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终其一生

挖个坑……新住人Mole与大家的开心果(?)Lumpy温馨(?)的恋爱故事。(大概)专注鹿盲安利三十年ლ(^q^ლ) 
0 圈子: HTF CP: 鹿盲 角色: Mole Lumpy Sniffles Nutty TAGS: 阴谋论 死亡描写 温馨
作者
鹿口水 发表于:2015-05-07 01:57:33
鹿口水

(一)

     巡回马戏团在树林前的空地上支起了帐篷。这是今年的第一站,也是马戏团出发时的第一站,思乡的团长特意在这小小的镇子停留了很长的时间。不过到今天也就要结束了。

     Mole每天都挑在傍晚那场表演的时候去树林边散步,与小号和大鼓的声音渐渐熟络了起来。团长喊出的节目单他了然于心,他甚至可以听得出下一阵惊呼或欢笑在多久以后。

     尽管如此,mole从未踏进过马戏团的帐篷。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他看不见而已。

  

     Mole与马戏团的团长是在春天前的几天相遇的。

     那时候雪还没开始融化,马戏团正在物色支帐篷的地方,Mole正开着车,搬向他得到的那栋小小的房子所在的镇子。

     他那台特别改造过的盲人车坏在了树林里。

     没办法,那辆车陪着Mole的时间不比他的墨镜少。

     Mole叹着气坐在车顶上,除了想办法引人注意,他没有别的法子了。寂静的树林里连熊都还没醒来,没有视觉的他就像被囚禁在某个异世界一样。

     直到Lumpy哼着歌闯了进来。

    “我可不会干白工的,等你到了镇上,得请我吃最贵的三明治。”Lumpy打开车载的工具箱,挑出什么乒乒乓乓地敲了起来。虽然感觉这样的修理方法不太对劲,Mole也只能依靠眼前的青年了。

     过了不知多久,Lumpy吹了个口哨,叫Mole上车。

     直到现在,Mole也觉得车能被修好是个奇迹。

     老爷车晃晃悠悠开进了镇里唯一的快餐店,Lumpy毫不犹豫地点了最贵了三明治。Mole也点了一份沙拉。

     还没到饭点,快餐店里只有打工的小女孩躲在角落偷偷地讲着电话。Lumpy大概是无聊了,挑起了话头。

    “我是一个马戏团的团主!”

     “是吗。”

     “跟你说噢,我的马戏团可是州里最大的!从这个镇子出发,巡回表演,去过州里的所有城市呢!”

     “噢。真厉害。”

     “可你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Lumpy的声音很沮丧。“你这家伙真的很无聊。”

     “我天生如此。”

     “那可真是辛苦了。过了这么久的无聊日子我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是吗。”

     “不如来看我的马戏表演吧!包你笑个不停!”

     Mole沉默了。

     而滔滔不绝的Lumpy花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噢抱歉!我忘了你是怎么困在车顶的了……”

     “没关系,早就习惯了。”

     “不过你还真行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盲人开车呢。”

     “我只是,不想因为身体上的一些残缺,就被当作异类而已。”

     “真厉害啊。”这句是Lumpy由衷的赞叹。

     一时间,餐厅又静了下来。

     Mole只能听见Lumpy咀嚼三明治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他真的很高吧,咀嚼声几乎是平行的方向传来的,Mole猜他们两个至少差了半个头的高度。

     突然Lumpy拍了下桌子,嘟嚷着“决定了!”转过头来说:“Mole!你来看我的表演吧!”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没办法……”

     “那我就想办法让你‘看见’好了!”

     然后Lumpy就站起身,向着门外冲去。

     又倒了回来。

     “我会在这呆久些的!这期间一定要来哦!不用走正门,从帐篷后面爬进来就好了!遇到团员,就说是团长的命令——”

     拖着长长的尾音,Lumpy的声音消失向远方。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被丢下的Mole,推了推墨镜,小小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二)

     今天的表演结束了。

     Mole从树桩上站了起来。刚刚那就是最后的表演了吧?结果最后自己也没能进到帐篷。

     到底还是害怕。

     从几年前失去眼睛开始,Mole一直固执地拒绝他人的帮助,以至于现在,即使看不见,他的生活看上去也和正常人几乎没有区别。即便如此,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这不过是拙劣的模仿。

     脑海中对阳光最后的印象早已经模糊不清。

     也是时候该认输了。眼睛从一开始,就没有康复的可能性。

     Mole又陷入了脑中的深渊。

  

     “啊啊你是谁啊?”

