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楚路】渴

*血族pa *ooc *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的双向 *未交往前提
1 圈子: 龙族 CP: 楚路 角色: 楚子航 路明非 TAGS: 龙族
作者
淮宁 发表于:2021-10-24 16:27:07
淮宁

  楚子航在巷口接到了路明非。

  对方裹在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里,衣摆破破烂烂,带着一股硝烟味和血腥气,背后的大提琴箱被烟尘弄得脏兮兮的,他低着头,脸被略长的额发挡住了一半,下半张脸上的止咬器挡住了剩下的一半,整个人步履匆忙,显得风尘仆仆。

  楚子航替他卸下了大提琴箱,一手扶住了已经快站不住的人,听着对方急促的喘息声,默不作声地将人带进了临时的安全屋。

  一进屋路明非整个人脚一软就彻底瘫软地摔进了楚子航怀里,他痛苦地几乎要失去意识,微微痉挛着的手指揪住了男人的衣服,隐藏在止咬器后苍白干裂的嘴唇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血……师兄,血袋……”

  楚子航弯腰将人打横抱起,目光在他有些涣散的赤瞳上一掠而过,他定了定神,声线罕见得有些不稳,“明非,没有血袋了。”

  路明非被渴血的本能折磨得神智茫然,那种滚烫的欲望几乎践踏过他每一寸血肉,钻心吸髓,像是敲碎了身体的每一寸骨骼,疼得他浑身发抖,流淌在血管里的血液又热得简直像是沸腾了起来,像是身处炼狱,呼吸之间尽是干涩的尘土气息,嘴唇干燥得开裂,舌尖反复舔过唇齿也无法带去丝毫水意,只是雪上加霜。

  楚子航的声音入耳,他溃散的神智猛得一紧,发着抖的手指攥紧了对方颈侧的衣服,喘息着喃喃问:“怎么办……怎么办……”

  路明非一边说,目光却无意识地扫过了楚子航露出的修长脖颈,下意识地又舔了舔嘴唇。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有些恐慌地想离楚子航远一点。

  楚子航已经将人放到了床上,单膝跪在他身侧,伸手摸到了他脑后止咬器的束带,“吧嗒”一声,不等路明非拒绝,已经解开了搭扣。

  看得出来路明非扣得非常紧,皮绳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红色的勒痕,没给自己留下任何余地。

  止咬器一脱落,路明非干涩惨白的嘴唇就分外明显,楚子航捏住他的下颌,逼他张开了嘴,温热的指腹沾了清水,在他有些开裂的嘴唇上抹了两下,才探进去摩挲了几下因为渴血已经显露出来的獠牙。

   他做这一系列动作非常迅速,几乎没花太多时间,但抹他嘴唇的动作却带了一种缱绻的意味。

  獠牙非常敏感,路明非被他摸得打颤,他疼得浑身无力,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含糊地问:“干什么?”

  楚子航并不回答,他碰了碰路明非的獠牙,说道:“喝我的。”

  喝他的……什么?

  路明非一激灵,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得一挥手,直接将正在解领口的楚子航推了出去。

  “不行,”他声音沙哑,“师兄你出去,我可以……”路明非急促地喘了几声,靠着床头蜷缩起来,继续道,“我可以,再忍忍。”

  楚子航干脆扯开了领口重新靠近了他,“等不到的,明非,你现在这个状态根本等不到补给送来。”

  “不行,”路明非尽力往后躲了躲,他用力咬牙,“我会喝干你的血的师兄…我没咬过人,我控制不住的。你走开一点。”

  楚子航不言不语,看起来并不打算说服对方,而是在颈侧划开了一条伤口,血液从颈肩上滴落,几乎是立刻,床上的血族兴奋了起来,血液在血管里奔腾的声音在他原本就敏感的听力里似乎被无线放大了,血腥气像是上好的陈酿,散发着极其诱人的香味,原本圆润的暗红色瞳孔在短暂的一缩后逐渐拉长变成了竖瞳,路明非目不转睛地盯着楚子航的脖子,身体却违背本性地想离他远一点。


  楚子航主动俯身抱住路明非,将人搂进了自己怀里,一手揽在对方腰间,一手托住对方的后脑,将人按在了颈侧。

  “喝我的血,明非。”他低声道,“我会控制住你,放心。”

  路明非咬牙,楚子航根本不明白……!不明白血族吸血时带给猎物的快感有多可怕,再无情的圣人也会在这种滔天的快感中失去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他死命地挣扎起来,咬住嘴唇不敢松懈,生怕一念之差咬破大血管,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被他咬得破破烂烂的师兄了。

  但楚子航的怀抱温暖却强硬,将人禁锢住,不容许挣扎。


  渴血的痛苦愈发剧烈,路明非挣扎了没一会儿就彻底没了力气,他的嘴唇沾到了血,那点微末的血液顺着唇缝透了进去,他一抖,原本还顽强的意志登时一松,却还记得咬住了嘴唇,死也不肯张嘴。

