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灵魂挽歌

未明教主见到了大师兄的亡魂
0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轩明 角色: 东方未明 谷月轩 TAGS:
作者
哼唧 发表于:2020-03-13 04:03:00
哼唧

前言:文笔很差,小白水准,手机打字,错漏百出。
             真 恶人明注意



  东方未明当上教主以后也记得,从前自己特别喜欢喝酒,一瓶接一瓶,一坛接一坛,喝酒时起初没有感觉,尝着一点甜头便还要更多。借酒消愁愁更愁,直到发现浑身僵硬,才迟迟反应过来已经醉了。

  那美妙的感觉仍然铭记于他心——与天地合为一体,仿佛不在五行中,跳脱三界外的超脱。

  而现在,他只能一盏盏细细品酒,权当满足口舌之欲。一个人对着殿外的月光独饮,忍不住想起自己的酒友——除了任剑南,全部都死了在自己的刀下。

  多年过去,未明仍有些介怀,不明白他们何必那么执着。最后摇摇头,发出一声鳄鱼的叹息,仰头灌下酒。
         他本不如此多愁善感。身后不远的亡魂存在感太强,未明别扭的偷瞄一眼发现竟然还在。
          教主叹了口气,登上教主之位后,东方未明疑心重,自己的寝宫不准任何人踏足——只有这个亡魂破了例。

  
  这个魂魄出现在约莫半年以前。那天东方未明精疲力尽的回到寝宫,累得想倒头就睡,结果余光一瞥竟然看见已经死去的大师兄。

  这时即便他已经当上教主,仍然感到心惊胆战,他先试探后放开,以各种手段想消灭他——却做不到,好像就真是一个虚无缥缈的魂魄。
  谷月轩心中也尽是苦意,转眼5年,正道武林想必也被屠戮干净,而自己竟然作为魂魄出现在杀自己元凶的房间。

  他让过很多人来看,却什么都看不到,导致教主疯了的传言风靡一时,在有不要命的人半只脚踏过寝宫门槛时,重心还没下来,头部被一颗棋子穿透,朝着外头倒下,死的很透。

  结果这时亡魂竟然开口:师弟,这样不对。末了还小声说诶我能说话了?熟悉的声音差点把东方教主吓得跳起来。

  他以闭关为由用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习惯这个事实,毕竟教主总是控制不住要杀了出现在自己地盘的人,谷月轩自己没有损失,那围棋棋盒却少了一半棋子。时间久了,东方未明的消遣对象就成了谷月轩。

  
  酒入衷肠,几巡小酒勾起旧事竟然让青年有了醉意。
         他喃喃自语,大师兄啊大师兄,你可恨我?

  然后那亡魂飘向他跟前,未明的条件反射甩手就把酒杯仍向谷月轩,而酒杯只是穿过他,粉碎在墙根留下了很深的洞,这一掷甚至用上了小李飞刀的手法。

  东方未明有一点尴尬,最近的怪事太多,他的确有点草木皆兵了。
  
  大师兄…你知道吗?教主还挺不好当的。东方未明找了个话题,尽管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谷月轩没有说话,东方未明也没抬眼,自顾自得说:江天雄这厮阴毒得很,带了一帮棒子毒皇上就想做皇帝……可惜,太后早就看出来了。
  
  听到这谷月轩心里一惊,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多他一时甚至理不清这些事的逻辑。
  
  我没有根基…龙王有数十年的声望,江天雄有无数的武林人脉…其实我除了这天龙教以外一无所有。东方未明东一句西一句,给自己倒了杯酒,也不喝,举到自己眼前,看着酒液在杯里晃啊晃,然后抬头望向谷月轩,话锋一转。
  
  没什么话想说吗?

         大师兄最好趁现在,我醉的正正好,能听懂你的话,也不会生气。
  
  谷月轩思考了很久,很多话被他咽回去,最后还是开口了。

  回…屋吧,师弟,外头凉。 
   
  你不恨我吗?
  
      有。谷月轩没有直接回答。

      报仇是世上最正当的权利,我不会阻止你的。教主说这话的时候直勾勾望着他,眼里闪烁着微弱的月光,谷月轩读懂了言外之意,却只是摇摇头。
  
  谷月轩生前不算健谈,但也绝不寡言。只是面对彼时的东方未明,他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摇头和点头。



