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Dead Inside

北欧神话诸神黄昏梗,loki怪物之母梗。
1 圈子: 雷神 CP: 锤基 角色: loki Thor TAGS:
作者
苏凉 发表于:2015-05-08 09:11:44
苏凉


提到这个Jötunheimr巨人国度,就不得不说一下九大世界的主宰,神之国度Asgard。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Jötunheimr变成了Asgard在九大世界中的世仇国度,拉仇恨的能力甚至超出了当年从Aesir神族分裂出来的Vanir神族。尤其是当霜巨人之王Laufey被众神之王Odin所率领的神族打败,并被取走了神器冰棺之后,这样的仇视达到了高潮。

但是,接任的霜巨人之王把仇恨又推向了新的顶点。

那位让Jötunheimr跟Asgard从“老死不相往来”到“水火不容恨不得见到对方就生啖其肉啃噬其骨”的新任王者,恰好又有一个很可笑的身份。

他是前任Jötunheimr统治者Laufey唯一的儿子,同时也是Asgard继承顺位第二的王子,邪神Loki。

这位以谎言出名的邪神,在Asgard短暂的执政生涯中,曾经干掉了自己的生身父亲Laufey,在背上了弑亲这个头衔之后又准备毁灭Jötunheimr,虽然这一过程被雷神所阻止。

所以其实很难想象,那个想要毁掉霜巨人国度的邪神会倒回头来继承王位,并站在了Asgard的对立面。

但是今天,Jötunheimr又迎来了新任的王者。

Jormungand,尘世巨蟒,邪神Loki与王后Sigyn唯一的孩子。尚未成年,但还在适应王权继承者这个身份时就已经提前在冰封王座上端坐了好几年,旁边则是他的母亲。

霜巨人的王权继承总是伴随着血腥和冰寒,因为接任者总会踏着兄弟与父母的骨血走上王座,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Jormungand,他没有杀死自己的父亲。

在Jormungand登基之前,邪神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管事了,曾有霜巨人认为Jormungand暗自囚禁并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毕竟霜巨人弑亲的命运从未有所偏移,哪怕星河倒转九界崩溃。但权杖上由邪神施与的魔法所展示出来的魔力依旧磅礴而令人震动,而这样强悍的实力并不是刚成年不久的尘世巨蟒所能抵抗的。

更多的霜巨人开始猜测Loki是否已经时日无多。

这样的猜测得到了大多数巨人的认可。作为一个曾被放逐在九大世界之外的王者,邪神曾经踏入过太多其他人无法进入的区域,参与过太多的战斗,尤其是那场传说中的“诸神黄昏”。

因为世界树的逐渐枯萎与众神之王Odin的沉睡不醒,Aesir神族认为命运女神的预言开始发酵,更兼之有神族在铁森林里找到了传说中的魔狼Fenirr,一场惊世之战拉开了序幕。

或许用所有言语来形容那场战争都略显苍白,总之,在那场战争中,雷神Thor杀死了魔狼Fenirr,而预言中诸神黄昏的始作俑者,那位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邪神,则将养父Odin送入了永远的沉睡中,然后在日月无光的黯淡中,他冲进了战场,带走了Fenirr的尸体。

这时候的众神们才恍惚想起来,预言中,邪神Loki是魔狼Fenirr的父亲。

之后Loki来到了Jötunheimr,成为了霜巨人之王。

而现在,九大世界都知道了这样一件事:在经历了诸神黄昏并从众神的围攻中逃出来苟延残喘了多年的邪神,终于成功的追随自己长子的脚步,进入了死亡国度。

证据是王座旁陈列的权杖上陡然消散的灵光。

丧钟并没有被敲响,邪神的死去悄无声息,对于一直以杀戮来奠定王位的霜巨人来说,邪神的死亡所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王权的更迭终于可以避免骨肉相残的惨剧,而邪神对王后的专一又保证了尘世巨蟒王位继承的唯一性。

这简直是太好不过了。

而对于Jormungand来说,孤零零的坐在王座上总有那么一点无所适从。

这话他对Sigyn说过,但王后除了微微一笑让他适应之外,并无多说。事实上他与王后并不亲近,Sigyn从未与他交流过任何有关统治的感想,连母子间的亲密相处也极少有。

