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满室天香仙子家

贵乱,男变女,雷慎入,师兄中心
0 圈子: 大道争锋 CP: all张 张all 角色: 张衍 宁冲玄 冉秀书 TAGS: 大道争锋 贵乱
作者
狗蛋真人 发表于:2020-09-13 11:49:14
狗蛋真人

 第一次发文雷慎入,有男变女情节,师兄可上可下,但不一定会写肉……
     如果雷到你了,请安静出去,我心里脆弱会骂人的_(:з」∠)_
————————————————————————————————————————  
        山海界广袤无垠,除了那已被发现的浑天青空、众多地星外,还有更多未被探索区域。自在山海界立足以来,九州众真一直没有停止过探索,即是开拓地域获取资源,也是在寻找后路以作不备。
  在山海界已大致平定的情况下,几位上真只在后把握大局,目注界外,界内之事多是各派真人出面征伐处理。
  然而几日前,溟沧的宁真人和少清的冉真人却是一同在一处界域内失去了踪迹,此等大事底下弟子不敢擅专,立刻禀报了上来。

  渡真殿内,一名丰神俊朗的年轻道人看着手中的飞书,他身着玄袍大氅,身上神气轩昂,气机渊深,让人不敢直视。
  这人正是渡真殿殿主张衍,他的脸上若有所思。
  符信上写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个月前,探寻天上地星的一队九州弟子在打探一处地域的时候,前去探路的几人莫名失去了踪迹,其中还有两名元婴真人,这对弟子将事情上报后,离那处最近的宁真人和冉真人过去查探,却也莫名的失去了联系。

  张衍沉吟了一会,此事发生在几日前,要说宁真人和冉真人是遇难了,他是怎么也不相信。想要洞天真人身死没那么容易,除非是凡蜕真人出手,现在这种情况,只可能是他们被困在某处了。
  一连失陷了两名洞天真人,此事非同小可,宁冲玄是渡真殿左殿主,冉秀书为少清派洞天真人,两人身份贵重,此事看来只有他亲自走一趟了。
  发了一封飞书往大徒儿刘雁依处,张衍便纵身一起,瞬间到了天中,再身形一闪,便离了此处。

  经过阵道行有一日后,张衍来到了地头。他自飞宫中出来,立刻有弟子迎上来,将他引到数位弟子与洞天真人失去联系的地方。
  此地现在被层层禁制围住,但留守此处的弟子心中也是惴惴,虽然不敢懈怠,但这等能失陷洞天上真的地界他们心里也知未必有多少作用,只是不能什么都不做,略作布置罢了。

  张衍目注下方,立刻看出此是一处未知的界空,给他的感觉有点类似浑天青空,但又有些微不同,似界非界,有一种介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感觉,非是洞天修为察觉不了。
    那几名弟子应该是探查的时候误入了里面,除此之外,其中应还有别样的蹊跷,不然宁冲玄和冉秀书都非常人,不至于丝毫消息都不传出来。

  张衍身子缓缓下落,一拂袖正要进去,却感觉一股庞大的阻力传来,他面上微现诧异之色,又仔细凝眸看去。
  要说这阻力虽大,却也未曾阻止得了他,但是此阻力给他的感觉和进入天地界关时有点相像,非是进不了,可他如果要进去的话,却要花费一些时日了,这却不是一件好事。
  张衍招来此地驻守的弟子细细询问,得知当初那些失联弟子进入此处时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而宁左殿和冉真人却是停留了些许时间。
  这些弟子不知道此中区别,事关洞天真人也不敢随意探寻,只是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但张衍一听就明白了。
  他默算了一下,以刚刚的感受而言,他要真正进得这处界空至少要花几个月时间。
  
  张衍闭目沉思了一会,睁目洒然一笑,分出一个少年模样的分身出来。
  此地看来是修为越高受阻越大,这却和天地界关不一样了,他无法等那么久,此法不行再换一法便是,似这种以分身投入他界中事,他做过多次,早已轻车熟路。
  内中到底有何玄妙,进去就知道了。
  手指向下一指,分身便往那处界关而去,毫无阻碍的落入其中,随后他将座驾放出来,进入其内端坐,闭目不动。

  
  那分身落在一处地界上,睁目环扫周围一圈,却是微觉异样。
  周身好似发生了什么莫名的变化,因他一开始便有了防备,一直谨守心神,所以一入内便察觉到了,并没有被其迷惑。
  张衍默察了一番,对此大致有了点头绪。这变化并非刻意针对而来,也无有什么敌意,更像是此界独生独长、凡人不可获缺的空气一般,充塞在天地间每一个角落,似可影响心志,凡入此间之人,必受其侵染。
  如果只是这样还有法可想,稍微有点修为便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但进入之人并非各个都是凡蜕真人,不知就里不明缘由,不知从何防备起,就是洞天真人,也有可能陷落其中。
  宁冲选和冉秀书可能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着了道。

