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颓山

从原文出发的all唐三,有点肉渣,在原文中见缝插针地YY,没有全套
0 圈子: 斗罗大陆 CP: all唐三 角色: 唐三 奥斯卡 唐昊 戴沐白 TAGS: 起点文 起点同人 艹翻起点男
作者
搬文的勤劳烧卖 发表于:2019-09-23 13:49:32
搬文的勤劳烧卖

这是一个搬文简介:
是这样的,青青子衿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不开了,我感觉要挂的可能性很大,金鱼作者最近终于想起来海棠专栏(叫艹翻起点男),打开上去了,但是一时间忘记了密码并且发现留言板被清了呜呜呜呜呜我风暴哭泣
痛定思痛发现菠菜还安然无恙所以打算搬文做个备份
填坑什么的就不要想了,金鱼脑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年写过嘛玩意了。都气死了,我 坑 我 自 己

正文请看二楼


对了这篇文需要【重要预警】一下!!!【预警】!!!!!!
雷和OOC就不用额外提了,本文基本上是属于对【原文见缝插针式的YY】,充满了【此处可以出本/这里可以搞肉】的无节操展开
简单来说就是无下限雷OOC,还包含了父子/道具/调教/等等
因为太久之前写的,基本上写了什么都忘了,更不要提后续了,所以后续是不会有后续的,要是手痒想搞唐三会重新开一篇吧

文名是随手起的,没有什么意义,请别在意

    1#
    搬文的勤劳烧卖 更新于:2019-09-23 13:52:28
    搬文的勤劳烧卖


  • 被抱回房后唐三一直在昏睡,奥斯卡也注意不去打扰他。直到将入夜的时候他才缓缓醒来,身子免不了还是阵阵虚弱。回神后突然感到身旁有股紧贴的气息,他心中一惊,气息变得紊乱,却不得不强自压下惊慌强令自己冷静。

    暗抓了一把针在手中,唐三就要攻去,刚一动,身体就被禁锢了。强硬的气息压在身上,令他的身体不禁僵硬异常。一句饱含思念的‘三儿’就在他耳边炸开了,唐三身子骨随着这声立刻软了下来,全身一松,带着软软的哭音,喜极而泣地喊了一声“爸……”

    唐昊似乎不满意,捏了捏他的耳朵,“哭什么哭,之前不还很生龙活虎大干了一场吗,打得好,爸爸为你自豪。”唐三虽然被搂在怀中无法转身仔细确认,但耳边的声音和身体所感受到的气息让他安心不已,听了这话不免有些脸红,“您、您都看到啦?”

    “哼!”唐昊不爽道:“赵无极敢把你欺负得这么惨,放心好了,待会爸爸就替你去教训他吧。”

    唐三一听,忍不住捉紧环在腰间的手,“爸爸又要走了吧?再一会,再多待一会,好不好……找老师也是为我好,你别去找大麻烦好吗?”唐三心里想着赵无极那么厉害,自己父亲肯定不是对手,心里一下担心至极。他连忙说道:“这事都怪我,怪我太冲动,不愿服输,所以才……”

    “好了,你别再为他说话了。”唐昊听着有点莫名不爽,赵无极那个家伙不懂轻重伤了唐三,唐三居然还为了他说情,但儿子这么乖巧懂事他又很高兴。“爸爸找你是有重要的事的,收拾他只是顺手,你不用担心,我你过分寸的。”唐三点点头,赵无极应该不会太过于为难父亲吧……他努力昂起头,望向身后的人,哪怕只是倒转的身影。他脸上尽是亣的喜悦,“爸爸,你说的重要事是什么?”

    唐昊看到儿子乖巧的表现,表面不动声色,低头在他鼻梁上轻轻一吻,“你也到年龄了,正好是某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

    “是什么重要机密的事吗?”唐三以为是什么重大秘闻之类的,甚至可能和自己的母亲有关,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也同时挣脱了怀抱,面对面盘坐在唐昊面前。

    唐昊忍着笑,抚摸唐三头发淡淡说道:“不是那种大事,别紧张。”唐三闻言放松了些,但仍在正襟危坐中。

    “小三,你已经十二了吧。”唐昊低沉的嗓音忽然想在唐三的耳边,“有梦遗过吗?或者自己用手解决过没有?”

    “什、什么……?”

    “就是说这里——”唐三回神发现自己下衣不知何时被脱了,而命根却被对方抓在手里。

    唐昊的话仍在继续,“这个地方,出过精没有?”

