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宗遥】没有任何东西生长02

有抹布
0 圈子: Free! CP: 宗遥 角色: 山崎宗介 七濑遥 TAGS: all遥
作者
莲湑 发表于:2021-08-27 15:13:20
莲湑

02
        “你,刚刚在说什么?谁?二年级的……七濑遥?”山崎宗介突然出声,打断了身旁四人的对话。
        “哦呀?让我看看,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山崎吗?居然也对……‘二年级的七濑遥’感兴趣呐。”其中一人背对山崎宗介,边用奇异的惊讶语调自说自话,边转过身。
        放学后走廊人来人往,宗介看着眼前青年的脸上缓缓挤出笑褶,就像癞蛤蟆流着油,正在层层叠起的皮。哪怕这人皮肉再怎样清秀,也能一眼认出他污秽的骨架。山崎宗介控制住了自己几欲拧起的眉头,胃部一阵痉挛。
        “难得看见个还没听说过的,啧啧啧,说起来山崎这样的,之前竟然没有收到过‘邀约’吗?算了算了,那个二年级的七濑遥,现在已经和新来的实习老师搞在一起啦。”
        他努努嘴唇,斜了一眼在楼梯间匆匆走过的某个身影。“喏,就是他,教美术的。看他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又要去画室干遥君了吧?”
        什么?他在说什么?山崎宗介的大脑倏地空白了,身体已经反射般追了上去。
        这不可能。脸颊旁掠过的是初春毛毛的细雨,那天的泳池水蓝得就像牵牛花,流畅而柔韧的身体在这样的蓝中游弋。霎时间,一瓣剔透的水花在池边乍开,激起他灵魂轻轻的颤栗,山崎宗介认定自己是看见了一条人鱼。
        所以,怎么能是七濑遥呢?
        山崎宗介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吸入空气压进肺部,指节弯曲,将指甲死死凿进墙皮,一下一下地抠弄,试图将指尖传来的钝痛当作镇静情绪的针剂。
         春季淫雨霏霏,到处泛滥的湿气将石灰墙皮也蒸腾得酥软。墙皮在手指下被狠狠折磨后,就脱落得乱七八糟,灰末恬不知耻地粘在黑色裤脚。这个季节,色彩艳丽的水果轻易腐烂,渗出的香气黏糊糊的,姿态旖旎。
         画室里正滋生着低低浅浅的喘息。
         也那么湿,那么凉。飘着霉味的阴雨天,一丝瘙痒从他身上半干的白衬衫里窜过脊背,皮肤几乎要显现出一种特殊的过敏症状。疼痛使神经都麻痹了,那间画室在阴雨天拉上了所有的窗帘。一场隐秘的情色电影要在他身后播放。
         主角是七濑遥。
         后来他把七濑遥整个强行按在自动贩卖机前时,他也是这样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看着遥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再旋即消失。
         老师是不一样的。那时,遥淡淡地回望他,这么说着。蓝眼睛里盛了一泓海水,仿佛它的干涸也只不过是错觉。
        山崎宗介一点一点放掉了手臂的力气,拳头攥紧垂在身侧。他命令自己忽略掉七濑遥白得几近透明的侧颈上,又一枚新鲜的红色吻痕。
         再后来,他冷冷地注视着美术老师和一名卷发女人在巷道里交换唾液,放肆而忘情;女人拖来的红色硬皮行李箱一半反射着强烈的阳光,一半笼罩在黑影里。第二天他捏着黑发少年瘦得硌人的手腕,将人压制在楼梯间,易如反掌像网住一只纸做的蝴蝶。没有反抗,七濑遥低着头一声不吭,肩胛骨磕在坚硬阴湿的墙上。
         从腕部传来的力道反而越来越轻,七濑遥感受到身旁男人眼眶里逐渐凝结成固态的愤怒,原有着这样接近某种矿石的青色。
        然后听见他说美术老师是个出轨的人渣,他欺骗了你,和他的女友在花店旁的巷道接吻,又说,你不能再和他待在一起了,七濑——
        七濑遥这时侧过脸,面色沉静如水,清澈的蓝眼空旷无物。山崎宗介以为七濑遥会哭,但他猜错了,第一次猜错了,于是连带着对自己也产生了犹疑。
        遥说,我知道。
        此后的整个春阴,“七濑遥”这个名字同发热咳嗽等季节病,一齐在青春期男生内部迅速传播。男学生和男老师的媾合,和那些花花绿绿的杂志,都被胡乱堆在汗湿的被褥床单下,像每一团散发着膻味的卫生纸,或是每一个淋满性意味的符号或暗语。
         整个春阴,山崎宗介没有再到画室找过七濑遥一次。
         不过每次下课铃响,他都照例要留下来自习到七点整,然后离开教室,杵在那栋楼下的空地,笔直如一根桅杆,风雨不动。山崎宗介向七濑遥让步了,一小步,但这不代表他会放弃。
         他从包里取出一本诗集,便信手哗啦啦翻过,打发这漫长的三十分钟。
         那日他是恰巧路过,恰巧进入书店,发现身边凑上来张热情的笑脸时,他也是恰巧从书架抽出这本蓝色封面的诗集。虽然那间有着大玻璃橱窗的书店,是如此恰巧地落在街角,就在那对拥吻男女的对面。
         所以他会想,这次也只是巧合而已。即使他的手指微微用力压住纸面,不让风替他翻页。
        “泪*。”
         他先看到这个词,然后才知道这是它的题目。
         “你不能在哭泣中
           移民
           你不能永远
           伪装在无色的遮纱背后

           我拥抱你
           我把我的热给你
           聆听你眼里
           那随性
           飘落的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