  张衍这分身虽然修为低微,但毕竟神念为凡蜕真人,神志清明,并不曾被影响,但他扫视自身,却难得露出了诧异之色。
  要知道渡真殿主神通广大、气度渊玄,自他修为日深以后,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诧异之事已是少有,眼下却就有一件——他竟变作了女身!
  到了他这等修为地步,少有事物能让之动容,道心可谓圆满无暇,皮相性别之分已无法困扰其人,故张衍只是微微一诧,便神情收敛,平淡的转首目视周围。
  他此刻站在一处道观门口,道观位于一青青矮丘之上,此丘地势平缓,山色空濛秀丽,道观内外种有几棵桃树,此刻开满了桃花,给这处青墙黛瓦的道观增添了几分丽色。
  此处人烟稀少,只道观之内有几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但景色空明优美,并不显颓废凄冷,虽然没有看见其他俗客,但显见是有人修整打理,许是私家庙宇。

  正沉思间,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声叫唤:“娘子!娘子!”张衍转首看去,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俏丽小丫头朝他小步跑来,这声‘娘子’很明显是在喊他。
  张衍一眼便将那小丫头看了个清楚。
  此女浑身毫无修为,纯粹的凡人一个,她神情焦急,口中呼喊真情实意毫不作假,若非在这世间有一个和他现在女身一模一样的女子,便是在对方的记忆中,他的确是她口中的‘娘子’。
  那小丫鬟虽然焦急,但举止丝毫不乱、行为有度,非普通家世可以调教出来的,她跑到近前后慢下脚步,轻抚了抚裙裳,声音轻下来道:“娘子,接我们的人已到山脚下了。”

  张衍神色若有所思,对这个界空的异常有了些猜测,但毕竟初来乍到,这里的一切都还不清楚,而且他没有忘记,他进来的首要目的是找到宁冲玄和冉秀书两位真人。
  小丫鬟面上虽急,却不敢出声催促。
  张衍稍稍一思,微微一笑,对她轻轻颔首,转身向山下走去。
  也罢,先顺着这个世界给他安排的身份走走看。
  
  山上马车无法上来,两人缓步往山下走去的过程中,张衍已经从这小丫鬟口中得知了许多,也大致明白了自己在这个界空的身份。
  此方世界山清水秀、灵意内蕴,张衍虽然没有仔细探查过,但从所含灵气来说,显然是一处福地。可这个世界却没有丝毫修道人的迹象,顶多一些不值一提的山野怪谈,在他这等人耳中,一听便知道是凡俗之人凭空想象而来。
  此处凡间王朝林立,大国小国无数,时有更迭,他所在的是一个名为大晋的大国,国土丰茂,承平已久,国内大小士族之中,沛阳张氏也是其中一等世族。他此身便是这沛阳张氏京城嫡出一脉,排行第九的‘张九娘’张衍。
  张九娘出身高贵,却从小心慕道学,长住在京外张氏名下的道观中,此时世风开明,对女子约束不大,多有出身高贵的女子出家做女冠,所以她的行为并不算出格。

  此次府中来人接她下山,却是因为这‘张九娘’的婚事。

    1#
    .⁄(⁄ ⁄•⁄ω⁄•⁄ ⁄)⁄. 回复于:2020-09-13 21:07:04
    .⁄(⁄ ⁄•⁄ω⁄•⁄ ⁄)⁄.
  • 居然有新文!打call!
  • 2#
    = = 回复于:2020-09-15 14:49:44
    = =
  • 爱了爱了,我张撕胸就是如此
  • 3#
    = = 回复于:2020-09-17 12:56:14
    = =
  • 哇!期待!
  • 4#
    狗蛋真人 更新于:2020-09-18 09:40:18
    狗蛋真人
  •        “却不知给我定下的是何人?”
      少女气度渊沉,看她乌发雪肤、清肌玉骨,眉目难描难画,望去不过十五六岁,明明年齿尚幼,却莫名令人不敢逼视。
      小丫鬟低垂下头,恭敬的回了一句话。听得她的回答,张衍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笑了。

