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羽毛

帝戬前提下沉戬,PTSD描写注意
0 圈子: 新神榜杨戬 CP: 帝戬 沉戬 角色: 杨戬 沉香 张百忍 TAGS: 强制 放置 道具 PTSD
作者
Ivy 发表于:2022-11-29 22:08:54
Ivy

杨戬已经很久没有拒绝过沉香的要求了,每次对上那双和妹妹如出一辙的眼睛时,他总会压着声音说出一声:好。
包括现在。
听到这个回答,沉香一时有些错愕。
“好。”
杨戬以为他没听见,又重复了一遍。

杨戬衣服穿得厚,还没彻底冷下来,白棉的打底衫就已经盖了他的手腕。沉香隔着一层薄薄的棉衣,抚摸着杨戬的腰腹。
“你……”杨戬被摸得有点痒,他抬眼,“要亲么?”
“不。”
打底衫被推上去,露出其下遍布全身的伤痕。
喉结下是环了一圈的青红,沉香前两天做的时候掐着他的脖颈,温热的血在手下泊泊流动,好近,仿若一扭就可以折断。那时杨戬急促地小口吸气,如鹿一般湿漉的眼睛看着沉香,倒也没反抗。
再往下,杨戬挺拔清癯的躯体上青紫遍布,乳尖上细细的牙印还泛着红。后穴旁的伤口细小扭曲,像老树颤颤巍巍伸出的树枝。
沉香知道那伤口是哪里来的,轻轻抚上,杨戬会被记忆刺痛得发抖。
刚开始几次迫使下的性爱,杨戬在床上把下唇咬得出血,忍干呕忍得浑身颤抖,身上的刺青也红得不像样。但随着一次又一次不伦关系的发生,杨戬慢慢倒也好些了,在床上只剩了泛红的眼尾和伤痕累累的下唇。
杨戬,他的舅舅,小腹上纹着一朵近乎妖治的莲花,开得太盛,甚至隐隐有败势,其上横着两道愈合已久的刀疤,毁了整张图的美感。
沉香不过问,杨戬也不主动说,只是每次杨戬情动,荷花纹都红得像要滴血,热量灼人,宫腔也暖融融的,但同时杨戬的手却冷如寒冰,怎么暖也暖不热。
沉香指尖划过莲花花瓣,感受到身下杨戬的小腹肌肉一阵抽搐。
杨婵去世后,杨戬被秘密召回总局,上路前,玉鼎留了他七天。三个月后,杨戬被排出核心圈层,安排到地方就任闲职。随后他神思不属,流连烟花之地,足有半年有余。

连续不断的高潮使杨戬的大脑有些麻木,他用力眨了下眼,看沉香的面容在视野里一点点清晰起来。
“舅舅在走神。”
少年鼻子蹙起,显然很不满。沉香按了按手下的遥控器。后穴里的东西登时兴风作浪起来,杨戬一下子张开口,半天也吐不出一个音节,很是难受的样子。
“舅舅忍不了了吗?”
杨戬意识回笼,机械般的摇了两下头,“你继续。”
“ 好。”
杨戬很配合,他在性事上一向如此,在二人第四次滚上床单时,他自己咬着下唇把腿分开,方便沉香进来的更深些。事后沉香去摸杨戬的头,才发现冷汗已浸了他全身,面容苍白,独留唇上一滴鲜血红得刺眼。
此时杨戬坐在皮椅上,双腿被麻绳分开,皮环箍在阴茎根部,顶端流出丝丝清液。后面被沉香推了淫虐的玩具,凸起恰好抵在敏感点上,前端还未抒发,他便已迎来了两次干性高潮。
“沉香......”杨戬无意识地喃喃出声,又低又哑,很快散在风里。
“嗯?”沉香捉住风,“舅舅有什么事吗?”,他正把两个乳夹夹上杨戬的乳尖,螺丝扭紧,疼痛反而带来了一丝清明。
杨戬胸口起伏了几下,“没事。”
到底什么时候杨戬才会向他坦白呢?沉香拨弄着手上的遥控器,如果他没有去调查那件事,杨戬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开口?是不是直到哪次性事触了他的底线,他才能从剧烈的反应上窥探到那隐秘的过去。
玉鼎、总局,不为人知的三个月。谁会在杨戬失了妹妹后,对返京述职的他下手?

门外有人敲门,杨戬小腹瞬间收紧,“你要去看看吗?沉香。”
沉香摇了摇头,“不着急”。他拾起细小的银棒穿入杨戬的前端,看它一点点隐没在尿道深处,又在阳具顶部固定上一个跳蛋才起身。
跳蛋的震动顺着银棒传入深处,杨戬眼睛被蒙上绸缎制的眼罩,他张开口,配合地将口球含下。
敲门的声音淡了,门锁发出咔的一声,是沉香出去了吗?