  他不是个特别意志坚定的人,总会下意识退缩或者妥协,且尤其听楚子航的话,自认属于师兄指哪打哪的那一类忠心小师弟。可这次他却异常固执,任凭楚子航怎么哄骗都绝不松嘴。

  楚子航侧头看着他神色痛楚的脸,对方疼得像是快要死掉了,他不再犹豫,划开了自己的手腕,低头含了一口血,捏着路明非的下颌亲了上去。

  刚开始对方还负隅抵抗,可很快就被楚子航极其温柔的吻哄骗得放松了警惕,楚子航扶着对方的脸颊,不甚熟练地撬开了对方的齿关,将自己的血渡了进去。

  血液一入口就化作能量游走进四肢百骸,随之而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渴望。

  这一点血液完全不够。

  
  本能驱使着路明非张开了嘴,舌尖细细地舔舐起对方唇齿间残余的血液。

  这下子不用楚子航再强迫,本能彻底占领了上风,黑发赤瞳的血族埋首在男人的颈侧,细小的吸吮声断断续续地响了起来。

  楚子航划出的那一道伤痕本就不深,只是皮外伤,血猎强悍的自愈力已经驱使着伤口几近愈合。

  很快,伤口里溢出的血液已经被舔舐干净。

  不需要楚子航教导,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怎么捕猎,路明非张开嘴咬了下去,獠牙刺穿了温热的皮肤,血管内奔腾的血液流淌进口腔。
  
  带着腥气的血液在血族闻来简直就是上好的佳酿,路明非喝得晕晕乎乎,像是醉倒了,楚子航的血比他喝过的任何血袋都要美味上百倍,他根本无法用任何文字去形容他对此的喜欢。

  痛苦与干涸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极端的快乐,那种将人抛至云端的快感将他即将回归的理智又一次扯得七零八落,舒服得他头皮发麻,路明非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瘫软在楚子航怀里,手臂自顾自地环过对方的脊背,埋头小口小口地吞咽着对方的血。

  确实是极乐,楚子航能感觉到路明非确实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进食,湿热的舌尖动作生涩,胡乱地在伤口周围舔舐,痒痒的,獠牙注入的物质麻痹了猎物对于血液离开身体的恐惧,反而引起了滔天的快感,他眼前五彩斑斓的一片幻景,思虑被忘得一干二净,整个人轻飘飘地若在云端,男人恍惚了一瞬,理智差点被快感驱逐,按着路明非后脑的手臂微微松了。

  但也仅限于此了,楚子航喘了口气,理智在一瞬间的丧失后重新占据了主导,他忍耐着那种快感,缓缓地抚摸着怀里人后脑的头发,一下又一下,像是在给家养的猫顺毛。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细微的吞咽声和喘息声。

  

  

  “明非,可以了,停下来。”

  已经上头的路明非听到拒绝哪里肯停,他吞咽着血液,简直要上瘾了,耍赖似的埋头在楚子航的颈侧,抓紧时间想要再喝几口。

  楚子航也就任由他又喝了一会儿,才半强制地将人扯离了自己的怀抱,路明非却极不情愿,含糊着道:“再喝一口……师兄,就一口…”

  楚子航垂着眼看他,眼神非常温柔,“已经够了,明非,你停下来,明天还可以再喝。”

  路明非有些迟钝,他还有些神智恍惚,费劲地想了半天,才拒绝道:“不用了。”

  “怎么了?”

  “……”路明非摇了摇头,“反正不要了。”

  楚子航大概也猜得出来对方想什么,但不置可否,并没有答应。

  他脸色有些苍白,路明非看得十分心虚,试探性地问了问:“要我给你舔舔吗?”

  不是!不不不不!!!

  路明非话一出口立刻反应过来不对劲,他自认不是个脸皮太薄的人,但迎着楚子航注视他的眼睛,说话都快结巴了:“那个,那个,我是说,好像舔一下伤口愈合会快一点。”

  楚子航好像笑了一下,又好像没有,他干脆地点了点头,重新揽住了对方的腰。

  路明非已经后悔说出这种话了,但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上,他试探性地凑近了,血族的唾液确实有愈合伤口的作用,两颗尖牙造成的伤口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慢慢愈合。

  最后路明非几乎是从楚子航身上弹起来的,他刚反应过来自己窝在对方怀里的动作非常不妥,已经脊背发麻,觉得一切走向都不对劲,恐怖像是论坛上的同人文。

  等他平静下来以后楚子航已经冲了澡收拾好了自己,正在捡起一个多小时前被他丢到地上的大提琴箱。

  里面的七宗罪发出不满地嗡鸣声,路明非赶忙去接,他一边查看刀剑一边随口抱怨道:“师兄你真是的,我不喝还要逼我喝,万一我狂性大发把你办了怎么办,你的血太好喝了,根本控制不住好不好。”

  他话音刚落,动作就是一顿,因为他突然回忆起了楚子航是怎么逼他喝的血,画面触感似乎纤毫毕现,楚子航的嘴唇很暖,但吻技生涩,可见还是初吻。

  路明非僵硬在原地,漫无边际地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就是不愿意直面这个事实——

  他和师兄接吻了。

  不仅接吻了,还是难舍难分地亲了好几分钟。

  

  

 END

    1#
    = = 回复于:2021-11-07 15:01:22
    = =
  • 好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