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莫染红尘意

原著穿剧版梗
1 圈子: 庆余年 CP: 闲竹 角色: 范闲 五竹 TAGS: 年下
作者
破伤风叶 发表于:2020-02-04 03:56:44 有肉
破伤风叶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破伤风叶 更新于:2020-02-27 03:50:14
    破伤风叶
  • 1.
    庆帝是一个不喜欢食言的人,他要做的事很少有失败的,尤其是他登基之后的这许多年,浊浪再大,也如磐石般巍然不动。
    所以他说了要好好照顾,那么老五就必须待在这地下的囚牢里接受他的照顾。

    无时无刻。
    五竹依然被锁链吊在密室中间,他的腿已经彻底断裂,残余的根部中间又许多银白色的奇怪根管,血已经不流了,只是上面的皮肤和肉都褪色成银白,横截面并不是血肉模糊的,这个男人的身体内部仿佛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精致完美,没有一点凡人该有的丑陋。
    庆帝端着一盆水,泼了上去,五竹赤裸的身体一瞬间就变得湿漉漉得,有些凌乱的黑丝紧紧贴在身上,水流将所有伤口都冲刷得很干净,只是那金红色的血已经不再流了,但是这个人还活着。
    没有食物,没有水,血都流干净了,五竹还是死不了。

    庆帝把手从后面伸进五竹的身体里摸索,他看着这个男人痛得全身都在颤抖,但是所有的声音都被塞入喉咙里的口器堵住了,那东西左右各自连着一根绳子,系在五竹的脑后,中间是一根能直接顶到喉咙的圆柱,长时间被堵着气管,普通人早就窒息而死,不过这对五竹却毫无问题。
    他不用进食,不用喝水,更不需要呼吸。
    里头很热,也很软,就好像深陷一副厚实柔软的肉套里,紧得他挪移不开,庆帝把手掌抽了出来,然后翻看着五竹的后穴,刚刚似乎被用得太狠,被扩张过的肉洞已经合不拢了,能轻易看见里面淡红色的肉壁。
    他拿起地上连着水囊的羊皮管,将水进入五竹的身体,等他的肚子明显鼓起,胀满水之后,再拔出管子,就能欣赏到这位他曾经最惧怕的大宗师,神庙最强的使者,屁眼里失禁般得漏水。

    庆帝拍了拍五竹的肚子,又捏住他浅色的性器和囊球,比寻常十几岁的少年还要粉嫩得多,这身子干净得要命,就是那些流回木盆里的水也是清澈的。
    他觉得五竹不是神,也从来没觉得他会是人类。

    “仔细想想,我们也认识了很多年。”庆帝拿起地上盒子里放得药,倒在五竹腿间,又挤了一些在穴口里,这是都是外敷用的春药,内服的大多对五竹没用,他在尝试哪一种对五竹的效果最好,“我以前总会嫉妒你,嫉妒你们,轻轻松松就可以得到这世间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钱财,权势,力量,现在看来还要多上一样,寿命。”
    “老五,你活了多久?”

    庆帝将那根长柱体抽出,让五竹能够出声。
    没有回应。
    “不回答也没事,朕有的是耐心和法子。”庆帝把地上的水盆踢开,他坐在椅子上,调控了一下铁索,然后托着五竹的大腿内侧,让他背对着坐进自己怀里,洗干净的肉洞吞入他的肉棒,庆帝轻轻拽动铁索,五竹就不得不在他身上起起伏伏,用柔软滑嫩的内壁裹着他的分身。
    被涂了春药的甬道很快就恢复到原来的紧致,又湿嫩又炽热还这么软的屁眼,比女人都好肏,庆帝也想不到五竹看起来冷若冰霜,倒是有这样一幅让人流连忘返的身子。
    “朕差点忘了,范闲还在朕的大牢里,你想不想看看他?”
    五竹嘴唇一动。
    “范,闲?”
    这是他第二次听见这个名字,但总有些说不出的耳熟。
    “差点忘了。”
    庆帝将他脑后的银针拔出,让那些记忆重新回到五竹的芯片里,这枚银针的用法他已经试验清楚了,第一次完全拔出后就可以让五竹想起所有的记忆,第二次的刺入就会让他失去所有记忆。
    一得一失,银针进出的长短等同于记忆的多少。
    五竹此刻应该想起来了一切。

