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嘉瑞】意外收获

这只是一个脑洞,还是个是个异常OOC的现代脑洞
0 圈子: 凹凸世界 CP: 嘉瑞 角色: 嘉德罗斯 格瑞 TAGS: 嘉德罗斯 格瑞
作者
= = 发表于:2019-07-09 05:24:37
= =


这只是一个脑洞,再次重复这是个异常OOC的现代脑洞
点进来看的各位真是天使,大家就顺带当我更完了吧(。

    1#
    = = 更新于:2019-07-09 05:26:25
    = =
  • 01

    设定是现代,格瑞是非常著名的电竞选手,大奖小奖拿过无数,在嘉德罗斯出道前是绝对的NO.1,自凹凸出游之后个人赛事就称霸整个凹凸游戏,直到三年后嘉德罗斯出道,同样的少年天才,同样的一出道就打爆豪门,加之嘉德罗斯性格嚣张跋扈,一口一个渣渣,还直接挑衅那时当无冠之王格瑞,瞬间引爆整个圈子,一时之间全是喷子喷嘉德罗斯太过狂妄自大说不定连决赛都进不了,结果被一路打脸到决赛。

    两人的决战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在万众瞩目之下,嘉德罗斯输了(毕竟才入行),下面一群嘲笑+讽刺他的群众,媒体也是黑他黑的不亦乐乎,一直没理会嘉德罗斯挑衅的格瑞却出言维护:“他只是没有经验而已,就技术来说我不一定能赢”,随后嘉德罗斯一直被搁置的好友申请竟然通过了。

    随后就是让大众幸福的互怼时光,格瑞对嘉德罗斯的日常挑衅基本不理会,但是两人在赛事上一直争锋相对,一者理智淡漠如冰,一者热烈张狂如火,各有胜负,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

    就这么过了三年。

    事情的转折点是年度最终比赛都要差5分钟就要开始了,格瑞竟然还没登录账号,官方也联系不上人,只能宣布嘉德罗斯胜出,嘉德罗斯强烈要求这是决赛,希望主办方再等一会儿,主办方也很为难,搞了个投票,大众都同意再等等,主办方就给了半个小时的通融时间。

    15分钟后格瑞姗姗来迟,比赛开始后谁都能看得出来格瑞的状态特别差,一直被嘉德罗斯压着打,嘉德罗斯越打越火大,出言挑衅,吐词一次比一次尖酸刻薄,格瑞短暂爆发,最后嘉德罗斯锁定胜局。

    嘉德罗斯对这次决赛非常不满,再次挑衅,“你这是怎么了?太让我失望!”,格瑞没吭声,默默下了账号,嘉德罗斯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想去看看那个人的冲动,奖都没去领,却没在选手通道堵到人。

    比赛结束后,休假期的第二天格瑞宣布退役。

    大众哗然,完全不信官方给的“状态下滑,决定退役”的信息,各方说辞群魔乱舞。

    嘉德罗斯不信,去网上找格瑞,但是格瑞本来就很少上的微博彻底没再更过,微信、QQ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一时之间完全找不到人,嘉德罗斯烦躁了整个假期,用尽了办法,选手里没人知道格瑞到底在哪里,离开了网络没有比赛嘉德罗斯第一次觉得他对格瑞是如此的不了解,雷德和祖玛被他折腾的够呛。

    三个月后赛程再次开始,格瑞没报名,第一次在社交网络上正式做出回应,是真的决定退役,并宣布出售账号卡『烈斩』。

    嘉德罗斯当时正在比赛,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比赛结束后再去联系人已经找不到了,只知道格瑞似乎急需用钱,『烈斩』是在挂出去三个小时内就卖出去了,价格也不高。

