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奥克]正义小姐的双龙

回应信徒的神明怎么可能是邪神
9 圈子: 诡秘之主 CP: 奥克 角色: 克莱恩·莫雷蒂 奥黛丽 TAGS: 女攻 扶她 体内射尿
作者
水镜 发表于:2020-01-13 14:45:00
水镜

正义小姐一如既往地向愚者先生递上了罗赛尔大帝的日记,按照平常来说,她应该会观察塔罗会其他人的反应,推测他们的心理状态。
  今天她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那个消失的梦境实在太惹人在意。导致她不能集中精力。
  她竟然只能依稀记得愚者先生帮了她。
  啊,奥黛丽,你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奥黛丽开始细细回想,却尽量保持着倾听的样子。
  
  
按照指示,她见到了回旋楼梯下的龙。
  这次经历如此梦幻绚丽,充满冒险色彩,她不兴奋是不可能的。
  
  
于是她醒后,不由得再睡了一会,控制着梦境,把自己变成了龙。
她昂首挺胸,在天空翱翔,穿梭于白云间,后又俯冲,来到平时根本不会来到的魔兽森林里,耀武扬威地向非凡的生物施压。
真是愉快极了,她不矜持地转了个圈。
不行,奥黛丽,即使现在不是人,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举动,何况,更因为是龙,所以更不能这么做。
  奥黛丽顿了一下,心中的情愫被悄悄地放大。
  渴望得到表扬……?爸爸,不行,妈妈也一样。
  表扬的话,还是愚者先生吧!
         虽然知道高高在上的那位不会这样,但还是忍不住幻想。
  
  我会不会得到他的夸奖呢?
       “正义小姐,做得不错。”
  像平时她递上日记一样。
被温柔又充满威严的声音这样地夸着,就是最大的褒奖。
 
龙族是高傲的,她也一样。可如果愚者先生看见了她,她会毫不矜持地把头低下来,想让愚者先生摸一摸。
        真想让愚者先生看一看啊。她鼓起了脸。
  
克莱恩躺在床上,他的灵感有所触动,深红星辰突然亮起来。
  
是正义小姐?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还没有等克莱恩占卜,白色的光芒便迅速把他包裹,直接将他拖入了梦境。
“愚者先生?!”奥黛丽不可置信,急忙冲了过去,到一半又想起自己庞大的身躯,硬生生停了下来,趴在草地上以示自己无意冒犯。
  
         为什么自己没有回应便被拉入正义小姐的所在地?
  出了事情,克莱恩第一反应便是找药水。篓子有一半都是它捅出来的。
  如果只是这样到还好,要是灰雾出了什么问题,或是有什么封印物和大人物找自己麻烦,那就倒霉透了。不过……
他心里自嘲一笑,自穿越以来,自己身上的问题就没有少过。
  
