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屑知府

屑知府调教狄青,不屑不要看
0 圈子: 江南百景图 CP: 知府X狄青 角色: 狄青 知府 TAGS: 道具
作者
狗知府 发表于:2020-08-19 20:08:18
狗知府

屑知府
问就是拔作
知府威胁加恐吓
不屑不要看



狄青一生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应天府周边的强盗倭寇宛如一盘散沙,实在不算什么。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狄青握着长枪的手臂肌肉绷紧得突出,他庆幸自己平时带着面具,在体内粗大的玉势经过一上午在马上的奔波,已经深深嵌入身体里,随着战马的矫健,来来回回不断在他身体里拉锯,简直就像他自己借着骑马在操弄他自己似的。狄青为这个想法又气又恼,然而他却又不得不把身下的爱马夹得更紧了。
这根玉势仿造着真人的阴茎,表面有许多凸起的青筋一般的线条,也不知道知府从哪里弄来的,就没人怀疑过他吗?也因此,这玩意每次一动,狄青整个后穴都被照顾到,强烈的快感直冲天灵盖,他高潮了好几次,腰都软了,全靠毅力和缰绳在支撑,不然他在这里倒下去,这脸可就丢大了。
不但如此,今早顶着他杀人的目光,知府不单单是把这根玉势放入他的身体里,还让他穿上一根没有丝毫保护作用,用绳子做成的内裤。
绳子本就勒着股缝,经过一上午的折腾,更是深深陷进去,粗糙的表面也来回摩擦着穴口。
狄青没有射,他的的分身硬得厉害,但是后面却反复高潮了好几次,大量的爱液分泌出来,简直像失禁一样,让他坐立不安,他从来不知道男人的那里也可以流出这么多……水。
绳子和裤子都被打湿了,吸收了水分的粗绳,磨得他更难受了,但也托这个的福,他不用操心身体里的玉势掉下来了。当然,这一点也不让人开心。
狄青的裤子湿透了,他的坐骑肯定不可能无知无觉,狄青也只能一边在心里骂知府个八百遍一边安抚爱马。
在手下报告无一漏网之鱼后,狄青就迫不及待的回去了。他可以一身泥水和血水,像在泥潭里滚了三天三夜一样脏兮兮地跟同伴们一起庆贺胜利,但他实在没办法带着一个淫秽的玩意,若无其事地跟兄弟们相谈甚欢,更别说他还被那玩意搞得欲仙欲死。
狄青回首过去一无所知的自己,怎么会眼盲心瞎地觉得知府是个天大的好官,能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弄得这么恶心,会是什么好人。他现在看知府跟谁说话都觉得对方就像过去的自己,而这个色批正打算对对方下手。
但知府终究没有变成强抢民男民女的淫乱知府,他只强狄青一个。
狄青到官府的时候,知府正在跟师爷抢小雪儿。知府一看到狄青就松了手,师爷赶紧带着小雪儿跑了。
“你回来了。”
知府开心地望着他,眼睛扑闪扑闪的,看起来十分纯良。他无数次被那双眼睛给骗了,然而一回到房间里,这个人就变了个模样。
“你这里都湿了……”
知府的手从甲胄侧面伸进去,摸到了他湿透的裤子。
在这个只有自己和知府的房间里,狄青反而放松了下来,被知府摸得不禁发出声音。
“就这么舒服吗?”
知府没有急着脱下狄青的裤子,而是用手指勾住勒紧的绳子拉扯着,狄青不禁一个踉跄。
“唔……够了、快一点……”
狄青喘息着说。他不想这样,弄得好像自己多急切似的,但是如果他不说,不知道这个混蛋还要在他身上玩多少花样。
知府低声笑着解开狄青的盔甲和面具,然后把他推到床上去。
所谓艳若桃李不过如是,狄青面颊绯红,眼角湿润,满脸都是情动的神色,一副深陷情欲的样子,真难为他还在别人面前撑那么久了。
知府分开狄青的双腿,他的下身湿的一塌糊涂,粗粗的麻绳在股沟勒出一道深深的印子,就算知府把绳子拿开了,臀瓣一时间也无法合上,露出嫣红的穴口。
狄青的穴口同样无法闭拢,甚至能看到在里面撑开甬道若隐若现的玉势。
知府两根手指刚伸进去,就被高热的肠道吸紧了,他的指尖刚碰到深处的玉势,狄青便发出难以忍耐的呜咽声,知府夹着玉势稍微往外动一动,狄青更是发出黏腻的鼻音,又是从里面流出一滩水来。
狄青简直羞愤欲死,他的身体被知府弄得越来越奇怪了,他心里竟有一种未知的恐惧感,不知道这样下去他会变成什么样。
知府若有所思,他拍拍狄青的屁股,臀肉带动着里面的道具晃动,致命的快感在内部炸开,狄青抓住床单,双手青筋暴起,才忍住没扭动着身体追逐这要命的欲望,他连自己发出了怎样的声音也管不了。