     陌生的声音从耳旁传来。是沙哑的小孩子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怎么了Nutty?要开始检查帐篷了。”另一个孩子说话了。

     “有人!在帐篷后面!”

     “咦?”

     脚步声渐渐靠近。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这是另的孩子的声音。礼貌的用语听起来与马戏团格格不入。

     Mole有点慌张,他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两个孩子。

     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Nutty?Sniffles?你们在偷懒吗?”

     “这里好像有人迷路了。”“有怪人!”

     “是吗我看看……咦!这不是Mole吗!”

     毫无疑问,这是马戏团的团长Lumpy。

     Mole有点窘迫起来。虽然那只是Lumpy单方面的邀约,但正好在这个尴    尬的时间点遇上让Mole感到微妙的负罪感。

     “你来的可真晚啊!”

     “抱歉。”

     “也没什么好抱歉的啊,我也忘了告诉你表演时间了。”

     可镇上的广播每天都在通告。

     “真可惜啊,要是早来一点就可以看到表演了。”

     “我早就说过我看不见了。”(“看不见?”“嘘——Nutty!”)

     “我说过会让你看见的嘛!”Lumpy好像稍微有点生气。“Mole的记性真差!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因为团长这样的个性,说的话向来没法让人当真啊。”似乎是叫Sniffles的孩子插嘴道。

     “啰嗦!”显然Lumpy被戳中了痛处。“B计划!我不管你们这些不可爱的手下了!现在就按我说的‘计划’行事!Nutty!去告诉大家!Sniffles!把Mole带去那里!”

     叫做Nutty的孩子怪叫着跑开了。而Sniffles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声的说了句“失礼了”,拉着Mole跑了起来。似乎是到了帐篷里的某处,Sniffles让Mole绑上安全绳,坐在一个小小的筐子里。

     “因为是装货的筐难免有点小,请您忍耐。还有一会可能会有点危险,请您在高处不要晃动。”

     高处?

     筐子应着Mole的疑惑上升起来。老旧的滑轮发出刺耳的声音,惊得Mole出了一身冷汗。

     似乎有什么大事快要发生了。

     Mole屛住呼吸……

     但愿明天的头条不是马戏团坠落事故。


(三)

     Mole身处10米左右的高台上。

     马戏团的小演员Sniffles牵着Mole的手。掌心的热度让Mole稍稍镇静了一点,但仍无法打消他内心的恐惧,尤其是Sniffles告诉他已经做好充足的安全措施即使摔下去也不会“让脑子变成爆米花”之后。

     “我猜你不怎么会安慰人。大概是那种理性的,情商为负数的数学天才的类型。”

     “猜对了。”Sniffles的声音略带笑意。“不过我更擅长物理。”

     “擅长物理为什么会在马戏团表演?“

     “我也不知道,回过神来就已经开始工作了,被团长使唤来使唤去的。“

     ”Mole先生你知道吗?团里每个人都超讨厌Lumpy先生呢。爱财如命,经常拖着工资不发,脑子还总缺着一根筋,连行进路线都能搞错,明明只是两三个镇的巡回计划,硬是绕了整个州一圈。没人见过更不靠谱的团长。“

     Lumpy在底下叽叽咕咕的交代什么,突然打了个喷嚏。

     Mole没能忍住,轻轻的笑出了声,Sniffles肯定听见了。Sniffles的声音也比之前更加高昂:“但是我想也是因为有这样不靠谱的人,大家才会聚到一起,这个镇子才没有那么无聊吧。所以我也希望Lumpy先生的心意,啊对了这只是我自己的见解,也能够传达给Mole先生。”

     Mole还没有问出话,Sniffles突然“嘘——”的一声,示意Mole安静,并轻轻嘟囔了一句“开始了”。

*****

     熟悉的音乐,小军鼓打出的鼓点再熟悉不过了,是马戏团开场时的音乐。

难道……

     “女士们!先生们!”