    纵使这个身体只有12岁,但精是什么,唐三自是知道的,上辈子也不是白活的,当下羞赧道:“当、当然是还没出过……”难道爸爸说的十分重要,我应该知道的事,指的就是这个?可…可这也太让人窘迫不已了。

    忽然,唐昊抓着手中的小唐三就揉按了起来,时重时轻地,“既然如此,爸爸就让你尝尝看有什么不一样。”唐三先是吓了一跳,没多久那话儿却自己硬了起来,挺得鼻子,变得滚烫,饶是唐三的定力也忍不住粗喘了几声。只是那呻吟不似舒服也不似痛苦,未久,便随着一声压低的哼声泄了出来。量不算多,但浓稠而白浊的液体污了唐昊一手,两辈子加起来都没遭过这种事,唐三顿时羞愧尴尬的就要扭头收拾好衣物清理一番,却被拉住了。

    “三儿,看好了。”唐昊松开了发育仍未成熟的小唐三,手渐渐向后摸去,来到了隐秘的小穴处,手指带着掌心的液体在穴口上打着转。唐三正半躺在床上,下身双腿大开,呈现上半身勉强支撑着的姿势,唐昊手上的厚茧磨得他穴口有些瘙痒难耐,明明不知道唐昊要对他做什么,却莫名地对将要发生的事感到恐惧和与之矛盾的期待。

    后门一直以来都是练武之人的弱点,要保护好才行,这句话他一直都记得,但唐三却十分相信唐昊,轻轻喘息后闭上了双眼。那根手指也并不仅仅停留在穴口,没多久,便一点一点地撑开了那嫩肉,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异物入侵不适让唐三呼吸急促许多,却没有喊出来,他紧闭着眼感受那根手指在下身的变化,从一开始艰涩的进出,到后来由于沾染上的液体变多而轻松起来。除了一开始的疼痛外,紧接着的只有肿涨的不适,但这完全算不上上么。

    “三儿,舒服吗?”唐昊的声音护体响起,唐三已经,睁眼看到唐昊带着细微笑意的眼,不由愣神,无意识地点点头。

    这一下,第二根手指也开始在穴口处探索起来,而第一根自然是留在了体内深处,撑开着肉壁,手指也没入到了根部,缓缓地抽出,再缓缓地顶入,像这样动作起来。唐三不由地轻哼了声,第二根手指趁机也伸进了内部。不适感增加了,唐三微微皱起了眉头,重新闭上了眼,令自己不去太过在意。那手指在体内横冲直撞,毫无章法,唐三正胀得难受,却感受到那手指停止了莽撞,并了起来,在小穴内不断曲伸、抠挖,不时地进进出出。

    “三儿,这次感觉怎么样?”

    “爸爸,我……觉得好涨,可以拿开吗?”唐三禁不住脸红地问道。

    “没关系的,再忍忍。”唐昊安慰道,当手指增加到三根后,抽插没多久便停了下来,关节分明而布满粗狂厚茧的手指沾满了液体,唐三其余的精液早已留在了里面。“爸爸,这是要做什么?”唐昊用干净的手抚上唐三的脸,在他额前亲吻,“不管爸爸以后做什么,生气,不要怪爸爸好吗?”

    唐三以为他又要离开,顾不得下身的酸麻感,立马起身抱住了唐昊,拽紧了他的手。“不管爸爸要三儿做什么我都愿意!爸爸别走,别走好吗?

    唐昊揉了揉他的头,“爸爸暂时不会走的。”他取出一颗白色药丸,“这东西要怎么用,你要好好记住。”说着他将唐三的一条腿抬起,对着那暴露出来的秘密中,将小药丸塞了进去,几乎用手指顶到了最深处。那药也不知道是什么成分,到了里面立刻就融化了,清凉凉的感觉让唐三忍不住‘啊’声叫出来,心里还想着这是何等奇妙的药物,不知有何用途,没过多久,那感觉便从冰凉变得燥热。

    “恩啊……”未等唐三进一步反应,唐昊又取出几颗珠子放入他手中,每一颗都有拇指般粗细的直径,颜色是不起眼的黑色。“这里一共有六颗,我示范一下怎么用,你记住了。”在奇怪药物的作用下,唐三涨红了脸,却还是连连点头。

    依旧是将腿抬起,唐昊将珠子抵在穴口处,轻轻用力,珠子便撑开了,挤了进去。进去抵过程也并不轻松,唐三不知道父亲要做什么,却知道自己该放松,便努力将珠子吞进去。“一开始用两颗试试就好,三儿,还有一颗你自己来。”唐三手中拽着珠子,看着唐昊鼓励期待的表情,还是取了一颗,双手分开臀瓣,从小穴中塞了进去。“再深一点。”唐三闻言便将珠子推入体内,说来也奇怪,那珠子进入深处后,原来那火辣的感觉顿时消停了很多。