  当晚东方未明就做了梦,梦见屠谷的那天,谷月轩不停得劝他回头。荆棘下不去手,自己的太皇并不领情,一对肉掌也扛不住杀人的刀法,不久便咽气而亡。  

  东方未明在心中寻找复仇的喜悦,却一无所得,仇恨仍在,并无满足。好像终于攀上梦寐以求的山峰,见到的却尽是相同的风景。于是他转身离开,徐徐醒了过来。
  
  直到后来手刃玄冥子,大战中原武林,以一当千的时候,复仇的热血才沸腾不已,支撑自己走向最终的胜利。他无不狠绝得想,可能是谷月轩一点不反抗的缘故。

  东方未明一睁眼,就看到只能在院子里四处徘徊的看风景谷月轩,他心里一阵翻腾,又觉得这理由站不住脚了。
  

    1#
    = = 回复于:2020-03-13 21:19:21
    = =
  • 0202年了还能吃到侠客的产出 感谢太太
  • 2#
    (,,Ծ▽Ծ,,) 回复于:2020-03-14 05:32:09
    (,,Ծ▽Ծ,,)
  • 2020年了!谢谢投喂TwT
  • 3#
    哼唧 更新于:2020-03-20 00:22:48
    哼唧
  • *这章比较流水账
    *依旧ooc

      
      东方教主并不适应有人贴近他的生活,他不仅疑心重,而且有很多决策需要他一个人思考才能保证理性,手下们很多时候,不过是他的耳朵和武器。

      这是他作为教主的骄傲与自信。

      当然也有头疼的时候。东方未明每每理不清头绪,郁结于心时,就对着后院小山用肉掌练功。

      他的摧魂腐心掌功力已然炉火纯青,泄愤一般疯狂的锻炼使得威力更是至臻化境,被拍打的岩石上甚至有被腐蚀的骇人痕迹。外人当然不知教主的功力为何稳步上升,只有去过教主寝宫的护法才知道——后院的小山被轰出了一个光滑平坦的大洞。
      
      这并不是有意为之,只是他深深的意识到,只有痛苦才能让人清醒。
      
      所以东方未明眼下十分焦急,他控制不住想要去后山练掌的冲动,可是一边的谷月轩过于碍事,他实在不愿让他看到,自尊不容他动摇,更别说曾经的…手下败将。

      
      
      实际上谷月轩和他想法出奇的一致,只是两个人默契的不说。或许这也是上天的旨意,谷月轩作为幽魂只能待在这片寝宫之内。

      他尝试过很多次,想冲破屏障却无功而返,这青白院墙仿佛是囚禁他的围栏,哪怕他已死也不愿放他的魂离开。坚强如他也一度想不开,只是自己连实体都没有,什么都做不到。

      他也曾讽刺得想,逍遥拳不平活着的时候面对师弟的背叛束手无策,就连死了也不能做主。

      他甚至至今没想能通为何东方未明会变成现在这样。仇恨或许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罢,他阖眼,想起一些人。
      
      也许命运注定要二人互相折磨,他们再一回默契的想到一块了。
      

      
      东方教主有时还会在自己的寝宫小睡一会。
      
      大多数时候是在出门办过事之后,有时意气风发,有时甚至带点红回来,谷月轩觉得可能这就是邪教吧,后来听东方未明跟他解释:

      “我想在江湖混下去得有点狠手才行,人善被人欺,不这样我怎么带领我教立足?”
      
      可这次真的吓坏谷月轩了——东方未明的锦袍背后盘踞着一条巨大的裂痕,将金色的龙纹劈成半,血肉模糊的脊背就隐藏其下,染红了一大片衣衫。
      
      谷月轩几乎是本能的飘过去,东方未明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咬着牙,滴下几滴汗水,先扶着椅子坐下,轻车熟路的找包扎的材料,然后就嘴里咬着布,不知从哪掏出许多草药,扭头对着身后的镜子还是忙活起来。

      尽管手法熟练利索,可暴起的青筋和豆大的汗珠没法骗人,接着东方未明似乎是受不了身后鬼魂怜悯般的注视,正扭头想让他去别的地方待着——身体突然颤抖了下,好像被天雷劈到,内息霎时变得混乱。
      
      东方未明也就震惊了一瞬,马上明白,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脖子扭了。

      虽然没事,可是一时间气氛很尴尬,东方未明感觉到自己奇葩的姿势,自己都想笑,却憋住了,他努力的想直接扭回去,却用力过头倾斜了重心,眼看就要倒下——却没有头着地,好像被人扶住,手法温柔而轻盈。
     
      东方未明下一刻就吓得不轻,扶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谷月轩。

      其实谷月轩同样震撼,他只是下意识做出动作,未曾想这竟然让他拥有了足以搀扶别人的实体。

      东方未明百思不得其解,尴尬得坐起,觉得伤都不疼了,他的眼神不住得瞟谷月轩,谷月轩伸手穿过墙壁,想证明刚才只是意外,脸上却带着苦笑。东方未明看着他,控制不住,跟着笑了几声。
      
      
      东方未明发现。他又在不自禁相信谷月轩,对方好像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质,或者说善意。

      于是他收起了笑容。这次的接触,仿佛只是一团暧昧不清的雾,却藏在云层后,总有一天降下甘霖。
      
      
      
      那晚东方未明半醉,就着酒意试探:大师兄,你恨我吗?
      