    嘉德罗斯已经不是烦躁而是狂躁了,花大价钱又把『烈斩』买了回来,强硬的问联盟要了格瑞的家庭住址,扑到格瑞家里却是人去楼空。

    就这么彻底没了格瑞的信息,那是第一次嘉德罗斯感受到一个人对他如此重要,不仅仅是“认定的对手”那么简单。

    嘉德罗斯在个人赛事上无人能敌,团队赛也只有“雷狮海盗团”还有竞争力,是当之无愧的王,却是越打越没趣,那个人不见了,对他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仿佛心都缺了一块。

    ——他似乎明白的太晚了,现在他能干什么呢?人都找不到了。

    嘉德罗斯相信格瑞还会再回来,放出消息说:“格瑞你欠我一场决战,我等你。”

    但是直到嘉德罗斯宣布退役,格瑞也没消息传出。嘉德罗斯退役后宅在家里当了直播游戏的UP主,各种游戏来者不拒,但是凹凸却是再也没碰过。

    一年后,凹凸十周年纪念日,嘉德罗斯被粉丝烦的不行,再加上官方邀请,说去当嘉宾就行,时间不长,台词也不多,就露个面,也就勉勉强强同意了。

    在跟网友互动环节,抽中666号网友,可以用账号跟他打一场,那人账号卡装备普普通通,隔着屏幕不知道账号卡后面的操作者是谁,但是他却是越打越觉得熟悉,有些微操小动作处理跟格瑞完全一模一样!

    观众也觉得有些意外,抽中的这人竟然能跟嘉总打的你来我往的?不过最后肯定是嘉总赢嘛,结果越看越心惊胆战,这操作这技术就算是职业选手也没几人能做到吧?有眼力的已经在心里惊呼了,毕竟格瑞出过好多攻略,也很照顾手残党,讲解的特别透彻,现在还有很多新萌玩游戏看教程都是从格瑞出的攻略里开始的,也就看出了点端瑞。

    “是你么?格瑞!”
    “格瑞你又不认真?跟我对战你就这么不上心?不期待?”

    别人看出来,但是嘉德罗斯知道格瑞没出全力,由一开始的惊喜变成了恼火,又想到年前这人七年前的不告而别,之后也完全联系不到人,心里的那把火简直都快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

    他要求再来一场。
    开修正,矫正『大罗神通』的数据,让两人的账号卡装备处在同一水平线。
    公公正正的打一场。
    这场决战,他等了太久。

    “格瑞,好好战一场!来吧——”

    嘉德罗斯的话让整个会场观众都翻了天,主持人显然也没想到在网上随便抽了一个人竟然会是退役后不知所踪的前前前前大神,这么个堪称凹凸元老级可以写进里程碑的人物,这么大的爆点当然不能放过,顺水推舟了一把。

    格瑞没同意嘉德罗斯再次PK的邀请,打字说:嘉德罗斯,我刚刚打的很认真,是你赢了,没必要再打一场。

    嘉德罗斯固执的再次邀请。
    格瑞再次拒绝。

    僵持不下间,主持人提议不如两位可以一起参加下环节的赛跑,也算比赛了,嘉德罗斯没理他,格瑞也没顺着他给的台阶下,卡在中间特别尴尬。

    最后格瑞先松了口,淡淡说:我手受伤了,爆发也就半个小时。

    嘉德罗斯楞在原地。以他对格瑞的了解,知道格瑞不可能在这上面说谎,心里堵的难受,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主持人立马拉回了正题,正打算活跃一下气氛,让格瑞多说说话,格瑞却是直接退了账号卡。

    嘉德罗斯爆了,离场去后台要求要刚刚那个账号卡的信息,官方安抚嘉德罗斯参加完活动,说活动完立马给。

    勉强熬过活动,拿到账号后嘉德罗斯立马加了格瑞好友,心里还计划着如果不同意的的预备方案123呢,那边却是立马同意了好友申请。

    大罗神通:格瑞,是你么?
    大罗神通:格瑞,你七年前退役是因为受伤?
    大罗神通:格瑞,快回我信息!