    “三儿听好了,这珠子有什么用还不好说给你听,不过从今天开始,你最起码要保持两天一次的频率练习这个,然后依一周增加一颗珠子的速度,直到你那个地方可以容下六颗全部为止,不可偷懒也不可激进,知道吗?”唐三红着脸似懂非懂地点头。

    “这个珠子,在你用的时候要一并练习,并不是随便塞进去就算了,要学会私处用力,除了不能让它滚出来外,还要用力去将它们夹紧,使它们能在你那里窄小通道中来去滚动。”唐昊耐心地解说道:“一开始练习可以借助手弄出来,以后练习可要靠自己排出来,记住了?”

    “嗯。”唐三觉得这话拆开来每一个字都听懂了,合起来整句话也理解了,可不知为什么却本能地羞红着脸,又点点头。他只是有信心做好这个听起来不难的任务,虽然他还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唐昊觉得唐三悟性高,听话又乖巧,应该可以放心,又叮嘱了几句话后便不再啰嗦。唐三只顾着连忙点头,紧紧抓住了唐昊的衣袖,怕他交代完这些话又不见了。

    “傻瓜。”唐昊叹气,儿子什么时候这么缠人了。“爸爸只是替你教训人去,你先休息吧。”唐三一听,只好乖乖松手,又加上的确是累了,睡醒了却不等于身上的伤全好了,再加上唐昊教他的,对他做的这些让他感到更累了,于是便合上了眼,再度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后来在迷糊中似乎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对方的气息令人安心。
    随后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唐昊并不在。

    唐三虽然失落却没有多想什么,之前只是许久不见,纵使前世的记忆还在,即使算上今世,对家人、对亲情这方面,他也不过是一位十来岁对少年而已,自然是会激动不舍的,但在知道父亲一直有关注自己后便心安下来。况且唐昊昨天隐约透露的那些话,说是要教训赵无极,又说的那么有把握,都怪自己沉迷于惊喜之中没去想这层关系,父亲看来并不是普通的铁匠而已。

    他一定是一名非常强大的魂师,一定是!一想到这一点,唐三心中不由变得火热起来:我也要以父亲为目标,努力变强!

    想到这点,唐三就忍不住立马去洗漱,好快点去修炼紫极魔瞳。只是一起身,就忍不住轻声呻吟,昨晚埋在体内的珠子在深处轻微滚动,带来异样的感觉。唐三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唐昊告诉他这东西有效用,却不能久置体内,心下决定马上取出来,便果断脱去下衣,想用手将珠子取出来。照理说,唐三的手应该是极为灵巧的,这么一向身后小穴探去,忍着不适伸入两根手指,探了半天却没探到。他没办法,只好张开了双腿,自己用双手掰开了臀瓣,试图将细又巧的手指伸到更深处,随着一路挤进,唐三一路轻喘,不时还夹了一两声呻吟。

    正当他身心放松全神贯注之时,身旁传来了声响。唐三一惊,浑身一震,身体变得僵硬,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什么动静,转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回到屋内来,如今睡得真香的奥斯卡躺在他自己的床上一动不动,估计刚刚只是翻了个身而已。唐三不由松了口气,双子继续深入体内,不就碰到了圆柱,双指运上功法,用上了吸力,才成功将两颗珠子弄出来。唐三长舒了一口气,只是手上满溢的水痕让他不由皱了皱眉头,也没多想,随手拿布擦了擦下身便去屋顶修炼了。

    回来看到奥斯卡还在睡,略有些小不忿地把他喊醒了,接着去看小舞,后来就是听说到胖子的事,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唐三莫名地直觉得父亲让自己必须坚持做的事,似乎好像和那方面有关,又不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这样的猜测。但只要一往这个方向想,就会觉得身体莫名地有些微热,脸也不自禁地红晕了一片,两辈子加起来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心果然会有些乱。他也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而是专心扑在了修炼之上。唐三本来就是意志坚定的人,专心下来后进步速度确实比常人要快,当然,用那珠子的事他也没忘了,只是自那天后父亲就不再出现,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天。唐三小舞等人都适应了史莱克学院的生活,竞技场中也混的如鱼得水,实力平稳上升。话虽如此,受伤却终是难免的。第一次在竞技场上受伤并不使人意外,唐三下台后连忙调整内息,小舞帮他去记分了,便留下他一个人。

    又是那么相似的瞬间,唐三忽然感到身边有人,心中惊疑,警戒万分,却在强行运功前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刚有些恍惚,便被人抱入怀中。

    “父、父亲……?”唐三心中满是惊喜,小心翼翼地问道,宽厚的大手胡乱地搅动他的头发,在背后拍了拍,“你做的很好。”突然间被这么一夸,唐三高兴之余还有些难为情,正想说些什么,却感到那双大手正搭在了腰上,掌心贴着后腰处轻轻抚摸。

    “父亲?唔……”那双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不过是在尾椎处用力下压几分,手指沿着肌肤上下滑动,就只是这样,便令唐三情不自禁地变了声调,手脚开始有些发软,内伤的气息再次混乱起来。他变得有些慌张,“父、父亲?”

