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实验室

斑类设定,强迫行为,复健作品。
1 圈子: 网游之奥术至高 CP: 刀陌 角色: 死亡刀锋 王陌 TAGS:
作者
易苏杭 发表于:2019-08-12 19:45:03
易苏杭

(一)
    
  王陌站在操作台边,驾轻就熟地操控着眼前的大型设备。
  前方陈列的容器里储满了不明的黏稠液体,按照机器的指令正逐渐减少排空,王陌冷眼扫过那些被囚禁于容器中的人体,一遍又一遍地予以实验体测试。
  只是,今日的实验如同往常那样以失败告终。
  他不甚在意却又自嘲地笑了,指尖跳跃着在操作台上飞快地键入程序,计划将该批次的实验对象统一处理掉,并迅速关闭所有的实验设施准备离开。
  这些行动对于王陌来说已相当熟练,算起来,他加入这家明面上经营医药的公司已有七年,从最初那个懵懂无知却又一心想投入医学研究的毕业生,变为现今麻木不仁整日进行着人体实验的行刑者,也的确是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
  青年中断自己的出神,再次确认了仪器关闭,而后动身去往更衣室。
  短短的几步路上他视若无睹地经过待处理的尸体,几具尸体湿漉漉地垒叠起来,身上的衣物浸着特殊液体,在空气中散发着略微刺鼻的化学味道,因在房间里搁置了一段时间,气味才没有原先那样浓重。
  整个房间的规格并不算太大,空间格局也与传统的有所出入,好在设施基本完备,王陌也就没太过在意,专门配备的实验室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而且重点在于没有监控,疏避人群的他可不想成天在人眼皮底下做事。
  
  过了一会儿,王陌从更衣室走出,脱掉防护服的他身上只剩下单薄的衣物,实验室内有空调来控制温度,倒也不至于感到寒冷。
  毕竟,要是在阴冷的环境下与尸体长期作伴,即使是他也不免加以提防。
  显然,室内升温的空气让王陌感觉良好,放松了警惕,他又一次从尸体堆前路过,丝毫没发觉在他身后有谁睁开眼。
    
  王陌回到操作台附近,联系好人员来清理后,开始收拾起桌上的实验材料。
  突然,他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心脏不安地狂跳起来。
  他抬头,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容器,容器玻璃的反光显示着此时在自己背后有另一个站立的身影,而且还在快速地向自己接近!
  当心!
  看到玻璃映射出身后男人扬起的手掌,王陌迅速转身闪到一旁,堪堪躲过了对准自己后颈的一记手刀。
  他几乎是瞬间回过身,目光锁定那个赤裸着身体的高大男人。
  对方虽面孔陌生,但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发梢滴着黏稠的水珠,动作时甚至有些溅到他身上,俨然是之前关在实验容器里,被判定为失败结果的实验品。
  这种类似于“诈尸”的情况王陌还是第一次遇见,估计只是刚才注射药剂时出了差错,剂量过少或者是药效免疫之类的。
  正在上下打量间,男人的攻击再次迎面劈来,王陌不断试图躲闪。然而手无寸铁的他即使躲过第一下,也难逃对方连续不断的攻击,他常年待在实验室里面,体质可以称得上是十分孱弱。来者招招虽收了力道,不至于致命,但也难保被制服以后,落入这个人手中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很快,王陌被死死按在地上不得动弹,他的脸贴着冰冷的地面,竭力挣扎着想要扭过头看清压制在自己背上的男人。
  死亡刀锋单膝跪在王陌的腰上,大手钳制住青年的动作,刚刚恢复神智的他一时也没搞清状况,只是出于本能,优先控制住视野里唯一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死亡刀锋警惕着青年的一举一动,心有提防地问道。
  王陌紧咬着牙关,又尝试挣扎了几次无果后,像是妥协般松口答道:“实验室。”
  死亡刀锋又接着追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
  王陌气恼地喊出声,他使劲让身体从地上重重弹起,依然是冲不破男人的桎梏,此时的他简直恨透了自己这副羸弱的躯壳。
  死亡刀锋是个极有耐心,能够跟青年奉陪到底的人,他手上用劲,捏紧青年右手腕骨,像是要把它硬生生卸下来一样。
  王陌登时脸色煞白,额头直溢出冷汗,却还是强撑作淡定,死死咬着下唇不肯叫出声。
  这倒让死亡刀锋有些刮目相看,换了个问题,“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我的实验室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出。”
  “你的?”死亡刀锋捉到重要的字眼,“你都做了些什么?”
  死亡刀锋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被人盯上抓来研究很正常,比起他是如何被弄晕搬到这来的,更想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被做过任何改动,从苏醒到现在约有十分钟,虽然意识已逐渐清晰,但是他的左手甚至整条左臂仍然麻痹着,用不上全力。
  话刚问完,死亡刀锋感觉手下的身体一僵,显然是不会轻易告诉他了。他移开视线四下打量环境,犹豫着是否要下手击晕青年,就在这错神的一瞬间,颈侧忽然传来尖锐的剧痛。
  他立即再次制住对方进一步的动作,垂眼向斜下方看去,一支注满药剂的针管正斜斜地插进他的皮肤里,针尖已没入皮肉,不过药剂却未向里推进。
  显然,身下的青年是想用针头做武器,原本瞄准了动脉,因背对看不到目标才失了准头。
  王陌狠狠地咬牙,其实那只是他平日里长时间工作打的营养针,刚才打斗中碰巧掉在地上,而且就在他伸手可触及的地方。王陌便悄悄地把它藏在身下,寻找着男人注意力分散的时刻,伺机反抗。没成想,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浪费了。
  死亡刀锋对这点微弱的反抗表示不屑,仅仅拔掉针管扔到一边,血珠从细小的伤口缓缓溢渗了出来,量不多,男人并不加理睬,任由它过一会儿自然凝血。
  
