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善炭】信息素失控的一天

哭包攻和温柔受是世界的珍宝(震声)
0 圈子: 鬼灭之刃 CP: 善炭 角色: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郎 TAGS: 善炭 鬼灭之刃
作者
草莓配芒果 发表于:2019-07-10 03:59:43
草莓配芒果

  七月十日对灶门炭治郎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其实这日子对他来说,倒不是说有多么重要,该吃吃,该喝喝,日子照样过。

  但也需要足够重视。

  和往常一样,炭治郎吃完了午饭,刚准备睡个午觉,但还没在床上趴多长时间,就听见房门突然响起。

  门外传来善逸有些沙哑的,带着哭腔的声音:“炭治郎,炭治郎……我好怕啊,炭治郎呜呜呜……”

  善逸是这段时间邻居家老爷爷托付给他家里人照顾的孩子,看起来很小,眼睛很大很清澈,一头金黄的头发,看上去精致又漂亮。

  炭治郎很喜欢这个孩子,准确来说,他喜欢所有小孩。

  他喜欢和小孩们玩耍,嬉闹,喜欢和他们相处。小孩子是最纯洁干净的生物,和他们相处是世上最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炭治郎很会哄小孩,几乎所有小孩认识他后都会黏着他。

  善逸也不例外。

  门又被敲了两下,炭治郎回过神,从床上下来走到了房门前,他伸手“啪嗒”一声把门打开,就看见善逸抱着自己的枕头满脸泪水的站在门口。

  见房门终于打开,善逸一跃投入到炭治郎的怀里,将脸伏在他的怀里,将眼泪全都抹在了上面。

  “呜呜呜呜好可怕啊,炭治郎……”

  善逸抽抽噎噎,说话断断续续,炭治郎好一会才从他说出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原因。

  “善逸……你做噩梦了吗?”炭治郎半蹲下来,温柔得看向他,“那些都只是梦啊,不要再哭啦。”

  “可是,可是真的好可怕啊……呜呜呜呜炭治郎,他们追着我跑,我一点也逃不出去,呜呜呜呜……”

  善逸哭得眼睛鼻子红彤彤的,一副快要哭断气的模样,他伸手抓紧炭治郎的袖子,打着嗝哀求道:“炭治郎,炭治郎……你在我旁边陪我好不好……”

  低头看着一脸恐慌的善逸,炭治郎顿了几秒,而后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好。”

  善逸听了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紧紧抓着炭治郎的袖子,怎么也不肯松开。

  炭治郎当他是小孩子,以为他还在怕,便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啦,有我在,不用怕。”

  等善逸躺到床上,炭治郎还在重复这句话,他伸手抱住善逸的脑袋,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口中哼着母亲小时候给他唱的歌谣。

  善逸闭上眼,在这样温馨的氛围中呼吸声渐渐平稳起来,睫毛如蝶翅般轻颤着,挂在上面的细小泪珠顺着脸颊流淌,沾湿了枕头。

  房间到处充满着炭治郎身上的香味,好好闻,好舒服,想要……想要一直在这里。

  这是善逸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意识。

  炭治郎终于哄完了善逸,见他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终于松了口气。

  牺牲了自己午睡的时间,炭治郎并没有太在意,他侧躺在床上,目光游离在自己的房间里,忽然,在看见了什么东西后,他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那是被他摆放在书桌上的日历,上面清楚得在七月十日这个日子上画了红圈。

  再算一算时间……

  今天不就是七月十号吗!

  炭治郎瞳孔忽然一缩,他半坐起身刚想去厕所,就被身旁熟睡着的善逸拉住了衣角。

  炭治郎僵住了身体,伸手想要掰开善逸紧抓他的手,但他掰了好长时间,却连一个手指都没掰下来。

  睡着的善逸力气出人意料得大,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啊啊啊啊!这可怎么办啊!

  炭治郎欲哭无泪,今天是他作为O必定的危险期,如果不赶紧注射信息素,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说不定还会从窗外靠过来一些奇怪的家伙,这也不是没有先例啊!

  而且那时是因为有他母亲在,那些家伙才不甘心得逃走了,现在他母亲出门去接祢豆子了,并不在家……啊啊啊,完蛋了,他得快点去厕所注射抑制剂!