    唐三被唐昊搂着紧贴在怀里,对方的这些变化他自然知道,手只是在对方背上轻抚,未久唐三的气息恢复了平稳。

    “看来你有乖乖地练上了我给你的几个珠子?”

    自己的身体反应都在对方掌控之下,而父亲露的这一手让唐三更是崇拜了几分,眼神也火热了起来,没多想唐昊的话就点头答道:“嗯!”唐三心里却是在想,莫非这就是内家功夫中的点穴?太厉害了!父亲他果然是隐藏了实力吧?

    两人没说上多久的话,唐昊就说他要再次离开一会儿了,唐三已经很好地习惯了失落。今天虽然受了伤,却依旧十分地高兴。小舞回来看到他这幅抿着嘴笑得厉害的模样,还以为他被打得杀了,唐三无奈之下只好尽量地克制住自己。

    至于见到了父亲这种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不久就到了准备进入星斗大森林的日子了。


    【原文转场过渡】


    多日未曾露面的赵无极这时却出来了,脸上尚未消退的乌青很是显眼,衬得整个人都有几分狼狈,几分憔悴,再加上左眼眼眶熊猫一样的一圈黑印,学员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唐三在笑的同时也在暗暗心惊,这难道是父亲做的吗?父亲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可以把七十六级身为魂圣的赵无极打伤成这样?太令人震撼不已了!

    想到父亲为他做的这一切,唐三心中感到一股暖流。即使见不到父亲,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对方就在身边,关注着自己。

    刚进入星斗大森林后,一切都是随缘,他们也做好了要找上十天半个月的心理准备,第一天搜寻未果,便找了个安全些的地方,扎营休息。

    一切安排完毕后,奥斯卡进了帐篷倒头就睡。唐三修炼了一会儿,见奥斯卡睡沉了,便掏出了唐昊给的那几颗珠子。这些天下来,虽然这东西弄起来很困难,但唐三经过努力后,六颗珠子也能适应了。唐昊告诉他说这东西要练的得当,不能一直弄在里面,所以他在星斗大森林这段时间里尽量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来练习。毕竟,万一含着它们进入战斗是极不便利的,唐三可以想象。

    珠子十分冰凉,唐三将它捂在手中,轻轻搓热了再往身后递去,碍事的裤子早已被褪到了脚踝处。尽管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他的身体仍然是不适应异物的入侵,只能事先用点软膏做润滑,掏了些在手上,便仔细地往穴口涂去,穴口周边都沾湿润了,手指才又挖了一坨软膏,试探性地往里钻去。“嗯……”唐三深呼吸,下意识地屏住了气,也许是这么些天下来了习惯了的关系,或者是软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手指带着膏脂毫无阻碍地滑了进去。进出通畅之后他增加了一个手指,轻轻地揉开穴肉,令后穴放松。
    “嗯、啊……”开拓了有一会儿,觉得差不多后唐三抽出了手指,将手在布料上随意摸了两把,以擦去手指间湿乎乎的黏液,夹着珠子便塞进去。

    第一个珠子很轻易地进去了,第二个也是,小穴几乎是贪婪地就吸住了它,后续的几个塞进去的时候却收到了阻力,小穴紧紧地吸着珠子,却始终卡着难以挤进,前面两颗被甬道绞紧,似是不舍地缠住。唐三用手指将珠子缓缓推入深处,却叫珠子擦过了敏感点,忍不住一声低吟,却趁着穴肉把珠子挤出去之前,把剩下的全塞了进去。

    珠子不大,但是六个并排进入,却感觉仿佛顶到了身体深处。唐三尽量压下这不适感,还是收缩私处,使珠子在甬道内上下滚动,不料没动几下,却觉得不适的怪异感越来越强,仿佛那貌不惊人的小珠子正死死地扣紧了他的弱点、他的死穴一般。有一枚恰好正对着某个合适的地方,不管怎么懂都会狠狠压上,其余的在身后缓缓转动,不轻不重地磨蹭着。