    他重复了一遍,明显流畅许多:“范闲。”
    庆帝摸了摸他的脸:“我找人带他过来。”
    五竹猛地偏开脸:“滚!”

    2.
    范闲被关了两日,他知道自己输了,对于走到他这一步的人,输就是死,他那个皇帝老子根本不可能放过他。
    不过婉儿应该不会有事,毕竟那是他的侄女,若若和其他人或许会被牵连,他想过身边的人所有最糟糕的下场,死,软禁,流放。

    包括他自己。
    但是范闲却不太敢去想五竹。
    他的小叔叔,叶轻眉遗书里嘱咐他要好好照顾的人,在这个世间存在了十几万年的神庙使者。
    他不知道庆帝是怎么制服五竹的,但是他清楚如果庆帝想,他真的可以让五竹死亡,彻底终结这个传奇的生命,有那么一瞬间,范闲忍不住去怨恨叶轻眉,为什么要把那么多的神庙秘籍流传出来,如果没有这些,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宗师,他的叔叔就是最强者,他今日也不会败。
    但他也只能想想,他改变不了什么,范闲第一次觉得无力,他甚至恐惧,如果庆帝带着焚烧了五竹的身体,带着一堆金属残留物来告诉他叔的死讯。
    那会是他最恐惧的梦魇。

    牢房忽然有了动静,锁链被打开,叶统领面无表情得看着他。
    “陛下要见你。”
    范闲嗯了一声,很识相得站起来。

    手铐脚铐都被解开,甚至还让他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范闲想不到自己还会有这样的待遇,又无论他怎么问,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或许只能等他见了自个老子,才能知道答案吧。

    “进去吧,陛下在里面等你。”

    范闲来过这里很多次,但都没有这一次心情复杂,他脚步不快,时刻注意着四周,然后鼻翼下就闻到了淡淡得香味,那是皇室特有的熏香,这偌大的宫殿里静悄悄的,没有侍卫,也没有太监和宫女。

    再往里走,就是卧室的位置,以前他都是在书房或者偏殿见的庆帝,还从来没有一次走进过这么里面。
    范闲手心里都是冷汗,他确实紧张,这种未知的等待或许才是最恐怖的,他对庆帝玩过心战,这一次却轮到了他自己。
    深吸一口气,他推开了那座深红色的大门。
    就如同打开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禁忌。

    他看见。
    一个金色的笼子。
    黑色的项圈紧紧束缚着五竹的脖颈,像拴狗一样的将他锁在里面,双手被捆在身后,左腿残缺,浑身不着寸缕。
    范闲何曾见过他最强大的小叔叔如此狼狈又凄惨的样子,他捏紧了双拳,目眦欲裂,只想冲过去,撕开这钢铁所制的冰冷囚笼。

    “朕想了很久要怎么对付老五,但是想了很多办法都不怎么保险,所以朕就让人打造了这个万斤精铁所成的牢笼。”庆帝不知何时便出现在范闲的身后,“你该感谢朕的,老五记性不好老是忘东西,不过这一次朕已经让他通通想了起来。”

    范闲咬牙:“放过他,让叔回神庙,我再也不会去找他了。”
    “天真!”庆帝冷冷道:“如果输得是朕,你会让朕活着离开吗?”

