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狄白】情书

狄仁杰收到了很多很多很多情书。全他妈的李白的。
0 圈子: 王者荣耀 CP: 王者荣耀狄白 角色: 狄仁杰 李白 TAGS: ABO 双A 师生 已修黑历史
作者
似南归 发表于:2020-03-19 12:33:17
似南归

李白:其实我比较喜欢你那个副会……

狄仁杰(冷漠):闭嘴。
——
李白是y中的一个喜欢搞♂事的语文老师。
并不安分,醉酒然后被人在天台上捡到是很常有的事,每到那个时候都会有一个人,或A或O或B,对这个长的好看声音好听做事不靠谱但就是能带出全年级语文最好的班的语文老师印象深刻。

他其实也不是喜欢搞事,只不过在风纪委员划重点的老师就他一个,而他最喜欢挑战那些禁锢。过于潇洒和奔放总能让青涩的学生红了脸颊,产生一些不知名的妄想。等时间一长,所有OB性生物外加一些基A,在他们心里与李老师搞师生恋这种东西一定是每个审美正常的人都想做的事,一个一点也不纯真的梦想。









只撩不娶是最容易翻车的行为,可惜李某人从来不会收敛。

风纪委员副会长李元芳今天又在逮人时,在某个酒味浓到死的地方扒出一堆粉红色的情书。

桃花旺的李白哥哥永远舍不得伤了小迷妹的心,即使每天收到的情书特别多,多到经常得找人帮他一起带回去收藏在一个箱子里。即使每天都想喝醉,收到情书的时间也大部分时候都是醉的,李白还是会将别人的告白毫无暧昧地回绝,末了将心意认真地交还或收藏。

桃花旺也不是他敷衍的理由。李白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会因为这种认真的态度而让收到的情书不减反增。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李白当初就是这么苦恼着告诉李元芳的。

李元芳也只能沉默一瞬,手上堆满的情书瞬间沉重起来,最后还是没收不得,只能交还给李白,可能还得给他当免费劳力,将东西带回去。

在那之前,冷漠脸的狄仁杰是看着自己炸毛的副会长被某个已经醉成泥的家伙抱住压倒在沙发上的。

口中还在呢喃些什么,唇瓣轻轻摩擦李元芳的耳朵,炽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根上,一切都在肉眼可见地变红。
啊,风纪委员烧起来了。

不这口粮他不吃。
醒醒李元芳!你是个性取向正常的A!!醉的是他不是你啊!


但是,最后会长大人还是不得不送这货回家。



因为李白是他搬过来一个月的邻家大哥哥,所以混熟后李白就会按时醉到学生会办公室等狄仁杰一起回去吃饭。
一个月够狄仁杰认清这个包着男神皮的二货有着怎样不靠谱的性子。

模糊的霓虹灯在校园外闪烁,相比之下整个都快暗下来的校园略显寂静。狄仁杰轻车熟路地扛着李白回到教室,随便扔到讲台上就不去管他,自己回到座位上收拾收拾。
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都需要收拾。

粉红色的纸片极为亮眼。
是的,会长每天也都能收到不少的情书,而其中的一半都是白天没收的女孩子给老师的心意。
其实按照狄仁杰的那个性子是不会管处理情书这种麻烦事的,学校恋爱禁止,情书给学生会会长怕不是脑子有伤。
但是,因为每天和李白窝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起,狄仁杰在这种事上也明显地软化下来,虽然该没收的照样没收改扣分的照样扣分,但对待别人的心意这点上,狄大人也有着不符设定的温柔。

妈的又是情书。
温柔的狄大人骂了口国骂。

校园里的Omega最近越来越放肆了。等等居然还有Alpha?

狄仁杰看着一堆给李白的情书继续冷漠。
他本来就有些严肃的脸这两天甚至都快冻成冰山了,这能告诉别人我心情不爽别来惹我,连元芳都想绕他三尺。而这唯一想要表达这份不满的对象,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却比以前收的情书更多,更加喜欢揉他的头。

他有点烦闷的感觉,只觉得眼前这堆打着爱心的信封特别碍眼。
明天会被禁很多东西。

但是有什么东西混了进去,在任何时候都思绪敏锐的会长总能嗅出不同的平常的痕迹。粉粉嫩嫩的颜色好像感染了空气,香香软软的草莓味让狄仁杰的脸黑成锅底。

危险的透明液体被可爱的包装包裹着,流淌出与狄仁杰气质不符的粉红气氛。
我的妈润滑剂!

