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lost paradise 3

失乐园3
0 圈子: 文豪野犬 CP: 太芥 中芥 角色: 太宰治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介 TAGS:
作者
Celia 发表于:2020-03-12 20:28:35
Celia

3、无花果
对方组织派过来的是个臃肿的中年人,由于长时间在外谈判,他的脸饱经沧桑。
“那么,芥川先生,我党愿意同您的组织合作。“会议结束,双方代表握手表示通过决议。德国组织的代表臃肿弯曲的手握上芥川的郑重地晃了两下便松开了。在他离开会议厅经过芥川的身边的时候,他小声对他说:”请放心,一切都会如您所愿。“

连续几天的奔波让芥川略微纤弱的身体很难适应国外的生活。他拖着行李箱从接机口出来四周张望,希望能快点发现那人的身影。在机场大概找了半个小时无国之后,他有点灰心地打开手机想给太宰打电话。
“啊啦~你到了!“熟悉而轻快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双臂被身后的人抱住。
“太宰先生?“芥川不敢回头看,他把手覆盖在正抱着他的那双手上。
“嗯,我在。“太宰将头轻轻地靠在芥川的肩头。
”太宰先生。“他再一次确认着太宰治的存在。
“我在,我亲爱的小笨蛋。“太宰用原来打趣芥川的叫法呼唤着芥川。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个他认为不应该出现在芥川手上的事物---芥川到现在还带着中也送给他的戒指。
“都和我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忘记那漆黑的蛞蝓?“太宰轻笑着戏弄着芥川,他十分喜欢看他在自己怀中由于娇羞而涨红的脸。
芥川只是在太宰的怀中转了个身,用他羞红的脸抵着身后人的胸膛。

太宰用作打底的宝蓝色毛衣已经被他的体温焐得温热,芥川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听着太宰安稳的心跳越发昏昏欲睡。
“怎么了?要睡着了吗?“太宰一边扶助芥川的行李箱一边抚摸着他在飞机上蹭得微乱的黑发。
“没有。“他挣脱出太宰的怀抱,”那下一个您要带在下去的地方是什么?“他像原来太宰给他分配任务时那样矗于太宰面前。
“放松一点啦,接下来先去民宿放一下东西,等会再去老区逛逛吧。“

爱丁堡不同于芥川经常去的繁华大都市那样,从机场出来的一路全是大片大片的草地和一些当地的精酿厂,只有快到城区的时候才见到一些低矮的居民楼。
“快到城区了哦。“太宰和芥川共同坐在出租车上,芥川惊讶地看着这如同还在十八世纪的城市。
越往市中心去这种感觉越明显。英国的天几乎一年四季都是阴沉沉的,海鸥在天上盘旋飞翔,有些还停在路边的房屋上。这里的建筑几乎都是中世纪的产物,最然外墙都有不同时间的翻修痕迹,但是外观和整个建筑的内核还停留在那个时代。随处可见的天使瓦雕和巴洛克样式的雕花门窗。
“真是不可思议。“芥川将车窗调低,头伸出窗外观望:靠近太宰的那边是一条复古的商业街,每个商户还是像原先那样将一部分物品放在店外任过往的路人随意挑选,被染成各种各样的家族格纹的围巾被扎成一卷一卷地塞在门口干净的木制篮子里。左边是一大片的凹谷---芥川匆匆撇过的路牌上写着---王子街花园。花园对面是一群建在火山上的城堡。
“那是爱丁堡城堡。“司机操着带着当地口音的英语说。“那是整个苏格兰建的最早的城堡。现在这条街是王子街,爱丁堡最有名的商业街,这条街往右是新城区,往左是老城区。”

在司机喋喋不休的介绍中太宰和芥川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好了,就是这里了。“
太宰找的是一个在老城区的房子,那边的房子几乎是围绕着城堡建成一片的,中间留下了给人们通过的小巷子。他们所在的院子和外面的建筑仿佛格格不入:从长了苔藓的灰棕色砖墙铺设的通道穿过,整个小院子里都被刷成暖暖的淡橘色。爬过安在房子外面的木制楼梯,在太宰打开门的一瞬间,芥川看到了整个房间内部的样子:靠近窗户的是一个古朴的英式木制双人床,上面铺着看起来极软的白色的被褥和枕头,窗台上还摆着鲜嫩的玫瑰花。之后就是颜色绚丽的羊毛地毯,布艺沙发、一对木制折叠椅和小餐桌。相比于太宰陈设简单的公寓,芥川在这里才找到有一点点家的感觉。

收拾完东西之后,太宰带着芥川在像是迷宫的老城区中转悠,在这个背景和建筑均为不同的灰色的古城中一高一矮的身影并肩走着。在这里,他们大可不必再去忌讳别人的目光以及在旁人不经意的时候接吻。