    ……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几乎是瞬间发过来的一大串信息,忍不住感慨:真不愧是职业级的手速。一遍感慨一遍漫不经心的回复:手伤是近一年的事情

    大罗神通:那七年前为什么要退役?
    发条:……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嘉德罗斯心中一窒,半响没动静。
    格瑞见嘉德罗斯沉默,反而有点儿不安,斟酌了一会儿,问:看样子你这几年过的不错?

    大罗神通:不好
    大罗神通:我过的一点也不好
    大罗神通: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发条:……你要我家地址干嘛?
    大罗神通:你在哪?
    发条:我们不在一个城市
    大罗神通:在哪?
    发条:……嘉德罗斯,想找人喝酒撸串,找雷狮去,他跟你一个地儿的
    大罗神通:在哪?
    发条:……
    大罗神通:在哪?

    格瑞没辙,嘉德罗斯只要坚持,总能让他心软。

    格瑞在半夜凌晨迷迷糊糊间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没理翻了个身继续睡,过了会儿敲门声没了,电话响了。格瑞用被子蒙住头,但是没一会儿就被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铃声打败了,不耐烦的接起,嘉德罗斯独有的嚣张声线清晰的传出:“格瑞!快开门!我在门口!”

    格瑞傻眼地望着电话,听见嘉德罗斯又开始砸门,一个箭步冲向门口。
    “嘉德罗斯,你别扰民!”

    开门后嘉德罗斯直接抱住了格瑞,很紧。

    格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要挣扎,嘉德罗斯却率先松了手。

    “格瑞,来一场吧。”

    格瑞望着嘉德罗斯手里的那张熟悉账号卡,神色恍惚。这七年里,他活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几乎放弃了一切,却也没挽回那个决然离去的纤细身形,这张账号卡包涵了太多太多,他的梦想,他的坚持,那些年少轻狂又愉快舒怡的日子历历在目,嘉德罗斯的话语太过期待,也太过温暖熟悉,拒绝的话卡在嗓子里突然就说不出口。

    “……就一场。”

    这次嘉德罗斯观察的很仔细,格瑞的手速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就提不上去了,而且有效操作也在减少,频频失误。

    就算知道格瑞不会说谎,嘉德罗斯也觉得心中一阵失落,最后取得胜利后没没有半分开心,反而比输了还低落。顾着格瑞的手伤,嘉德罗斯没让格瑞再来一场,再说他来的主要目的不光光只是为了PK。

    见格瑞比完右手指还在因为刚刚的PK强度而小幅度的颤抖,不由分说的直接拉过格瑞的手开始做手操。

    格瑞不适应这人如此的亲昵,抽回手自己做,嘉德罗斯也没勉强。

    ——不急,人在这里呢,跑不了的。

    “你这地方不错,挺大的,多一个人住也不挤。”

    格瑞警觉,“嘉德罗斯你……”

    “我决定在B市多玩几天,怎么你要我住贵的要死还不卫生的宾馆?”

    你什么时候心疼过钱在意过这个?!格瑞诽谤。

    “……多久?”

    “玩到我开心满意为止。”

    “嘉德罗斯你别得寸进尺!”

    “用『烈斩』当房租,顺带请你当几天导游,应该足够了吧?”

    “……”

    “格瑞?嗯?”

    “……”

    “别拒绝。”顿了顿,嘉德罗斯金色的瞳孔直直的望进格瑞晶紫的眼眸,目光灼灼,“你才回B市吧?不应该说你才回家吧?格瑞……你很寂寞,跟我一样寂寞,我看得出来。”

    ——别否认,你没拒绝我留在B市就是最好的证明。

    格瑞悲哀的发现这次他是真的拒绝不了。

  • 2#
    = = 更新于:2019-07-09 05:26:30
    = =
  • 01

    设定是现代,格瑞是非常著名的电竞选手,大奖小奖拿过无数,在嘉德罗斯出道前是绝对的NO.1,自凹凸出游之后个人赛事就称霸整个凹凸游戏,直到三年后嘉德罗斯出道,同样的少年天才,同样的一出道就打爆豪门,加之嘉德罗斯性格嚣张跋扈,一口一个渣渣,还直接挑衅那时当无冠之王格瑞,瞬间引爆整个圈子,一时之间全是喷子喷嘉德罗斯太过狂妄自大说不定连决赛都进不了,结果被一路打脸到决赛。