  炭治郎慌乱得从床上站起来,慌不择路脱下被善逸紧抓不放的外衣,可脚还没离地,就又被善逸拽了回去。

  睡着了的善逸力气很大,炭治郎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往外爬去,善逸便翻身压在了他身上,八爪鱼一样紧抱着他。

  “不要走……”

  炭治郎听见善逸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他摸索着一件件褪去。

  等善逸滚烫的手指摸到他的胸口时,炭治郎才恍然大悟般意识到了什么。

  啊,合着这家伙也在危险期……

  ……还是个A。

  之所以断定善逸是A,还是因为他身上漫出的,饱含侵略性的信息素。这些信息素钻入他的鼻子里,让他整个人变得无力脆弱。

  “怎么会这样……”炭治郎呢喃着。

  自己不会真的就这么失身了吧……

  不对,最奇怪的还是善逸为什么会是A这件事吧!

  感受到善逸逐渐变烫的手在他胸前不断摸索,像是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他不断用舌头舔舐炭治郎的乳/尖,直到那颗软软的果实变得通红,才像品尝似的用牙齿软磨撕拉,用粉嫩的舌头包裹住那颗沉甸甸的果实。

  “哈……善逸你等等……”

  炭治郎无处可逃,他被善逸覆在身下,不管怎么后退,都会被善逸拉回来,继续亲吻。

  嘴上在品尝美味的果实,手上也没闲着,善逸右手揉搓着另一颗还未成熟的果实,左手手指却塞进了炭治郎的口中,他用食指和中指将炭治郎的舌头夹住,不停玩弄他滑溜溜无处躲闪的舌头,直到炭治郎因为合不上嘴而溢出涎液。

  炭治郎眼角微红,在善逸这样的亲吻下,眼泪情不自禁从眼尾溢出,一滴滴全落在床单上。

  炭治郎身上的衣服全被他褪去了,若是再被他除去下半身贴身的短裤,他就真的一丝不挂了。

  可炭治郎刚想夹紧自己的双腿,善逸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先他一步将腿插入了炭治郎双腿之间,阻止他想夹紧的动作。

  “放轻松点……”

  睡着的善逸将头埋到炭治郎的耳边,轻声细语道,“马上会很疼……”

  疼……?

  炭治郎被他吻得迷茫,刚刚夹腿的动作是他最后的一点抵抗了,现在他彻底迷失在善逸极具侵略性的信息素下,甚至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喘着粗气的嘴唇。

  好甜……

  善逸的信息素,是糖果味的吗?

  炭治郎喘着气,看着善逸一点点向下吻去,从颈窝到胸口,再到小腹,湿润的痕迹持续漫延着,直到到了最下面,那个挺立起来的柱体处。

  善逸张嘴,一口一口舔舐着,从上而下,从下而上,舌头的温湿与柱体的滚烫形成明显的对比。

  炭治郎喘着粗气,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做这样的事,之前注射完抑制剂后,小腹的滚热会自动褪去,但现在,在善逸这样的舔舐下,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处都变得滚烫起来。

  脚趾收紧又放松,高潮一阵接一阵得冲昏了炭治郎的头脑,想要释放出来……想要在那温热的口腔中达到极致……

  “啊哈……嗯……善逸,等等不行……”

  终于,在善逸不断的努力下,炭治郎第一次喷射出自己的浊物。

  乳白色的液体有少许溅到了善逸的下巴,其余全被他尽数吞下。处理完这些东西后,善逸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又俯身吻住了炭治郎的嘴唇。

  炭治郎从余温中回过神,心惊胆战得看向善逸,一点也不敢动。

  睡着后的善逸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仅力气变得很大,他挣脱不开,就连性格也一反之前的爱哭,变得冷漠坚硬。

  经过刚刚的慰抚后,炭治郎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瘫在床上,大腿被善逸轻轻张开。

  “嗯啊……善逸……”

  就在炭治郎刚休息没多久,后面那个隐私的地方就被善逸用食指探了进去,那里温软紧缩,善逸先用一个指头搅弄一番,而后伸入了第二个指头……

  待他伸到第三个指头后,炭治郎终于忍不住喘出了声,他伸手环抱住善逸的脖子,激烈得亲吻着善逸的嘴巴……他将自己下身的穴口全权交给他了。

  “善逸……”

  湿嗒嗒的肠液从炭治郎的穴中流淌而出,透明的,一点也不浑浊。

  善逸很快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自己早已坚硬挺拔的物件,他回应着炭治郎的亲吻,舌头交缠不分,下身却忽然捅进了那个温软的穴处。

