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逢魔时刻

夫夫情趣,伪抹布
0 圈子: 反黑路人甲 CP: 龙彬 角色: 张细伦 蒋世龙 高彬 TAGS: 龙彬
作者
西伯利亚没有粮 发表于:2020-10-11 02:54:52
西伯利亚没有粮

太阳的余晖映红了半边天空,很快就到了要交班时间。
高彬一边想着呆会晚饭吃什么一边漫不经心地在街上巡查。忽然有一黑影从身边跑过,还伴随着身后有人喊捉贼的声音,他立刻就追了上去。然而那个小贼的背影看着斯斯文文又高又瘦的想不到那么能跑。
高彬追了好几条街都没追上,到最后追着那个小贼跑进了一条无人的昏暗小巷的时候已经有点气喘吁吁。
他在巷口张望了下没看到人,想着巷子有点暗担心有古惑仔埋伏打算就此放弃,正想转身的时候背后却猛地伸出一双有力的胳膊抱紧他。高彬下意识的抬肘往后撞,但对方加大力箍紧他的双臂让他反制不得,甚至还把他往巷子深处拖去。
高彬随即挣扎的更加厉害,袭击者无法只能紧紧地把他抵到冰冷的墙壁上。高彬身体不算瘦弱加之又受过训练,一时间竟是挣脱不开袭击者的桎梏。
他扭头想看清楚是谁偷袭他,但是正是黄昏时刻且逆光只能大概看到是一个个头比他高的消瘦男人。
是刚刚那个贼,他很确定。
身后那人用手紧紧缚住高彬双手,双腿同时压住对方的双腿,肩膀和胸口抵住他的后背,然后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着掏出了配枪和手铐,把手枪放好后用手铐铐住高彬的双手挂在墙上突出来的水管上。高彬只能稍微垫脚才能站稳,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用一条白布蒙住了双眼。
高彬内心惊恐,口上胡乱大声问道:“你系边个,想搞咩,快d放开我,你知唔知袭警好大罪嘅。”
“阿sir,唔怕话你知,我叫张细伦。”一道低沉的声音伴随着炽热的呼吸喷洒进高彬的耳朵里,他的耳尖不自在的抖了抖。“我想搞你啊。”
张细伦一边在高彬裸露的脖颈上轻轻啃咬一边想解他警服腰带上的扣子,激得高彬又是一阵剧烈反抗。
“你系唔系痴线嘅,发情搵第二个喇!”
“虽然你越反抗我越兴奋,不过都系安静d好做嘢,你再郁我唔介意开live俾大家欣赏一下阿sir你系点样好似一个bitch咁被人上,反正呢个地方我特登拣嘅,唔会有人搵到来。”
高彬不信他会真的直播,破口大骂。“冚家产,俾我捉到你就死硬!”
突然,高彬发现自己已经被放开,以为张细伦怕了要放了他,暗自松了口气,但几秒后他听到了快门声。
“今次先影个相,下一次我可就唔包保喇。”
高彬愣了愣,“死变态佬!”,嘴里骂着脏话但心里还是害怕张细伦会做出无法挽回的行为。
现在他的眼睛被张细伦的白绸带蒙住,双手还被铐在水管上,不清楚四周什么情况,就算如此他也能感受到身后男人露骨炙热的眼光。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困境,即使是决心为维护hk安定而放弃生命,也从未想过去牺牲色相。
“只要你乖乖地咁按我嘅去做,比我爽翻次,保证过后无人会知道呢件事。”张细伦的声音好像越发地低沉了起来,似是无法忍耐想立刻享用到手的猎物。
高彬无法只能先等待张细伦的动作找时机脱身。
张细伦见他不再反抗上前一边从领口伸进衣服里抚摸高彬的胸部一边慢条斯理地解他的制服扣子和皮带。
高彬能感受到自己脖颈处裸露的皮肤被轻佻地舔舐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随着皮带和裤子落地的声音,他的头被张细伦拽了过去强迫接吻。
高彬拒绝的摇晃着头部,脸上不知是因愤怒还是羞耻而泛红。
“放开我啊,死变态!”