他们缓缓地在砖石路上走着留下一串串清脆而平稳的脚步声,直到太宰在某座桥上突然停下。阵阵微风吹过,风带着海面上的水汽使空气变得黏糊糊的。
“太宰先生?“芥川扬起脸双眼充满着疑惑?
太宰没有预兆性地将芥川搂住,在他的耳边重复着他在机场问过的问题。芥川还是没有说话,他僵硬的将双手覆上太宰治的背。如今他终于得到他敬爱的太宰先生的认可和喜爱了,可是一想到一直照顾着他的中原中也,他的内心也无法放下他的恩情。对太宰有多爱,就对中也有多愧疚。这两种感情纠缠在一起让芥川一时间无法给出答案。
太宰松开他纤瘦的身体,眼前的芥川裹在对他来说依然有些宽大的旧风衣中,还是他当时送给芥川的那件,清瘦的少年裹在这被洗得略微发白的黑外套中仿佛一只被裹在黑丝绒中的百合花,只是这百合花早已被血污覆盖。


所以,在下又惹怒太宰先生了吗?芥川无法读懂太宰的眼神,让现在的他所深深痴迷的鸢色双眼仿佛已经变成像他过去所接触的那样冰冷严苛。芥川低下头,不再同太宰对视。
好在太宰并没有过度纠结这个问题,他直起腰拉着芥川开始狂奔,太宰一边跑一边给芥川解释爱丁堡这边的店铺打烊时间很早,以现在这个时间点的话如果不快点去,会买不到点心的。
他们停在一家不大但装横古典的小店门口,店内的橱窗里还就剩几块馅饼了,芥川看了看在托盘外的配料名称,选了一个无花果馅的。
英国的阵雨来的总是猝不及防,他们从店里出来不久天上就下起了中雨。芥川把酥皮馅饼藏在风衣下面,看着路人们从街上逐渐消失的身影,他望向太宰治,询问着是否也同路人一起跑回去避雨。太宰轻轻摇头否决了他的想法,只是将卡其色的外套脱下罩在他们的头顶。
“就这样走吧,龙之介。”

点心铺离他们所住的地方隔了好几条街,他们在老城蜿蜒如迷宫的街道中穿梭,仿佛身处中世纪的两位隐藏了身份的确信犯。
等他们回到住处,两人的身上已经无法找到一处干爽的地方。芥川将他和太宰的外套挂在门口的挂勾上,转过头来就看见太宰正在脱被雨水浸湿的衬衫。太宰的身形在成年男性中也算是偏瘦的,但是还是可以在腰腹处看见他的肌肉层。
“太宰先生……”看到太宰逐渐裸露的身体,芥川害羞地别过脸去。“请不要在在下面前这样……”
太宰光裸着上身去拿了件替换的衬衣和毛巾走到芥川面前:“龙之介,你再这样站下去的话可是要生病的哦。”太宰温柔地将毛巾盖在他的头上并在他的唇角上轻吻。之后他转身去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太宰在没和芥川见面的这段时间里专程在人少的时候去他们经常去的那家店里找老板学一些简单的菜品。
虽然是简单的黄油三文鱼,蔬菜沙拉配白面包,芥川却吃的很开心。在正餐过后,太宰和他一同分食那个无花果派。打开微波炉门,派皮的蛋奶香混合着略微的酸甜气息迫不及待地冲入了芥川的鼻子---无花果的酸甜味是他最爱的味道。果肉经高温的烘烤已经变得过分的软烂,他切下一小块放入嘴中,派皮并没有加入过量的糖,和水果自带的味道融合的极为绝妙。在芥川吞下嘴中的无花果派后太宰也吃了一块,同芥川接吻。酥皮在两人的唇间碎裂发出清脆的咔嚓声,芥川感觉到自己的舌头正在被太宰的舌尖引导着将无花果软烂的果肉搅碎。这让他想气他第一次在太宰面前吃无花果时太宰对他说的话:芥川,你的内里就像这果子,有着诱惑的红和腻人的甜。那个时候他浑身裹满绷带,正靠在病床上吃着中也带过来的无花果。
确定芥川吞食完他嘴中的食物,太宰结束了这个温柔又绵长的吻。他在退出的时候一并舔去了粘在芥川唇上的派皮碎屑。芥川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太宰充满笑意的眼眸,他索性含着最后一点无花果内馅吻向太宰的双唇。
芥川闭上双眼的样子虔诚且可爱,微张的双唇上晶莹发亮。无花果的香味包围着他们让太宰一度认为芥川的双唇实质上是无花果果冻。湿湿软软的触感在太宰的唇上弥漫,芥川的舌头和无花果馅一样酥软地蔓进太宰的口腔中,太宰感受着芥川小心地在他口腔里的打探,寻找着他的舌并与之交换一个拥有水果甜腻气息的吻。