这并不奇怪,霜巨人就是这么关系淡漠的种族,比起一生下来就被丢在神殿没人管的父亲来说,Jormungand觉得自己无需抱怨。没被冠上弑父这个名头已经再好不过,他可不希望已被打破的弑亲“传统”又被自己捡起来,从弑父变成弑母。

一想到弑亲这个词,Jormungand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鉴于霜巨人父子之前恶劣的关系,Jormungand出生以来就或多或少的听人提起过邪神的“丰功伟绩”,背后目的不言自明。但比较令人吃惊的是,邪神对于自己的孩子,总是宠溺的。

Jormungand猜测大概因为少年时的悲惨经历,以至于邪神把对父亲的渴望变成了对孩子的宠爱,这种自己受过的苦就绝对不能让孩子重复一次的心态,使得邪神在面对Jormungand的时候特别的好说话,哪怕是在他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况下,他依然答应了Jormungand的“关于外出散心以保证父子关系得到进一步提升”的无理要求。

他们去的地方是铁森林。

地方是Jormungand挑的,邪神得知时脸色并不好看,但面对Jormungand的撒娇,他完全无法反对。

当然,看到那座坟墓的时候Jormungand才知道邪神把Fenirr葬在了这里。

诸神黄昏的预言自然仍在九界流传,魔狼Fenirr的死亡也不能减损,尤其罪魁祸首还相当自在逍遥地生活在Jötunheimr,并且多次打退了Aesir神族的进攻,对九界主宰者Asgard而言,这就是一个如鲠在喉拔不掉也没法拔的倒刺。

“当我从世界树上折下第一根树枝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预言,甚至比Asgard那群人知道的更早。”邪神似在自言自语。

Jormungand瞪大了眼睛:“父亲,你很早就知道了?”

以Jormungand对邪神的理解,按照父亲这种凡事先走一步以断后路的做法来看,在听说自己的孩子可能会成为诸神黄昏的开端之后,绝对不会干坐着等这一天的到来的。

邪神笑了笑,他眨了眨眼睛,笑容很是自得,似乎Jormungand的疑惑表达了肯定:“所以我杀死了预言中我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传说中你的母亲Angrboda。”

没想到答案如此惊悚的Jormungand也忍不住退了一步。

但邪神则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从源头出发,保证Fenirr无法出世,不是更好?”他笑着看向铁森林那空茫的灰暗,语气有些遗憾,“要知道,那时候我对生活可是充满了希望。”

“切~”Jormungand对邪神的洋洋自得充满了鄙视,“您在Asgard过得怎么样,九界都传遍了,父亲,你是缺爱吗,就那样你还充满了希望?”

被儿子无情揭短的Loki回首就敲了Jormungand脑门一下。

因为说了实话而挨了一下的Jormungand却陡然想到了什么:“但是不对啊,父亲,如果说预言中您的第一任妻子Angrboda被您自己杀死了,那brother是怎么出生的?”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然而邪神却并未对此有所回应,他只是挠了挠自己的下巴,显然对此也有些莫名其妙:“我也很怀疑,就生理条件来说,不应该啊?”

很明显,父亲大概是睡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对象,结果一夜风流就把人家抛在了脑后,以至于当了爹都不知道。

Jormungand在心中腹诽。

“知道Fenirr的存在后难道您都没有准备跟他相认的打算?”虽然提兄长的事情颇有些揭短的意思,但Jormungand并不觉得Loki是一个冷酷的人。

Loki保持了绝对的沉默,他看着Jormungand,有些失落,呼啸而过的寒风带出空洞的回响。

只是在儿子的灼灼目光之下,Loki犹豫了一下,才慢慢说道:“你觉得Fenirr跟着我的话会怎样?”

Jormungand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大概不太好?”

