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熔岩Lava

随缘首发,武汉SLO第一届的无料小册子,吃我大黑暗精灵的安利啦!R.A.萨尔瓦多的黑暗精灵……现在已经不止三部曲了,不过还是习惯这么称呼……
4 圈子: 黑暗精灵三部曲 CP: 札克纳梵X崔斯特 角色: 札克纳梵 崔斯特 TAGS: 父子
作者
野犬家犬都很萌 发表于:2015-05-11 10:40:04 有肉
野犬家犬都很萌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野犬家犬都很萌 更新于:2015-05-11 10:40:32
    野犬家犬都很萌
  • (2)

    =========
    那个孩子暂时不会知道在他出生的那天他的一个哥哥死去了。
    没有人会告诉他诺凡的死因——因为这是他必须自己学习的、关于他那些黑皮肤同胞的真相。
    这个真相自然也包括我。
    以及……没有人会在意一名男性的死,即使对方是魔索布莱城第九家族主母的儿子,那也不过是名男性而已。
    =========


    崔斯特长大了。
    越是成长札克纳梵就越能肯定那是他的孩子。
    看那个男孩灵活的身手就知道那不可能是锐森的儿子。而十六年的王子教育也未曾磨灭掉那少年的本性。
    那是和札克纳梵压抑在如今的外表之下却毫无变化的炽热灵魂完全相同的本性。
    也许对黑暗精灵的世界来说札克纳梵的本质是一种叛逆,但是马烈丝主母相信自己能改造这名出色的武技长。
    事实是在大部分时候札克纳梵看起来就像一名正统的卓尔精灵,除了比一般男性更加大胆之外,马烈丝还是相当满意自己这名情人的能力。
    ——无论是战场上还是床上。

    但就连蜘蛛女神的高阶女祭司也没能发现武技长心中隐藏起来的那一面。
    札克纳梵聪明的将所有的诅咒都埋在心底的最深处,就算蜘蛛神后也不会监视一个没有说出她神名的平民男性。
    而魔索布莱城的高阶女祭司们更不会知道,她们并不能随时随地地探查自己家族每一个成员的心思。或者说她们伟大的女神并没有赐予她们这样的能力。
    喜欢谋杀和诡计的女神不会将如此便利的法术赐予她的追随者们,但如果她们能从别的地方用别的方法获取这样的能力,蜘蛛神后也不会去阻止她们。
    无论敌人的血还是自己人的血都能取悦这位残酷的神明,所以她的高阶祭司们醉心于层出不穷的诡计和互相陷害还有折磨背叛者。
    就如同蜘蛛醉心于编织捕猎的网。

    在札克纳梵的沉默注视下崔斯特飞快的成长着。
    维尔娜试图用教导剥夺这个男孩反叛的天性,但是显然她失败了。
    鞭子和惩罚都没能教会他学会卓尔男性在任何场合应由的礼仪。在告别王子见习生的那场闹剧中他依旧那么的活力十足和大胆。
    崔斯特用自己的行动证明着他和札克纳梵的血脉相连,这让武技长砰然心动。
    他在这个男孩的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过去的自己,还有些他自己也说不清的预感。

    “把这个男孩交给我。”札克纳梵走上前,和马烈丝主母唱起了反调,“他应该成为一名战士,而不是法师。”



    (3)

    =================
    那个男孩用自己的灵巧证明他会是一个多么好的战士。
    我年轻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比他做的更好。
    “儿子”这个词让我从血液深处感觉到骄傲。
    但是这种骄傲不能表露出来。
    在黑暗精灵的世界里“亲情”是不存在的东西。
    即使我知道它存在于我的胸口,我的内心深处。
    这里是魔索布莱,只有主母和家族的女性才是男性们该服从的对象。
    但我不想那个男孩走上这样的路。
    也许他在我身边的这几年我可以教导他武技,看着他最天真最无拘束的一面。
    然后不可避免的,在他长大进入那个见鬼的学院之时,我也要看着这个罪恶的城市将他的灵魂中柔软的东西磨灭干净。
    ——就像维尔娜一样。
    =================