现在的学生已经思想龌龊到这种地步了吗?!



狄·正经人·仁杰错愕地拿着那瓶润滑剂,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摘了禁果。

那人的醉颜是安静的,安分的酡红衬着泛粉的凝脂,不同于往日的调笑,此时的李白没了贱兮兮的言语表情反而薄情的可怕。

他总是身处事外地看着一堆堆的情书,淡笑间又有谁在他心里留下痕迹。

不,倒不如说这家伙根本没一点自觉。

而现在这个人被他禁锢在怀里,唇齿间交替的律液顺着滑下,沾湿了粉红的脖颈。背后是被焐热的讲台,金属的质感让他冷静了一些,但齿唇间的苦涩的酒味又让他迷离。此时的李白被吻的窒息,迷茫地睁开眼,刚醒的脑子还一片混沌。

“唔……怀英?”

李白那迷茫的眼神看着狄仁杰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酒味,属于李白独特的信息素。即使同等级的信息素对于狄仁杰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说不定还会有侵略性。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想沉浸在这微醺的酒里。

他想让这个人浑身都是他的味道。
Alpha天生的侵略性是对着Omega。现在狄仁杰在对着一只Alpha产生了占有欲。

该死。狄仁杰现在一点停下来的意愿都不会有。这应该都怪李白。

他抓住李白的双手往头顶上扣,往红润的唇吻下去。



李白一愣,下意识地往后退,可他此时躺在讲台上,双脚还悬在空中找不着方向,这么一动反而让软了的身子差点从讲台上滑下。



脑子瞬间清醒,李白忍不住狠狠咬下,血腥味瞬间充斥整个口腔。狄仁杰“嘶——”地一声抬起了头,银丝混着猩红在空中断开。

看来被呛得够狠。

两人的肉体紧紧相贴,咫尺距离,可清晰听见彼此心跳、呼吸──没有节奏的强劲跳动声。

“这个发展略快了点哈。我才睡多久。”李白嘟囔了句,抬手尝试推开狄仁杰。

“怀英咋了女票被抢了?那你也不能搞基搞到老师头上啊?……发胶又全变绿了?我发誓这回不是我做的……!”

很轻易地就推开了。他的学生和他保持了一个相对于之前十分安全的距离。
即使他仍然只能躺在讲台上。

狄仁杰是个冷静的人。即使手中的草莓味液体散开的分子让他有些情迷意乱。
那帮Omega还真会搞事。
既然禁果已摘下,再埋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抱住了李白。埋在李白的脖颈处,淡淡的酒味被他长呼一口气给吹散。李白只觉得脖颈痒痒的,好半响才听见闷闷的一声传来。

“老师,我喜欢你。”

酒是烈的,墨是香的。天空可以包容很多东西。神告诉亚当只有一颗树上的果子不能吃。冷硬的少年向着他的老师、他的邻居、他的恋慕者、很多人的恋慕者寻求爱意。

不会搞错的,这份心意。
老师啊……既然你总是温柔地对待那些Omega的爱意,那么请回答我。

所以说与李老师搞师生恋真的是在每个审美正常的学生心里那一点也不纯真的梦想。

李白:“哦……??”

等等你喜欢谁?
虽然我天天说你搞基也不代表我真的希望你乱来啊?
你个Alpha纪律委员学生会会长带头犯事搞基真的大丈夫?
你不是一天两次告诉我你不是GAY嘛?

校长会打死我的吧?

这一瞬间李白像被古一法师将灵魂打向外太空了一样。他眼中闪烁着惊愕,灵魂自由放飞。感觉最不可能表白的人向着他倾诉着爱意。他是如此震惊,以至于看着压制着自己的学生眼神渐渐失去高光甚至反应不过来。

果然……

Alpha对同等级之间的排斥,其中的单恋更是尤其艰难。

狄仁杰看着李白还没反应过来的震惊脸理所当然的欺身而上,安全瞬间被打破。

“那老师,”狄仁杰一直有些严肃的脸在此刻居然笑了起来,“只能这样了?”