  还是先了解一下情报吧……他抬眼看了眼前的巨龙,这应该就是正义小姐没错了。
正义小姐此时还端坐在草地上,她垂下了头,但视线还是忍不住往愚者先生身上瞟。
  
好小啊。奥黛丽不禁下意识地比较起来。
  不行不行,这是大不敬。奥黛丽甩了甩头。
“正义小姐,这是你的梦境。”克莱恩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周围,断定道。
“啊!是,是的,愚者先生!”奥黛丽回答道。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克莱恩陷入沉默。
“我想听听你呼唤我的理由。”愚者抬起了头。
正义小姐看不见愚者先生的面容,但她感觉得到,那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平静的,不含感情的。
       仰望也仿佛俯视,这就是愚者先生。
       她又想起自己的念头,害怕地缩起了身子。
  只是想让愚者先生摸摸自己的头而已,愚者先生为什么会过来。
        不,愚者先生一定早已洞悉一切,祂过来是为了责罚我只因这点小事而找祂。
  ……既然如此,表明态度,便主动领罚吧。
         奥黛丽闭上了眼睛,“我,我想让愚者先生摸摸我的头!”
         克莱恩心里无语,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这绝对是药水搞的鬼。
  摸龙的头吗?他还没有接触过龙。好奇心驱使他动手,但如果顺应这么小的愿望会不会有损愚者的威严?
         “将将,新一轮活动开始了。”
         克莱恩心里不爽地啧了一声。
         药水察觉,怕克莱恩又像上次憋自己一个月,可没把它郁闷死。明明有它的情毒,克莱恩是怎么忍住的呢?
  虽然最后还是得逞了……想到上次的情形,药水咂咂不存在的嘴,愉快地咧开。
  当时的克莱恩全身挂满精液,肚子被射得微微鼓起,鼓胀到穴里的精液不断冒出,一点点地被挤出来。
  那些人积攒了多久呢,克莱恩被摩擦得嫣红的嘴唇上的精液甚至随着嘴巴一开一合的喘气拉了丝……破布娃娃都比可爱的克莱恩的来得干爽。
  如果不是没有形体的话,他也要……药水含泪继续回忆。
  有机会一定要再弄一次,不过现在就算了吧,为了眼前的利益暂时忍一忍吧。
  龙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它也一样
  在无穷无尽的欲望之下,克莱恩会被灌溉成什么样呢?它开始期待了。
  想到这里,药水快速地补充道,“嗯,你摸摸她的头就好了!”
  “正义小姐可是金主爸爸,顺应一下她的愿望对你又没有坏处。像氪金游戏还有充值回礼呢。”
  情债不算坏处……吧?药水悄悄补充。
  这家伙的词汇每次都在增多。
  不过……这次会那么简单?
  摸一摸正义小姐的头对他来说只是小事,毕竟正义小姐不是男性,自然不会起什么反应。
  还是药水回心转意,决定往女性方向发展?要是那样的话……
  “女孩子贞操在这个时代这么重要,我会做这种事吗?嘤嘤嘤,你不信我,你变了。”
  男孩子就不重要了吗?克莱恩叹了口气。将这口气慢慢咽下。
  既然它说不会,那就是不会。每次药水在字面意思上都不会骗自己,坑都在它没说出来的地方。
  顺从就顺从吧,至少这次没有给自己贴什么奇怪的buff。
  “不会对你身份起影响的,我会抹去她梦境的记忆,只留个印象。让她在你提要求的时候接受程度提高。”
  不愧是涉及欲望就无敌的药水,强制满足欲望并支付代价的能力太bug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缺钱的二五仔之主心动了。
  小buff,聊胜于无。
  
  但还是不能让药水就这样如愿以偿。
  克莱恩悠悠开口……
  克莱恩在情爱这方面还是有欠缺啊。药水暗声窃笑。
  克莱恩是最帅气的,这毋庸置疑。平常运筹帷幄的样子和面对情爱时的慌张两相对比,更显得这个人可爱。
  要命的魅力,太可怕了这个人。药水假装唏嘘。
  虽然克莱恩想要什么都可以,但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不管那边两位如何暗自思量,奥黛丽都听不到。
         等不到回应的奥黛丽头越来越低,她被沉默压的喘不过气。
  愚者先生会授予我怎样的惩罚?她不由得惴惴不安。
        克莱恩终于与药水讨价还价结束。
假装生气的效果真不错,克莱恩心里乐开了花。
  之后它有什么小动作他不管,反正最近的安宁是保住了。如此想着。            克莱恩开口了,“正义小姐,过来吧。”
         这是真的吗?
  奥黛丽觉得自己被喜悦冲昏了头。
  赞美愚者!!
         于是她来到愚者身边了。她低下了头。
         睥睨一切神明的手出乎意料地温暖,她偷偷抬眼,又把眼垂下,真舒服啊。正义小声小声地发出咕嘟的声音。
         正义小姐变成的龙的躯体应该还是小孩子吧,真好满足。
克莱恩看到猫一样反应的奥黛丽,忍不住挠了挠下巴。
  