  炭治郎抱紧了善逸,身体忽然紧绷住了。

  下穴洞口忽然收紧,善逸闷哼一声,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茫然得将眼睛睁开了。

  “呜呜呜呜,好疼啊,炭治郎呜呜呜我好疼啊……”

  感受到下身传来的阵痛,善逸眼泪汪汪,豆大的泪水一颗一颗落在两人的交接处,炭治郎从刚刚那股浓厚刺激的信息素中回过神,同样茫然得看向善逸。

  “你……”炭治郎想说些什么缓解此时的尴尬,但话还没说出口,下身突然收到了猛烈的撞击。

  “呜呜呜呜炭治郎,炭治郎我好疼啊……”善逸哭啼着,用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下身却以一种快速猛烈的撞击让炭治郎彻底失了言。

  穴口被善逸的物件拍打着,炭治郎忍着身体的不适,安慰善逸:“嗯……善,善逸,你……哈,你没事吧?”

  善逸露出自己哭得通红的眼睛,他伸手指了指下半身自己和炭治郎的交接处,委委屈屈哭诉,“炭治郎呜呜呜,你里面好紧呜呜呜我好疼啊……”

  炭治郎愣了愣,而后摸了摸善逸绷紧的腰身,紧张道:“那那那……我稍微放松一点,善逸乖,不要再哭啦?”

  听到这个回答,善逸点了点头,哭唧唧得还想再说些什么,门外却传来祢豆子敲门的声音。

  “哥哥,哥哥!你在房间吗?妈妈让你陪我写作业……”

  炭治郎刚放松下来的心忽然收紧,而随着他心口收紧的还有他下面的穴口。

  善逸刚刚才擦完眼泪,在感受到炭治郎温软舒适的穴口突然收紧后,他的眼泪便又都流出来了。

  “呜呜呜呜炭治郎,我真的好疼啊,炭治郎……呜呜呜……”

  门外的祢豆子听见这声音忽然紧张起来,她敲了敲房门,有些担忧道:“哥哥,你是在欺负善逸吗?”

  炭治郎看了眼自己一片狼藉的床单,身上边哭边不停撞击的善逸……

  炭治郎艰难道:“……对。”

  ……我还把他欺负哭了呢。

    1#
    = = 回复于:2019-07-10 06:29:00
    = =
  • qwq
  • 2#
    = = 回复于:2019-07-10 10:17:21
    = =
  • ㄜㄜ
  • 3#
    .⁄(⁄ ⁄•⁄ω⁄•⁄ ⁄)⁄. 回复于:2019-07-11 21:02:55
    .⁄(⁄ ⁄•⁄ω⁄•⁄ ⁄)⁄.
  • 嘿嘿嘿
  • 4#
    .⁄(⁄ ⁄•⁄ω⁄•⁄ ⁄)⁄. 回复于:2019-07-20 19:29:46
    .⁄(⁄ ⁄•⁄ω⁄•⁄ ⁄)⁄.
  • 我蛇的一滴不剩
  • 5#
    .⁄(⁄ ⁄•⁄ω⁄•⁄ ⁄)⁄. 回复于:2019-07-24 04:52:36
    .⁄(⁄ ⁄•⁄ω⁄•⁄ ⁄)⁄.
  • 6#
    = = 回复于:2019-08-09 10:12:16
    = =
  • 为什么打不开
  • 7#
    = = 回复于:2019-08-09 10:12:18
    = =
  • 为什么打不开
  • 8#
    = = 回复于:2019-08-22 08:28:00
    = =
  • 沒看到東西
  • 9#
    (,,Ծ▽Ծ,,) 回复于:2019-08-28 10:06:15
    (,,Ծ▽Ծ,,)
  • 啥子鬼,白的⊙∀⊙?
  • 10#
    .⁄(⁄ ⁄•⁄ω⁄•⁄ ⁄)⁄. 回复于:2019-09-07 13:46:39
    .⁄(⁄ ⁄•⁄ω⁄•⁄ ⁄)⁄.
  • 我好了!
  • 11#
    .⁄(⁄ ⁄•⁄ω⁄•⁄ ⁄)⁄. 回复于:2019-09-10 15:41:12
    .⁄(⁄ ⁄•⁄ω⁄•⁄ ⁄)⁄.
  • 想看后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