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騷雪 危情 第一章

前言:現代梗有點小虐,慕容勝雪懷孕時間,莫離騷都不再他身旁,小孩出生後到七歲前不會跟莫離騷一起生活。
0 圈子: 金光布袋戲 CP: 騷雪 角色: 莫離騷 慕容勝雪 TAGS:
作者
琥珀 发表于:2020-09-15 20:30:02
琥珀

前言:現代梗有點小虐,慕容勝雪懷孕時間,莫離騷都不再他身旁,小孩出生後到七歲前不會跟莫離騷一起生活,梅若馨跟諸葛窮會出現,如果無法接受者請勿點開,謝謝。



慕容勝雪大一那年碰到莫離騷,是在姑姑的婚禮上認識的,透過慕容寧的介紹才知道是童年玩伴,慕容勝雪漫不經心的打量眼前跟自己叔叔大兩歲的莫離騷,該說男子天生容貌氣質極佳世間少有?還是他善於保養呢?莫離騷肌膚保養的連一點小皺紋都沒有,肌膚緊實光滑細嫩,眉眼間滿是慵懶的溫柔,活像是古文中走出來的溫文儒雅、面冠如玉公子。
莫離騷同樣打量著眼前貴氣與傲氣集於一身的少年,深淺不一的藍色髮絲柔順的貼著慕容勝雪柔白頸項及額頭,莫離騷眼底有著懷疑是染髮嗎?可是寧說慕容家人髮色天生就與人不同。

少年身材穠纖合度,四肢頤長而白皙的肌膚把慕容勝雪襯托出他與生俱來的不平凡,莫離騷望進少年眸中發現他的眼珠顏色,帶著一抹屬於慕容勝雪獨有的冰藍;慕容寧叮嚀要慕容勝雪待到宴會結束才能離開,慕容勝雪拿出菸斗開始吞雲吐霧的點頭說:”今日就聽十三叔的話,若沒事我想一人獨處。不等慕容寧答應慕容勝雪擅自離開消失在慕容寧與莫離騷的視線。

  

莫離騷有些惋惜地看著慕容勝雪背影,稍微陪著慕容寧交際片刻就藉故離開,莫離騷隨意漫步在偌大的慕容府景色中,看到慕容勝雪獨自坐在亭子裡享受著一個人的時光,莫離騷腳步輕緩地走到慕容勝雪眼前要他少抽菸。

慕容勝雪深吸一口菸草緩緩起身走到莫離騷眼前,在俊俏臉龐緩緩吐出一縷白煙,少年挑釁意味極重說著:如何?還喜歡嗎?莫離騷看著慕容勝雪一開一闔的性感薄唇帶著一絲水光無語的誘惑著莫離騷。

  

“小勝雪你這樣子的行為可真要不得啊!!”男人誘人且性感微俏雙唇吐出這句煽情曖昧的話語來,聰慧的慕容勝雪怎會聽不出弦外之音?

語帶勾引反問男子:”哦?如何說要不得呢?我不過是對你吐煙罷了,這樣你就耐不住了嗎?”

此時的慕容勝雪眼底盡是得意與挑釁,莫離騷在慕容勝雪臉頰旁聲線故作低啞問著想試試嗎?還是慕容家的獨子至今還沒經歷過情愛?男人溫熱氣息輕拂在慕容勝雪的側臉上,剎那間慕容勝雪臉龐有了小熱度,手心甚至感到有些搔癢。

不甘示弱的慕容勝雪看著莫離騷,莫離騷溫潤的笑著輕撫慕容勝雪頭頂哄著:”小勝雪別生氣,不過你長得還真是好看,特別是你眼中那抹冰藍我蠻喜歡的,慕容勝雪你是我所有看過人中,目前唯一讓我感興趣跟印象深刻的人。”說完指尖輕撫過慕容勝雪挺俏的鼻尖。

慕容勝雪氣極拍掉莫離騷不安分的手指怒罵:”誰讓你可以亂摸我的?真是無禮!!”

莫離騷眼中笑意更甚的開始逗弄慕容勝雪,直到他氣到臉色開始微紅呼吸有些急促,莫離騷才握住慕容勝雪右手跟他道歉,慕容勝雪心情極差導致臉色十分難看,想拉回自己右手怎麼用力就是抽不出來,莫離騷見狀玩心起乾脆放手,慕容勝雪沒想到莫離騷會放手,一時重心不穩的身體往後倒,莫離騷趕緊抱著慕容勝雪再自己懷中,心魂未定的慕容勝雪抓緊莫離騷胸前衣服試著緩和情緒;頭頂上傳來交雜溫和笑聲問著慕容勝雪這是嚇到了嗎?沒事了,小勝雪我緊緊抱住你了。

男子呼吸沉穩微熱體溫透過臉頰傳遞熱度,慕容勝雪輕靠再男子胸前聞到他的香水味,清爽的葡萄柚花以及低調與誘人白麝香,看起來身形纖細的莫離騷,想不到他的胸膛有些結實寬厚….。莫離騷低頭看著懷中的慕容勝雪似乎不想離開,指尖曖昧游移少年腰部曲線低喃:”舒服嗎?就這麼不想離開嗎??嗯?”