    札克纳梵觉得由自己能交给那个男孩所有的东西。
    ——所有的,一名卓尔战士该学会的战斗技巧。
    崔斯特比他想象得更有战士的天赋,也更加聪明。
    当然也和所有的少年一样,容易犯下不应该的错误。
    也和那些少年一样固执而且在见到事实之前不知悔改。

    札克纳梵享受这种偶尔的争执,也享受每一次男孩败在“经验”面前的样子。
    他喜欢崔斯特表现出来的活力。那个男孩对武技有着狂热的执着,他总在不断试验新的东西。
    有的会被武技长丰富的经验推翻,但是更多的时候札克纳梵会引导崔斯特走向正确的方向。
    战士引导战士的方式并不复杂,他们总是在与对方战斗。
    木制的武器不会造成真正的伤害,但也能留下足够的疼痛告诉年轻的黑暗精灵什么是错误。

    那个男孩没有掺杂任何东西的笑容对于札克纳梵无疑是一种救赎。
    武技长相信自己在魔索布莱城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看不到这样单纯的神情。
    他的同胞擅长一切黑暗中的密谋和暗杀、诡计和互相陷害。
    他们之间也会露出笑容。
    得意的、虚伪的、献媚的、别有目的。
    只有崔斯特会向着他露出真正快乐的微笑。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想找什么感谢一下,感谢那个邪恶女神的思想还没侵蚀他眼前的这个男孩。
    ——就算漫长的王子见习生的教导也没有夺走他的单纯。

    但在马烈丝主母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武技长知道这样的日子终于还是结束了。
    札克纳梵试图说服这名野心勃勃的主母打消送崔斯特进入学院的念头。
    作为平民,札克纳梵自己没有进入过那所该死的学校,但是他清楚那所学校教导出来的战士没有一个成功的战胜过他。
    “我可以教导崔斯特更多的东西,没有一名战士能够胜过他。”就和往常一样,札克纳梵依旧大胆的向马烈丝建言。
    但是他看不出对方的脸上有改变主意产生的犹豫,他知道他失败了。

    那所学院会毁了崔斯特,就像它曾经毁掉了维尔娜一样。
    它会交给那个男孩札克纳梵不愿意交给他的那些东西,那些崔斯特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札克纳梵教给崔斯特的是强大的武力,还有亦师亦友的感情。
    而那个地方只会教会单纯的男孩一件事情。
    ——那就是关于他邪恶的同胞的真相。

    也许,他的男孩再也回不来了。

  • 2#
    野犬家犬都很萌 更新于:2015-05-11 10:41:07
    野犬家犬都很萌
  • (4)

    ==================
    每次在训练结束的深夜,我都会悄悄地站在崔斯特的旁边。
    男孩从未察觉过我的靠近,就像我的屋子是他的庇护所一样。
    他总是睡得极沉。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脸,我的心中就会响起一个声音。
    “杀死他,趁现在杀死他。在他变成那个邪恶女神的奴仆之前杀死他,这样他就能保持着一个纯净的灵魂,脱离那个女神的死后国度。”

    但是每当看到那个男孩醒来后毫无畏惧毫无掩饰的紫色眼睛之时,我又打消了这个主意。
    或许他会和其他人不一样,那双不属于黑暗精灵应有的眼睛总能让我产生这样的想法。
    它看起来总是充满好奇、热情和与魔索布莱城格格不入的天真。
    我不想破坏他眼中的这一切,但是总有一天我必须亲手破坏这一切。
    ——为了让他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城市中活下去。

    即使总是陷入矛盾思考,但是和崔斯特相处的日子是我这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光。
    不管以后的日子还有多久,我都不会怀疑这个想法。
    也许,也是那个男孩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但我由衷地期待这是个错误的预测。
    ==================


    崔斯特从学院毕业了。
    当然是以第一名的殊荣,但是札克纳梵没有去见那个载誉归来的男孩。
    也许现在不该称呼为“男孩”,因为曾经的那个男孩现在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黑暗精灵战士。
    札克纳梵有些阴郁地想着,他本来并不确定“他的男孩”已经消逝在学院生涯。因为崔斯特在巡逻队中并未表现得和那些被蜘蛛女神的毒液浸染了全身的同胞一样。
    即使在别人眼里崔斯特看起来和其他黑暗精灵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札克纳梵还是能发现他们之间的那一点微小差异。
    武技长也分不清那种差异真的存在,还是因为自己太希望那个男孩保持原样而产生的臆想。
    但他确定自己是相信着崔斯特的。
    直到今天狄宁带着骄傲的向所有人宣布,崔斯特杀死了一个地表精灵的孩子。