那时候的Jormungand尚且年少,完全无法理解作为Loki的子女在Asgard为何会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是的,哪怕是神,他们依旧是充满了偏见和固执的种族。尤其是当他们的父亲还是传说中诸神黄昏的始作俑者。

那天的野营相当不错,因为在憋屈的宫殿里无法舒展身形,好容易出来一趟的Jormungand很快就抛弃了关于兄长的一系列疑问,他在雪地上展露着真身,滑行间撞到了无数巨树,折断的枝桠纷纷砸在他的身上,却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痛楚。当他撒着欢的将自己盘成个球一路滚下来的时候,一路积攒的白雪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雪球,在翻滚间如同雪崩般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险些没把Loki活埋了。

从雪堆里爬出来的Loki语带无奈:“Jormungand,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只能将你变成一条蚯蚓了。”

尘世巨蟒打了个哆嗦,巨大的三角头颅抬起来,银色的眸子眨啊眨,蛇信子不停地吞吐着:“Dad?”

邪神轻咳了两声:“保持安静。”

Jormungand愣了一下,他飞快地缩小了身形,然后将自己盘到了父亲的身上,脑袋搁在父亲头顶,鼻子抽了抽:“嘶,Dad,那边好像有人。”

不用Jormungand提醒,邪神也已经注意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边站了一个身材相当高大的Aesir神族,他不知道站在那儿看了多久,直到邪神父子注意到他。他走了过来,而邪神的瞳孔缩了一缩,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踩到了Jormungand搁在雪地上的尾巴。

Jormungand好奇的在父亲与神族之间来回打量,那个神族有着非常高大的体格,比父亲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巨人,金色的发丝与红色的披风大概是铁森林里唯一的亮色,那人的面孔非常的端正,只是表情过于的苦大仇深,以至于年纪轻轻嘴边就已经有了两条沟,眉毛都差点拧成一块了。

看到他们,那人紧抿的嘴角稍微放松了些许,表情却因为Loki的后退而越发难看。他在Loki面前站定,如同一颗青松。

Jormungand听见他说:“好久不见,brother。”








Jormungand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小脑瓜开始飞快的转动起来:呐,父亲的兄弟,看长相估计是哥哥,可是明明父亲也是独子啊?呃,不对,在Asgard的时候父亲是有一个兄长的!

“吧唧”从邪神身上掉下来的尘世巨蟒在雪地上抬起了头,瞳仁都瞪圆了,浑身的鳞片炸开泛起金属的光泽:“Dad,这就是现在的Asgard之王,雷神Thor,被你下了多次手还没成功去死的哥哥?”

尘世巨蟒简直要忙坏了,他一边吭哧吭哧的爬到邪神的面前,抬起头颅用最凶恶的眼光瞪视这对面的雷神,一边还要分神注意下邪神不要被自己刚刚那过于冗长的形容词给气得大开杀戒,完了还得小心的保护自己做好准备,万一邪神跟雷神打起来,他好跑回去叫救兵!

在这个时候Jormungand才开始觉得只有一个脑袋用来盯人,果然是不够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尘世巨蟒的错觉,总觉得自己着急得要死,但互相作为一生之敌的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尤其是邪神甚至还顺手把他从雪地上捞了起来重新放在脖子上。

“乖乖呆着,你再着急也帮不了什么。”

将Jormungand的尾巴在手臂上缠好,不再理会生闷气的小孩子,邪神这才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的雷神,一开口,说出的却是:“你看上去老了不少,Thor。”

雷神揉了揉眉心,挥散开那些烦闷与焦躁:“肯定比不上你娇妻在怀幼子承欢膝下。”

Jormungand在心里默默地竖了个大拇指:果然,这才是我听说过的一见面互相拆台的老爹跟雷神。

曾经的神兄弟彼此凝视对方,互相都用挑剔地目光寻找着对方身上的攻击点,但当他们注意到还有一个小朋友用“感兴趣”的眼神来回打量思索的时候,他们彼此微笑了一下,虽然看上去更像威胁。

“你来这里做什么,觉得霜巨人午餐会上的肉食不够,准备以身献祭了却双方恩怨?”Loki捏捏幼子的尾巴尖,状似无意。

Thor看向不远处那快被积雪所掩埋的墓地,将置于背后的口袋扔到了地上,露出了几件工具:“我来看看Fenirr,顺便整修一下。”

邪神的身躯稍微晃动了一下,当他站稳之后才又似轻佻又似尖刻的语气说道:“穷极无聊?”