    两人的决战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在万众瞩目之下,嘉德罗斯输了(毕竟才入行),下面一群嘲笑+讽刺他的群众,媒体也是黑他黑的不亦乐乎,一直没理会嘉德罗斯挑衅的格瑞却出言维护:“他只是没有经验而已,就技术来说我不一定能赢”,随后嘉德罗斯一直被搁置的好友申请竟然通过了。

    随后就是让大众幸福的互怼时光,格瑞对嘉德罗斯的日常挑衅基本不理会,但是两人在赛事上一直争锋相对,一者理智淡漠如冰,一者热烈张狂如火,各有胜负,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

    就这么过了三年。

    事情的转折点是年度最终比赛都要差5分钟就要开始了,格瑞竟然还没登录账号,官方也联系不上人,只能宣布嘉德罗斯胜出,嘉德罗斯强烈要求这是决赛,希望主办方再等一会儿,主办方也很为难,搞了个投票,大众都同意再等等,主办方就给了半个小时的通融时间。

    15分钟后格瑞姗姗来迟,比赛开始后谁都能看得出来格瑞的状态特别差,一直被嘉德罗斯压着打,嘉德罗斯越打越火大,出言挑衅,吐词一次比一次尖酸刻薄,格瑞短暂爆发,最后嘉德罗斯锁定胜局。

    嘉德罗斯对这次决赛非常不满,再次挑衅,“你这是怎么了?太让我失望!”,格瑞没吭声,默默下了账号,嘉德罗斯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想去看看那个人的冲动,奖都没去领,却没在选手通道堵到人。

    比赛结束后,休假期的第二天格瑞宣布退役。

    大众哗然,完全不信官方给的“状态下滑,决定退役”的信息,各方说辞群魔乱舞。

    嘉德罗斯不信,去网上找格瑞,但是格瑞本来就很少上的微博彻底没再更过,微信、QQ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一时之间完全找不到人,嘉德罗斯烦躁了整个假期,用尽了办法,选手里没人知道格瑞到底在哪里,离开了网络没有比赛嘉德罗斯第一次觉得他对格瑞是如此的不了解,雷德和祖玛被他折腾的够呛。

    三个月后赛程再次开始,格瑞没报名,第一次在社交网络上正式做出回应,是真的决定退役,并宣布出售账号卡『烈斩』。

    嘉德罗斯当时正在比赛,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比赛结束后再去联系人已经找不到了,只知道格瑞似乎急需用钱,『烈斩』是在挂出去三个小时内就卖出去了,价格也不高。

    嘉德罗斯已经不是烦躁而是狂躁了,花大价钱又把『烈斩』买了回来,强硬的问联盟要了格瑞的家庭住址,扑到格瑞家里却是人去楼空。

    就这么彻底没了格瑞的信息,那是第一次嘉德罗斯感受到一个人对他如此重要,不仅仅是“认定的对手”那么简单。

    嘉德罗斯在个人赛事上无人能敌,团队赛也只有“雷狮海盗团”还有竞争力,是当之无愧的王,却是越打越没趣,那个人不见了,对他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仿佛心都缺了一块。

    ——他似乎明白的太晚了,现在他能干什么呢?人都找不到了。

    嘉德罗斯相信格瑞还会再回来,放出消息说:“格瑞你欠我一场决战,我等你。”

    但是直到嘉德罗斯宣布退役,格瑞也没消息传出。嘉德罗斯退役后宅在家里当了直播游戏的UP主,各种游戏来者不拒,但是凹凸却是再也没碰过。

    一年后,凹凸十周年纪念日,嘉德罗斯被粉丝烦的不行,再加上官方邀请,说去当嘉宾就行,时间不长,台词也不多,就露个面,也就勉勉强强同意了。

    在跟网友互动环节,抽中666号网友,可以用账号跟他打一场,那人账号卡装备普普通通,隔着屏幕不知道账号卡后面的操作者是谁,但是他却是越打越觉得熟悉,有些微操小动作处理跟格瑞完全一模一样!

