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野外搞事要注意

野外打O被蚊子叮咬的二人
0 圈子: 彈丸論破2 CP: 日狛 角色: 日向创 狛枝凪斗 TAGS: BL
作者
從老福爬過來 发表于:2022-09-19 03:30:35
從老福爬過來

人生後悔的事有很多,眼前就有一個,日向創非常懊惱自己不該答應那個蠢要求,更埋怨狛枝凪斗做出那種提議。
「哎?日向君不是也很起勁嗎?」尤其是狛枝這麼說這更讓日向無法反駁,確實,當前真的是衝動之下才做出的事,慾望真是可怕。

事情是這樣的,得知在某個荒郊野嶺的深山地區駐有絕望殘黨集會點,因此兩人一同首先前去探究竟,也許是剛好興致來了,抑或是戰鬥的高昂情緒變得上頭,在掃蕩完敵方後彼此心臟狂跳且全身燥熱的氛圍尚有餘裕之時,產生了分不清是什麼理由的興奮,於是狛枝凪斗招了招手要日向創跟他進到樹林。

還在想有什麼事要躲到偏僻處說,下一秒就被扯住領帶硬生生拉過來,重心不穩往前傾倒剛好讓狛枝給他來個激吻,日向都驚呆了,沒有料到狛枝讓他過去只是想親一個嗎?但是日向猜錯了,沒有那麼簡單,戀人放開雙唇後伸手解開日向襯衫的扣子,他既疑惑又訝異的直嚷怎麼回事,只見狛枝不急不慢的要他禁聲「小聲點,你想被收拾的同伴發現嗎?」狛枝的食指輕輕蓋在日向唇瓣上,他看了看那處兩人原先駐足現在則是未來機關人員聚集的位置,大夥兒收到聯絡趕來正在清理現場及安排後續,那自己這邊躲在陰暗的樹叢是在偷懶?日向抓住狛枝正在解開上衣鈕扣的手,要他別胡鬧了趕緊去支援,但對方只是微微一笑,說這裡也有事要忙。日向創仍不明白意思,突然發現狛枝凪斗用大腿頂上他的跨間慢慢的蹭,身體不停貼上來。

「喂……」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狛枝魔鬼般誘惑的性感嗓音在耳邊呢喃「日向君不想要試試嗎?在野外作……」日向一激靈,彷彿被講到需求,其實才剛感到燥熱難耐,想著得發洩出那股激昂的衝勁,甚至思考了回家該如何邀請狛枝共滾床單,沒想到另一半比他還急不可耐。
不過這種行為也太刺激了,突然要野外開戰從來未有過,日向自認還沒有那麼開放,股間的東西卻因為被狛枝調戲而顯得躍躍欲試,同時狛枝細長的手指溜過日向的胸膛,邊撫摸指尖邊搔刮著不停挑逗,大腿磨蹭的東西似乎更明顯的精神起來,終究,還是抵不住如此誘人的請求,到嘴的肉豈有不吃的道理?

終究還是脫了,狛枝背對日向趴伏在一棵大樹幹上,下半身朝著日向高高抬起來,像隻待交尾的動物,然後他們就憋著聲音開始打得火熱。說實話野外開放處作那種事果然刺激,加上怕被撞見的緊張感更叫人興奮,另外就是樹幹當支撐原來滿好用的,其實還挺愉悅,不過日向創再也不想玩第二次了。

第二天他來到未來機關上班時,全程都坐立難安,理由就是出自之前野戰時,因為過度專注眼前戀人美妙的身體,結果重要的工具出狀況了,就是那男人的驕傲,在與狛枝摩擦交流時,給蚊子狠狠叮了個包,就這麼剛好哪裡不叮竟然叮那玩意兒,日向創整天下來腦子裡都是好癢,或坐或站都無法自在,很想抓但是那位置根本不是在大庭廣眾可以直接抓的啊!野外開搞已經很突破極限了,總不能當眾抓胯下,這會被當成變態給抓走的。當然,日向還是要做出完全沒事的神情姿態,只是偶爾癢到全身冷顫抖了一下罷了。