    听到那个消息的瞬间札克纳梵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假面。
    崔斯特杀死了一个地表精灵的孩子?就和那些黑暗精灵战士一眨不眨的杀死那些其他家族的贵族孩子一样?
    札克纳梵突然发现他亲手教导出来的战士变成了他最痛恨的存在。
    他心底那个小小的期望破碎了。
    他必须负起责任,武技长想道,他必须将自己制造出的恶魔掐杀在还没有成长的时候。
    ——你对能杀死孩子的自己骄傲吗?崔斯特。
    札克纳梵看着自己屋子的门,等着许久未进入这里的那个男孩。
    不,是那个和他所有的同胞一样邪恶的黑暗精灵战士。

    他们的争吵并不如预料中的那样激烈。
    那个带着满心欢喜走入房间的战士对武技长的咒骂似乎还处在迷茫之中。
    但是很快他也被激起了怒火,但在他反唇相讥之前,他必须承受来自札克纳梵满怀怒火的攻击。
    崔斯特不得不反击。从武技长的毫不留情的斩击中他察觉到自己如果不反击的话真会死在对方的手上。
    他们彼此战斗着,并非和以前一样使用木头做的武器,每一次攻防都是为了教导。
    札克纳梵从心底盼望着杀死自己的学生,结束未来可见的罪恶。

    他们继续激烈地争吵着,崔斯特激烈地反击踢中了札克纳梵的鼻梁,这让卓尔青年有时间寻找他的老师话中的其他含义。
    但是札克纳梵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魔索布莱城最强的武技长用自己暴风骤雨似的攻击逼迫着年轻的战士。
    崔斯特能听见他的老师不断的怒吼着回答他的反驳。
    他从不知道自己尊敬的这个人也有这样痛苦的一面,虽然这种痛苦是由他施加在对方身上。
    青年的弯刀突然不再那么犀利,他被武技长压上了墙壁。
    冰冷的剑锋贴在他的脖子上,崔斯特困难开了口。
    “那个孩子还活着,我发誓我没有杀死那个精灵小孩!”


    (5)

    ============
    我想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狂喜,在听见我的男孩说他没有杀死那个精灵小孩的时候。
    哦,那个该诅咒的女神没有从我身边带走他。
    他的灵魂和他的眼睛一样与众不同。
    即使见过了同胞们的世界,他的心还和出生的时候一样纯净。
    我应该赞美谁?我应该感谢谁?
    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我至少还有我的男孩。
    ============


    “我想杀死的只有我那些邪恶的同胞!”
    崔斯特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札克纳梵望着他的男孩,心中一股狂喜沿着胸腔往上攀升。
    他直接向后丢掉了长剑,然后紧紧抱住了他的男孩。
    “你活下来了,你真的活下来了。”
    札克纳梵觉得自己不需要他怀里的年轻战士理解他究竟在说什么,只要他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就够了。
    他低头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紫色的瞳孔依然那么澄澈。
    即使里面染上了悲哀和痛苦还有挣扎的痕迹,但是崔斯特的善良却没有丝毫改变。
    他的男孩依然在年轻战士的灵魂中坚强活着,就和他亲手教导的时候一样没有变化。

    “崔斯特。”狂喜中的武技长呼唤着年轻战士的名字,而崔斯特也在看着他。
    札克纳梵现在的模样有些狼狈,但无损于年轻战士从上面发现那种从心底散发出的喜悦。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充盈了年轻战士的全身。
    突然之间崔斯特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就像毕业典礼的时候他站在那个淫靡的屋子里面,想要逃走的时候一样。
    ——或许是札克纳梵的怀抱太热了。
    即使这样催眠着自己,崔斯特依然忍不住伸出了手,在他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他的嘴唇已经贴上了对方的鼻梁。
    那是他刚刚用力踢过的地方。