            建阳城,溪首观。
            观中不为普通百姓开放的一处院子中,坐着两个出众的少年,其中一人身着白衣,丰神俊朗,如出鞘之剑一般锋利十足,另一人身着青衣,星眸皓齿,浑身上下有一股不受拘束的飞扬之意。
      此二人是与沛阳张氏齐名的世家子弟,虞云宁氏这一辈排行第七的宁冲玄,和任南冉氏排行十二的冉秀书。
      在一众世家子弟中,两人格外交好,此次亦是一同出游。

      “不知那张九娘是何等样人?传言中她仙姿玉貌,有神人之姿,不过世家之语惯会夸大,这张九娘久不见人面,有其等所言一半就算不错了。”冉秀书饶有兴致道,话语中对一些事毫不遮掩,似乎他不是他口中的世家之人。    
       宁冲玄闭目养神,并不理会他。
      要说其实这两人性情完全不一样,一个端正谨严,一个飞扬跳脱,也不知是如何走到一处去的。
      冉秀书也不在意,他突然笑了笑,道:“听说那张九娘今日回府,不如我们去看看如何?”
      宁冲玄睁眼思索了一下,站起身道:“也好。”
            宁冲玄有此决定自然不是为了看看自己未来的妻子,他对这门婚约并不在意,但此事是两个家族结两姓之好,其中没有他说话的份,是以如要搅和婚约只能在正式定下之前——族中虽然和张氏达成了共识,但还没有真正定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宁冲玄心中常有莫名之感。
      他是世家嫡系一脉出生,天资优秀,从小到大都远超同辈,被家族看重、倾力栽培。所有的回忆都清晰明确,但就好像扁平的画卷,不知何时褪色了一般,记忆中的所有场景都丝毫不能引动他的心绪。
      唯一让他依然‘另眼相看’的就是冉秀书,即使他们性情并不相类,但在他人眼中依旧交好,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人总是同进同出,一起行动。但与其说是交好,不如说是一种同类的相契之感。
      他有时觉得自己是看重家族的宁七郎,有时又觉得世间一切皆是虚幻,但这种感觉缥缈难寻,如游鱼一般,刚摸到头绪就又悄然溜走,难以捕捉。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否是道书看多了,入了迷障。

            宁冲玄决定去见一见张九娘,据说对方从小心慕道学,若不是族中阻拦,几乎就要出家做女冠,或许她对这门婚事亦有看法。   
        此门婚约非他所愿,宁冲玄个性坚定决绝,认准了一件事便绝不会妥协,但毕竟此事非同小可,如有两方发力,或许能换一种解决方式。
     
      相比之下,冉秀书就没有想那么多了,他兴冲冲的跳起来,一副准备去看热闹的模样,看起来比宁冲玄这个当事人还要上心。
      这世间实在是无趣的紧,冉秀书性子飞扬跳脱,不拘一格,在此世间常有拘束之感。难得有一件能挑动他兴趣的事,不知为何他觉得挺好玩的,便想去看看对方长什么样。
      
      出得道观后,两人没有坐马车,直接牵了两匹马,一路飞奔回到城中,两骑神俊的白马在路上飞驰,马上之人神采英拔,引得道路两旁的人侧目看去,正是‘银鞍白马度春风’,好一副春风得意的盛景。
      进了城后再行有一刻,两人来到了张氏族地。
      他们来得正好,在一家檐角高翘、桃花横墙的宅院门口,两人正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大开的门边,有两列仆婢在门前分列两行迎接。
      马车上竹帘被挑开,一个少女移步下来,即使背对着他们,其气度依然可以让人一眼将她和身边众人区分开来。
      宁冲玄一望,便知此人是他要找的正主,‘张九娘’张衍了。望着少女的背影,在此时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还没等他思考清楚,站在马车边的少女已听到马蹄声的动静,转过身来。
      宁冲玄猛然一呆。
     
            少女目光深远的看过来,清神内蕴,灿然夺目。
      渡真殿主凤表龙姿、凤仪无双,他的三徒江采薇初见和他有几分相似的胞妹张蓁时,曾经暗想过此女容貌之盛,在她所见过的女子之中除了大师姐刘雁依外,无人可比。更何况是仪态气度更甚的张衍。
      可以想见他女身相貌风仪是如何之盛。
      宁冲玄只觉得对面那少女看上去似有几分熟悉,内心深省,却也不明白这熟悉从何而来,又有几分不知从哪来的别扭,一时就像看呆了一样。

    ——————————————————————————
    OOC

  • 5#
    (=ˇωˇ=) 回复于:2020-09-21 00:55:01
    (=ˇωˇ=)
  • 好!莫多莫多!!
  • 6#
    (=ˇωˇ=) 回复于:2020-09-21 00:55:02
    (=ˇωˇ=)
  • 好!莫多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