    五竹听到范闲的声音后立刻抬起头,他姿态艰难,脸上倒是一贯没什么表情:“少爷。”
    声音嘶哑低沉,却是范闲最熟悉的。

    他直起了身体,范闲便能够看见他身上额外的装饰,胸口穿透了乳晕的圆环,下身性器上绑着的红绳和刺入尿道的细长玉簪,还有隐约垂在臀后的细绳,估计里头也塞着东西。
    范闲脸色阴冷得看着庆帝,满腔的愤怒被淋透了水又在油锅里煎炸,无力和焦躁深深捏住他的心脏:“什么条件?”

    庆帝看着他:“你的软肋是老五?”

    范闲道:“不,我才是他的软肋。”
    越是心情激荡,他反倒越发冷静下来,他已经没有机会了,活着是唯一的希望。
    “我让他又一次的离开神庙,让他来杀你,现在我输了,你却没有杀死我,也没有杀死他,陛下,您让我来是希望看到什么呢?”

    庆帝嘴角含笑,似乎很满意这个问题。
    “你觉得,老五长得怎么样?”
    “叔很好看。”
    “可惜是个瞎的,又断了条腿,这样的货色在醉仙居里头,一晚该是什么价码?”庆帝问道,似乎非常好奇答案。

    范闲气得嘴唇颤抖,只能死死忍着。
    “叔是这世上少有的大宗师,哪里能用钱财衡量。”
    “你说得也有道理。”庆帝走到笼子旁边,蹲下细细打量着五竹,“你娘很喜欢他,总是句句不离,你应该也很在意他吧,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

    “陛下想说什么?”
    “朕很嫉妒,朕的女人和儿子都这么在意一个怪物。”
    “叔不是怪物。”
    “不是怪物,那他为什么还不去死?”庆帝等了一会也没等来范闲的回应,他古怪得笑了笑,“朕知道,他是神庙的,是你的母亲从神庙里偷出来的,朕这几日已经试过老五的滋味,让朕想起了你的母亲,然后朕就想到了你。”
    范闲面无表情得听着,他忍耐力极好,所以没有吐出来。

    “你是朕和她的儿子,也有过女人,你来品品这神庙里的使者和凡女有什么区别?”庆帝将牢笼打开,扯着锁链将五竹拖出来,“当然,你可以拒绝,不过朕会找其他人来接受这份独一无二的恩赐。”

    范闲知道他的皇帝老子变态,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他恨得将手指深深陷入皮肉里也不知,鲜血从指缝里留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我……接受。”范闲听见自己这样说,心里却有无数的恨意在疯狂生长。
    他承认自己对他的小叔叔有过不该有的阴暗心思,但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心里最重要也最珍贵的情感都存放在五竹叔的身上,他甚至都不敢在多想其他的东西,生怕会玷污了对自己最好最无私付出的小叔叔,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把那一份多年守候的眷恋温情变成不堪的性欲。

    庆帝把五竹的大腿分开,当着范闲的面拔出那根已经被捂得温热的玉势,一大股白浊从瞎子少年红肿不堪得小穴里流了出来。
    范闲这才看清楚,他的小叔叔狼藉一片的下身,大腿内侧满是青紫淤痕,尿道口周围的划伤,玉茎前端微微肿起,还有臀部腰侧的掐痕和手印,混着精液一起,触目惊心,又生出一种难言的糜艳。

    范闲忽然觉得羞耻,就算是这种情况,就算是当着庆帝的面,他还是硬了。

    • 求更新!!!
      崔耿 评论于 2020-07-27 22:49:20
  • 2#
    .⁄(⁄ ⁄•⁄ω⁄•⁄ ⁄)⁄. 回复于:2020-02-27 20:03:43
    .⁄(⁄ ⁄•⁄ω⁄•⁄ ⁄)⁄.
  • 吃到啦吃到啦,好香!
  • 3#
    = = 回复于:2020-02-28 01:14:40
    = =
  • 好香!!!!感恩qwqqqqq
  • 4#
    (  ͡°  ͜ʖ  ͡°) 回复于:2020-07-27 22:49:47
    (  ͡°  ͜ʖ  ͡°)
  • 快快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