“今天可以吗,龙之介?”太宰抱着芥川,由于刚才的接吻芥川的呼吸已经完全被打乱,他的脸紧紧地贴着太宰的肩膀,在太宰的肩头用发闷的声音做出了回答。
太宰用这样的一个姿势将芥川抱到床边,柔软的床垫托住他们的身体。他同芥川交换了数个吻之后才开始解开芥川的衬衣。
由于他花边样式的衬衣被雨淋湿,他现在穿的是太宰经常穿的那件蓝白条纹的衬衣。对芥川来说较为宽松的领口即便是他系上最上面的扣子也无法彻底遮住他的锁骨。太宰看着芥川从大领子中间露出来的细白脖子和锁骨,只有一个想法---即便是过了这么些年,他还是太瘦了。纤细同花枝般的身躯让全城的人闻之丧胆,你还真是变强了呢,芥川君。
芥川莹白的躯体逐渐被暴露在暖黄的灯光下。他一点也不觉得冷,反而有一种灼烧感在他身上蔓延。
“先生,带在下去天国吧。”芥川的理性随衬衣的剥去而彻底消灭,他无需在他喜爱与熟识的太宰治面前装模做样。透过太宰情欲渐起的茶色双眸,他知道他们等待此时久矣。
芥川主动拉过太宰的双手抚上他的双乳,带着薄茧的的双手粗糙却温暖。
“嗯…”芥川甜腻的嗓音伴随着他逐渐加重的呼吸声从太宰的身下慢慢飘到屋子中。看到已经动情的芥川,太宰不再按压自己内心的欲望,直接咬上了他的喉结。
芥川如同被捕食者叼住的兔子,他做出轻微的抵抗。太宰的舌头压在他脖子上的感觉很微妙,麻麻痒痒的,但他并不讨厌。直到他那块皮肤被太宰折磨得留下红印太宰才停口。
趁芥川仰躺着喘气,太宰进而往他下一个敏感点探去。他弓下腰,用唇舌描摹着芥川胸前樱红色的乳头,他把脸贴在芥川左边的胸上。
除去芥川忽大忽小的喘息声和屋外朦胧的雨声,室内安静的要命。
他喜欢在做这样的事的时候隔着一层皮肉听芥川的心跳。只有这略快而有力的声音才能让他觉得他是真实活在这世上的。然而这孩子却让他带着一起去天国,太宰不禁自嘲地哼了一声。
淫靡的水声与沉重的呼吸声敲动着两人的鼓膜,让他们更加沉醉在这真实与幻觉的边境。
在情欲与太宰唇舌的夹击下,芥川的双乳已经变得饱满鼓胀,晶莹艳红的样子在太宰看来和巴菲上粘满糖浆的草莓一样诱人。他将嘴从芥川的双乳上挪开,向下吻了吻芥川的肚子。芥川兴奋地痉挛,猛地一收腰,将太宰的脑袋卡在了怀里。
“对不起……太宰先生……”芥川坐起来小心地道歉。
此时他的脸上泛着潮红,情欲的泪水布满眼周。太宰只是亲昵地用唇触碰着他的额头表示他并不在意,并且将芥川抱到怀里。
他们交换了体位,太宰搂着芥川并将二人的衣衫尽数褪去。两具躯体毫无间隔的交织在一起。身下的摩擦让芥川的反应更大了,为了逃避这种窘迫的局面,他仰起头同太宰接吻。
他们表达爱意比起言语上的表达更偏爱接吻等肢体上的传送。夹杂着爱意与思念的吻最终由芥川略微的缺氧而终结。太宰将他一边的鬓角绕到而后,这样他看起来更加像一个贤惠的人妻。
芥川仿佛读懂了太宰的心事,他在脸上挂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手慢慢裹住他们靠在一起的阴茎。炽热的物件交织在一起,太宰那个明现比他自己的大,他两只纤细的双手并不能将它们很好的包裹,他只能松松地握住它们,按着记忆去寻找对方的敏感点按压。
太宰感受着他可爱恋人的挑逗,用一只胳膊搂着芥川,另一只手去辅助芥川。
“嗯…哈…”在芥川被太宰的手带着抚摸两人的顶端时他不自禁的喘了口气,身体也跟着一起抽搐。被太宰挂在耳后的发丝也因芥川的动作混合着汗水散落在脸颊上。
他可爱的小情人还是这么敏感。太宰微笑着又将芥川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坐着。在起来的过程芥川不经意瞥见了两人糟糕的下体,害羞地将头埋进了太宰的颈窝,双手环抱着太宰的背。摸着太宰的肩胛骨,他仿佛触摸到了天使的双翼。
没过一会,芥川感觉到他的下身正在被打开,温暖酥麻的感觉从下面传来,让他软了腰。他现在半挂在太宰的肩上看着窗外。对面是一堵用青砖垒起来的墙,深蓝色的天将近一大半被挡在墙外。在他想伸手触碰那深蓝的天幕时,太宰一下按上了他的腺体。
“啊!“他惊喘。
“在想什么?”太宰低沉的声音在芥川耳边响起。
“在下在想您就像天使。”芥川的脸上洋溢着只有太宰才见过的微笑。“来救赎我这个罪人。“他幸福地闭上双眼继而窝在太宰的颈窝。