灯灭了。

李白一惊。学校从不太晚关灯,他们也从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所以走的算早。但今天狄仁杰的事务意外的多,轮到他陪着他……但是狄仁杰打发走了李元芳……艹小兔崽子算计好的!

学校关电闸了。

黑暗掩去了狄仁杰黑沉的瞳仁。

暧昧的分子在两人周围扩散。即使一片黑暗李白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学生如饿狼一般的眼神。空气其实有些凝固,狄仁杰和李白的信息素在几乎嗅不出甜腻的刺激下开始若有若无地互怼。两只都是Alpha的后果就是李白在这种状态下脑子有点懵。

我的妈我在干什么……

为毛我的学生趴我身上死不下来还带着啥……催情的玩意儿?

时间在缓慢流逝,但每个地方都热得不像话。他抿抿唇,成熟的Alpha强行控制住信息素以免伤到他的学生。酒味的信息素开始变得稀薄。
紧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侵略意味的信息素。他忍住那瞬息的杀意,心想老子都退步了小兔崽子在干嘛,心中让狄仁杰快收住的思想在疯狂刷屏。然而下一刻却是唇齿间被肆意侵略,微微喘息的下一刻视野瞬间消失,黑暗卷席而来。

Alpha优秀的身体素质让他清晰地感受到细腻的丝绸渐渐染上他的温度。随之就是渐渐滑下的手,带着常年握笔和令牌的薄茧,从暴露在空气中的锁骨轻佻地绕着茱萸打转。

奇怪的微微刺痛和快感刺激地他眼角发红。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只光滑的球状物体就半强制地塞到他嘴里,还在脑后轻巧地打个结。

从塞有异物的口中一阵热流直冲腹下,李白打了个激灵,下身隐隐有了抬头的迹象。

双手胡乱地推开伏在身上暧昧地舔舐他耳畔的人,喉间的急切的话语被特制的口塞给挡住,只剩下几声急促的唔唔声。

然后连手也在不经意间被绑住,整个人都被绑在讲台上呈现出开门的姿态。身上轻轻按压的手强势地伸进李白的裤子里,冷空气刺激到的下身有些疲软,但前柱在燥热和略用力的手速下仍然分泌出透明的液体。

Alpha的下身比正常人的明显粗大了不少。还有些敏感,在青涩的手法但有着催情剂的前提下狄仁杰能断断续续地听见李白连口塞都挡不住的呻吟。

在异物的刺激下律液多的渗出了口塞,晶亮的液体滑到红肿的红豆那,冷的它立起头来。而狄仁杰没去管挺立的红豆,他就着那么点李白前柱渗出的液体和草莓味的润滑剂开始探向幽秘的禁忌之地。

面瘫毕竟不是狄仁杰的人设。他的脸也在催情剂的作用下开始变得粉红。微喘几口,指尖触及到的一片软肉紧致地让狄仁杰恨不得现在就插进去。

他的呼吸开始加重。

情欲在燃烧理智。年轻气盛用在他们两个身上并不过分,李白虽然年龄奔三但看着幼齿,性子也是十分的皮,加之上了情趣道具,嘿。

口塞摩擦着舌溺出更多律液,腰被狄仁杰胯间邦硬的吉尔戳到。带着些不清不楚的味道,李白有些弓起腰来,膝盖往狄仁杰滚烫的地方富有暗示性地蹭了蹭,努力适应起后穴火辣辣的不适感,后穴含着的手指瞬间又扑哧扑哧地多就着润滑蹭进去了几根。

扩张明显的容易不少。撑开后就有润滑的草莓味流出,抽出来的手指反而更加湿滑,抹在李白的小腹上,晕开

“老师。”耐心的扩张下是早已饥渴的欲望,敏感的柱头抵在温软的穴口上被吮吸,在这个青涩的年龄已经忍耐到极致:“要进来了。”

极乐世界。

下一秒的贯穿让被情欲拨撩的两人满足地谓叹起来,明明是个Alpha身体却意外地适应后穴快感,即使心理不愿意在身体上忠实的反应是无法反驳的。紧致和填满的下一秒就是紧贴的身体适应起不适,在奇妙的交合中寻出丝丝快意和感觉。