    观众也觉得有些意外,抽中的这人竟然能跟嘉总打的你来我往的?不过最后肯定是嘉总赢嘛,结果越看越心惊胆战,这操作这技术就算是职业选手也没几人能做到吧?有眼力的已经在心里惊呼了,毕竟格瑞出过好多攻略,也很照顾手残党,讲解的特别透彻,现在还有很多新萌玩游戏看教程都是从格瑞出的攻略里开始的,也就看出了点端瑞。

    “是你么?格瑞!”
    “格瑞你又不认真?跟我对战你就这么不上心?不期待?”

    别人看出来,但是嘉德罗斯知道格瑞没出全力,由一开始的惊喜变成了恼火,又想到年前这人七年前的不告而别,之后也完全联系不到人,心里的那把火简直都快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

    他要求再来一场。
    开修正,矫正『大罗神通』的数据,让两人的账号卡装备处在同一水平线。
    公公正正的打一场。
    这场决战,他等了太久。

    “格瑞,好好战一场!来吧——”

    嘉德罗斯的话让整个会场观众都翻了天,主持人显然也没想到在网上随便抽了一个人竟然会是退役后不知所踪的前前前前大神,这么个堪称凹凸元老级可以写进里程碑的人物,这么大的爆点当然不能放过,顺水推舟了一把。

    格瑞没同意嘉德罗斯再次PK的邀请,打字说:嘉德罗斯,我刚刚打的很认真,是你赢了,没必要再打一场。

    嘉德罗斯固执的再次邀请。
    格瑞再次拒绝。

    僵持不下间,主持人提议不如两位可以一起参加下环节的赛跑,也算比赛了,嘉德罗斯没理他,格瑞也没顺着他给的台阶下,卡在中间特别尴尬。

    最后格瑞先松了口,淡淡说:我手受伤了,爆发也就半个小时。

    嘉德罗斯楞在原地。以他对格瑞的了解,知道格瑞不可能在这上面说谎,心里堵的难受,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主持人立马拉回了正题,正打算活跃一下气氛,让格瑞多说说话,格瑞却是直接退了账号卡。

    嘉德罗斯爆了,离场去后台要求要刚刚那个账号卡的信息,官方安抚嘉德罗斯参加完活动,说活动完立马给。

    勉强熬过活动,拿到账号后嘉德罗斯立马加了格瑞好友,心里还计划着如果不同意的的预备方案123呢,那边却是立马同意了好友申请。

    大罗神通:格瑞,是你么?
    大罗神通:格瑞,你七年前退役是因为受伤?
    大罗神通:格瑞,快回我信息!

    ……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几乎是瞬间发过来的一大串信息,忍不住感慨:真不愧是职业级的手速。一遍感慨一遍漫不经心的回复:手伤是近一年的事情

    大罗神通:那七年前为什么要退役?
    发条:……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嘉德罗斯心中一窒,半响没动静。
    格瑞见嘉德罗斯沉默,反而有点儿不安,斟酌了一会儿,问:看样子你这几年过的不错?

    大罗神通:不好
    大罗神通:我过的一点也不好
    大罗神通: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发条:……你要我家地址干嘛?
    大罗神通:你在哪?
    发条:我们不在一个城市
    大罗神通:在哪?
    发条:……嘉德罗斯,想找人喝酒撸串,找雷狮去,他跟你一个地儿的
    大罗神通:在哪?
    发条:……
    大罗神通:在哪?