Thor将斜靠着铁,淡定至极:“你不用说我,当初你把他扔到一边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有那么一天的。”

邪神的脸皮抽了抽:“呵,所以全都是怪我?怪我自作多情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当初我也……”

“你该告诉我。”雷神飞快地打断了Loki的话,他只觉疲累,“哪怕就是那场战争开始了你都应该告诉我!”

“然后你会放过他?”邪神轻蔑地勾起嘴角,“整个Asgard都等着呢,你会反对这件事?要知道床上躺着一直不醒的可是你家那个老不死的!哦,对,”他翡翠般浓烈的翠绿眼睛瞪着Thor,清清淡淡的说,“Odin在上,他终于死在我前面了。”

Thor就那么站着,湛蓝的眼睛睁开又合上,嘴唇翕张间,是格外无力的口气:“你要不要过来帮忙?”他捡起地上的口袋,侧身从邪神旁边走了过去。

Jormungand无措地在邪神脸上舔了舔:“Dad?”

Loki对他笑了笑,然后跟着走了过去。

那个下午神兄弟沉默地在Fenirr的坟墓上忙活着,他们不再冲着对方发泄,亦不向对方投去复杂的眼神,只余Jormungand在兄弟俩之间来回跑动,递这个递那个,保证这场无声的整修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

等天色昏暗,月色笼罩整个铁森林,寂静得连虫鸣鸟叫都难以出现的时刻,Thor点燃了火堆,Loki接过了雷神递过来的食材,清理,上调料,烤制,不发一语依旧配合默契。而Thor则捉住了在旁边绕来绕去绕来绕去差点将自己打成个蝴蝶结的Jormungand,拿出了一柄闪着光的小刷子,掀开尘世巨蟒的鳞片,找找寄生虫刷刷鳞片之类的。

Jormungand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给刷鳞片,浑身舒爽得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虽然最开始他几乎要惨叫着“我是不可能长那种虫子的”爬远了,但是最后他已经把脑袋搁在Thor的肩上,随着Thor的动作摇头晃脑的。

等到Thor刷到尾巴的时候,Jormungand打了个哆嗦,浑身都颤抖起来,Loki眼尖,看到这一幕差点把手里的烤鹿腿扔出老远,在Thor还莫名其妙的时候,他已经跑出老远了。

Odin在上!不过是刷个鳞片而已!为什么尘世巨蟒能够膨胀成这个模样啊!

艰难地在兄弟的帮助下才从Jormungand身子底下爬出来的Thor目瞪口呆地看着在雪地里拼命打滚的尘世巨蟒,卡车般粗壮的身体碾压之余,浑身的鳞片还张开在地上刮来刮去,Thor眼尖的注意到冻了千年的土地居然被刮出了数不清的沟壑出来,但是Jormungand的鳞片还是亮闪闪的。

Loki长长地吐出一口气:“Jormungand。”

正滚得很愉快的尘世巨蟒陡然僵住了身子,庞大的身躯扭曲着往回望,亮晶晶的眼神期待地看着Thor,尾巴拍打着雪地,嘶嘶地叫着。

Loki对一头雾水地雷神翻译道:“他还想让你帮忙刷刷鳞片。”

雷神瞬间就站在了Loki身后。

Jormungand扭动着爬到父亲面前,脑袋搁在雪地上,一副认罪的良好态度,还嫌这样不够似的,他还咧开了大嘴,嘶嘶地笑了起来。

被喷出来的口水亦或是毒液淋了一身的Loki笑了笑,Jormungand抖了两抖,尾巴颤动着往回缩,只是还没等他真的准备溜远,青色的灵光已经笼罩了下来,被定住了身躯的尘世巨蟒僵在原地,觉得自己大难临头了。

Loki回过头,对还有些摸不清楚情况的Thor微笑道:“也许你愿意帮帮忙?”

