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那个被圣衣甩了的男人

被自家圣衣甩了的巨蟹宫圣斗士苦逼的故事,深夜刷微博的脑洞,圣衣视角,流水账
作者
蟹黄味奶糖 发表于:2015-05-25 01:17:16
蟹黄味奶糖

起名苦手,题即内容,手残还挖坑,尽量填……吧
————————————————————
         空旷已久的巨蟹宫终于引来了新的主人。一个小孩,巨蟹座圣衣心里叹气,每一任新晋的黄金圣斗士几乎一开始都是小孩子,虽然圣衣都有随着主人的身型调节大小的能力,但毕竟成年人的体格才是最自然的状态。而言下这个居然才和圣衣箱差不多高,罢了,千百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巨蟹座圣衣这样想着,但看着这小屁孩一脸得意嚣张的模样,心里隐隐还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巨蟹座圣衣尽管一开始不情愿,但还是很乐意和新主人相处的,毕竟对于圣衣的意义而言,主人是他它们存在的最大意义,在没有主人的日子里,一件圣衣除了是圣域力量的象征与珍贵的藏品外与破铜烂铁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除了每243年出现一次的雅典娜外,只有唯一的一个人会陪伴他们长则几十年短则几年的时间,对于与几乎与太阳同寿的圣衣来说,这点时间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因此,在上任主人离世而继任者却还未出现的日子里,有些圣衣会回到诞生地,(例如水瓶座和白鸟座的圣衣,它们坚持着由冰原选出它们的主人),又或者就干脆留在圣域,看着一堆萝卜头替补身长大,挑着顺眼的或由教皇选出。
         对于那个活了两百多年的教皇,巨蟹座圣衣觉得他还是很靠谱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它从黄泉比良坂搬回了圣域。(它才不会承认是担心一直待在那个只有死人的地方会被死亡的气息掩盖以至于被主人忽略)
         刚得到巨蟹座圣衣的迪斯马斯克可真是意气风发,对于教皇布置的每一项任务都会积极的完成,与别人之间也配合得不错,他还处于爱出风头的年龄,他急于在教皇面前表现的机会。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巨蟹座圣衣想,经历了千百年时间的锤炼,每一件于人类而言值得欣喜或悲伤的事情圣衣都已经看过无数次了,除了主人的到来与死亡已经很少有东西会让圣衣感情波动了。
          ……所以说还是个孩子啊,巨蟹座圣衣感受着滴落在它身上温热的液滴默默想。
         不,也许这是人类的特性也说不定,会因为亲人手足的死亡而感到悲伤之类的。
         圣衣之间虽互有联系,但就从来不会悲伤过,因为即使是暂时性的“死亡”,也会由白羊那边的主人进行复活,甚至还有可能为此接触到主人的鲜血,从而与主人心灵相接引起共鸣那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呢,所以死亡为什么可怕么?
         迪斯马斯克来到了黄泉比良坂,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往日鲜活的生命如今脸上却是死亡的灰白,混杂着死前绝望的情绪与亡的呆滞。他极力阻止着却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亡灵们一个个从悬崖跳落。
        “可恶!啊!……”迪斯马斯克跪在地上,眼泪不停地往下落,巨蟹座圣衣可以感受到他心里源源不断传来的情绪波动,为什么!他们明明手无寸铁,明明什么错都没有,明明信仰着正义的圣域,却依然被杀害!因为…因为没有力量吗?如果只有拥有力量才……
        不好!巨蟹座圣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在冥界这里呆太久了,以至于迪斯马斯克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负面情绪的侵扰。
         虽然这对一个巨蟹座圣斗士来说在冥界犹如在自家后花园一样简单,但一来迪斯马斯克年龄实在太小了二来刚失去了亲人无法控制心情以至于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冥界入侵了心里,估计再晚一会不是被拖入地狱就是成为圣战之前的一个冥斗士了。
         他的主人,堂堂黄金圣斗士居然因为这个而成为冥斗士,说出去不得被双子座圣衣他们笑死,巨蟹座圣衣闪了闪,强行带着迪斯马斯克离开了冥界…

    6#
    蟹黄味奶糖 更新于:2015-05-26 00:46:24
    蟹黄味奶糖
  •         迪斯马斯克去冥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时间也越来越长,巨蟹座圣衣有些不乐意,虽然历代巨蟹座或多或少都会有去冥界修行的传统,但那毕竟不是适合活人的地方,况且迪斯马斯克现在还不稳定……巨蟹座呆在圣衣箱里想道,随即又有些懊恼,都被单独丢在巨蟹宫了居然还在替那混小子担心,就没见过这么操心自己主人的圣衣的!