  与此同时,一丝奇异的香味钻进了王陌的鼻腔。
  “这是什么……”王陌只觉闻到这味道之后,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心跳逐渐加快了速度,耳边仿佛能听到胸腔里咚咚跳动的声音。身体不自觉地发热,热得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向外散发出热气。平时冷静的头脑也被这热气蒸得昏昏沉沉的,连张口说话都倍感艰难。
  他用仅剩的力气扭过头看了一眼,隐约在男人背后看见兽类的虚影,心底暗想: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实验室里怎么会有狼?
  殊不知在对方的眼里,他身上也浮出了魂现。
  “先祖回神吗,怎么在这个时候……”死亡刀锋皱起眉,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人类转变为斑类的过程,虽然不知道转变的契机究竟缘何,但是现如今斑类稀少,他也就不好对青年下重手了。
  “先祖……回神……?”王陌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仅能感受自己的身体在变化,且一切变化皆发生于瞬间,让他来不及反应就已丧失行动能力。
  “你同我一样,是斑类。”男人漠然解释道,“只不过我是狼族的重种,而你,大概只是条狐狸罢了。”
  
  在此之前,王陌从未听过什么先祖回神、斑类重种的词,更是没想过自己也会转变为这不明种群中的一员。他只觉刚才闻到某种奇异的味道后,身上的力气顿时如同山倒般逝去,四肢沉重像被灌铅似的难以抬起,浑身瘫软得仿佛被人下了药。
  而这独特气味的来源,正是男人颈侧被他划开的伤口。
  原来,如今世界上存在两类人,一类以猿猴为祖先,另一类则以其它哺乳类及爬虫类为祖先,二者经过时代变迁,都进化成人类的形态,仅从外型上来看并无法区分。
  然而,后者较之前者多了项独有的能力,即为魂现。魂现指的是斑类本身的动物灵魂显于身体表面,呈现出动物的形态。当下状态的王陌,周身隐隐浮现出兽类的雏形,因太过模糊而无法辨清,只依稀见得窄面长吻,双眼赤红,通体雪白,尾毛蓬松的兽形,加之体温高热不下,许是北极狐一类的中间种。
  说到稀有度与能力大小,多个等级可呈金字塔形状分布:斑类除种类多样以外,还依照能力的大小分为轻种、中间种与重种,依序能力逐渐增强。能力越强,生育率越低,种族也就越稀有。
  至于先祖回神,它们位于金字塔塔尖,是隔代遗传的产物。即该人类的祖先有斑类,因某种突发情况或特殊原因,使人类能力觉醒为斑类。由于先祖回神兼具斑类的特性与人类的繁衍能力,因此极其吸引生育率低下的重种。
  根据死亡刀锋的判断,王陌既属于先祖回神,又属于犬神人中的狐族。犬神人是斑类中具有犬科动物特性的一族,尽管族群占比最多,重种却几乎绝迹。而死亡刀锋本人就是其中相当罕见的重种,并且,作为应当是现世仅存的冰原狼,繁衍后代传承血统是他的首要任务。
  此时此刻,先祖回神——这种生育率极高又毫无反抗力的斑类——就在他身下。