等扩张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又被太宰放倒在床上。塞在他下面的手指突然被其主人撤离,温度略低的空气灌进身体。这让芥川迫不得已地抱紧身前的人。
“不要离开在下,太宰先生。“芥川的脸现在像一颗刚被洗净的樱桃一样。他微睁着双眼轻声呼唤着太宰的名字。
“叫治。“太宰在他耳边轻轻吹气,引得他全身一阵颤抖。
“那么请不要离开在下,治先生。“芥川将双腿缠上太宰的腰。
回应他的是太宰缓慢进入他的动作。下面的小嘴清楚的感受到太宰阳物圆润的头部正在顶入他的身体。
“嗯……”芥川发出快慰的声音。紧接着他听见了交合时太宰在他体内搅动的水声,咕叽咕叽的。
太宰轻抚着他的后背,让他将身体放松。他感受着身体一寸一寸被重新开拓的快感,肠道描摹着体内物体的性状,比手指略粗的阳物在身体中前进让芥川兴奋地颤栗。
“啊!”太宰碾过了芥川的敏感点,又将他自己那东西拖回来一下一下地蹭在芥川的那一小块皮肉上,听着芥川发出的声音他越发确信自己是活着的。接着他将整个下体埋进了芥川的身体。在顶进芥川最内里的位置时,两人同时发出喟叹。
“在下爱您。”芥川收紧了下体,用全身感受着太宰的温度。两颗有力的心脏此时以同一频率在房间中发出共鸣。
“我也是。我也爱你,龙之介。”太宰在芥川的头顶做出回应。
他们相拥了一会,之后太宰开始挺动下身,高频率的动作弄得芥川濒临高潮。
“啊……不要!”芥川抓着手边的被子像一条濒死的鱼那样。无法承受过多快感的身体时不时地抽搐几下。
太宰将插在芥川身下的东西拔出来并让他坐在自己胯部。
靠着重力一下坐到底部的快感让芥川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发出惊叫之后迎来了高潮。
他体力不支地扶着太宰的肩狠命喘气。白色粘稠的液体从下身喷发,渐在了他和太宰的肚子上。
太宰仰视着他,用食指蘸着身上的粘液在芥川的肚子上画了个爱心。在收笔的时候,芥川虚虚地握住了太宰的手腕,带着太宰的手覆上自己细细的脖子。
芥川将太宰的手往里收。
“你在哪边看的?”太宰还是微笑地问他。芥川示意他去掐芥川的脖子。
芥川没有回答,感受到自己脖子上的力度加大,他只是张开嘴开始呼吸。
他喜欢这种濒临死亡的性爱,这只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并不是从哪边看到的。这种将近死亡的模式才可以让他暂时脱去自己“罪人“的标签,让他真正登上极乐的顶峰。自从他记事以来,所有人都将他视之为罪恶的代表,抛弃妹妹独自去战斗只是为了自己那无法理解的情绪,他惶惑、悲伤。这时候他敬爱的太宰先生出现了,拯救了迷茫的他。
“治,让我从这个世界上解脱把。“芥川再一次的登上了高峰。
直到芥川发出了浅浅的咳喘声,太宰才松手---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私事被外人介入。他坐起来再次将他拥入怀抱:“好啊,我们这就去。我们一起殉情吧。”之后太宰加快了下身的频率,呻吟着射入在芥川的体内。
芥川在最后脱力地昏睡了,直到后半夜才堪堪找回了意识。他的太宰先生躺在他的怀里睡得很熟。天上已经不下雨了,月光透过玻璃照射到屋内,同时也在芥川的双手上流连,让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发出冰冷的光。他摘下戒指,在月光下戒指内圈上隐约反射出中原中也的罗马音。这次他下定了决心,将戒指放在了窗台边。
“对不起,中原先生。”他知道他和中原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之后他抱住怀里的人并将脸埋在了他柔软的头发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