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瞎写

假如大道争锋是秋水共长天重来一世的结果
0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齐 角色: 张衍 齐云天 TAGS: 同人的同人
作者
= = 发表于:2019-07-31 20:59:54
= =

  -
  张修道到真阳或者炼神之后,改变过去,在让一切看起来仿佛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扫平所有坎坷,一切回归大道争锋的发展
  门中大乱之后齐云天孤身赴十六派斗剑,归来途中门中无人出手阻碍
  世家乖巧安分,身为三代辈大弟子需要考虑的少上很多
  -
  进入魔穴后,一和众人分开,张衍就循着记忆去找花水月,礼貌而强硬地收走了她。
  齐云天下来后,静静地守着他修炼直到魔穴下一次开启,这一次岩壁上的划痕和记忆中的天数并没有出入,再没有一段丢失的时光。
  回返昭幽天池后,张衍允了花水月自由活动,除了不许她离开,并不过多约束,也不关心她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花水月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量,明明看起来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玄光境弟子。而他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又会对她这么好?虽然一开始蛮横强硬了一点,但是后来的做法却正合了她的心意,既没有受人驱使,也能够到外面去找她等待的那个人。
  -
  从魔穴出来以后,一切按部就班发展,出山寻药,归来讨争,月夜下齐云天转身离去的背影洒然,反倒是张衍行出一段距离后,停在暗处转身注视他离去。
  这一世的齐云天是不一样的。
  少了世家那些阴谋诡计,少了师徒门下的龌蹉,齐云天活得轻松许多,也洒脱许多。
  不一样的,他没有经历那些令人痛不欲生辗转反侧的旧事,所以来得更安然也更从容。
  不必因为他莽撞而热诚地伸出去的那只手,而念念不忘,难以割舍,以至于最后自己什么都留不下。
  固然张衍喜欢的是当年那个经历过那么多伤痛后骄傲而尖锐齐云天,而不是一具相似的皮囊,可是既然一切的最后,他总归会是那个人,为什么不能让他多一段美好的回忆呢?
  如果重来一次,如果山门中没有那么多龌蹉与算计,他是可以活得轻松干净地,师长慈爱,同门和睦,门下弟子安然无恙,一切都可以很好。
  这一切他都可以给齐云天,他有这个资格。
  但如果……如果他错了,这一次他依旧找不回来齐云天,也没有什么。
  真阳不成,炼神不成,哪怕大德也不成,有朝一日他会成为道主,道主之后犹有境界。
  他总可以找回他的。
  -
  他们依旧聚少离多。
  这般细数起来,方才明白他们当初得以相聚的时日是何等短暂。
  即使张衍费尽心思多寻些机会与齐云天相处,拢共也没多少时日相处。
  -
  没了世家作乱,孟真人门下那些弟子,即使有心思不大安分的,总归是闹不出多大风波。
  上一世齐云天那位被他设计命丧妖修之手的林师弟,如今张衍偶然在他身边见过一次,不大亲近齐云天这位同门大师兄,大体上是恭恭敬敬的。
  -
  以张衍的修为,纵使过去再来一遍,也不应该有他的存在。只是为了心里的念想,张衍终究是找出来了个法子重新出现在这段过去。
  自封境界总是有些代价的,比如无法完美地控制魔气。等他找到解决办法再和齐云天亲近,张衍是这样想的,却没想到一找就是那么多年。
  倒也不是太过难忍。
  毕竟那么多年没有他的日子都过来了,如今这个人一切安好地待在他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喜乐无忧,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
  张衍吻过齐云天的眼,又吻过脸颊、耳边,再一路往下去,轻柔湿软的触感像是小刷子一样从他的意识上拂过,微微张开的唇像是在等待被亲吻,唇舌交缠时必能轻易地叫他的呼吸紊乱起来。
  可惜不可以。
  双修渡气会将魔气渡入他的躯体,即使只是单纯的交合,也免不了让他沾惹上自己身上的气息,亲吻时会互换津液与气息,亦是如此。
  但是没关系。
  虽然不可以亲吻他,更不可以亲自感受他躯体的柔顺与热情,然而仙家不缺机巧物什,从前他顾及齐云天,也没有必要,如今倒是可以尝试一二。
  张衍倒也没去寻那些淫巧物什,第一次的时候,他只用了几根手指,就把齐云天肏到腰肢酥软,眼中水意涟涟。
  齐云天的唇微微抿着,也抿住了低低的呻吟,张衍吻上去,却不探出舌去顶弄去纠缠他的舌,只是一遍遍磨蹭过,那感觉干燥又柔软,毫无间隙地亲密贴合,叫张衍明白他正颤抖地厉害。
  第一次被手指肏出来后的瘫软中,又被暖玉修成的物什顶入了后穴,“唔……不要……是什么?别、别用……啊——”一刹那间满胀的感觉叫齐云天忍不住失声叫出来。
  “我想看你这样,可以吗?”张衍诱哄道,他微微笑着,眼中盛满笑意,深邃又明亮,专注地与齐云天对视。
  齐云天仿佛被那双盛满情意的眼睛蛊惑了,又或许是紧贴的躯体太温暖,或者是身后不停歇的动作是那样恰到好处,既不激烈到令人难以承受,又叫他不得不分去大半注意力。
  -
  张衍低头吻过齐云天的脖颈,牙齿衔住侧颈那一小块肌肤,轻轻吮咬,留下晶亮的水光与泛红的齿印。
  细微的痛感叫齐云天忍不住有些皱眉,张衍的唇齿就在他的颈侧留恋不去,极是认真地针对那一小块皮肉,竟叫他觉得张衍仿佛是想要咬下来吞吃入腹,这样的错觉让他觉得意识更加混乱了,躯体的热度仿佛再加了一小把火,更热了,愈发难耐,忍不住微微弓起身。
  连亲吻都忍了,张衍自然不会当真咬破了让自己的津液混入齐云天的血中,只是那里的肌肤过于柔软薄弱,咬住了,便仿佛齐云天整个人都交付给他了。这样的感觉太过美好,叫人迷恋,忍不住拿牙尖一再吮磨,直到快要咬破了,方才恋恋不舍地松口,往别处吻去。
  -
  齐云天看得懂张衍眼中的情意,那样坦诚又热枕,叫人难以拒绝,但他想不通张衍的与他亲近时究竟怎么想的。
  张衍几乎亲吻遍了他周身,连他身下的性器都没有放过,却绝不肯与他接吻。张衍能拿手指或者外物把他肏到浑身酥软无力,再没有东西可以射出来,却不肯亲自进入他,每每情动后,只牵了他的手到自己身下,裹着他的手动作,直至泄出来。抑或坦然地向齐云天展示自己硬挺的性器,示意齐云天以手指服侍他的性器。
  并不是没有羞惭,只是既与张衍情投意合,又允了他对自己随意处置,自然不会从没有想过这些事情。这些要求实在来得自然,齐云天虽是难为情,却也绝不会抗拒。
  只是……要主动让张衍亲自肏弄自己,别用那些外物替代,毕竟还是太过了。
  然而随着时日愈久,齐云天虽是习惯了张衍情事中古怪的坚持,却也愈发不解,忍不住猜测……张衍是不是有些颇为特殊的癖好?譬如不大喜好寻常的皮肉交合,反倒是更喜欢一点点将他纳入掌控,直至整个人都任他摆弄,无意也无力反抗的模样?