    1#
    易苏杭 更新于:2019-08-12 21:19:14
    易苏杭
  • (二)
      
      “呵,你究竟是什么人……”
      王陌表面质问着,心下已将这个压制住自己的不速之客,认作是敌对公司派来盗窃实验数据的人,纵使听到男人含混的解释,也都当成了用以迷惑的说辞。
      他气急反笑,不过也似乎意识到当前谈判的重要性。毕竟只有先了解对方的目标与需求,才能借此为自己寻得生存的机会,更何况自己不知被下了什么药,一切反抗都不可行。于是他不再做那些羸弱无用的反抗,决定冷静下来好好交流一番。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松开了压制他的力道。
      “你可以叫我死亡刀锋。”男人尽可能简短地介绍自己,“我并非寻常人类,而是属于斑类中的犬神人重种——冰原狼,其中详尽以后会跟你讲清。”
      王陌将信将疑的强撑起身去看身后的男人,只见对方眉端舒展褪去敌意,仅是目光定定地看着自己。殊不知男人眼神中特殊的意味,只是斟酌从哪里开始下口。
      说实话,想要完全不受先祖回神影响是不可能的,死亡刀锋的确动心了。虽然手上没有用于生育的怀虫,不能立刻让青年怀上冰原狼的子嗣,但是当下的状况终究难能一遇,不妨先用体液进行短暂标记,以此来宣示主权,再图将来。
      这同时也是出于对青年人身安全的考虑,毕竟,一个不懂得自我保护,甚至连隐藏魂现都不会的先祖回神,走在大街上跟没穿衣服又有何分别。
      “我需要你的帮助。”死亡刀锋态度诚恳,“在此之前不能放你走。”
      
      眼看面前的先祖回神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身,死亡刀锋伸手一推,高大阴影又牢牢笼罩在青年头顶。
      王陌的后背重重地砸在地上,他又气又恼地惊呼了一声,仰首正对上死亡刀锋意味不明的视线,眼中的灼热看得他头皮发麻,产生了不可能的联想。而像是印证他的猜测一般,男人俯身一口咬住他的喉管,只稍稍用力就能刺破跳动的颈脉。
      “你想干什么……起来,放开我……”
      王陌把手撑在男人胸膛前用以阻挡,然而别说他现在的状况了,就算是打了强化剂达到最佳状态下的他,力气也等同于螳臂当车。
      “别乱动。”
      男人的犬齿并未刺入皮肉,而是拿捏着力道,衔着薄薄的皮肤浅浅噬咬,直到淤血般泛红才肯换地,在白皙细窄的颈项上留下一串不容忽视的痕迹。等折磨得不像样子,再以舌面舔舐过那些牙印斑驳的吻痕。
      “你……好恶心……”
      皮肤因一番施虐而变得敏感,湿润的唇舌舔过引发青年不由自主的战栗,异样的感觉传至下腹。
      王陌被迫高高仰起头,把脆弱的脖颈暴露出来。他很想重拾力气作出反抗,可是刚一举起手又收了回去——男人的伤口近在咫尺,从颈侧散发出血液独特的气味令他脑袋昏沉,理智散尽,甚至有愈发靠近的冲动。
      还好在他内心挣扎是否把头靠过去的时候,密集的亲吻向下转移了。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毫无章法的一通狂舔,男人舔过脖颈、前胸、手腕……那些脉搏跳动的地方,恍然间令他想起友人家饲养的两条大型犬,甫一见面也是这样盛情难却地将他扑倒,压在身上舔得他哪里都是口水。
      眼看着死亡刀锋并无伤害他的举动,一副动物般宣示占有权的样子,王陌有些猜到了对方的意图,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不可理喻,这也就让男人的动作不再具有情色意味了,如果不是对方强行掰开了他的双腿,把脑袋凑了过去的话。
      
