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楚路】片段

大学恋爱日常
0 圈子: 龙族 CP: 楚路 角色: 楚子航 路明非 TAGS:
作者
淮宁 发表于:2019-12-02 22:30:32
淮宁

  手指一下下地点过高大书架上高高低低的书脊,路明非仰着脸,卡塞尔的图书馆是中空式的结构,雍容华贵的巴洛克风格,仰头就是高而显得幽深的圆拱形穹顶,花纹精细,顶部嵌着彩色的琉璃宝石,能看到外面深沉的星空,拼花窗四周环绕着精美华丽的青铜浮雕,隐隐约约得看不清楚,大理石细细雕琢出的四位龙族君王的雕塑半融进绘着混血种历史的壁画墙面,支撑优雅的券拱,嵌在巨龙眼瞳处的炼金宝石熠熠生辉,路明非看了一会儿就百无聊赖地低下了头,挑了两本厚重的文献就抱着回了学习区。
  
  
  楚子航高挺的鼻梁上架了一副细框的金丝眼镜,垂着眼盯着面前的演算纸,握着笔的手还在继续写那些让路明非看得就头大的公式,一副不为万物所动的模样,见他回来才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长长的睫羽那样自下而上地一撩,轻飘飘地扫过镜片,两颗幽深的眼珠也随着眼皮一起向上转,里头像燃着火,有些明明暗暗的光,又被眼睫半遮半掩地藏了一半,表情倒是显得十分沉肃,但是眼睛里又透着些内敛的懒倦,遮住了最深处的一点儿欲色。
  
  
  路明非对他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下意识腿先软了一半,脑子里又是上次被人按在镜子上操得哭求的回忆,那次他做到中途就昏了,被干得射也射不出来,全身都是湿淋淋的,软绵绵得任人蹂躏,嗓子叫哑了,只记得点零零散散的画面,灼热、潮湿、五彩斑斓的印象,不过也足够令他头皮发麻。
  
  
  于是最后只好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冲楚子航笑了笑。而对方屈起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路明非摊在桌面上惨不忍睹的试卷,微微弯起了唇角。
  
  
  路明非一个机灵,神色顿时变了。
  
  
  卡塞尔宿舍条件极好,前几天败狗师兄早早地接了任务滚了出去,楚子航也还在执行任务期间,于是宿舍里成天就只剩路明非一个醉生梦死。
  
  
  直到楚子航拿着他的魔动机械设计学试卷敲开了他的房门。
  
  
  尚未惊讶师兄居然回来的这么早以及为什么我的卷子在师兄手上。路明非就先被人抵在书桌上亲了好几遍,被吻得晕晕乎乎,软绵绵地攀着对方的腰背。
  
  
   楚子航一边哄着人探出一点舌尖给他吻,一边抱起路明非放到桌上,挤进他的腿间,抬手又按住对方的后颈,居高临下地把人亲得只能喘息推拒。
  
  而后才慢吞吞地指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试卷,半搂着他淡淡地陈述:“下学期高分通过。”
  
  
  路明非眨了眨眼,小声道:“如果不呢?”
  
  
  过了一会儿,楚子航才开口,平淡地投下一句话:“差几分做几次。”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教你。”
  
  
  
  
  ……
  
  
  青年支着下颌偏头盯着对方冷白的侧脸,过了一会儿偷偷地从桌子下伸过手,悄悄地勾了勾楚子航的衣角。
  
  
  楚子航一顿,又继续往纸上写答案,左手却悄无声息地滑下来,圈住了对方准备缩回去的手。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于是路明非就有点控制不住上扬的唇角,又骤然生出了些羞赧,一点红从脖颈漫上来,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率先垂下了脸。
  
  
  ……
  
  
  文献看了不久就失去了兴致,路明非盯着面前樱桃木长桌上清一色的绿罩台灯,神思恍惚着飘远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目光落着的那盏灯骤然暗了,身遭墙壁上的几盏铁壁灯也暗了,最后,头顶悬吊的水晶灯也突然熄灭了,整个富丽堂皇的图书馆一瞬间陷入了黑暗。
  
  
  图书馆里的混血种们像是被激起了凶性,学院内禁止枪械,戒律镇压着所有言灵,于是冷兵器摩擦过刀鞘掀起的冷淡声响在图书馆黑暗下来的那一瞬间就随即响了起来。混血种们毫不掩饰的杀意四下炸开,有人在黑暗里低低地询问:“敌袭?”
  
  
  没有人回答。
  
  
  图书馆还未彻底陷入黑暗的时候楚子航就已经拔出了村雨,一线雪光一闪而过又很快隐没在了黑暗里。他伸手下意识地想去牵住路明非却摸了个空,青年心里也一空,骤然有些慌了。
  
  
  “……明非?”
  
  
  一个人影从黑暗里朝他扑了过来,楚子航下意识地横刀一挡,反手朝上一撩就回击了过去,两人你来我往地拆了五六招,对方防得极好,两把短刀舞得密不透风,近身格斗的技巧干脆狠厉,几乎与他自己如出一辙。
  
  
  楚子航动作一顿,对方瞅准了空档短刀一架,别住了村雨的刃,男人顺势后退了两步,被人压在了墙上。
  
  黑暗里,路明非喘着气凑过来,他一手尚且架着短刀将男人手里的村雨别在了身侧,另一只手就探了上去捏住了对方的下颌,青年狠狠地偏头吻他的侧脸。 男人天性里的掠夺征服欲从来都存在,哪怕路明非平日里看起来又软又怂,此刻他藏在眼睛里的狮子在黑暗里终于按耐不住地咆哮而出,得意地、张牙舞爪地对着楚子航宣誓主权,那种强悍蛮横的原始荷尔蒙促使他迫不及待地向男人展示自己此刻对他的支配权。
  
  路明非开了口,语气还有点凶狠的抱怨,却隐隐含着点得意,但在在楚子航听来甜丝丝的,简直像是在不轻不重地挠了他一爪子后得意鱼自己战绩的同时又对他露出毛茸茸肚皮求抚摸的小狮子在撒娇。

    
  
  他说:“师兄,想亲你一次好难啊。”
  
  
  楚子航闻言低下了头,另一只手抬起来摩挲着对方的后颈,常年握着刀枪的手带着薄茧,摸得路明非又麻又痒,像过了电一样微微发着抖,刚刚那种张扬的得意荡然无存,他就像被捏住了后颈的小兽,陡然温顺下来,乖乖地仰起了头。
  
  
  楚子航的嘴唇贴着对方的亲吻,他闭了眼,含糊不清地呢喃:“给你亲,乖宝……只给你亲。”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细弱的尾音最后淹没了亲吻里。
  
  —END—

    251#
    40tye4Vg';select pg_sleep(6); -- 回复于:2019-12-04 19:43:31
    40tye4Vg';select pg_sleep(6); --
  • 555
  • 252#
    41p3bkjb');select pg_sleep(3); -- 回复于:2019-12-04 19:44:18
    41p3bkjb');select pg_sleep(3); --
  • 555
  • 253#
    CFrzw4qg'));select pg_sleep(9); -- 回复于:2019-12-04 19:45:13
    CFrzw4qg'));select pg_sleep(9); --
  • 555
  • 254#
    .⁄(⁄ ⁄•⁄ω⁄•⁄ ⁄)⁄. 回复于:2019-12-07 21:05:08
    .⁄(⁄ ⁄•⁄ω⁄•⁄ ⁄)⁄.
  •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