     Lumpy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

     “今夜是为我们的朋友!Mole举行的特别演出!感谢各位的参与!”

     稀稀拉拉的掌声。Sniffles也偷偷拍了几掌。

     “接下来为你演出的是!本团引以为傲的开场戏!空中飞人!由Sniffles!Nutty!以及Mole!表演!”

*****

     “刚刚好像叫了我的……名字?”Mole疑惑的问Sniffles。

     “是的!”Sniffles愉悦地回答。“接下来请抓稳我的手,虽然我可以扔动Giggles和Nutty,但我不确定我能扔动Mole先生!”

*****

     高速的风刮得脸庞生痛。

     Mole在空中飞翔着。

     伴随着Lumpy的解说和小军鼓的声音,Sniffles和Nutty交替着将Mole扔来扔去。Mole总算搞懂了l所说的‘看’。

     以实际的体验代替眼睛的功效,直接将观众丢进表演,换了任何人都不会采用这样疯狂的点子吧。

     但Lumpy会。

     Mole有些理解Sniffles刚刚所说的话了。

*****

     “哎呀哎呀可真是累坏了。”

     “明明团长什么也没做,只是扯着嗓子喊而已。人家可是正式场次之外的加班呢!”

     “对!请您记着还有加班工资。”

     “……你们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脚步朝着Mole的方向走来。

     “感觉怎样啊!”

     “还不错,虽然这惊喜有够‘惊’的。还有,感谢上帝你听了Sniffles的话没让我演人间大炮。”

     “哼哼!看来这可行!可以加入节目里!这样我也可以专门卖个盲人票什么的了!”

     ……

     “噗。”

     Mole笑了出了。

     “原来你这么执念就为了这个吗。”

     “也不全是啦也有其他一些原因……Mole你会笑诶!?”

     “我又不是机器人,当然会笑。”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周围没有人吧?没人看见吧?我要给Sniffles和Nutty炫耀!我看到你笑了!”

     “真可惜,Sniffles在高台上就见过了。”

     “什么嘛!”Lumpy的声音相当失望。

     稍稍失落了一会,Lumpy又精神了起来,开始侃东侃西,四处挑起话头。

     “咳咳,团长,现在已经很晚了哦。也许Mole先生需要人送他回家,我们也该收帐篷了哦?“

     “对哦。”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我每天都会来这边散步,黑夜对我根本没有影响。”

     “噢好!那我就去吃个三……等等,每天?”

     Mole不做声。

     “团长,出于礼仪请至少把Mole先生送到帐篷外吧。”

     “噢好好好!”Mole的手被一双更大的手抓住了,从拉的位置估计正好不会看到Mole那尴尬的脸。

     小姑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出了帐篷,冷风让Mole打了个哆嗦。

     “真的不要紧吗?”

     “没关系,剩下的就让我自己走吧。”

     大手松开了,但紧接着,勾住了Mole的小指。Lumpy念念有词的说了堆小孩子才会说的发誓,还逼着Mole也说了一遍。

     “那就约好了,下次来玩可要准时啊!”

     “知道了。”

     Mole向前走去。

     “Lumpy!”

     “怎么?”

     “谢谢你。”

     “嘿嘿嘿!”Lumpy只是傻笑。然后说着“下次见咯”跑回了帐篷。

     Mole一步一步走着,回忆着今晚的一切。这是自他眼睛失明后第一次这么开心。

     今晚真是难忘的一夜。

*****

     但这幸福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爆炸声从Mole背后响起。

     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今夜的一切只是一起由于火药操纵不当引起的爆炸事故而已。

    1#
    = = 回复于:2015-05-07 10:59:39
    = =
  • 哦哦哦楼主又是你
    鹿盲萌萌哒
    • 嘿嘿嘿又是我XD
      鹿口水 评论于 2015-05-07 21:24:50
  • 2#
    = = 回复于:2015-05-07 20:34:53
    = =
  • 哈哈哈哈哈 空中飞人,看的时候笑坏了,感觉萌萌哒呢23333
    • hhh其实一开始也想过直接上人间大炮,后来想想射出去就回不来了所以……XD
      鹿口水 评论于 2015-05-07 21:3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