沉香送走了外卖员后站在门口,默数着心脏的搏动。等到指尖都开始发冷后,他才回到房内。
银涎顺着口球滴滴答答地落在杨戬腹部,他整个人蒸腾出情欲的红色,身体各处都填满了玩具,乳尖微微肿起,铃口处溢出些许白浊,被其上的跳蛋折磨得通红,不用看,后穴肯定也一片狼藉。
沉香知道眼罩下方定是泪眼模糊,他把杨戬的口球取下。
杨戬明显已快失去神智了,将近半小时的放置折磨,让他几乎从内部被高潮淹没,他的唇微微发着抖,一张一合,似乎是要说什么。
沉香擦过杨戬耳廓,躬身去解杨戬眼罩的绳子。
“不要……”
“什么?”沉香倏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不要……求你……师傅,不要对沉香下手……”杨戬一句话说得艰难,完全是带着哭腔从血肉里滚出来的词句。
“什么都可以,师傅……什么都可以。”
“杨婵是罪人,沉香交于我抚养,自然要辛苦些。”仿若揭开了尘封许久的封条,灰尘扑面而来,沉香压着嗓子,顺着杨戬的话头接下去。
杨戬一下子没声了,过了好一会,沉香才听见他说话。
“我知道了,我会去总局找他的……师傅。”
当年之事调查到总局线索就断了,沉香知道局长叫张百忍,是杨戬的亲舅舅,却不知道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杨戬从局内申请停职休养半年,最后落到小小闲职上虚度时光。
听到杨戬提起总局,沉香眯起眼睛,开口继续问了几句。卷宗放在心里,句句都问在关键点上,很快,杨戬的精神状态直跌入下一个深渊。

他不再咬下唇了,而是张开口,把所有呻吟放出来,像街上最常见的妓子,喘息中都带着勾人的味道。
和沉香做的时候杨戬很少出声,受不了了也只会把自己咬得鲜血淋漓,不像现在,他几乎是逼着自己婉转求欢,明明后穴的道具已埋得够深,却咬着牙张开口,“再深点,求你。”
遥控器被调到下一档,假物过于激烈的扭动让杨戬的小腹都能看出一点形状,沉香举起手,扇了他胸乳两个巴掌,手指碰到乳夹,杨戬一下子疼得皱起眉毛,发出一声痛呼。
“二郎不喜欢吗?”沉香看过不少张百忍的采访,对他的语气拿捏也驾轻就熟。
杨戬呜呜地摇着头,“喜欢。”他甚至把胸往前挺了挺,方便沉香下一次掌掴。腿也不自觉地分开,一点都没压抑自己的淫叫。
——从身体和心智都被人开发透了。沉香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杨戬,浑脱脱一个婊子。杨戬那点冷味的皂香此刻也变了味,和着淫水的腥甜,几乎勾人摄魄
沉香扶上杨戬的脖子,两根手指掐着他的喉结,是喘不过气来的了,但杨戬不敢反抗,微微抬头,张着嘴,虎牙和舌尖都露在外面,被沉香拿另一只手伸进去亵玩。
“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就咬下去。”
杨戬含着手指,喉咙吞咽着讨好他,虎牙轻轻地放在沉香手指关节处,不用力,沉香只感受到了温热湿软,乖巧地令人惊讶。
喉管被沉香一上一下地奸淫着,杨戬生理反应的干呕,但也不摇头,反而是微微前后晃动,吞着杨戬的手指,齿间勾出暧昧的银丝,沉香顺手擦在杨戬小腹上,他突然开口问到“纹这个的时候,疼吗?”
“不疼……”杨戬强拉起嘴角,“舅舅,您帮我纹这个是为了让我记住我是谁,我记得了。”
“那你是谁?”
“我是杨戬,是您的外甥。”
“还有呢?”
“也是......您的性奴。”
这两个字仿佛抽干了他全身的精气,让他彻底变成了一尊玉做的性爱玩偶。
在总局述职的那段时间,他不断地崩塌重组,筒灯明晃晃地打在他脸上,照下施暴者的阴影。在杨戬第一次被接连不断的痛楚与高潮逼疯,流着眼泪喊母亲和妹妹的时候,张百忍将他抱上了诊疗椅,用含了血的涂料纹下那朵妖治的莲花。
事后杨戬发起高烧,昏昏沉沉间被贯穿,听到张百忍说“倒是比往常温热。”
从不懂规矩到学会规矩,再到忤逆规矩,杨戬只用了三个月。
张百忍震怒,那天打了他两个耳光,杨戬度过了很难的一夜。第二天杨戬跪都跪不住,伤痕深深浅浅,血不断地从身后流下,染红了那块地板。
玉山倾颓,最后他被调职到地方。
过了一段时间,他听说沉香叛出玉鼎门下。追着少年的蛛丝马迹,他抱着伤痕累累的心把小孩接了回来,然后在沉香十八岁那天被按在床上,冷汗涔涔的、血淋淋的过了一晚。
他是不是晕过去前失态了?第二天沉香不像是喜悦的样子。杨戬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握住沉香的手,轻吻他的额头,“你想要,我便给。”
杨戬太瘦了,骨节突出,沉香被硌得生疼。