        就现在吧。药水愉悦地想。
  
        “唔,愚者先生……”奥黛丽发现自己有了反应,她为什么会有雄性的生殖器?!
         奥黛丽的变化克莱恩自然也看到了。克莱恩的脸色一下子黑了。
  竟然在这里埋坑……
        奥黛丽觉得自己的身体失控了,她现在只想用自己的体液涂满眼前的人。
         用什么呢?龙涎?
         好主意。奥黛丽失神地想。
         于是她舔了上去。
   味道真好……明明尝过无数佳肴,但却只有身下的这人给自己如此满足的快感。
          克莱恩的身体僵住了,不是他不想躲,而是药水做了手脚。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一点点变烫,紧接着,热感涌向了全身,小克莱恩磨蹭着布料,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一点点立了起来,花穴逐渐浮现,孕育着爱液,后穴也回味起以前的经历,湿润了自己的开口,两个穴口一张一合,暴露自己想要食物的欲望。
         该死!
  巨龙伸出舌头,猩红的肉膜在白皙的皮肤上滑动,包裹,几乎要把他拆吃入腹。克莱恩的长袍浸湿了,透出些许肉色来。
  克莱恩体表已满是亮晶晶的液体,他的体内也藏着亮晶晶的液体,两者共同作用,勾起他的情潮。
         克莱恩半闭着眼睛,眼睫毛颤动。
         无辜的少女被献给了邪神。现在大概是这种感觉。
         克莱恩拆开灰雾,声音沙哑。“正义,变成人形”
          奥黛丽不明所以地照做,她没有意识了,但她觉得这个人的话一定要听。
          金发的少女站立着,她在森林里应该像一幅画的,可下身却不怎么和谐,裙子里却有一大包凸起。
不能舔了,金发的少女盯着眼前的布满她口水的人,小口喘着气,欲望越发膨胀。
         克莱恩让正义躺下,掀起了繁复的古典裙。
  绅士不应该对小姐做这种事的,在现实应该早就被打死了,算我占了便宜吗?克莱恩苦中作乐地想。
         信徒祈求神明的垂怜,向神明低下了头。神明的垂怜回应了信徒,向信徒低下了头。
          克莱恩俯下身子,含住了其中较后肉棒昂扬的肉冠。两只手都没有闲着,一只手给嘴巴做辅助,用指甲磨蹭着肉冠的下沟,另一只手从较后的肉棒上撷去了口中咽不下的口水,给较前的肉棒做润滑。
          克莱恩重重地吸了一口小孔,用两手撸着肉棒,把较后的肉棒往喉咙里顶,把较前的肉棒往喉结处摩擦。
         好舒服……这是不应该的,不能只有我舒服……可我能做什么?
         奥黛丽努力对焦视线,她看到了愚者先生被她的肉棒撑得鼓起的脸,看到自己第二根肉棒正操着的喉结,看到了藏在长袍下的锁骨,看到了因长袍服帖而显现的漂亮的腰,看见了愚者先生的圆润屁股翘起饱满的弧度。
         真好看……
         奥黛丽把手从袍子下伸进去,抚上了克莱恩的屁股。她轻轻按了下去,张开的手指被臀肉充盈着。
         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想要让愚者先生舒服了,正义小姐把臀肉随意揉捏,感受臀肉的张力。
         想要更多的接触……
         贵族少女将白嫩的手伸向裤子间隙,色气地磨了磨克莱恩被松紧勒出的红印,后又向更后方前进。
          真是奇怪啊,自己的手本以为保养得实佳,但愚者先生的臀肉更细腻。是因为自己变成龙肤质改变了吗?还是原本就这样的呢?
        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挤压自己的屁股。克莱恩想。
         不管是把臀肉往两边分开还是又往中间聚合,克莱恩全部感受得到。
被挤压的臀肉又挤压着穴肉,花穴里的汁水便悄悄地溢了出来。奥黛丽心生好奇,用指甲把汁水刮了上来,五指揉搓,拉出了细细的白丝。
         她还觉得不够,便一手扶住克莱恩的屁股,另一只手手指分开,毫不犹豫地直接插入两个肉穴。她越用力汁水便会越多,她不舍得这些汁水被浪费,便全部捞上来,往克莱恩的大腿上擦,往克莱恩的花唇抹,她的手指沿着花唇外部轮廓合拢,惹得花唇吐出更多爱露,她又把汁水往挺翘的屁股抹,把手指又伸进褶皱抽插。
          区区情潮,克莱恩完全可以抵御,甚至能随意把玩初哥的肉棒,只管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现在,他的屁股被人玩弄着,一把把情欲洪水的开关打开,对肉欲的渴求冲满了脑子。
         于是他脱下了自己的长袍,把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对准了两根肉棒便直接坐了下去。空虚的欲望一下子得到满足让克莱恩不由得小小呜咽出声。