在力大无穷的雷神协助之下,邪神将身躯庞大的尘世巨蟒给盘成了一个头尾相连的环形,尤嫌不够,他掰开了幼子的嘴,直接就将尾巴尖塞了进去,然后跳到Jormungand的头上,盘腿坐好。

Thor总觉得,尘世巨蟒满脸都是“我是你儿子不是你宠物”的悲愤,但鉴于神兄弟之间脆弱的关系,Thor决定无视Jormungand的求助,默默的滚回去接手做晚餐了。

拍拍Jormungand的脑袋,Loki也是无奈:“Kid。”

默默含着尾巴尖的Jormungand“唔唔”应了两声。

在光亮的鳞片上摸了两把,Loki轻声说道:“你得学会克制,Jormungand。如果你一高兴就变成这样,以后Jötunheimr就没有能够承受你的地方了。”

Jormungand有点搞不明白,但Thor知道邪神是什么意思。尘世巨蟒是头尾相连能够环绕中庭一圈的生物,等他成年之后,如果不控制身体,一旦放任自己就将是整个Jötunheimr的灭顶之灾,也许还得加上九大世界的所有星球,没有任何一块大陆一块土地一种动物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生物的侵袭。

“呐,等你长大以后,你可能会感觉到饥饿,因为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够提供你生存的能量,如果你控制不住自己,把九大世界的人吃光了该怎么办?”Loki愁眉苦脸的说道。

什么?难道长大之后还得饿肚子吗?

晴天霹雳啊!Jormungand整条蛇都显得沮丧了。

“不过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至少我可以帮你稍微控制一下。”邪神摸摸下巴,“应该可以吧?”

整条蛇都处在垂头丧气阶段的Jormungand都忘记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而且他也不是自然睡醒了,他是被憋醒的。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邪神搂得紧紧的,炙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脑袋上,睁开眼看见的是两个下巴加金红色布料,热得受不了的Jormungand忍不住将自己缩得更小了些许,从邪神的怀里爬出来,滚到雪地上吐出一口气上,觉得凉快了不少。然后他变回了人类的模样,看见父亲和应该是称之为伯伯的邪神抱在一块睡得人事不知。

Jormungand抿了抿嘴,就像见到了奇迹。他可是知道的,父亲跟母亲都不会抱着一起睡,应该这样说,王后Sigyn跟Loki即使相处同一座宫殿,连见面的时候都很少,更别说一起睡觉了。

坐在雪地上的Jormungand冥思苦想了一下,也没在记忆中翻出父母任何亲密相处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Jormungand总觉得自己的出生好像有了点问题。不过在出来散心之前,王宫中的巫医提醒过他,最好不要在外面待上太久,因为邪神的身体可能无法支持,只是看着抱着睡在一起的两个人,Jormungand总觉得自己应该沉默一下。

现在回想起来,Jormungand也承认,巫医的提醒是正确的,从铁森林回来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端坐在王座上处理政事的时候了,而他也开始在母亲的帮助下,接管所有的事务,除非是自己拿不准的,才会到寝宫询问。

在那段时间,Jormungand不止一次的听见巫医向Sigyn进言,希望王后能够劝说邪神散去大部分的魔力,不再参与任何九大世界的争斗,理由是邪神的魔法虽然强盛,但魔法师本就脆弱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如此磅礴的力量,尤其邪神还参与过太多的战斗,即使冰霜巨人的身体比一般种族强盛,亦开始支撑不下去了。

这样的进言自然是被邪神抛之脑后,Jormungand看得出来,父亲只怕到死也不会让自己失去力量。

事实也是如此。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坐在王座上,听臣民们就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吵来吵去,如同酒馆的掮客与妓女,日复一日看得他都快打瞌睡了。

直到他听见王宫的侍者惊恐的尖叫声。

安放在王座旁一直散发着冷冷青光的权杖陡然黯淡了下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权杖就突然间摔了下去,镶嵌在中心的心灵宝石抖动着掉下了台阶,蓝光一闪就再也看不见了。

一瞬间,吵闹的宫殿就沉寂了下去。

Jormungand冲进了邪神的寝宫,发现他的父亲躺在床上,邪神看上去毫无生气,青灰色的脸孔映出暗色的斑纹,安静得仿若睡去。

Jormungand颤抖的伸出手,他以为邪神会羽化成灰,但触碰着的却仿佛是埋藏了多年的寒冰。

邪神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但Jormungand将他跟Fenirr葬在了一起。