  

慕容勝雪臉上一熱要推開莫離騷,對方早料到他會推開自己一樣,摟緊他的腰部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兩人身體緊貼,慕容勝雪感到男子體溫很高憤而推開莫離騷怒斥一聲別讓我再看到你。

莫離騷猛然被推開站不穩倒退幾步,穩住身子看著慕容勝雪轉身離去的背影立刻跟了上去,慕容勝雪不明白莫離騷一直再跟在自己身旁無奈甩不掉他,乾脆當他不存在。

莫離騷安靜跟在慕容勝雪身旁,將他的容貌、背影刻劃在心裡,夜深慕容勝雪要回到自己房裡,看到慕容寧跟莫離騷兩人臉色有些沉重的交談,慕容勝雪停下腳步再多看一眼莫離騷,男人臉上有著思考..甚至少許不安?慕容勝雪收回目光進房上鎖脫下西裝,裸著身子赤腳走進浴室開始淋浴;沐浴完的慕容勝雪髮絲微濕,略顯青澀身子殘留著水珠,躺在床上的慕容勝雪疲倦的深吐出一口氣閉上眼睛開始入睡。

客廳氣氛異常凝重,慕容寧神情不悅看著一臉悠哉的莫離騷沉聲問著:”那些人早晚會找到你,離騷你有何打算?總不能禍及慕容集團,勝雪以後可是在繼承慕容集團所有家業,我不能因為你的因素讓勝雪出任何差錯。”

莫離騷不著痕跡嘆氣緩緩開口自己會處理好那邊的事情,不會禍及慕容集團上的任何人的,特別是小勝雪,那孩子倔強的樣子真想讓我好好的疼愛他一輩子,再說在這沒有人知道我叫天之道;寧我可以追求小勝雪嗎?

  

慕容寧果斷拒絕這件事情要慕容勝雪自己決定,莫離騷如果連自己安危都無法擔保,還是別來招惹慕容勝雪,否則慕容寧是不會顧及多年感情的;莫離騷再三保證自己的事情會處理好,只是事隔多年沒料到他們會再度出現,雖然自己已經退休,身為天才探員的人生也是由不得自己。

  

慕容勝雪起來梳洗一下準備赴朋友的約,下樓看到莫離騷一人在餐桌前用餐,慕容勝雪要佣人準備他的早餐,拿了一份早報入座開始翻閱報紙,莫離騷問慕容勝雪昨晚可睡得好小勝雪等等要出門嗎??

慕容勝雪語調慵懶回答說對,並催促佣人快把他的早餐送來,莫離騷端起紅酒燉牛肉跟法式麵包道慕容勝雪眼前,動作優雅地幫他把牛肉切成一小口要慕容勝雪先將就吃著,如果趕時間的話。

慕容勝雪放下報紙拿起叉子開始進食,莫離騷見慕容勝雪開始用餐,端起自己美式咖啡喝了一口,莫離騷緩慢開口跟慕容勝雪說自己剛好要出門可以帶他出門,慕容勝雪吞下牛肉說著可以,你怎麼會認識寧叔?莫離騷解釋年幼時期就認識,只是自己一直在國外,趁著有空閒期間回來看看寧順便要叨擾一些時日了。

慕容勝雪專心吃著早餐,莫離騷端起咖啡目光深沉停留在慕容勝雪微開雙唇上,看到少年嘴角沾了醬汁,莫離騷伸出食指輕擦掉醬汁,慕容勝雪臉上一熱的躲避,雙眼盛滿戒備看著莫離騷;男子把食指放在唇前伸出舌尖勾引意味明顯的舔乾淨。慕容勝雪臉微紅看著莫離騷,男子目光緊盯不知所措的慕容勝雪溫潤開口提醒:”怎麼看呆了?小勝雪不是要出門嗎??”

慕容勝雪尷尬地收回目光倉促用完早餐,拿起背包走出門上車,莫離騷跟在慕容勝雪身後看著少年背影嘴角上揚;莫離騷開了冷氣發動車子,路上不斷找話題跟慕容勝雪聊天,給了慕容勝雪自己的手機號碼說要去哪裡都可以載他去,如果沒跟朋友有約,希望小勝雪肯賞光跟我度過一天也好。

慕容勝雪看著窗外景色回答再看看;莫離騷問了慕容勝雪有沒有想去哪裡?若不知道自己可以帶他去,慕容勝雪拒絕,說自己身為慕容集團的獨子走到哪都是焦點,怎麼可以能放下包袱好好玩耍?紅燈停下莫離騷提議只要慕容勝雪能給自己一天,他保證沒人能一直關注他可以好好放鬆地做自己。