即使是A的后穴居然也是能收获快感的,李白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两人交合的地方黏腻一片,抽插往来间拉出一片银丝,淌过股间流到讲台,留下草莓味的嗳昧痕迹。

一次次的在理智的断线间徘徊,穴壁的摩擦带来的不一样的快感在草莓味下快速发酵,粉粉嫩嫩的花心被重重的一下顶弄,来自身后汹涌的电流是那么舒服,深含的巨物让他呜咽出声,却又因为口塞止不住地流下律液而脖颈上扬,只能发出沉闷兴奋的呻咛。

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其实和之前突然拉电闸并没有什么两样,李白也不至于羞耻到没了遮羞布就老脸一红自个儿娇羞地捂住眼睛。只不过是,Alpha出众的视力让狄仁杰可以在黑夜中欣赏李白被道具play后异样的美感。

满满的,全部都是他做出的,艺术般的。

一点儿个人癖好。

手并没有被放开,绑住的手法不见地多熟练却胜在准确无误差,一下一下缠在李白的腕和心上,迫使挣扎消失在涌上的情欲里。



被自个儿压制的信息素轰然炸上脑海,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兴奋的上等醇酒的味道,醉地李白眼神迷离,水雾朦胧,配起凌虐的颤抖让体内做妖的巨物又大了一圈,呻咛根本是溢出口塞的。



当快感慢慢从高潮堆砌一下子喷发,李白瞬间紧绷起来,汗水流过皱起的眉头,他扭起腰来拒绝,却直直戳中前列腺,刺激地一起绞紧性器高潮在这个黑暗的教室里。
成结在一个Alpha体内。



哪有男人不想高潮在爱人体内呢。



终是越过道德和社会的边界。他们之间的隔阂和顾忌倾然倒塌,被不知名的情愫填满。



也许是爱。

这个年纪就是要中二一把的狄仁杰想。



最后抱起回味虚瘫的李白走回办公室,出于一些人不可告知的小九九这地方的生活设施还挺齐全,李白也是知道那里干净,但是如果可以选择,他大概更希望身上和后穴灌满精液也不希望被狄仁杰用手指干了两个走廊和楼梯的距离。

李白听着感受着热水被放出的水声和雾气的渐渐升起,忍住了手指在体内的抠挖,被轻柔地放入热水中,眼罩和口塞被取下,拉出银丝落水。

看着这一切李白只觉身上一阵酸痛,觉得要不吐槽一下他这个老师还要不要混了。

“……你怕不是早对老师我图谋不轨,装备如此齐全。”
天啊,什么道具都冒出来了,连清理工具准备都搞好了。

“润滑剂可不是我的问题。”

清理中的沉默没有蔓延多久,狄仁杰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他想在做完后和李白多温存一会儿。
李白的态度让他看见了希望。
“老师,我们去军营吧。”狄仁杰的声音还带着事后的哑,对李白散发残念的反应就是直接把花洒正对着他的脸,并没有询问的开口:“我已经帮你提交申请了,大概后天就可以走了。”

abo军营:基佬集结地。

那里以实力为尊,纪律为上,命令高于一切,但是那里也可以无视一切道德,AA恋才是主流,那里是性混乱的最好温床,还没有得病风险。你可以清高,可以不屑,也可以随你开心,当然这种境界靠的是拳头硬和个人爱好。举个栗子,要我花爷在里面就是big总攻,只要她想。


摸了一把脸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李白:……


“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狄仁杰眨巴眨巴眼,他觉得他可能被李元芳传染了。他绽放了一个在李白眼里不亚于恶魔一样的微笑:“一个月以来我在你酒里放了Omega性激素,固醇类激素不会被消化酶分解。生殖腔应该发育起来了,所以刚才你才接受得那么快。”

“现在关系挑明了,我现在可以用我来威胁你,直接将导管对着你的花穴,慢慢浇灌激素。”

“说不定你就可以受孕了哦?”

    1#
    .⁄(⁄ ⁄•⁄ω⁄•⁄ ⁄)⁄. 回复于:2020-10-31 19:54:51
    .⁄(⁄ ⁄•⁄ω⁄•⁄ ⁄)⁄.
  • 我敲!我爱了ᥬ
  • 2#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3#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4#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6#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6#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7#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
  • 8#
    arachni_name 回复于:2020-11-09 04:42:18
    arachni_nam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