    这个举动让札克纳梵诧异了起来。
    那么一瞬间他似乎不明白他的男孩在做什么,但他意识到怀中的年轻战士正在做一件他曾经滑过脑海,却因为罪恶感而埋藏起来的事情。
    他们是父子。但是黑暗精灵世界里父子或者母子的绊羁都薄弱得难以作为一种关系存在。
    大部分黑暗精灵一生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男性只是女性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隶。
    所谓血缘在表面上只是母女之间的存在,而在贵族的世界里,即使“母亲”也得小心“女儿”手中的匕首。

    札克纳梵对于自己、对于同胞的所作所为的罪恶感来源于他灵魂中的叛逆,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接受年轻战士的想法。
    在双方都有意愿的情况下札克纳梵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崔斯特已经到了自己可以做选择的年龄。
    但是年长的黑暗精灵还是皱起了眉头,就算面对家族里的高阶祭司们他也未曾如此为难。
    他觉得自己还需要询问一下。
    “你确定?”他的语气中带着从未有过的犹豫。
    而崔斯特则丝毫没有偏转视线,紫色眸子毫不退缩地看着年长者。

    年轻的战士思考了一会自己该如何组织语言。
    然后他发现自己虽然大胆地亲吻了自己的老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在心中徘徊的那一丝羞耻心阻止着崔斯特直接用声音来表达他的想法。
    犹豫之中他选择了另一个黑暗精灵熟悉的方式。
    “我不希望由女性来告诉我这些。”他用手语凌乱的向自己的老师表示道。
    即使年轻战士的手语在慌乱中出了几个小小的错误,札克纳梵也没有指正他。
    也曾年轻过的武技长当然知道他的男孩因为什么而慌乱,只不过他那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幸运。
    女性们可不会温柔对待男性,但是他现在却可以用比较温柔的方式告诉他的男孩身体上的愉悦。
    所以武技长没有更久地犹豫下去,他回吻了怀中的年轻战士。

    和崔斯特那小心翼翼又没有头绪的亲吻不同,札克纳梵的吻带着循序渐进的诱导。
    他在教导自己的男孩如何如何避开牙齿只用舌头绞缠,如何使用舌头摩擦口腔,如何在亲吻中只用鼻腔呼吸。
    但是后者崔斯特显然学得不好,所以等嘴唇分开的时候年轻的战士已经气喘吁吁。
    缺氧让崔斯特觉得昏昏沉沉,他甚至分不出更多的想法来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在札克纳梵的眼中,战士年轻的脸因为高热而发出炽热的白光。
    不仅仅是脸上,连露出的脖子都散发着这种异样的光芒。
    属于卓尔战士的灵巧手指抚摸过眼前青年的脸部轮廓,札克纳梵低沉的声音在年轻战士的耳边响起。
    “还要再来一次吗,我的男孩。”
    黑暗中那双紫色的眼睛眨了眨,年轻的战士回答道。
    “我还想学习更多,我的老师。”

  • 3#
    野犬家犬都很萌 更新于:2015-05-11 10:41:23 此章有肉
    野犬家犬都很萌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4#
    野犬家犬都很萌 更新于:2015-05-11 10:41:58
    野犬家犬都很萌
  • (7)

    ===========
    他该走了。
    我的男孩不再适合这个城市,为了他的生存他应该离去。
    我想我们会有见面的机会,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能再见到他。
    ……再见,我的儿子。
    为了我们。
    ===========

    札克纳梵面对着怒火冲天的马烈丝,心中一片平静。
    杜垩登家族的武技长知道自己难逃一劫——就算他有机会战胜马烈丝,却也没可能同时挑战另一名被邪恶女神眷顾着的高阶祭司。
    更何况他没有武器。
    赤手空拳对付九头蛇鞭从来都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札克纳梵想到的并不是自己怎么活下去,而是怎么让崔斯特活下去。
    比起手上已经沾满同胞鲜血的自己,年轻的崔斯特显然更有活下去的价值。
    ——他的男孩还有很久很久的未来。
    为了那个未来,他可以献祭自己的生命。

    死亡本应是永眠,但是札克纳梵却发现自己再度醒来。
    只是那样的记忆断断续续。他似乎在幽暗地域中游荡,追踪着什么东西。
    但是他并不清楚自己在寻找什么,他能清醒的时间实在太短,而更多的时候,他的躯体被其他人的意志束缚着,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偶尔会有怒火充斥他的躯体,而后等到狂喜感充斥着他的身躯的时候,札克纳梵才能挣脱束缚他的意志,得到一点自由。
    但是曾经的武技长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在何方。
    ——就像他不知道他所爱的那个孩子如今身在幽暗地域何处。