             迪斯马斯克似乎感受到自己圣衣对去冥界微妙的抵触情绪,干脆就将巨蟹座圣衣留在巨蟹宫,巨蟹座圣衣闲着无聊也会和其他圣衣交流一下,比如白羊现任的主人还健在却也已经有了继任主人,众无主圣衣在表示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对这种吃锅里看碗里的行径给予了指责。又比如那个精分的双子座圣衣果然又把自己主人弄精分了,这都多少代了……
             巨蟹座圣衣一开始还偶尔参与一下话题,但聊着聊着便走神想着那个去了冥界的家伙,于是便退出了讨论。
             其它圣衣对此也没什么在意,它们早已习惯呆在圣衣箱时要么沉睡要么睡醒就聊几句的模式,除了主人之外没有谁会特别重要,因此闲聊时别的圣衣的加入与退出也不会有谁去刻意理会。
    ————————————————————
             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除了圣域巡视的卫兵偶尔交班偶尔想起的脚步声外并没有和平常有什么不同,但巨蟹座圣衣还是感觉到有一丝死亡的气息在空气中淡淡地散开。
             很明显今晚发生了一些需要被刻意掩盖的事实,方向通往第四宫之后,但却没有惊动黄金圣斗士。除了……常年与死者打交道的巨蟹座圣斗士和他的圣衣。
             迪斯马斯克不知什么时候坐起身来,将半个身躯都隐藏在了月光所无法涉及的阴暗之处,隐隐约约地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他的手越握越紧,一丝血线从掌心流了下来。
             他走出宫外看向教皇厅的方向再转过身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双子宫,月亮不知何时已经被云层遮住,显得那间宫殿越发阴森狰狞。迪斯马斯克沉默了一会,身形一闪,穿上巨蟹座圣衣去了冥界。
             冥界的天依然是阴沉暗红,和往常一样,数不清的亡灵麻木而有序地前行。迪斯马斯克就沉默地站在黄泉比良坂,面无表情地用眼神扫过一个个又一个亡灵,直到终于发现了他的目标。
              “教皇……”迪斯马斯克声音颤抖着挡在了那个人前面,就像当年挡在死去的家人面前一样试图去阻止亡灵前进的步伐。但是这是没用的,即使生前是一个强大的圣斗士,除非是可以而为之,死后依然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无法受控制地受到冥界的召唤,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罪过承受无尽的惩罚。
             况且……巨蟹座圣衣感受着迪斯马斯克小宇宙中传来的阵阵悲鸣却无法抑制地想到,如果眼前的这个人可以收敛一下自己散发的小宇宙或许在未来的煎熬中可以轻松一些,但是即使是死后也没有忘记身为雅典娜的圣斗士的本能吗……
             前次圣战所存活下来的黄金圣斗士和圣域教皇这两种冥斗士所最为厌恶的身份,虽然哈迪斯还未苏醒,但这个人在冥界的日子是可以预见的了。
             也不知道白羊座圣衣做好接受新的主人的准备了没有,回想起夜里白羊座圣衣那悲伤传来的悸动,巨蟹座圣衣仿佛也受到了感染,它在心里默默祈祷,迪斯马斯克啊,希望这次你可以陪我再久一点。

  • 10#