沉香不是爱哭的小孩,杨婵去世时他哭过一次,此后流泪的次数屈指可数。他轻轻拂去杨戬头上汗湿的碎发,去解绳结的时候,手仿佛有千斤重,眼泪一点点掉在杨戬身上。
真相来得太残酷。十八岁那天晚上,对沉香而来像一桶岩浆,身下的人在极乐与痛苦中颤抖着喊出“舅舅”的时候,烫出的水泡仿佛蔓延到了喉舌,他满嘴血腥,说不出话。
老姚和老康劝他不要问那三个月的事。档案室里满是灰尘,沉香一个人坐在嘎吱摇晃的板凳上,翻遍了杨戬杨婵参与过的任务的全部卷宗。他疲于奔命,一点点找当年的碎片,直到慢慢拼出一幅画。
一幅交织着欺骗与信任的画。

沉香把杨戬手上的绳结解开,抱着他躺上床。丝绸制的眼罩被取下,杨戬双眼湿漉,琉璃般的虹膜里空洞映不出一物。
“舅舅。”
沉香吻上他的伤口,吻上他眉间的疤痕。
“舅舅。”
他握着杨戬发冷的手,把他身上的道具一件件去除。穴口发出“啵”的一声,后穴过量的润滑剂溢出,如张百忍以前射在他体内过量的阳精一样。
杨戬还没有释放,被放置而承受的干性高潮累积如潮水,骤然解开的前端传来尖锐的刺痛与酸软,沉香揉搓几下,铃口颤巍巍地溢出些许精液。
“......沉香?”
杨戬似乎是恢复了些许神智。
“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干巴巴地说出一句,“你都知道了。”
“嗯。”
沉香顿了一顿,又说。
“你每次都很痛苦,不是吗?”
每次进入时,身下的人像是被用力攥紧又松开的白纸,呜咽的声音如小兽。
沉香沾着润滑,不容拒绝地一寸寸挺入。穴内酸胀,杨戬咬着唇等那一阵不适感过去,沉香却突然来吻他,掐着他的下巴逼他松开牙关。
杨戬被调教的很乖,张口放任沉香吻他,舌尖勾到上颚,再划过牙齿,一吻结束,两人口中拉出银丝。
不要再咬下唇了。我爱你,这并不需要疼痛来忍耐。
沉香今日太过温柔,甚至显得有点温吞。杨戬第一次在没有痛楚,没有忍耐的状态下享受性爱,他流了泪,却是高潮下的泪水。
沉香摸着杨戬小腹上被顶出的凸起,手指勾勒着莲花纹的花瓣,“这里的伤痕,为什么?”
纹身刻着杨戬的苦痛,沉疴宿疾,沉香今日倒是真狠了心要把愈合的表面剥开,剖骨疗毒般吸去其下的囊肿。杨戬不答,他便愈深愈狠地顶弄,酸胀连成一片,杨戬喘不过气来,艰难转过身去吻他的脸。
眼泪滴滴答答落在肩颈处,杨戬的声音又低又哑。
“从总局离开后,我想把这块皮生生剥下来。在划下第二刀的时候,我收到了妹妹——也就是你母亲秘密发丧的通知。葬礼很简陋,血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流,事后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她托我照顾好你。”
“然后你就在边陲找到了我,是吗?”
“我.......我不知道怎么去做一个舅舅。我把你当我的小孩,我又把你看作妹妹。”杨戬叹了一口气,“十八岁那天,我应该早点回来给你过生日的,对不起。”
两人第二次性事结束后,杨戬跪在厕所吐了。他开着花洒,冷水一滴滴地打在身上,口鼻满是泛起来的血腥味。沉香跪在门外,房内的寂静震耳欲聋。
杨戬苍白着脸开门对他笑的时候,沉香眼睛红得不像样。

精液滚烫,杨戬不由发出一声呜咽。沉香抱着他去洗澡,刚换上的棉被松软暖和,杨戬躺在里面,露出小半张脸。
“舅舅。”
杨戬微微抬头,“怎么了?”
沉香吻住了他。小心翼翼,如同亲吻一片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