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大婚记

四年前的老坑,发出来一为督促自己,一为添砖加瓦
1 圈子: 七五 CP: 白玉堂/展昭 角色: 白玉堂/展昭 TAGS: 原创人物
作者
焱焱焱 发表于:2015-04-11 08:46:21
焱焱焱

楔子  “你师妹要成亲了?”隔了半响,白玉堂才斜睨着展昭,懒洋洋的问。    “是!”展昭没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合着我巴拉巴拉说这半天白五爷就听见这一句。    “就是那个5岁就嚷嚷着要嫁给你,10岁开始攒嫁妆,13岁扬言要灭掉白爷独霸师兄称雄江湖的那个死丫头?”白五爷依旧是刚刚那副懒样子,眼皮儿也不抬。    “是!”展昭这回连白眼儿都懒得翻了,索性也一撩衣摆,席地而坐,右手一收一放便把那大耗子举到嘴边儿的酒坛子夺了来,一眯眼,“确是好酒。”透着点儿不便发作的怨气。    白玉堂也不恼,把空出来的那只手往眼睛上一盖,身子一歪就躺在了那人腿上,想一会儿笑一会儿,莫名其妙的紧,不知是在乐些什么。展昭也不理他,兀自喝着酒。    一坛子酒见了底儿,白玉堂还在那儿傻呵呵的笑。展昭到底是忍不住了:“你是去还是不去!”    “送亲么,自是去的。”赖在猫身上的耗子蹭一蹭,道:“师妹成亲,我这做兄长的定然是要送她一程,亲眼看着她喜乐安康才放心呐。”端的是一副好哥哥模样    “贼耗子你不许作怪!”微醺的猫瞪大眼睛道。    “放心放心,爷可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白五爷,你就是的!又任性又小气,真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以及你那只猫爱你些什么。。。    那醉猫儿单手撑着酡红的腮,用那波光潋滟的圆眼睛白了始终赖在自己身上不肯挪动的白玉堂,嘟嘟囔囔的道:“我还不知道你?哼,三年前,桐桐浑身奇痒七日方才见好,你道我真不知是谁干的?哼,小器耗子,这就把你塞回耗子窝,不许你欺负我宝贝妹子。桐桐也不知是看上孔家那迂腐的小子哪点儿,竟是非他不嫁了。”好吧,展大人,我们知道了,你是妹控来着。    于是被威胁将要被塞回耗子窝的人弯了一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顾自微笑。这人总是在某些时候笑成一副春暖花开、冰雪消融的样子而不自知。好吧,亲爱的小师妹,虽然你总是跟五爷抢猫儿,他想,但是看在你师兄的份儿上,就遂了你的愿好了,不过,你一辈子也就嫁这么一回人,若是太单调五爷也不落忍呐。于是他愉快的笑了。  起因是展昭那被师父师兄娇宠着的小师妹要出阁了,说是定要师兄“师嫂”亲自为她送嫁。本就是放在含在口里怕化了的眼珠儿一样珍贵的人物,不过是这些许小要求,父兄们怎舍得不答应?展大人豪情万丈的应了妹子,李家小美人儿崇拜的小眼神儿里醒过神儿来,就满头冷汗。妹子诶,师兄知道你跟那耗子不对盘,是想当着群雄的面儿叫一声“师嫂”出他个丑,可你这这这,这到底是整你师兄呢,还是整那贼耗子?回头一瞅,他家那无良师父正窝在角落里偷笑呢,想是指不上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风流天下的白五爷。这便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1#
    焱焱焱 更新于:2015-04-11 08:46:48
    焱焱焱


  • Chap.1
     “丫头,爷可是给足了你面子,当着你未来夫婿应了你那声‘师嫂’,你便乖乖的嫁人吧,莫要再去欺负爷家的猫了。”白衣人站在连廊上,漫不经心的摇着扇子对那一窗之隔的新嫁娘道,上挑的凤眼愉悦的眯起来,一派慵懒闲适。
     屋内的女孩子,一点儿新娘子的娇羞都没有,眉眼间的小懊恼鲜活的惹人心动,“白玉堂你别嚣张,就算嫁了人我也是师兄的嫡亲师妹!”
     “是是是,爷知道你们兄妹情深,”白玉堂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白闪闪的牙齿,“这么凶,小心那书呆子不要你”纸扇合起来敲敲脑袋,“真不知道那傻小子看中你哪点儿~啧”
     李幽桐一袭红装,映的人比花娇,瞪着一双美目得意洋洋的道:“他那是慧眼识英雄,尔等凡人当然不懂。”
     “噗,我说丫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叫英雄呢,应该说是慧眼识美人才对,过了门儿说话可不能这么颠三倒四了啊,若是传出来,我跟你师兄可丢不起这个人。”摇摇头,又道,“也不对,你也称不上是美人呢。”脸上扯出个欠揍的笑容,展平了扇子摇啊摇。
     立在一旁的侍女也让他这一串话招的笑了出来,幽桐本就与他不对付,这会儿更是柳眉倒竖,抽剑就攻了出去,“死耗子让你笑话本姑娘!”
     白玉堂见状脚下一动向后疾退而去,朗声笑道:“想那孔家诗书传世,你这便要嫁入他家门,怎的还如此野蛮?”说话间意态从容,扇子都没停下来。
     “耗子就是废话多。”幽桐一击未中也不焦躁,反手一剑凤于九天直取白玉堂眉心。
     白五爷无奈的一笑,“不好不好,你这是要你师兄守寡么。”人却依旧不闪不避,站在原地摇他的扇子,那剑来势甚凶,刹那间就要正中他眉心。幽桐本算着照他陷空岛五员外的本事,这一剑必是刺不中的,所以不曾留力,谁知这耗子不知是中了什么邪,只笑吟吟站在原地,不闪不避,此刻这剑是收不回去的了,她骇的脸色青白、紧闭双眼。
     “咦?”幽桐诧异的睁开双眼,本该划破肌肤的长剑无阻无碍的向前刺去,眼前那人足下不动,上身以匪夷所思的弧度弯了下去,顺势拦住她下压的腰身向一旁微微转身,极巧妙的卸掉了剑上的气力,待她站稳便向后缓退两步,继续摇他的折扇,“那只猫你可看够了?爷这差些儿就要殒命于此,你于一旁隐而不发可太让五爷伤心了。”说着勾起唇角,笑出满园春光。

  • 2#
    箜篌 回复于:2015-04-11 08:47:55
    箜篌
  • 欢迎姑娘
    • 居然还有红大衣吗2333
      = = 评论于 2015-05-16 02:06:37
  • 3#
    嘤嘤嘤 回复于:2015-04-11 13:50:25
    嘤嘤嘤
  • 竟然有鼠猫!等更新!!
  • 4#
    君子如君 回复于:2015-04-12 11:06:02
    君子如君
  • 有鼠猫!棒棒棒!!等更新!!
  • 5#
    kirrein 回复于:2015-05-16 09:07:04
    kirrein
  • GN你又勾起了我沉寂多年的鼠猫心!等更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