      都说世人最擅以己观人,东方未明问这话的时候,期望谷月轩能同自己一样接受仇恨,可他从来都明白,这绝无可能。

  • 4#
    哼唧 更新于:2020-03-23 02:19:44
    哼唧
  • *到这正片完结,应该还有个番外
    *急切的想完结,写的很急

      东方未明最近很忙碌,忙到差点忘记谷月轩的存在,以至于重现初见时吓一跳的程度。
      不过事出有因,他最近在筹备与陈公公的合作。
      毫无疑问这是杀头的勾当,可天龙教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狡兔死,走狗烹,朝廷和天龙教联手除去江天雄后,多次表达了招安的想法。
      东方未明一边尽量敷衍,另一头出乎意料得联系到了陈公公,两方由于利益相关一拍即合,暗地里悄悄布置势力——这事甚至连谷月轩都不知道。
      陈公公跟他透露,这月下旬朝廷将调走大部分将领对抗蛮子,双方安插在京城附近大大小小的势力将会在东厂带领下抓住这个机会攻向皇宫夺权。
      这个想法很好,只不过每天要处理的消息,嫌疑,甚至是开支都让他有些焦头烂额。于是夜半三更他派人挨个带来三位护法,人一到,也不多解释就开始下发任务。
      最后一个来的是任剑南,其实给他的任务也就是聊胜于无的程度,但是总不能让手下太闲。只是任剑南似乎太困了,低着头,听到教主的声音才猛然抬头。  
      接着,东方未明话还没说完,任剑南惺忪的眼睛突然就瞪大,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一步步向后退,好像见鬼。
      东方未明正纳闷,听清了任剑南的话:
      谷大哥,谷大哥,是你吗……
      教主循着视线就看到谷月轩,他的脸上是和任剑南一样惊讶的神色。
             这是真的见鬼了。
      最后这次议事自然不欢而散——任剑南当场晕了过去,说是明日再议。东方教主只得派了几个聋哑手下去看管任剑南,同时叮嘱不准任何人探望。
      东方未明刚吩咐完,强大的无力感就一股脑涌上来将他包围。任剑南能看见,保不准会有第二个看见。他固然可以换一个护法,可是大事将成,人心也不容动摇。
      东方未明突然开始怀念起从前的岁月,那时尚可毫无顾忌的挥刀,可现在,刀刃上束缚了太多东西,从前的复仇的壮志都变得陌生。
      过了一会,他突然瘫倒在床上,望着,或者说是瞪着谷月轩的,喃喃得说:
      …大师兄,你是来找我复仇的恶鬼吗?  
      谷月轩摇了摇头。
      师弟…从把你带回来那一刻起,我从未后悔过。
      无因方丈说,不忘深仇之人必有大爱,因爱生恨,则为以善养恶,世上无人因恶为恶。所以才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很多记忆海水般猛然涌上口鼻,让东方教主感到窒息,他清楚得记得没有仇恨时他的生活,但那像另一个人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他再也捕捉不到那时的心态与感受,却仍能为这个陌生人的经历产生几分心酸。
      他觉得很累,什么都不愿想,就好像记忆里有令他不愿面对的东西。东方未明闭上眼睛,产生了浓重的困意。
      
             东方未明莫名感到了炎热,然后便知道这是梦。

      小师弟,小师弟……未明!快醒醒!
      意识正要褪去,就感觉有人在推他,正纳闷谁敢闯进来快要出手,听清了是谷月轩的声音就放弃了。
      
             干嘛啊……好热啊

      外面出事了,未明,快点起来啦!

      他几乎是被谷月轩的念叨给推出门外的,可他一下子就清醒了,刺骨的寒风吹到脸上,可背后却传来可怕的温度。
      猛得回头,他发现自己的寝宫已然被烈火吞噬。谷月轩的亡魂在火舌下只能看到几分轮廓。

      东方未明浑身的血几乎都汇到了头顶,产生了一种笃定的预感:  
      这可能就是永别了。 
       
      谷月轩还在熊熊焰火里,似乎望向他。纷飞的雪融化在发间,昭示着冬至的温度,可谷月轩的死亡却无人知晓,好像上天赐予只一人的神罚,只让自己见证。
      东方未明笑出了声,烈火在外,疼痛却在自己,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火山喷发似的,久违的情感。
             这人生前护了别人一辈子,甚至对师弟残杀也不还手,仍然苦苦劝他回头,可是,可是,苍天给了他一个杀掉仇人的机会,他却又以己渡人,最后用相同的结局寥寥收尾。
              东方未明的笑声变得断断续续,最后化作了点点呜咽,甘霖降下,却来得太迟,还没落地就被火舌吞噬。

