  脱了鞋袜,光脚走在木板上,潮气就附在地板上,顺着脚腕子爬了上来,许博远算是自在了一点,蜷起脚趾蹭了蹭地板,走起路来没发出一点声。
  “滴答……滴答……”檐下还是挂着雨珠,一滴一滴落下来,窗框上湿了一块,可能是风拂过来的时候顺着了水。
  他便把窗关了,屋内又暗了点,只能点起了油烛。细烟一撩,许博远不禁皱了皱眉,又即刻舒展了开来。
  
  又翻了一页书,许博远看完这章后,总归定了心要去洗漱了。那本书是虚空报馆那儿双鬼拍阵写的新话本。
  这次写的倒不是只什么单英雄传说了,多了点儿女情长,以前那股气概消了半去。虽好奇为甚变了文风,许博远还算欢喜,两天便看了一大半。
  
  热水是先前小五送上来的,袅袅的热汽散了不少,许博远探探水温,觉着刚好。他便拉了屏风,理了下头发与衣服便下了水。
  热水里加了艾草,草药的味道顺着水汽晕开了去,本来已经熟悉的味道又浓郁起来了。许博远一下又一下的撩那水,由着未去尽的艾叶上下打转浮沉,起了兴致还试着打出个漩涡来。
  许博远闭着眼,将水一遍又一遍的从头顶上倒下来。
  雨停下来了。
  许博远将手按入了水中。
  “滴答。”
  
  动了!许博远精神都集中到了空气的流动上,他功力是不够的,但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他,这就是优势。
  他另一只手还在撩水。
  然后,屏风上绣竹摇晃的时候……拔剑!
  剑上带着的水珠被尽数甩开了去,竹影再晃,剑已经穿过了屏风中的缝。
  许博远用了最大的力气,只求一击必中。
  但是,“嗡……”剑约是撞上了什么,抖了抖,摩擦空气出了长声,许博远也在长剑撞上东西时撑着了浴桶借了力飞身出去,右手手指捏了半就斜下冲要朝人捉去。
  冲出来了许博远才大概看清那人,先叫人吃一惊的是他的花花绿绿的衣裳。他正站在许博远的床边,手中举着的是把伞,也不知什么材质做的。听着声响,他斜斜的睨了许博远一眼。
  许博远一吓,就见他举伞绕着许博远扔出的剑一挑一转,剑就落到地上了,叮框的一阵响。
  许博远心里就是一沉,加了五层内力,拉了十分力扔出的剑就叫人如此甩了下来,此人,武功远高自己,他又确定了一遍。一瞬想及至此,许博远再回眼就见了那人的伞尖正对着自己的掌。
  依着对方方才那手,若是对上了,自己的手不费也难!这快要碰上了,许博远发现自己是无法撤过招来了,只得不断往自己手里加着功力,以求护好自个的手。
  不料那人却忽然错开了势,伞一把甩开,左脚一登后,右手也迎着许博远的掌来了。
  好机会!许博远眼中光一闪,又加了手上的力。
  对方忽然变招且手势也变了,化拳成掌加临时起意,力道不足。这可不论对方武功修为高了自己多少,撞上了,对方也绝好受不了。却不想——或者说,想着了也不愿是——那人化拳为掌可并不是为了和他对上。
  只见对方脚下挪了步子,一侧,许博远的掌就被躲开了。许博远连忙变招,左手握拳便要扭身用肘击他的脑袋,但是,对方那掌却附了来不及收回的右手。
  有点凉。许博远脑中飘过了一个明显不合时宜的感想,方想扭了腕子要脱出身去,那人却摁了他的左肘。
  糟!许博远吓,脚要凝着力站稳,却没机会了。
  对方借了他这一掌一击的力,脚下踢了他的脚踝,上身顺势一拉,许博远就倒在了床上,被对方实实在在的压着,动弹不得。
  许博远就见着蓝色床单被他身上的水染晕开了深色。
  床单又要换了。许博远倒是不明白自己怎还有闲心想这个,连换床单的机会都还不知有无呢。
  那人给许博远点了身上的穴,才爬起身来,坐到一边去,还捶捶腰,说:“哎呀,老啦,动了一下就累。”
  累个屁!你连气都没喘一个!许博远气的拿眼角拼命撇他,想看清对方是谁,却就见着了花花绿绿的衣角。
  然后,一张大脸就凑了上来,还调笑着说:“哟,小掌柜的怎么啦,眼角抽抽的,要我给你看看不?”
  “你!咳,你能不能不要靠那么近?”这猛的凑上来的脸是吓了许博远一跳,那人配合的退了一点。
  许博远这才看清他的脸,面相倒是不错,俊俊朗朗的,就是面相白的不太健康,虚浮开了去。
  但重点是,这人他不认识。“你是何人,是有什么事吗?”
  “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啊。”那人擦着自己的伞,发出了卡拉卡拉的声音,“我啊,你叫我叶修。”
  许博远红了脸。他确实是莽撞了,虽然也无错。
  不过,叶修,江湖上并没有这人名号。而另一个姓叶且武功高的可怕的,是叶秋。
  