    唐三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自己逐渐失去力气,好似踩在云端一般轻飘飘,有种难以道明的轻松愉悦感从下身升起,不断扩散开来。他甚至连对私处的控制力也逐渐失去了,夹不紧的穴口被珠子微微撑开一点,之前的膏脂混合着肠液悄悄地流出,渐渐湿润了整个股缝,动一下都能感受到皮肤间滑腻的触感。

      这种感觉十分陌生,唐三压抑自己控制不住的喘息,试图把事情重新搬回正轨。他后穴正想用力,某颗珠子再次擦过敏感点,他的双腿顿时软了下来,而唐三惊人地发现自己前面的欲望不止何时抬了头,正兴奋地往外滴落液体,透明的前液顺着柱体流下,流到穴口附近,又与先前的黏液混合了,股间,连通大腿根处更县湿漉漉的一片。

    身后越动,这欲望便抬得越高,硬得越快。这……这情况唐三还是第一次遇见,诡异的舒服感让他难以追究原因,细想之下,咬咬牙,还是决定完成把珠子夹住的任务,等排出来后,再想怎么把这欲望压下去的问题。

    打定主意,唐三也没那么慌了。他深呼吸了几次,下身再次用力,将快要滚出来堵在了穴口的珠子,再次吸回了身体深处、如此反复,令那珠子在通道中来回好几次,被肠液粘在湿漉漉的一片,汁液分泌出太多,混合着之前润滑用的膏脂,流出了不少,将那肉洞弄的既湿滑又柔软。

    当专心在做一件事时,那麻痒也就不那么烦人了,唐三松了口气,今天的任务已达尾声。正当他打算把珠子弄出来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声音:“要不要我帮你?”短短一句却让他身体僵硬,如遭雷击。

    奥斯卡其实醒来也并没有多久,只是觉得空气有些燥热,身旁好像不时有些声响,怎么都睡不踏实,就醒了。醒的时候精神还有些昏沉,正打算继续睡时,却听到了一声被压抑到极致的呻吟。虽然已被压抑到极致,但也逃不过奥斯卡的耳力。他很清楚,这代表了什么,想起这声音竟然是从唐三那儿传来的,更是好奇异常,带着坏笑望过去,却见到了令他有些愕然的一幕。

    因为唐三解开了衣带,因而一番动作之后,襟前已然大开,露出赤裸光洁的胸膛,衣物杂乱,像是被随意扯开一样。当然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唐三却是半闭着眼,半咬着下唇,不时有些忍不住的低声喘息呻吟就是从那泄出,气息却把人整张脸都染红了不少,分明是情动的时候。

    奥斯卡看的有些呆,良久才回过神来。因为见不到唐三在被子中的动作,所以只是猜测他可能是做了什么春梦,半夜醒来欲望上来却又不太好意思,只好自己想方法解决。这般猜想倒是也合情合理。

    至于刚才自己看着失神的原因,他却没有多想,只是归结为眼下这情况,和唐三平日示人的形象反差有些太大,所以自己才会有些惊讶失神。有了这番推测,才有他那一句话,‘要不要我帮你?’

    看到唐三突然僵硬的身体,奥斯卡觉得有几分好笑。“放心啦,你也算半个大人了,哥哥我是不会笑你的。”他靠得更近一些,几乎是挨着唐三躺下,手抵上了唐三腿间鼓起的事物。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唐三还未回神,要害就落在了对方手里。他脸色有些发白,咬紧下唇,而这时他才注意到,那里的欲望不知何时已涨起几分,难以立刻压下。那只手隔着薄被,在要害处揉摁了几下,他忍不住低吟了一声“唔嗯!”

    奥斯卡笑得有些得意:“这事你就不如我有经验了,放心吧,等哥哥教你两手,没女人在身边也可以做到舒舒服服的。”奥斯卡虽然满脸胡渣,但偶尔也会清理几番。今天他刚好剃了胡子,露出一张好看颇有女人缘的俊脸。这种话由他嘴里说出来也不会让人觉得下流,一双桃花眼流露出动人的光芒。

    唐三脸色稍微好了些,心跳也缓了下来,不似刚才那么紧张。奥斯卡似乎没发现他正在干的事情,正松了口气,“不用……我……自己来。”不说倒好,一说话,唐三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竟然饱含了欲望,只是这声音却是由少年发出,未脱稚气。