    格瑞没辙,嘉德罗斯只要坚持,总能让他心软。

    格瑞在半夜凌晨迷迷糊糊间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没理翻了个身继续睡,过了会儿敲门声没了,电话响了。格瑞用被子蒙住头,但是没一会儿就被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铃声打败了,不耐烦的接起,嘉德罗斯独有的嚣张声线清晰的传出:“格瑞!快开门!我在门口!”

    格瑞傻眼地望着电话,听见嘉德罗斯又开始砸门,一个箭步冲向门口。
    “嘉德罗斯,你别扰民!”

    开门后嘉德罗斯直接抱住了格瑞,很紧。

    格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要挣扎,嘉德罗斯却率先松了手。

    “格瑞,来一场吧。”

    格瑞望着嘉德罗斯手里的那张熟悉账号卡,神色恍惚。这七年里,他活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几乎放弃了一切,却也没挽回那个决然离去的纤细身形,这张账号卡包涵了太多太多,他的梦想,他的坚持,那些年少轻狂又愉快舒怡的日子历历在目,嘉德罗斯的话语太过期待,也太过温暖熟悉,拒绝的话卡在嗓子里突然就说不出口。

    “……就一场。”

    这次嘉德罗斯观察的很仔细,格瑞的手速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就提不上去了,而且有效操作也在减少,频频失误。

    就算知道格瑞不会说谎,嘉德罗斯也觉得心中一阵失落,最后取得胜利后没没有半分开心,反而比输了还低落。顾着格瑞的手伤,嘉德罗斯没让格瑞再来一场,再说他来的主要目的不光光只是为了PK。

    见格瑞比完右手指还在因为刚刚的PK强度而小幅度的颤抖,不由分说的直接拉过格瑞的手开始做手操。

    格瑞不适应这人如此的亲昵,抽回手自己做,嘉德罗斯也没勉强。

    ——不急,人在这里呢,跑不了的。

    “你这地方不错,挺大的,多一个人住也不挤。”

    格瑞警觉,“嘉德罗斯你……”

    “我决定在B市多玩几天,怎么你要我住贵的要死还不卫生的宾馆?”

    你什么时候心疼过钱在意过这个?!格瑞诽谤。

    “……多久?”

    “玩到我开心满意为止。”

    “嘉德罗斯你别得寸进尺!”

    “用『烈斩』当房租,顺带请你当几天导游,应该足够了吧?”

    “……”

    “格瑞?嗯?”

    “……”

    “别拒绝。”顿了顿,嘉德罗斯金色的瞳孔直直的望进格瑞晶紫的眼眸,目光灼灼,“你才回B市吧?不应该说你才回家吧?格瑞……你很寂寞,跟我一样寂寞,我看得出来。”

    ——别否认,你没拒绝我留在B市就是最好的证明。

    格瑞悲哀的发现这次他是真的拒绝不了。

  • 3#
    = = 更新于:2019-07-09 05:27:47
    = =
  • 02

    见格瑞沉默,嘉德罗斯笑弯了眉眼,自作主张的下了定论,“就这么说定了!”

    格瑞:“等……”

    “格瑞,你就这么对你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下了活动直接飞机飞过来的,又打了两个小时的的士,没吃饭,没喝一口水,而且现在……”嘉德罗斯示意格瑞看窗外,“你确定非要让我现在出去找酒店?”

    哑然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天色,格瑞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凌晨,瞄了一眼手机。
    好吧,才两点半。

    “我真的很困。”

    现在把人赶出去好像是特别不地道啊……但是客房也没收拾啊?格瑞皱眉,眼神停留在嘉德罗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上,做了半天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妥协了。

    “客房没收拾……今天晚上就算了,先睡我房间里。”

    嘉德罗斯跟着格瑞进了房间,见格瑞从柜子里捞出一床被子扔给自己,转身出了门。

    “格瑞?”