              多年以后,教众仍然记得这场火,教主寝宫被陈公公烧掉,天龙教差点付诸一炬,结果不仅教主没死,还天降甘霖熄灭了大火。他们将此认作东方未明事业的开端,然而当时很多人对他的笑声不甚在意,只认为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插曲。
      

  • 5#
    .⁄(⁄ ⁄•⁄ω⁄•⁄ ⁄)⁄. 回复于:2020-03-26 18:57:32
    .⁄(⁄ ⁄•⁄ω⁄•⁄ ⁄)⁄.
  • 赞美太太,居然还能看到侠客的文!!!
  • 6#
    (,,Ծ▽Ծ,,) 回复于:2020-03-27 11:53:04
    (,,Ծ▽Ծ,,)
  • 感谢太太QUQ!
  • 7#
    哼唧 更新于:2020-03-29 02:18:00
    哼唧
  • 拖了好几天终于来写番外了…
    谢谢还有人在看我写的小破文!


      东方未明站在雪里发愣,呼出的鼻息和雪花一并上升消散,总觉得浑身不舒服。他低头,作皇帝已经有段日子了,他还穿不惯这种叫舄的鞋,嫌它太重,压在积雪上会留下很深的鞋印。

      几年前他还是只穿得起草鞋,施展一手踏雪无痕不在话下,现在这一身行头,反而不方便了。

      他回过神,后边的公公也唤了好几声,于是他转身,边上的人就跟上,雪下得厉害,太监伺候着到观戏亭时,身上未沾一粒,这比轻功厉害的多。
      
      公公俯下身低声问,陛下想…?
      
      《李慧娘》吧。 
      
          这是民间戏班第一次进宫表演,皇上看不惯宫里,派人特意寻了过去在杜康村常唱的班子,几百里外连夜赶了过来,所以东方未明没有指望他们能唱多好,也就是想在皇宫里听听熟悉的感觉。
      
      锣鼓开场,烟雾里魂旦李慧娘幽幽现身,散发如墨,脸色惨白,像极了孤魂野鬼。
      
      我冤啊,我冤啊。
      
      只见那魂旦白衣飘飘,双眸含怨,口里吐出长长的凄苦,在青烟里飘来过去,身段很是好看。后来遇上阎王一行,双膝跪下,头却高高扬起,而且面对一众人能与阎王据理力争。这判官公正,不忍看她冤死,给她一把宝扇以度难关。
      
      东方未明看得有些出神,好像从她身上看到了虚无灼热的火和一抹浅绿色,引起了隐约的胃痛。
      
      这场戏因此被迫停止。戏班子不知哪里得罪了皇帝,战战兢兢得跪在原地等待旨意,最后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封赏。
      
      民间谣传皇帝残暴,而这戏班带着奖赏满载而归硬生生扭转了大家的印象,皇帝理国事太困以至于听戏听睡着了也成了坊间美谈,这都是后话了。
      
      实际上皇帝走出观戏亭就去批奏折了,看起来不像有事,很晚才回宫,沾上塌不一会就睡着了。
      
      
      
      我冤啊,我冤啊。
      
      小师弟,从第一次救你起,我便没有后悔过。
      
      那天夜里,东方未明的胃痛在岌岌可危的梦里得到了缓解,烈火的浓烟从脾胃一路上升到口腔,好像把五脏六腑都灼伤,却随着冬夜的寒气飘走,仿佛未曾来过。
      
         皇帝抬头,透过窗纸向外看,今晚月不圆,连星星都看不见。袅袅青烟从香炉里伸出,徐徐化作了难以名状的形象。
      
      因为谷月轩从梦中惊醒的次数多到东方未明数不清,诚然梦境里没有多少好事,可他的出现每次都能让皇帝措手不及,仿佛睁眼就能再次看到熟悉的身影,可内心又分不清是忌惮还是希冀。
      
      李慧娘从地府借来宝扇讨回公道,谷月轩只凭借魂魄便能让一国之君夜不能寐。

      如果这就是报应,那你赢了,谷月轩。

  • 8#
    .⁄(⁄ ⁄•⁄ω⁄•⁄ ⁄)⁄. 回复于:2020-04-01 19:43:22
    .⁄(⁄ ⁄•⁄ω⁄•⁄ ⁄)⁄.
  • 好好吃!谢谢大大
  • 9#
    T T 回复于:2020-07-25 18:56:16
    T T
  • 一生都没有一尝报仇成功的快意,却被迟来的爱恋和愧疚纠缠了一生
  • 10#
    T T 回复于:2020-07-25 18:57:10
    T T
  • 一生都没有一尝报仇成功的快意,却被迟来的爱恋和愧疚纠缠了一生
  • 11#
    = = 回复于:2020-07-26 00:12:37
    = =
  • 0202年了呜呜呜谢谢太太
  • 12#
    = = 回复于:2020-07-26 17:17:12
    = =
  • 0202年了我还能看到侠风5555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