太长了……克莱恩想,留一部分在外面然后慢慢动吧,现在的正义小姐没有意识,还需要我掌控全局……
          想要全部插进去……
  为什么不动了?是没有力气了吗?
  既然如此,让我来吧!奥黛丽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正义小姐的眼睛猛然发亮,一下子就将克莱恩直接按了下来。
  唔!!
         太刺激了……克莱恩翻了眼白,花穴被龙根挤压,把空气都挤了出来,只剩一个肉套紧紧贴着它要讨好的对象,克莱恩的后穴被龙根开拓,不应该进入东西的腔道排挤着外物,却给了对方无穷的享受。
         轮到克莱恩失神了,他微微张嘴,咽下口水,无助地喘着气。
         奥黛丽发现这样的姿势并不适合自己动作,便顺从自然,把克莱恩扑到了他的外袍上,压着克莱恩的大腿开始了抽插。
         她快速地将肉棒插入再拔出,每一次都要冲到宫口,凭借龙族优秀的体质把克莱恩搞得乱七八糟。
         花穴里有一口小小的泉吗?奥黛丽听着噗呲噗呲的声音想到。再大声一点好了,她喜欢听这样的声音。
          奥黛丽的动作又变大了,没有意识的她并不怕责罚,肆意的撞击着克莱恩。
         要再用力一些,花穴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口,她拔出肉棒的时候会受到巨大的吸力,像愚者先生在亲吻冠头一样恋恋不舍,她喜欢这种感觉。
         后穴抵挡不住外来的侵略者,原本明显的阻力变得可有可无,柔软的腔道卖力地吸着龙根。
         克莱恩应该会阻止的,这场性爱本是规规矩矩的,受他掌控的,那么克莱恩现在怎么样了?
         克莱恩正在受着花穴里敏感软肉的冲击和肠道内前列腺点被摩擦的快感,整个人只能死攀着奥黛丽的肩膀,被迫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口水已经咽不下了,也没有口水可咽了,克莱恩现在不能控制自己的嘴巴,睁开眼只能看见晃动的天空。
         奥黛丽的两根肉棒膨胀,一抽一抽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精液迅速灌满了两个腔道,肚子微微鼓起。
明明龙体那么冰凉,为什么精液会这么烫呢?克莱恩被操得潮吹,两种液体混在一起,肚子被鼓得更大。
         克莱恩终于有机会喘口气了,奥黛丽看着克莱恩的舌头在嘴巴里一伸一缩,直接亲了上去,她用龙族较长的舌头把克莱恩的舌头缠绕,吮吸,舔过牙齿间的缝隙和敏感的上颚,最后才将舌头拔出,用口水再涂抹了克莱恩的嘴巴后,才恋恋不舍地将舌头抽回来,肉棒拔出来。
          精液涌了出来,白色的液体流过克莱恩的穴口,逐渐滑落在地板上,触碰了大腿……
真淫腻啊……
龙性本淫,更何况是面对我们可爱的克莱恩。
         所以奥黛丽的肉棒又勃起了,克莱恩今晚只能被迫地享受到巨大的快感
……
         我在干什么?奥黛丽感受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吸着,随后便把最后的精液交给了克莱恩。她记得这是……
         愚者先生?!
看着眼前的场景,奥黛丽深深吸了一口气。愚者先生已经被埋在精液中了,不论是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都在源源不断地吐着精液,睫毛上也有,头发上也有,仿佛要再给他涂上自己的颜色一般,到处都是。奥黛丽的占有欲得到了极大满足,亵渎神明的感觉又带来更大的刺激。
          奥黛丽又勃起了,但她已经没有精液了,熟悉的冲动向她袭来。
           不,不!这可是……!
奥黛丽努力想把肉棒拔出,可肉棒比她诚实,也更固执。
  她最终将克莱恩按向自己,把肉棒全部埋进克莱恩的穴里。
         肉棒持续胀大,射出了淡黄色的尿液。它把腔道里的精液都冲得干干净净,也刺激着克莱恩把最后一点尿液都射出。
……

  那个梦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好像看到了愚者先生的脸,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奥黛丽小小地鼓了鼓脸,对自己感到懊恼起来。
  一定是一场了不起的冒险!
……

  药水是否让正义小姐真正忘了愚者的脸无从揭晓
  反正高位上的克莱恩肉唇被磨得发红,药水的欲望也远远得不到满足……
          那么,这是不是梦境呢?

    1#
    .⁄(⁄ ⁄•⁄ω⁄•⁄ ⁄)⁄. 回复于:2020-03-27 21:27:01
    .⁄(⁄ ⁄•⁄ω⁄•⁄ ⁄)⁄.
  • ohhhhhhhhh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