成为王者的日子并不好过,邪神死亡的消息传遍了九界各地,虽然震惊于这次霜巨人王位更迭的平静,但就如同流传已久的那则预言不会消亡一样,Asgard出兵Jötunheimr。

Jormungand当然记得邪神曾经的忧虑,但那样的担忧在战场上却是再好不过的了。

他舒展着自己庞大的身体,行进间碾过Asgard的军队,就如同推倒一个个的瓷器小人,惨叫声在他的身下不断的响起,除了略显恼人之外,毫无问题。

然后他听见了巨大的雷声,大片大片的闪电落在他的身躯上,无数的电火花在他张开的鳞片上起舞,最后安然的被他纳入了身体内部。喉咙忽然呛咳起来,Jormungand深吸了一口气,喷出了一个巨大的球形闪电,将面前的军队炸得满天飞。

开发出自己又一项能力的Jormungand没有注意到,为什么Asgard的神族都僵硬地站在了原地,他只是很开心,毕竟作为邪神的孩子,他从未有过任何魔法才能显露出来,他记得邪神曾经的叹息:“怎么每一个都不像我呢?”

过于兴奋的Jormungand张开了大嘴,蛇信子卷回一具神族尸体,他嚼了嚼,吐出闪电过后的饥饿感稍微得到了点满足。抬起头,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所有的Aseir神族,那都是他的储备粮啊。

有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认了出来,那是雷神。他疯狂的笑了起来,跟父亲一样的王者,至少可以满足他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雷神的表情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一样,Jormungand歪着脑袋想了想:大概就跟看见父亲复活了一样?

想到邪神Jormungand就稍微清醒了些许,但他实在是太饥饿了,又或者如同邪神所说,他一直没有学会克制自己。

Jormungand把雷神吞了下去,当锐利的牙齿切开神族的身体,舌尖尝到的第一滴血时,沉默没有超过半秒,Jormungand想起了霜巨人传承下来的久违“传统”。

他们总是踏着兄弟和父母的骨血踏上王座。

他们必将弑父。

很多人都告诉过他霜巨人的父子关系,他想起了父母淡漠的夫妻关系,他的父亲告诉过他要克制,他想起了铁森林里父亲那句话,他想起了那时候神兄弟抱在一起睡着了,把他挤在中间。

他想起了那则流传了很久的预言。

命运女神的预言从无例外。

从无例外。



尘世巨蟒来到了世界树之前,就如同铁森林时邪神所做的那样,他将自己盘成了一个圈,首尾连接,他含着自己的尾巴尖,闭上了眼睛。无数的根系扎进了他的身体,将他拖进了地底。

总有一天,世界树是会开花的。



----end----



Jormungand:作者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苏凉(左顾右盼):呵呵,关我什么事!

Jormungand:上回你写我吃了我爹跟我妹妹,这次你又让我吃了我父亲,你跟我有仇是吧?

苏凉(尴尬):可是,除了你我实在是找不出谁能够吃下他们了……

Jormungand:放屁,我有三个手足呢!

Fenirr:谢谢,我最多就是吞太阳跟月亮玩玩。

Sleipnir:呃,我是食草生物,诸神黄昏从头到尾就没我什么事儿!

Hela:那个,我只要在Nibelheim等着他们死了来就可以了,不用理其他的!

苏凉(摊手):看吧,就是这样,jormungand,只有你了。

    1#
    莺时 回复于:2015-05-08 10:21:22
    莺时
  • jormungand萌萌哒,我还沉浸在他把自己打成蝴蝶结,在雪地里满地打滚的软萌里,突然就天翻地覆了人干事QAQ
    • 咳,主要是想了这个梗出来顺手就写了,我还以为弑父挺容易看出来的,毕竟重复了好几次霜巨人恶劣的父子关系,既然没把loki弄死,那自然要换一个。
      苏凉 评论于 2015-05-09 12:08:24
  • 2#
    ( ´◔ ‸◔') 回复于:2015-08-19 05:14:00
    ( ´◔ ‸◔')
  • 嘤嘤嘤嘤嘤嘤我真是日了Fenirr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