    这有些嫩嫩的少年音,让奥斯卡听了觉得万分可爱,还挺有反差效果,差点大笑出声,手上动作快了些,用上了几分技巧,果不其然,唐三呼吸紊乱了起来。奥斯卡顿时大为得意,“这样你就别逞强了吧!”他在重点部位用了些力,唐三呼吸变得急促,低吟不断,“都这个样子了,还想说什么吗?让我帮你吧。”

    或许奥斯卡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有经验,快感刺激得唐三既是脸红,又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不管是不是真的答应结果都差不多,只好由着他去了。

    只是这快感偶尔和身后那酥麻感刚好凑一块时,饶是他再怎么克制自己,都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只能任由奥斯卡摆布,弄的奥斯卡以为发现了唐三的敏感点,各般技巧全都用上了。唐三在欲望快感冲击下更难坚持。

    为了帮唐三撸一撸,奥斯卡靠得极近,虽然隔着一层薄被,唐三那敏感的命根也轻易地被他握在手中,上下套弄着。唐三这似乎有些过于敏感的反应让他有些疑惑,但也生出了几分自得。一开始他的确是好心帮唐三释放出来,可他手段多,不时地让唐三失控低喊出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今在野外上露营,不远处就是女孩子的帐篷,也不好再弄出太大的声响把其他人惊醒了,到时候可就尴尬万分了。出于这一点考虑,奥斯卡倒不敢太过于放肆,唐三也就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只是以为自己意志太差,双目迷离失神,嘴唇都被咬破了,还是管不住那些呻吟声,脸早已被憋的红彤彤的,满头细汗。

    两人紧挨着,唐三什么反应都逃不过奥斯卡的双眼。他一低头,就见到唐三胸前两粒粉嫩的茱萸细小饱满,沾湿了汗液,倒有几分水泽,显得十分可口的样子。奥斯卡鬼使神差地低头就要去吸那肉粒,或者空出手来揉捏几番才顺心。头已经低下去了,几乎碰到的瞬间才忽然回神过来,奥斯卡一下子被自己吓得不轻,不敢乱看,也不敢多想,手上动作加快几分,有些慌忙地帮唐三弄出来后,就颇为紧张地退回去了。

    整个过程只在一瞬,唐三还未准备便在一片空白中高潮了。几分后,才从余韵中回神,略有尴尬地道了谢。

    奥斯卡这边也在尴尬着呢,见唐三释放了,没他事了,就想找点话题,看见那明显湿了一块的薄被,起身就去拉那被子。

    “我帮你换一张吧。”
    “不要!”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同时惊愕地看着对方。唐三自然不愿让人看见他被子下隐藏的、赤裸裸、什么都没穿的下身,而且后穴还夹着那珠子,来回摩擦舒服得他出了好多水,这可是令他更为困窘的事。

    奥斯卡当然不知道这些,悻悻地松了手,感觉更加尴尬了。

    唐三目光闪烁,犹豫道:“要不,你先出去等等我整理完了,再叫你好吗?”说完脸上不由苦笑。奥斯卡似是看出了他的难堪,连忙答应,退出了帐篷。

    结果刚出帐篷,就看到了戴沐白似笑非笑的脸。

    “啧啧啧,你还真是男女不忌啊。”

    “啥?”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奥斯卡有些懵。

    “不是说了对七宝琉璃宗的美女有兴趣么?小三这是怎么回事?”说着他皱皱眉,“不会只是玩玩而已吧?这么快就把人搞定了。”戴沐白上下打量奥斯卡,意义不明地嘟囔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能耐啊,也看不出来你下手这么个果断嘛。”

    听到这里奥斯卡终于懂戴沐白说的什么,顿时哭笑不得,“我和小三只是十分纯洁的关系,我喜欢的可是美女,你想哪去了?”戴沐白依旧有些狐疑,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小三怎么回事,那声音可是像被……”说到这里他用眼刀削了奥斯卡几下,“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这种护犊子般的姿态让奥斯卡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内心十分无语,“我真没把他怎么了,我估计他是做了春梦有点那啥,我就……顺手帮他撸了一下。”见戴沐白还是不相信的眼神,奥斯卡有些吐血,搬出了杀手锏,“我发誓,真的只是普通好兄弟间打打手枪,仅此而已!”