    这样的日子似乎没有尽头。
    偶尔的清醒让札克纳梵明白他还是个死人,只是被另一个意志所唤醒的尸体。
    他不清楚是什么魔法或者神术让他能和活人一样行动,但是他知道主导自己身体的那个意志来自于谁。
    他的男孩邪恶的母亲,杜垩登家族的现任祖母马烈丝——那个身材娇小却有着无穷无尽的恶毒心思的卓尔女性。
    他想利用自己去追踪谁?在能够思考的时间里札克纳梵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杜垩登家族的敌人并不在幽暗地域之中……不,任何一名卓尔的敌人都不曾来自幽暗地域,只会来自自己的身前或者身后。
    最后札克纳梵得到了答案。
    杜垩登家族的敌人,能独自生活在幽暗地域中的只有一人。
    崔斯特•杜垩登,他的孩子。

    这个答案让札克纳梵感觉到了惊恐。
    他明白自己必须对抗马烈丝的控制,否则对方就将用自己的躯体去接触那个年轻的战士。
    他能想象在崔斯特欣喜的迎接来自“他”的拥抱之时却被长剑捅穿的时候,马烈丝狂喜的表情。
    他绝不能让这些发生,他必须拜托马烈丝的控制。
    但这比他曾经做过的任何事都困难。
    ——操纵他身体的邪术不仅仅是马烈丝邪恶灵魂的力量,还有蜘蛛女神的恩赐。

    没有人会相信一名卓尔男性的意志能够抵抗住罗丝的高阶祭司。
    所以马烈丝并没有检查这句身体中是否还残留着札克纳梵的意志。
    这给了前武技长可趁之机。
    在年轻的卓尔战士没有放弃的想要唤醒自己的老师和友人的努力下,札克纳梵对崔斯特的想念终于压过了马烈丝的那一丝灵魂。
    他们终于再见面了。
    札克纳梵看着面前已经成长的战士,远远的看到了他儿子的同伴。
    那是一名地底侏儒——而且骁勇善战。

    札克纳梵突然明白崔斯特的确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和他不同,和所有的卓尔也都不同。
    曾经的自己逃避了“善良”,只为了生存下去,而他的男孩却毫不犹豫的走向了光明。
    ——崔斯特的未来,他的男孩的未来,不再是只有黑暗。
    那么和之前一样,他再给自己所爱的孩子打开一次道路吧,札克纳梵想着,闭上眼睛向后倒去。
    他能感觉到悬崖下翻滚的酸液,还有马烈丝几乎将他残存灵魂撕裂的暴怒。
    “永别了,我的孩子。”

    ——愿你找到正确的道路,不在被黑暗所迷惑,崔斯特,我的儿子。

    .熔岩.Fin.

  • 5#
    = = 回复于:2015-05-11 13:40:40
    = =
  • 啊QAQ
    原著向的吗……QAQ
    不要啦好虐……QAQ
    又被虐了一次QAQ
    捂胸口……QAQ
    • 原著向呢,虽然有点苦但是快吃安利!(不
      册子 评论于 2015-05-11 14:28:21
  • 6#
    》《 回复于:2015-05-17 01:32:15
    》《
  • 好棒嗷!
  • 7#
    = = 回复于:2015-05-17 08:37:15
    = =
  • 看到超开心!呜呜,看原著就萌了,然而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对的文~虽然这一刀补的我好心痛,然而还是开心的心痛……
  • 8#
    月半 回复于:2015-05-17 08:58:17
    月半
  • 能看到冷门同人真幸福。
  • 9#
    = = 回复于:2017-06-28 22:58:18
    = =
  • 现在才发现这篇文!
    黑暗精灵算是我的西幻启蒙了,崔斯特是童年男神,爸爸的故事也很让人唏嘘啊,还好,最终他看到了充满希望的崔斯特离开。
  • 10#
    = = 回复于:2019-08-07 23:28:41
    = =
  • 哎,内心充满感慨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