    蟹黄味奶糖 更新于:2015-05-30 00:58:50
    蟹黄味奶糖
  •         巨蟹座圣衣会感到悲伤纯粹是受到迪斯马克斯的影响。大多数圣斗士不出意外都会终生与圣衣陪伴,他们异于常人的强大灵魂往往使他们在死后或多或少都会在圣衣上留下灵魂残片,这些残片互相融合冲撞最终形成新的灵魂个体并产生自己的意识。
             圣斗士们或许可以察觉圣衣也拥有自己的情绪,但他们却不会料到圣衣也拥有思维。若是灵魂契合,现任的主人因其生魂强大,所以很容易通过灵魂波动将自己激动时的情绪传染给圣衣,使二者“同悲同喜”,这是圣衣忠诚的保证。
             迪斯马斯克在跪在黄泉比良坂上哭了很久,而被他所哭泣的人早已坠入了黑暗的地狱,一如当年他的家人一般。
             这一代的黄金圣斗士普遍都过早的穿上圣衣,纵使他们是号称拳可以撕裂天空,脚能够踩裂大地的圣斗士,但此时迪斯马斯克也只有九岁,远离世俗的圣域修行有利于圣斗士们不过早地被固有的观念所束缚,从而发挥出超乎常人的力量,但这也造成了在童年阶段他们会更加地晚熟,也更加地难以承受人生中的生离死别。
             “如果……连象征正义的教皇也会下地狱,那么……什么是正义?”迪斯马斯克恍恍惚惚地想到,他和家人都信任于圣域,但圣域却没有保护好他的家人,他相信教皇是正义的,但这份正义却也如此脆弱!
              “啊!!!”迪斯马斯克发出痛苦的呐喊,如果拥有绝对的力量,那么他的家人是否就可以从劫匪的刀下生还?如果拥有力量,教皇是不是就不会落得这样的结局?如果拥有力量……
             疯狂的想法在迪斯马斯克脑海里盘旋,负面的情绪源源不断地传达给巨蟹座圣衣,这让它感到十分痛苦,但现在它却不能像以前那样将迪斯马斯克强行带出冥界,虽然此时的少年只有九岁,但已经熟练地掌握控制圣衣的能力,除了强行从他身上脱离,巨蟹座圣衣别无他法,况且它也不愿意这样做,于是它只能冒着灵魂受损的危险给迪斯马斯克强行来了次灵魂反震!
             “唔啊……”迪斯马斯克跪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胸膛剧烈起伏,但负面的情绪算是大致平静下来了,他也意识到了这里不能久呆,在最后一次注视黄泉比良坂幽暗的底部后返回了巨蟹宫。
    ————————————————————
            迪斯马斯克回到巨蟹宫时已接近凌晨,天空微微露出一点晨光,圣域显得安宁和平。在天亮后不久,迪斯马斯克便接到了来自教皇厅的传讯。
             在“教皇”布置了一些琐碎的任务后,他问迪斯马斯克“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你是否效忠于我?效忠于这个正义的圣域?”,按照礼节半跪于教皇座不远处的迪斯马斯克却没有立即回答,他抬起头看向那个戴着面具的教皇,半响,低下头说道“巨蟹座迪斯马斯克效忠于教皇。”
             若世界上拥有正义,那他只能由拥有力量的人掌握!迪斯马斯克嘴角向上勾起,眼前闪过家人和前教皇的身影。没错,神只会庇护拥有力量的人,唯有这样才是正义。
    ————————————————————
    撒狗血与强词说理进行时=_=

  • 12#
    蟹黄味奶糖 更新于:2015-06-15 00:12:14
    蟹黄味奶糖