    奥斯卡正欲辩说两句,唐三的声音从帐篷中传来,“奥斯卡,可以进来了。”奥斯卡如同得到特赦令一样欣喜异常,连忙钻了进去。戴沐白听唐三声音正常,如平常一样,实在是也不像是被怎么怎么过的模样,也没再追究什么,继续去守夜了。

    第二天,众人见到精神有些萎蔫的戴沐白都被吓了一跳。奥斯卡也同样被吓到了,他还以为是昨夜打扰到了戴沐白,只能讪讪笑笑,递上了香肠后便远远地退开,不去触他霉头。

    众人都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戴沐白没好气地瞪了唐三一眼,见后者茫然的表情,顿时泄气无语,所有苦闷都只好自个儿咽下消化了。

    唉,戴沐白自己是知道的,其实唐三也挺无辜,主要的问题大概是出在昨晚他听到的动静。对于昨天夜里听到的声响,他本来是不甚在意的,那声音很细小,隔远了就听不到,根本没吵到他。只是听出了是唐三那边的帐篷传来后,戴沐白有些惊讶,甚至是有几分无奈的取笑之意,结果另一个人的动静后,那声音便开始有了变化。这第二人,自然就是奥斯卡了。

    作为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戴沐白本来要打起精神来守夜,保持警惕,被这么影响,还要他保持注意力的确不免有些强人所难,也让他生了几分怨气,干脆大大方方地偷听墙角了。不注意还好,一细听,总感觉满脸潮红、布满情欲,粗喘着气的唐三的脸就浮在了眼前。如果只是平常模样的唐三倒是没什么,就算全裸了,只要是个男人,就没啥好看,也没啥好在意的。但偏偏戴沐白从那声中听出一丝服软的意味来,又加上守夜的任务大概是真的太过无聊,脑子一歪,想的东西就变得不太对劲了。

    不不不,简直太不对劲了好吗!

    若是想成楚楚可怜的模样,这的确有些雷人,但若是要害被掌握不得不服,脸上还有些倔强之色的唐三……这画面太魔性饶是戴沐白也停不下来,渐渐地变成了唐三胸前衣襟被扯开,衣衫不整,刚刚与人‘斗争’过的模样,咬住下唇压抑饱含情欲呻吟、任人鱼肉的模样……不不不,这太不要好了!戴沐白欲哭无泪,痛恨起自己在不适当的时候过于丰富的想象力。所以说男人为什么都是靠下半身支配的冲动生物,尽管内心知道这般想法很不妥,做什么不好,竟然意淫自己的兄弟!但偏偏就是停不下来,反而像是什么欲望将要破壳而出,双目发出欲择人而噬的摄人光芒。

    用点抽象点的形容就是,新大门将要打开了。

    戴沐白艰难地吞咽唾液,双目闪烁,似乎要突破什么屏障一般,有些迟疑。忽然一个不小心,脑中的画面毫无预兆地发生了变化,衣衫尽退的唐三用湿润的双眼看着他,眸子里尽是少年特有的固执坚强,稚气未脱的脸露出渴望的表情,下身小穴泛着漉漉水光,三根细长的手指正在肉穴中进出探索,欲望因而挺立坚硬。他挺起腰,抬起下身,喘着哀求道:“戴老大,给我吧……啊!”

    戴沐白顿时觉得自己气血上涌,那手指从小穴中抽出,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自己兴奋吐着前液的大肉棒,他以强壮有力的身躯嵌入唐三两腿间,粗大的肉棒直接插进小洞里,完完全全地将对方填满,令唐三发出似满足似呜咽的叹息。不用催促戴沐白便前后动了起来,不断地插着那窄小却温热柔软的肉穴,像打桩一样用力且富有节奏,迫使结合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疯狂的动作带动年轻身体的律动,每次捅到最深处时唐三都弓起身子,欣长有力的双腿死死缠着戴沐白的腰,口中不断发出像是鼓励的欢愉喘息,戴沐白只觉得,自己每一次顶撞,都与那甜腻的呻吟同时响起,实在是太令人难以自制。

    就在疯狂中,一声更为明显的低哑呻吟打破了他的幻想。戴沐白回过神来,大惊不已,自己竟然在唐三这不时的呻吟中意淫幻想了许久!

    他一低头,果然看见腿间一柱擎天,心中觉得古怪之余,还不免有些苦涩,人家当你是兄弟,你当对方是泄欲对象!当下深呼吸几次,强行把欲望压下。刚刚那声,该是唐三释放了吧,戴沐白管不住自己的脚步过去一看,奥斯卡正好从帐篷里出来,脸上尴尬之色未褪。

    本来奥斯卡所说之言他是信的,偏偏他自己又刚好做出这种幻想来,是在没法不多想,也无法不想歪,越看奥斯卡便越觉得他十分可疑,心中正觉得烦躁苦闷,耐心快没的时候那小子居然溜了。

