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有神论者

从微博上飞奔过来!很早就想写他们了。
0 圈子: 3 idiots CP: 全员粮食 角色: 法罕 兰彻 拉朱 TAGS: 不虐
作者
醋烧 发表于:2015-04-11 19:46:53
醋烧

兰彻把信从法罕的背包里偷出来的时候,对方还在睡觉。天空泛着朦朦胧胧的橙色亮光,刚刚是凌晨五点。
他亲吻着凉薄的空气,朝着刚刚醒来的邮筒奔跑过去。胶水瓶扔在堆满尘埃的角落里,他用两个手指拈起来,混着结块的胶水和灰尘涂在信封上,然后把邮票从自己皱皱巴巴的衬衫口袋里请出来,抹得平平整整贴好,像是给庄严的皇家宣誓书烙上火漆印花。
法罕起来时问兰彻:“你今天凌晨是不是出了门?”
兰彻的手指尖还没被宿舍的暖意捂热,心脏还在为自己这个小小的成功计划雀跃欢呼。他内心波涛汹涌澎湃,诗人在高声朗诵赞歌,而表面却风平浪静,顶着在被窝里拱了一通的乱发睁着迷茫的眼睛,一副久睡刚醒的样子问道:“啊?”
他满意地看见对方闭了嘴。
生活是个解不开的未知数,永远走一步看一步。兰彻很快就顾不上了信的那件事,因为太多其他事情一并向他涌来。拉朱的自杀以原子弹的威力炸开他的日常,炸出一个空落落的大洞。他奔忙于学校,医院和拉朱黑白电影似的家之间,和法罕一起。
法罕受不得医院的消毒水味,觉得每时每刻鼻痒无比,但却依旧坚持着和兰彻待在医院,必要的时候海豹一样憋着呼吸不说话地潜水。没什么能比一个忠实的好友更抚慰人心,蛊惑人心,尤其是脆弱的当口。累极的时候他什么都对法罕说,可每次话一到那封寄出去的信,他就生生拐个弯,把实相再艰难地吞回去。他擅长给爱的人惊喜,殊不知代价是守口如瓶的憋屈。
他决定要让法罕自己发现。于是他强迫自己忘掉那封信。

tbc


    1#
    Anarchy 回复于:2015-04-11 19:53:17
    Anarchy
  • 竟然有这一对的!不过LZ这也太短啦!求更多w
    • 我努力再码一点><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1 20:31:36
  • 2#
    눈へ눈 回复于:2015-04-11 20:27:35
    눈へ눈
  • 答应我,请叫它《三个傻瓜》好吗?
    • (*Φ皿Φ*)我懂得2333本来想来着但是担心搜圈子的话这个搜的人更多所以←我改过来好了[bm大哭.gif]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1 20:30:33
  • 3#
    妈呀居然有这个!! 回复于:2015-04-11 22:22:12
    妈呀居然有这个!!
  • 超喜欢这个电影的~感觉作者的语气啥的还蛮符合原作的风格的,有的一些小比喻很有趣

    顺便,不知道楼主有没有看过《断线人生》?传说中三傻的姊妹篇,也蛮不错的!主角两人好基!好想看文_(:з」∠)_
    • 哦哦哦谢谢喜欢哦><没有看过这个……我查查下载来看看!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5 10:12:08
  • 4#
    醋烧 更新于:2015-04-12 01:19:15
    醋烧
  • 彼时正是春天的尾巴,阳光透过拉得紧密的窗帘洒进病房,窗外开着不知名的淡紫色的小花,长满绿叶的枝条晃晃悠悠地垂在窗前敲着玻璃。在病床边趴了一夜的兰彻和法罕腰酸背痛地外出活动买早餐,带回了饼和粥,一并顺回来的还有开满后窗的小紫花。一人一手提早餐一手抓满了紫花,掖着藏着溜到了拉朱的病床边,像偷了糖的小孩子。
    “嘿法罕!”兰彻叫他,一边放下早餐。
    法罕心领神会地把啃了一半的饼塞回袋子。两人用沾了满是花汁的手在拉朱的石膏胳膊上摸来摸去,把花瓣全撒在他枕头上,弄得到处都是那种烂巴巴的紫色,好像让巫师帽里飘出来的难闻的暗色烟雾绕了一圈一样。
    屏幕上拉朱的心跳开始滴滴滴地加快。不像是愉悦的波动,倒像是愤怒的低吼。特别是法罕沾着花汁在便签上写了“秋葵十二块钱一公斤”之后,他心跳得就更快了。
    最终两人被护士长连早餐一起轰了出去。