      “滚开!不许碰我!”王陌惊愕怒斥道。
      只是为了让自己沾染气味,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青年仿佛触电般地大力挣动,竭力想要从男人身下逃跑,实验台侧装配着以防万一的武器,如果可以他真想抄起电击枪给这个登徒子重重一击,把他关起来重新感受活体实验的痛苦,再叫警卫将他挫骨扬灰。然而在气味的影响下,手脚俱软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拽紧自己的裤头,不让对方轻易得逞。
      死亡刀锋丝毫不去理会这些小打小闹,他轻而易举地拨开那双碍事的手,将裤子连同内裤褪到脚跟,和鞋袜一样脱下来扔得远远的。一时间青年光裸的下半身大剌剌地敞着,一览无余,唯有白色衬衣的下摆半遮住隐秘的器官。
      “你疯了吗!”王陌愤怒地拧紧了眉头,身子重重地弹动了一下,无力抵抗的模样活像砧板上的鱼,“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死亡刀锋对此充耳不闻,一心专注于眼前的景象。青年单身了二十多年,自然一点拿的出手的性经验都没有,藏在衣摆下的肉棒因为受惊,软趴趴地蜷缩成一团,干净的色泽看上去不谙世事。他以宽厚的手掌覆盖,炙热而干燥的触感覆在那团软肉上,似乎令其误会那是什么适合生长的温床,竟逐渐舒展硬挺起来,小东西顶着男人的掌心不住发抖。
      “放开……你这个变态……”
      王陌气得直发抖,他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身上因燥热难耐生出层薄汗,本就黏腻得让人心生厌恶,加之陌生男人的肆意侵犯更是教他反胃作呕。
      可是身体却诚实地源源不断注入快感,与他过去二十余年不多的个人经验相比有如天差地别,每被男人撸动一下就爽得说不出话,麻痹神经的电流积蓄在下体,自尾骨窜流而上地贯穿整个身体,就算咬紧牙关转移注意也无法平息,甚至忍不住挺身主动把性器往男人手里送。
      死亡刀锋对同为男性的躯体并无过多兴致,只是迫于传宗接代的需求,斑类重种生育能力低下,且和普通人类结合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概率产下猿猴,即人类。他一开始就这样草率地强迫别人,也都因为眼前的青年与自己同属犬神人一族,又是生育率极高的先祖回神。
      这不是他第一次抱同性了,之前遇到过的斑类无不主动献殷勤,不分男女送上门但求一夜,希望借此怀上能力强大的重种的孩子,然而像现在这样可谓强暴的场面从未发生过。
      他可不想把青年吓跑了。
      
      死亡刀锋手上动作不减,他虽没什么照顾同性的技巧,但对于王陌这样鲜少手淫的处男来说足够用了。
      “这样做很舒服么?”他抬眼问道。
      王陌根本无暇回答,答案已经通通写在了他的脸上。双颊涨红得不行,紧闭着双眼,睫羽都微微颤抖,后脑死死地抵在地砖上,身子反弓着向上作出挺腰的动作,分身包覆在男人温暖的掌心,本能地上下抽送。尽管内心极力谴责被快感折服的自己,身体依然停不下来地想要寻求更多。
      “哈......啊......”
      几乎令汗水蒸腾的体温让他再也不能压抑,焦灼的喘息一声接着一声传到男人耳内。
      “平时不经常自己弄?”死亡刀锋追问道。
      青年听闻忽地睁眼瞪向男人,眼刀狠狠刮过对方的脸,因快感充斥而湿润的眼眸却使这一扫完全失去杀伤力。
      死亡刀锋心情大好,身下人青涩而生动的反应勾起了他的兴致,匮乏的经验在此刻成为了性事的情趣,男人有心挑逗解锁更多有趣的回馈,顺便也给点甜头尝尝。他俯身朝青年的性器凑了过去,鼻尖正巧碰到肉柱伞状的顶端。
      王陌则是在男人一开始弯腰的时候就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之前和对方裸露在外的皮肤接触的不适感,都比不上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有心伸手去推阻对方,被奇怪且陌生的同性口交这种事情想想都生厌,可是从未经历过的冒险心态却又突然窜出来骚动。
      性快感对男性的引诱简直是致命的,他自认是一心专注于研究,这方面欲望寡淡的人,此时竟然有了反抗不能索性享受的荒唐念头。

  • 2#
    = = 回复于:2019-08-15 00:33:08
    = =
  • 哇,太太终于回来啦
  • 3#
    = = 回复于:2019-08-15 22:33:53
    = =
  • 太太,欢迎回来!超爱太太的刀陌!
  • 4#
    = = 回复于:2019-08-17 17:27:54
    = =
  • 看了一眼发表时间,这竟然是一篇新的粮?这个万年巨坑竟然还有新粮!!妈耶感动到哭了!!!!1551
  • 5#
    .⁄(⁄ ⁄•⁄ω⁄•⁄ ⁄)⁄. 回复于:2019-08-18 15:21:16
    .⁄(⁄ ⁄•⁄ω⁄•⁄ ⁄)⁄.
  • 好快乐!看得我脸红心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