“我手机系度拍紧了,如果你唔尽兴就改成live咯。”要是平时高彬听到这个声音还会觉得好听,现在无异于恶魔的低语。
知道高彬不会再反抗,张细伦低声笑了起来,一阵一阵地打在他的心头。拽着高彬的头发靠过去半强迫地与对方接吻。然而高彬身体的自然反应对陌生人的接触很是敏感,张细伦像安抚狗狗般慢慢揉捏他的肩膀和脖子。
他的舌头强硬的抵开高彬的齿缝,在他嘴里肆虐。高彬不敢咬他,只能努力地试图用舌尖推开张细伦,却反而被勾着舌头来回纠缠吸允。同时张细伦另一只手里也没闲着,他的手伸进高彬的制服里反复揉捏他的胸部,似是不把他的乳头玩弄得充血挺翘不罢休。
高彬在张细伦的深吻和揉捏下浑身发软,身体不自觉的向后紧紧靠着张细伦的胸膛。两人唇舌分开时,高彬嘴角晶莹,轻喘着气,甚至感受到了身后隔着裤料与他臀部相抵逐渐坚硬发热的阴茎。
高彬身体一下子想要挣脱开来,但是张细伦紧紧的握紧他的细腰还向上挺动了几下,吓得他完全不敢动。
“放…放开我啊。”高彬气息不稳,脸上发热,张细伦看着他难堪的神情忍不住隔着绸缎亲他的眼角,从眼角一路吻到耳垂,然后张嘴咬了上去,一只手顺着腰线往上抚摸,有意无意的蹭过已经翘立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向高彬前面的性器,粗鲁地撸动着。
突然张细伦捏紧了乳尖,高彬浑身一顫,酥麻的快感略过尾椎,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阿sir,你咁姣嘅,随便摸几下就已经硬晒。”他一边轻轻地咬着高彬的耳垂一边说着下流的话语。“其实我留意咗你好耐了,每次见到你着军装行过,我就系度幻想你求我上你果个淫贱样。”
高彬听了觉得又怒又羞耻,但奈何自己全身发软挣脱不了,干脆不回应张细伦。
张细伦掰过高彬的身体,让他后背抵住墙壁,然后轻易地把高彬已经尽力合拢的双腿分开缠到自己的腰上。如此被手铐挂着双脚离地的他只能完全挂靠在张细伦的身上。
“知唔知点解我要讲个名你听,咁样你叫床果时就有个名可以嗌。”张细伦凑过去轻轻的啃咬高彬的脖子。
“你!”高彬的臀部被一只手托着揉捏,突然感受到冰凉的触感从臀缝里传来,有一根手指正在入侵他下面的穴口。高彬僵硬着身体不敢动作。“放松D。”张细伦开始低头从高彬的脖子一直吻到胸膛,舔咬吸吮着乳尖,细密的吸吮给高彬带来了酥麻的快感,稍微冲淡了异物入侵带来的不适。
他的手指推挤着探入高彬的穴口,干燥的肉穴因为润滑剂的作用变得粘腻湿滑。手指慢吞吞的在里面翻搅着,不断往里顶弄摸索,弄得又湿又软,待戳到了一个微凸的点就开始打转挑逗,高彬身体猛然一颤,胸膛剧烈起伏,口里忍不住吐出呻吟声。
“你叫的好淫荡啊,阿sir,不如转行做鸭喇,大把世界。”
他把手指抽了出来,迅速的脱了裤子拿出避孕套让高彬咬开,对方却撇头拒绝,若不是下半身不断开合的泥泞穴口还以为是有多坚贞。看着对方这模样张细伦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又大了点。
“…哈…用嘴…哈…帮你…你放过我…好唔好。”他喘着粗气乞求对方能放过自己。
“不愧系阿sir,钟意真枪实弹硬上。”张细伦的声音透着隐忍的暗哑,心里想着高彬瞪大湿润的双眼求自己的画面。高彬越发觉得张细伦的危险,正打算立刻咬开安全套。
不等高彬动作,张细伦一个顶腰把硬挺的火热分身就着穴口的润滑液立马操入湿软的肉穴,高彬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痛苦的紧皱着眉头,手指的大小到底比不上阴茎的大小。然而张细伦没给他适应完就开始捉紧高彬的腰胯大力的顶弄起来,每一下都撞击着高彬丰满的肉臀。