  “呵呵,知道错了不?”那人还是调笑着说,语气就是莫名的叫人想打他。
  许博远不理,把眼撇了开去盯着自己被单上被水浸了的兰花图案猛瞧。
  “别瞧啦,再瞧就给自己点成斗鸡眼了。”叶修捏着许博远的湿漉漉的发打转,觉得这头发顺顺滑滑倒也好摸,“我给你放开,你不打我成不?行就眨一下眼。”
  打什么!又打不过。许博远还是在心里诽腹,目光飘忽着往叶修身后去了,然后眨了眨眼。
  叶修把他的穴解了,许博远坐起身来,捏捏自己的手腕脖子,还问叶修:“叶……叶大侠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叫叶修就可以了。”
  叶修还拉着许博远的头发,许博远本来想扯回来,想想又由他去了,伸手扯了他身后横木上挂的白巾,擦自己身上的水和头发。
  “唔,那叶修,你是有什么事吗?”许博远是穿着亵衣亵裤进的浴桶,现在全湿了,贴在身上略微难受。
  “没事。”叶修笑笑,“我就饿了路过进来看看。”
  “……”许博远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还是拉回自己的头发,细细的擦了起来。
  叶修被夺了手上头发,干脆躺上了床,看的许博远眼角一抽。
  “话说回来,小掌柜,你怎么知道我在屋里的?”叶修是有点好奇的,依着许博远的武功,发现不了他才是对的。
  许博远摇摇头,说:“开始我是不知的。”他停了停,“就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一点油灯就知道了。”许博远指了指油灯,“你往油灯里下了微草堂的平安香吧。”
  “蓝溪阁……蓝雨堂?”蓝溪阁便是这小客栈的名字,蓝雨堂则是江湖一大门派,江湖传闻,蓝雨堂和微草堂水火不容。叶修点了点头,“你功夫还算可以,我说怎么会在这小客栈里做个小掌柜呢。”
  “蓝溪阁可不是什么小客栈。”许博远都不知道该反驳哪点了,“我也不是什么小掌柜,我是蓝溪阁的……呃……”
  大掌柜?许博远也不知怎么回答了。
  
  叶修听他许久不说话,抬脚就去揶他。许博远让他推回神来,见着那干脆就搁在了自己膝头上的脚脑子里只觉有根弦“登!”的断了,他一把捏住了叶修的脚踝就开始挠他的脚板心。
  叶修直接就僵住了,他挺怕痒的,但要叫他现在泼闹起来,不熟,和小掌柜还不算熟。
  许博远可不知道,他见叶修不动,还以为他不怕呢,不死心的又用力刮了两下,见叶修没大反应,才惺惺收手。接着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了,脸立马就上了红,就跟有人拿红漆狠狠抹了他一脸似得。
  叶修心里大喘了口气,又用脚去推许博远,推了还搁他膝上,就怕许博远不再挠他一会。
  “干嘛?”许博远心烦意乱,口里也带不出好气,话一说出来就跟脸上的红都到了嘴里一样。
  叶修也不计较这些,他说:“小掌柜的,我饿了。我进你这店里可就只喝了点姜汤。”
  “呃,”许博远就没想着他会说这个,脑子里还没什么反应,身上就先动了,“我给你下碗面。”
  “诶,好的诶!小掌柜。”叶修笑。
  许博远出了房门,合上门后方想来,哦,姜汤被叶修喝了。
  估计喝完还往里兑水了,不厚道,开店一定是黑店,啧啧啧。
  
  许博远进了厨房,在锅里加了水点了柴火,手上就去找面条,面条没找着倒先往砧板上搁了俩蛋和一把空心菜。
  他找,心里还想着叶修的事。这叶修到底是谁呢,和叶秋又是个什么关系,他都不知道,唯一可以定的就是打不过。
  莫不是,叶修就是叶秋?他没见过叶秋真面。江湖大多人都没见过他面。
  叶秋虽然说是武林第一人,但为人极其神秘,外出的时候就挡脸。那个银白色面具不知是多少人的偷袭目标。江湖人还悬赏过他的面具,最后闹了一个大闹剧。
  可是叶秋两个月前就退隐了,还是脸都没露,有人出来在《江湖小调》上划了一大个版,“秋风过,嘉世变局事难料”……
  江湖人都传,叶修往西去了,去看天山雪。
  怎想也不会到这个东南的镇子来啊……不知那人的真目的是什么。许博远蹲在柜子前挠耳朵。
  而且,自个刚才着实丢脸。
  
  水咕噜噜的滚了起来,许博远找着了厨房大娘先拉好的面条,散开着落了进去。面条在滚水里摇开了,许博远拿长筷拨弄着,等面条飘起来了一半,他往里下了葱花和油盐,又烧了一会,便下下去空心菜。等了片刻后他捞了起来,不多不少,正好两碗。
  他将剩下的汤倒了,想着又煎了三个蛋,两个窝在一碗面下面,剩下一个卧在另一碗面上。
  擦着手,他想着干脆叫叶修下来吃,自己先把房间收了。
  
  房间里空空如也,若不是一片混乱,许博远倒想着那叶修是不是个幻觉了。
  先前锁好的窗户又大开着,带着湿气的风往屋里走,许博远才发现又下起了雨他捏了捏眉心,想到什么似得捉了剑就连忙转身就往楼下窜,到了厨房,果不其然,面上卧着荷包蛋的面条连面带碗不见了。
  这人来去匆匆,还不忘顺个面!许博远把先前的猜测通通推了,这般人,若是嘉世的掌门,大概早就让人打下来了!他扶着门框想了想,干脆进去先要把面吃了。
  竹筷插进了面里,许博远想着先挖个荷包蛋出来吃。
  面条随着筷子翻开了去,拿筷子的人瞪大了眼,面条里就剩一个荷包蛋了!
  “……靠。”
  
  到了第二日,那个漂亮的蓝边瓷碗好好的搁到了柜台上,装的小半碗水,飘的紫阳花上撒的透了窗的光。
  倒也好看。
  
  
何年植向仙坛上,早晚移栽到梵家。
  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
  ——《紫阳花》白居易

  
  
  紫阳花   图片来源见水印


       努力学习运用代码中。

    1#
    == 回复于:2015-06-09 13:14:40
    ==
  • 激动地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