    1#
    = = 回复于:2019-07-31 22:12:18
    = =
  • 加油啊大大~
  • 2#
    (  ͡°  ͜ʖ  ͡°) 回复于:2019-07-31 22:46:51
    (  ͡°  ͜ʖ  ͡°)
  • 楼主厉害了
  • 3#
    (  ͡°  ͜ʖ  ͡°) 回复于:2019-08-01 12:57:21
    (  ͡°  ͜ʖ  ͡°)
  • 三……三次创作?
    • 是的,同人的同人……追秋水的快两年里我无师自通了写肉,被虐出来的,这篇也是
      = = 评论于 2019-08-01 13:08:15
    • 秋水突然间完结了,好期待太太的甜甜甜啊,就不继续班门弄釜啦,这篇估计就这样了
      = = 评论于 2019-08-01 13:09:41
  • 4#
    .⁄(⁄ ⁄•⁄ω⁄•⁄ ⁄)⁄. 回复于:2019-08-01 18:12:52
    .⁄(⁄ ⁄•⁄ω⁄•⁄ ⁄)⁄.
  • 大大加油
  • 5#
    = = 回复于:2019-08-01 20:07:42
    = =
  • 哈哈,这脑洞好啊
  • 6#
    = = 回复于:2019-08-04 01:13:20
    = =
  • 喜欢,大师兄好吃
  • 7#
    (  ͡°  ͜ʖ  ͡°) 回复于:2019-08-04 17:07:08
    (  ͡°  ͜ʖ  ͡°)
  • 哦哦哦哦哦大大请继续让齐师兄腰软没法下床
  • 8#
    = = 回复于:2020-10-13 06:49:45
    = =
  • .⁄(⁄ ⁄•⁄ω⁄•⁄ ⁄)⁄.
  • 9#
    (  ͡°  ͜ʖ  ͡°) 回复于:2020-10-13 06:54:14
    (  ͡°  ͜ʖ  ͡°)
  • (  ͡°  ͜ʖ  ͡°)
  • 10#
    (,,Ծ▽Ծ,,) 回复于:2020-10-18 18:17:40
    (,,Ծ▽Ծ,,)
  • 粮好吃
  • 11#
    (  ͡°  ͜ʖ  ͡°) 回复于:2020-10-19 08:39:20
    (  ͡°  ͜ʖ  ͡°)
  • 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