    听到唐三低哑的声音,戴沐白顿时自己不太好。虽然本来就非常地不好了。

    这种不太好,就一直持续到了早上。





  • 2#
    = = 回复于:2019-09-24 19:30:14
    = =
  • 烧麦太太,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இдஇ; )
    • 哇!什么居然有人在等我吗!!感动哭了……虽然这个金鱼脑作者死活想不起来海棠的账号密码要哭了_(:з)∠)_打算上菠菜自己贴里吐槽结果收到了new回复(这个反射弧) 感动!!
      感动哭QAQ 评论于 2019-11-28 19:24:12
  • 3#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38
    QlqzzNwr
  • 555
  • 4#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38
    QlqzzNwr
  • 555
  • 5#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0
    QlqzzNwr
  • 1'"
  • 6#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1
    QlqzzNwr
  • \
  • 7#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1
    QlqzzNwr
  • 1
  • 8#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2
    QlqzzNwr
  • @@FTfLI
  • 9#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2
    QlqzzNwr
  • JyI=
  • 10#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2
    QlqzzNwr
  • 11#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4
    QlqzzNwr
  • 12#
    1'" 回复于:2019-12-04 17:22:55
    1'"
  • 555
  • 13#
    \ 回复于:2019-12-04 17:22:56
    \
  • 555
  • 14#
    1 回复于:2019-12-04 17:22:56
    1
  • 555
  • 15#
    @@TSuDN 回复于:2019-12-04 17:22:57
    @@TSuDN
  • 555
  • 16#
    JyI= 回复于:2019-12-04 17:22:58
    JyI=
  • 555
  • 17#
    回复于:2019-12-04 17:22:59
  • 555
  • 18#
    回复于:2019-12-04 17:22:59
  • 555
  • 19#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2:59
    QlqzzNwr
  • 555
  • 20#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0
    QlqzzNwr
  • 555
  • 21#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0
    QlqzzNwr
  • 555
  • 22#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1
    QlqzzNwr
  • 555
  • 23#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1
    QlqzzNwr
  • 555
  • 24#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3
    QlqzzNwr
  • 555
  • 25#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03
    QlqzzNwr
  • 555
  • 26#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3:34
    QlqzzNwr
  • 555
  • 27#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4:16
    QlqzzNwr
  • 555
  • 28#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4:58
    QlqzzNwr
  • DcHZxR64
  • 29#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5:37
    QlqzzNwr
  • -1 OR 2+661-661-1=0+0+0+1 --
  • 30#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6:16
    QlqzzNwr
  • -1 OR 2+224-224-1=0+0+0+1
  • 31#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7:14
    QlqzzNwr
  • -1' OR 2+28-28-1=0+0+0+1 --
  • 32#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8:03
    QlqzzNwr
  • -1' OR 2+892-892-1=0+0+0+1 or 'gvI9AyoS'='
  • 33#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8:47
    QlqzzNwr
  • -1" OR 2+276-276-1=0+0+0+1 --
  • 34#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29:31
    QlqzzNwr
  • 871'
  • 35#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0:15
    QlqzzNwr
  • if(now()=sysdate(),sleep(9),0)
  • 36#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0:57
    QlqzzNwr
  • 0'XOR(if(now()=sysdate(),sleep(9),0))XOR'Z
  • 37#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1:47
    QlqzzNwr
  • 0"XOR(if(now()=sysdate(),sleep(9),0))XOR"Z
  • 38#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2:31
    QlqzzNwr
  • (select(0)from(select(sleep(9)))v)/*'+(select(0)from(select(sleep(9)))v)+'"+(select(0)from(select(sleep(9)))v)+"*/
  • 39#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3:26
    QlqzzNwr
  • -1; waitfor delay '0:0:9' --
  • 40#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4:13
    QlqzzNwr
  • -1); waitfor delay '0:0:9' --
  • 41#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5:03
    QlqzzNwr
  • 1 waitfor delay '0:0:9' --
  • 42#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5:35
    QlqzzNwr
  • hBfuJoz9'; waitfor delay '0:0:9' --
  • 43#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6:44
    QlqzzNwr
  • -1;select pg_sleep(9); --
  • 44#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7:10
    QlqzzNwr
  • -1);select pg_sleep(6); --
  • 45#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7:37
    QlqzzNwr
  • -1));select pg_sleep(6); --
  • 46#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8:07
    QlqzzNwr
  • LDro6pMu';select pg_sleep(6); --
  • 47#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8:40
    QlqzzNwr
  • z9YvdqF6');select pg_sleep(6); --
  • 48#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9:10
    QlqzzNwr
  • M1MNm9rI'));select pg_sleep(3); --
  • 49#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9:37
    QlqzzNwr
  • 1'"
  • 50#
    QlqzzNwr 回复于:2019-12-04 17:39:38
    QlqzzNw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