    有的时候,转机靠得不仅仅是争取,还有耐心的等待。
    拉朱的眼里终于有了点生气的时候兰彻和法罕几乎要喜极而泣。他拍着法罕说逃过一劫,可他也知道,要是牺牲法罕拉朱就会好起来的话,就算拉朱的姐姐长着一张病毒院长的脸,法罕也是会娶的——免费。这种感情,是免费的白干酪、秋葵,还有不要嫁妆的新郎都比不上的。他低头亲吻拉朱的额头,而对方闭上了眼睛,犹如这一吻触碰到了灵魂深处,打开了一扇沉重的大门。
    “我知道兰彻总是对的。”
    这句话先是从病床上蹦出来,而后滴溜溜转了个圈,落在了夏日林荫的长凳边。那一天是应聘日和“父亲与人生”日——拉朱找到了工作,而法罕说服了自己的爸爸。在夏天的骄阳下,这两个前程似锦的大好青年内心清凉畅快,欣喜之情溢满眼角,不由得脱下裤子,向他们心中的男神鞠躬并展示他们新换的内裤——嗯,蓝色和紫色,还不错。
    “我们知道您总是对的,忏查德殿下。”他们如此笑道,“您太伟大了。”
    这般伟大忏查德殿下却在他的两个骑士面前泣不成声。

    工作是项长远缜密的任务。没有任何一方的支持都会走得吃力,尤其是当某一方还在不停制造麻烦的时候。
    所以兰彻到现在也没有为偷试卷的事情而后悔,即使他和他的两个骑士拎着行李被扫地出门,冷冷的冰雨在他们脸上胡乱地拍。
    拉朱提着箱子凑过来。兰彻本来以为他是来挖苦自己,结果等了半天,等来的只有一句复杂的“疼不疼?”
    他反应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拉朱指的是他们被抓包的时候病毒扬着拖把狠狠打他的那几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兰彻吭哧吭哧地下了台阶:
    “多大点事啊,别担心。”
    “你没事就好。兰彻,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是说真的,哥们,你没这个必要。”
    兰彻不答。法罕期期艾艾地看着他们。
    “你已经给了我这份工作,兰彻,你为我做的够多了,我还能从你身上索求什么更多的呢?——”
    风里夹着雨,天色昏沉,他们看着黑色渐渐织上天幕,织满穹顶。

    tbc

    • 这个西皮好!看的都想复习电影了!
      = = 评论于 2015-04-19 20:18:42
  • 5#
    醋烧 更新于:2015-04-12 16:10:56
    醋烧
  • 果然腿肉太冷了吗qeq

  • 6#
    > ☆ 回复于:2015-04-12 16:13:45
    > ☆
  • GN你过来了!!!艾玛换上那边的马甲来顶!
    • 谢谢你!!!我看到你惹!!!谢谢喜欢!!!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5 10:12:37
  • 7#
    = = 回复于:2015-04-12 17:25:09
    = =
  • 挺有趣!作者加油
    • 谢谢喜欢哦!会加油哒!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5 10:13:01
  • 8#
    搓手取暖 回复于:2015-04-12 20:36:37
    搓手取暖
  • 把花瓣散人家一枕头,还说十二块钱一斤啥的kekekekekekke
    后面写的好感动QAQ兰彻的人格魅力超伟大❤
    • 是啊嘤嘤嘤,简直是正能量的小太阳QwQ现在想来还是觉得他辣么可爱辣么帅辣么腻害……总之谢谢喜欢!我会加油的!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5 10:14:10
  • 9#
    *^O^* 回复于:2015-04-12 22:30:06
    *^O^*
  • 有点带感,gn加油
    • 谢谢喜欢!我会加油的!><
      醋烧 评论于 2015-04-15 10:14:37
  • 10#
    ai 回复于:2015-04-18 20:45:58
    ai
  • 楼主GN加油,很喜欢三傻,有电影之后的故事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