  •         时间长了,圣斗士里会出一些特立独行(奇葩)的人并不奇怪,比如那个喜欢裸穿圣衣和教皇袍的谁谁谁,再比如喜欢把巨蟹宫弄得鬼屋似的迪斯马斯克,听着四面八方不断传来的尖叫,再加之圣衣背上传来的特殊触感,巨蟹座圣衣觉得心很累。
              虽然跟黄泉比良坂比起来这简直就小巫见大巫,而且圣斗士经常上刀山下火海,偶尔来个弑神,这点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圣域是所有圣斗士及圣衣的归属之处,没谁会愿意把自己“家”弄成这副鬼样。
             当年勉强和圣衣箱差不多高的小鬼已经到了二十多岁的大好年华,抽烟喝酒赌博人之常情,执行任务偶尔殃及池鱼也不算大罪过,但是把所谓的战利品带回巨蟹宫简直就是挑战巨蟹座圣衣的底线。
             圣衣对于主人有一种名为忠诚的独占欲,除非是主人死亡或特别授意,不然其他人根本无法穿上圣衣(双子座圣衣除外,那家伙通常还喜欢有一个备用的主人),除主人外的事物在它们眼里只能说碍眼,更别说这里大半死魂都是含冤而死,发出的尖叫声更是刺耳,巨蟹座圣衣觉得它现在大概就跟人类世界里大老婆发现男人出轨还要面对撒泼小三时的心情差不多。
             巨蟹座圣衣觉得它最近有点焦躁的不正常而且还有点懒洋洋的,虽然现在迪斯马斯克出任务都会带上他,但它总觉得它和迪斯马斯克之间的默契在下降,信任值反而不如十年前的小屁孩时期。这种变化是什么开始的呢,从迪斯马斯克收割第一个无辜灵魂开始?还是从对五老峰的那位出言不逊开始?
             ……不对!圣衣虽然有自己的好恶,但在主人面前这简直可以无条件让步,除非……雅典娜!雅典娜已经逐渐觉醒,作为圣衣的制作者她拥有对圣衣的最高权限。不管是有意无意,总之她影响到了迪斯马斯克对圣衣的控制力。但换句话说,这种负面的影响越大,就说明身为圣斗士的迪斯马斯克对女神的忠诚度越低!
             巨蟹座圣衣一时间也不知道是雅典娜觉醒还是迪斯马斯克的反逆心里哪一项对它的冲击更大,它有些欲哭无泪,迪斯马斯克小时候老发誓要效忠圣域要立功,怎么到了二十多岁突然就想不开了呢。
             巨蟹座圣衣凌乱了一会过后才回过神来,默默地用小宇宙通知所有黄金圣衣雅典娜已觉醒,是该做好圣战的准备了。是的,雅典娜每隔243年就觉醒一次,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圣战,在圣战面前,每一个战力都是如此宝贵,只要迪斯马斯克自己不上去干刺杀雅典娜这么作死的事情,他依然可以做一个只是不够忠诚的黄金圣斗士。巨蟹座圣衣愉快地想道。
             然而,没有哪一件圣衣有回应它,这种寂静的情况可以说明它们都处于备战或者战斗状态。良久,射手宫里的射手座圣衣才告诉它,雅典娜已经到了十二宫外,但遇到一些“意外”,现在在让几个青铜毛孩子闯宫。
             除开被射手座圣衣居然已经回来了这件事再次受到的冲击,巨蟹座圣衣这才有些反应过来,它和迪斯马斯克之间的默契值已经低得超乎它的预料,明明迪斯马斯克现在还活蹦乱跳,还很有闲心地逗弄宫墙上的死人脸,但它却已经多次无意识地进入了无主时的沉睡状态,以至于错过了很多重大的事情。
         ——————————————
    最近又开始缺粮了,割一下腿肉。巨蟹座圣衣现在大概就是那种明明一直在用充电宝充电,却还是维持在低电量状态,并且最后还发现自己死机很多次了的手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