狄青恍惚听到知府说:“那这样吧,你自己排出来,还记得怎么做吗?”
狄青呼吸一滞。他当然还记得对方是怎么把一颗一颗的缅铃放入他的身体里,摆弄得他神志不清,然后让他撅起屁股排出来的。
“还是……我帮你拿出来呢?”
知府的声音温柔而愉悦,他用比刚才更重的力道拍打着狄青的屁股,于是更强烈的快感冲刷全身,狄青几乎要不能思考了。
“哈啊……我……自己来……”
这话太过羞耻,狄青小声地说着翻过身,那正是他之前学到的姿势。狄青被逼得学会了很多没有用的房中术,或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对知府层出不穷的花样产生了怎样的阴影,所以才在可以“选择”的时候选择自己动。
知府反省了一秒是不是把人欺负得狠了,然后继续美滋滋地看将军的春宫图。
狄青跪趴在床上,像排泄一样用力收缩肠道,这种仿佛在别人眼皮底下出恭的羞耻感席卷全身,狄青心里却产生了异样的快感。
不过狄青没有太多时间去细想这点扭曲的快感,他也不愿深思,光是摆动着腰臀,奋力把那个巨大的玩意推出来,就耗费了他的全部心神。
其实因为那里很湿,又没有东西顶着,玉势已经滑出来了一点,没那么深了。但是习惯里面含着一个东西的后穴反射性夹紧了想要脱离出去的玉势,就这么卡得不上不下的,狄青只能额头抵着床头,努力放松那里,跟身体意识作斗争。
“嗯……哈啊……唔……”
因为身体要放松下来,狄青的意识也不禁跟着松懈,他不知不觉地随着下身的动作呻吟出声,声音绵软而甜蜜。
知府看着硕大的玉势跟着肠液一起被从里面推出来,撑开红肿的穴口,在将军换气的时候又缩回去一截,如此反复几轮,在将军越来越大声的呻吟中终于掉在床单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随着堵住后穴的玉势不再碍事,里面大量的液体跟着一起流出来,重新打湿了将军的屁股和大腿。
知府的指尖都兴奋得跟着颤抖,活色生香,他现在只想狠狠插进去,搅弄将军潮湿的内部,肏得他顾不上礼义廉耻,只能放声浪叫,最好叫得整个官府都听到。
对狄青来说,更糟糕的是,随着那根玉势掉出去,他开始觉得后穴痒了起来。不过知府很快插入两根手指在里面撑开,狄青忍不住发出舒适的长吟。
知府没弄两下就抽出手指,狄青一惊,下意识抬起屁股追上去,这次迎上的是知府粗大的分身。肠道被重新顶开,完全填满,只会比手指更舒服。
知府从后面抱住狄青,在他身体里呆了一会,才开始动起来。
知府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他正如他所想,狠狠地插入狄青,大开大合地抽插着,每一次都深深顶进去,顶得狄青往前滑,囊袋撞在屁股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嗯啊啊啊啊!够了、哈啊……再深一点……”
狄青绞紧肉穴胡乱喊着,他既希望知府更用力点,把他深深贯穿,彻底击碎,又对于这种灌顶的快感、要把他淹没的情欲感到恐惧。
知府挺腰重重地鞭策着狄青失陷的私处,一只手摸上狄青早就高高翘起却不得疏解的分身抚摸着,一只手摸上狄青变得敏感挺立的乳头,用力往上拉扯,又掐着乳尖大力地压回去,狄青发出一声悲鸣,绷紧了全身,后面紧紧咬住知府的分身,前后同时到达了高潮。
“……”
我还没射呢。
知府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次是真的把人折腾狠了。
他把狄青搂在怀里,分身还在里面不紧不慢地抽动,他爱怜地摸了摸狄青湿透的鬓角,柔声说:“好好休息吧。”

    1#
    .⁄(⁄ ⁄•⁄ω⁄•⁄ ⁄)⁄. 回复于:2020-08-21 09:48:03
    .⁄(⁄ ⁄•⁄ω⁄•⁄ ⁄)⁄.
  • 我社保了
  • 2#
    = = 回复于:2020-09-01 16:18:19
    = =
  • 美人太好搞了
  • 3#
    .⁄(⁄ ⁄•⁄ω⁄•⁄ ⁄)⁄. 回复于:2020-09-14 02:09:16
    .⁄(⁄ ⁄•⁄ω⁄•⁄ ⁄)⁄.
  • 一滴也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