莫離騷踩下油門平穩的行駛著,慕容勝雪懷疑看著莫離騷說真的嗎?莫離騷寵溺一笑說自己可以給慕容勝雪想要的,慕容勝雪半信半疑地說再考慮,莫離騷沉穩笑了說自己可以等他有空,慕容勝雪下車前要解開安全帶,莫離騷快一步幫慕容勝雪解開安全帶,兩人眼神交接莫離騷要慕容勝雪注意安全,一有危險要打快打電話給自己。

慕容勝雪看著眼前莫離騷發現他長得好看就算了還很耐看,男人目光深邃睫毛纖長而捲翹,眼底有著看不清的情愫,鼻樑堅挺目光來到他的雙唇微翹泛著水光,嘴角上揚透露出一絲誘人性感,隨興的微捲髮絲落在莫離騷右耳前更增添他的魅力;莫離騷放任慕容勝雪看著自己許久,許久才低沉開口問慕容勝雪自己好看嗎?有讓小勝雪喜歡了??

慕容勝雪回神撇頭不自在咳嗽掩飾自己的失神,兩人距離靠得過近,慕容勝雪上唇輕擦過莫離騷右頰,慕容勝雪想下車,莫離騷按下慕容勝雪右手要他別慌張沒事的,不過是意外而以,小勝雪想回家再打給我,我帶你去吃晚餐在回家。

慕容勝雪遲疑的點頭掩飾慌亂,莫離騷眉眼溫潤笑看侷促的慕容勝雪揉揉他的頭頂溫言:”真的沒事,小勝雪別那麼拘謹,突然這樣我很不習慣。”

慕容勝雪開口要莫離騷別亂摸他的頭,莫離騷語氣中沒有誠意的道歉,說著自己會等慕容勝雪的電話,少年點頭說好就下車了;目送慕容勝雪離開,一道刺耳鈴聲打斷莫離騷的好心情,莫離騷面無表情看著手機銀幕上顯示霽雲按下通話鍵,手機那一端稚嫩嗓音問著莫離騷何時要歸隊?對方太狡猾了…。

莫離騷解釋目前情況暫時還不需要自己,再說他歸隊是在半年後,自己好不容易退休,想輕鬆度日過著愜意人生,還有皓呆跟獒犬不是嗎??阿雲不是很緊急情況別打擾我的退休時間了,若沒事我先開車了。

莫離騷掛上電話把車停在超商前,下車用了公用電話打給到局裡給皓蒼劍霨,對方說了對方很狡猾多日埋伏不僅被狠狠耍了,連帶敖鷹被上司訓斥也成為局裡眾人茶與飯後的恥笑話題,說他們不過是因為有天之道才以屢屢破懸案,沒有天之道的他們不過是烏合之眾;莫離騷讓皓蒼劍霨去翻閱之前與他們周旋破案的筆記給敖鷹看,就知道該怎麼解眼前困境;還沒對上幕後主嫌就讓你們疲於奔命。

怕被竊聽或被盯上的莫離騷說完不留戀的掛斷電話,走回車上時莫離騷目光迅速掃過與路人的人們,確認沒有可疑之處開車離開直奔J社區一棟不起眼屋子;
莫離騷故意不斷穿梭巷子裡,確認沒有人跟蹤自己才開進停車庫裡熄火,清冷的屋子沒有一絲溫暖,屋內打掃得很乾淨,莫離騷開燈坐進沙發中,整理好資料傳真到局裡熄燈離去,敖鷹滿意看著莫離騷傳來的資料,小組緊急開會討論著該如何將幕後主嫌繩之於法。

晚上六點慕容勝雪打給莫離騷要他六點半來接他,莫離騷問著慕容勝雪可以跟自己用餐嗎?慕容勝雪答應說自己想吃法國餐,莫離騷說沒問題等等就到了,為了小勝雪的安全千萬不可一人單獨待著,先跟朋友待在一起乖乖地等我。

莫離騷邊說邊上車叮嚀慕容勝雪,緩慢開車離開房子,慕容勝雪上車才問莫離騷為何要自己那麼謹慎?莫離騷避重就輕說著:”要是你發生什麼事寧是不會放過我的,再說你的身分實在不允許沒有危機意識。”

慕容勝雪說自己會防身術怕什麼?莫離騷話中有話點醒慕容勝雪:”小心點比較好,再說有心人難防。不說這了我們保持好心情準備用餐。”

  

莫離騷帶著慕容勝雪一同用餐,探員習性莫離騷確認沒有被盯上才放心用餐,看著身旁的慕容勝雪,莫離騷心情也漸漸好起來,與慕容勝雪用餐完,莫離騷提議在多去逛逛走走,兩人走到哪出色的外貌都吸引人群的眼球,回程慕容勝雪問起莫離騷不用上班?莫離騷回答自己已經退休了,慕容勝雪低語我聽寧叔說你是探員?莫離騷沒料到慕容勝雪會這麼問自己。



慕容勝雪看著窗外飛快的景色,耳邊傳來莫離騷說著他完全聽不太懂的事情,說到反追蹤跟主嫌似乎積極的要找出天之道,莫離騷不著痕跡輕嘆訴說把資料傳到我房子我等等過去收,現在必須帶小朋友先回家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