實在受不了了只好去洗手間隔間裡面掏出來喘口氣,拉開拉鍊都可以看到那個紅腫的可憐小東西,戶外的蚊子還真是毒啊,感覺把自己的尺寸都給叮大了。因為部位實在太敏感,抓癢時還忍不住嘶的倒抽涼氣,搔癢感加上刺激感意外有點微妙,懷疑抓著抓著都能抓到去了。
日向心想不行得擦點藥什麼的消腫,於是前去詢問罪木,然而罪木卻回答不久前蚊蟲叮咬的藥膏已經給狛枝借去了,要不風油精行嗎,日向連忙拒絕,要在自己的那裏塗風油精怕是涼到下面整隻東西都變成了冰棍。

無奈下只好找狛枝要,結果他說自己也被叮了幾個包,而且也是在那時候被蚊子咬的「真不幸呢…只是脫了褲子就被蚊子咬」雖然是雲淡風輕這麼說,但日向趕緊摀住他的嘴,萬一被別人知道他們在外搞到被蚊子叮咬,而且還腫在私處這根本社死。
日向嘆口氣,為什麼剛好是那裡被叮呢?這麼一說,狛枝忽然反問「日向君被叮哪?」日向實在尷尬,悄聲告訴狛枝自己股間那玩意兒被蚊子叮了,狛枝竟然沒有良心的噗哧一聲笑出來,還說想看看日向的東西變成什麼德性,不禁讓他吐槽「不要把別人的●雞當作觀察的對象啊,況且你又不是沒看過」

「哈哈」狛枝湊過來極其曖昧的對日向以輕柔聲線說話「那我也讓日向君看看,日向君不好奇我哪兒被叮嗎?」不提沒事,這下倒是勾起好奇心,雖然看別人被蚊子咬的地方沒什麼意義但有點在意,畢竟是一起幹那回事一起被蚊子襲擊的,深思之下兩人決定共同去洗手間「見識見識」

挑了沒有人在的時候且幾乎沒什麼人會來使用的一區廁所,他們進入隔間,狛枝馬上動手準備解開日向褲襠,日向此時像是第一次和狛枝親密接觸似的害羞起來「你不要碰啦!我…我自己來」感覺十分彆扭,日向心情複雜的亮出東西,狛枝隨即滿臉欣喜地讚嘆希棒變大了好厲害,這讓日向很不是滋味,好像自己平時的狀態被小瞧了,他只好氣憤的要求狛枝也露出來讓他看。
狛枝反而沒有那麼扭捏,他擺出意味深長的笑著搖搖食指「我不是那個地方被叮喔」說完褪下褲子,他的腫包在臀部和大腿內側兩個地方分別出現兩紅點「哈哈…被叮了不少呢真是不幸」雪白嫩肉上多出的紅色小包格外顯眼,像是吻痕般落在那些充滿情色意味的地方。日向看得竟有點臉紅,野外的那次結合體驗彷彿又歷歷在目。

看出日向神情複雜,狛枝轉過身撅起臀,略帶喘息的撒嬌,眼裡含層水霧,雙頰緋紅像是哀求似的「感覺好癢……日向君可以幫我止癢嗎」這模樣令日向心頭一緊,這嬌豔的神態他熟,就是那回事的邀請,每次他都招架不住狛枝的勾引,但他還是要掙扎一下
「你不是跟罪木拿了藥膏嗎?」
「因為……」狛枝幾乎以氣音說話「日向君感覺也很癢的樣子…磨蹭一下會舒服些對吧?」日向完全懂了意思,自己的雞在癢,狛枝的臀和腿在癢,磨蹭不就是那啥交……
日向忍不住吐槽「不是不是!你根本就是要作吧!」
「日向君想喊到被人發現?」狛枝挑了挑眉「所以……日向君不打算…止一下癢嗎?」
話都說到這份上,拒絕是不可能的,日向只好厚著臉皮再提出想法「只蹭外面不夠…可以蹭裡面嗎?」狛枝露出有點嘲諷的眼神「日向君意外的也很喜歡呢」日向又再度無法辯駁「少囉嗦」每次提到色色的事,就無法抗拒狛枝的引誘。
「據說唾液也有用,幫你舔舔?」狛枝吐出粉紅的舌頭指指自己濕潤的舌面,害日向心癢難耐「隨便你吧……」

大概是被另外的感知移走注意力,至少他們好好止癢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