高彬双手没法给予支撑,只能靠双腿紧紧地环着张细伦腰部,这让张细伦每顶弄一次卸势时高彬的穴口与张细伦胯部相撞进入得更深,甚至他还能在每次撞击时熟练地摩擦到高彬前列腺的位置。高彬从未体会过这种极致的刺激,喘着气浑身发麻,黏腻的液体随着每次抽插的动作不断的从交合处流出,湿润了他的大腿。
看到高彬在自己抽插下前液慢慢涌出,知道他即将要迎来高潮。张细伦恶劣地握住了高彬那硬的发疼的阴茎,骤然停下了身上的动作。高彬咬牙却还是忍不住呻吟,前面涨得很得不到释放,后面又突然异常空虚,急得眼睛泛泪沾湿白绸缎。他不自觉的晃动身体摆动臀部,喘息着的尾音淫荡诱人。
然而张细伦死死地禁锢着他的腰不给他动作,身下湿热娇软的肉壁紧紧地吸着他的分身似是不愿放开又像在邀请般热情开合。
“…呜呜…求下…你…呜…”高彬想要用手触摸自己的阴茎缓解,但被吊起来的双手只能无措地挣扎着,青筋暴起,带起一串手铐与铁器碰撞的轻微声响。
“求我咩啊。”张细伦故意地给他来了一下,在前列腺上头狠狠蹭过。
“啊…俾…哈…俾我!求你!…哈…”高彬急得带起了哭腔。
“你睇下你,根本就系俾人上嘅料,叫我个名咪就俾你咯。”张细伦打了高彬屁股一下,感觉自己的阴茎被吸的更紧了。
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放不开的了,高彬自暴自弃没有逻辑的胡乱应着,“呜呜,张细伦,细伦,呜呜,求下你,上我又好,点对我都…”
话音未落,张细伦放开了高彬,双手握腰,阴茎再次狠狠地插进高彬的小穴里,彻底肆意妄为般猛操狂干,胯部与臀部发出的激烈皮肉撞击声与锁链摩擦的在巷子里回荡。
高彬早已投降缴械,阴茎抽动着吐出白液,眼前一阵白光。竟然被男人操射了,高彬迷迷糊糊地想着,然而后穴在高潮的影响下抽搐紧缩,他依旧觉得满满涨涨的,每一次紧缩被顶开后,碾压过前列腺到最深处时酥麻的快感从那里扩散到全身。
“啊啊…够…够了…呜我唔要…了”高彬哭腔中带着破碎的呻吟声不似求饶,反而像是在乞求更多的顶弄。在这般猛烈攻势下,高彬的阴茎又再次慢慢地硬了起来,对方带有薄茧的手在抽插的节奏中不断抚弄他的阴茎。最后张细伦挺腰狠狠一顶,在双重点刺激下,高彬直接射了出来,神志不清沉溺欲海中甚至来不及阻止张细伦射进自己里面。
张细伦从愉悦的高潮快感中回过神,把阴茎拔了出来,透明的肠液混着他的东西一起流下来,艳红的肠肉和合不拢的穴口更显得淫靡不堪,而高彬像是没缓过来,毫无防备地露出了一幅被彻底享用过的模样。
张细伦感觉自己又想再来一轮了,但他知道高彬真的要回去交班了要不然电台就会call他。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冷静下来,帮他处理干净穿好衣服。
“真系好想上多你一次。”张细伦凑过去轻轻吻了下高彬的嘴角,然后把高彬放下来。“只能等下次了,我听日要飞翻美国。”
虽然还是被反手铐着,但是高彬自由后立刻撞向发声处。奈何自己腿软体力不支,刚往前冲就被按倒在地上。然后他听到了物品被放下的声音。待他摸到钥匙解开手铐摘下布条的时候,只能模模糊糊看到走远的背影。
“多谢款待,段片留作纪念,下次再会。”



后续
彬:你唔系真系录像啊嘛?!
龙:无无无(心虚)
彬:系先好。
龙:彬彬,你好好戏啊。(转移话题)
彬:梗系,话晒都做咗咁多年卧底。
龙:我仲有套戏想你帮我排下。
彬:?(不详的预感)
龙:果套戏叫咸湿病人俏护士。
彬:…我咸你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