    “我睡不着了,反正闲着,先给你收拾客房。”格瑞没好气道。

    嘉德罗斯的到来太突然,打的他措手不及,从进门开始思路就一直都被带着走,自己大概是没睡醒?不光让他进了门,陪他打了快四十分钟的PK,最后还让他登堂入室了,现在他还要去收拾一间客房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明天。”嘉德罗斯硬是把格瑞拽回了房间,他表示:“明天我自己收拾,你现在应该睡觉。”

    格瑞用怀疑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嘉德罗斯,怎么看,这人都不像会做家务的料。

    不过嘉德罗斯坚持,格瑞也懒得动了,“那好,明天自己收拾……收拾不好,你就出去住吧。”

    踏踏实实的躺在床上,嘉德罗斯离自己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存在感实在太强,让习惯独身一人的格瑞非常不适。身体的疲累感一波接着一波冲刷着神经,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休息,精神却异常亢奋,闭上眼怎么也睡不着,磨人极了。

    自己怎么就放这个人进来了呢?明明……明明自己一个人过的那么好。

    格瑞盯着房间的一角,思绪有些飘忽。

    七年前接到警方通知父母出车祸已经转送医院急救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那边挂了电话才反应过来,急冲冲的赶向医院。

    迎接自己的是医生怜悯的眼神,还有一句苍白无力的“抱歉,我们尽力了。”

    世界一刹那瞬间全部空白。

    可能是他的脸色太难看,一边的小护士扶住了他,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抖得厉害。

    小护士絮絮叨叨的安慰他,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别这么伤心……好吧,我也知道这不可能,但是你要坚强,日子还要过的,人没有过不去的坎……对了!你的母亲还在抢救,你父亲在危险关头护住了你母亲,受伤的轻一些,她肯定不愿意见你这样的……”

    母亲还在抢救……?母亲?!对,妈……妈妈!!妈妈一定不会丢下我的!

    一定不会的……

    他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盯着抢救室的大门,像是等待审判的罪人,电话响个不停,他无心留意,焦躁不安又毫无办法。

    直到医生出来说母亲初步脱离危险,转入重病监护室,才舒了口气。

    电话这时又响了。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格瑞突然反应过来……今天是决赛。

    他跟嘉德罗斯的决赛。

    头抵押玻璃窗上,看着里面呼吸微弱的母亲,他喃喃道:“妈,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你每次见过拿冠军都那么开心,这次我赢了你还给我煲鸡汤啊……”

    那场比赛的过程他现在已经记得不大清了,反正状态特别差,也没赢,还被嘉德罗斯鄙视了一把,理所当然的母亲也没醒。

    医生建议他出国治疗。

    格瑞盯着医生给的病危通知书,无条件的选择了接受建议。退役,带着母亲如同丧家之犬的离开了他从小生活的城市,连带着对他的家也说了再见——他埋葬了他的父亲,为了救母亲,他还卖了属于他们的家,那所三室一厅的温暖归处。

    家人最重要了……妈妈,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对不对?只要你醒过来,这个家就还没散……

    你一定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三个月后,M国的医生要求再次手术,格瑞从小没缺过钱,家里算是小富,自己的工资和比赛奖金也不少,出国前更是把房子也卖了,可是这在母亲昂贵的医药费前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格瑞别无特法,在网站上挂出了『烈斩』。

    那是他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对方给的价格不算黑,虽说多等几天价格肯定会再涨,但是格瑞急着用钱,卖家能够一次性付清,他也就快速敲板了。

    嘉德罗斯的发给他的信息他不是没看见,只是……

    怎么能让他看见现在的自己?

    等一切结束后自己会回去的,回去回应嘉德罗斯的期待和挑衅。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的用治疗会非常辛苦,也会非常贵。”

    格瑞十分感谢他良好的记忆力和堪称灭绝师太的初中英语老师,让他在把英语搁置了那么久后也能勉强跟人交流,不至于话都听不懂。

    格瑞盯着母亲静谧的睡颜,坐在母亲的病床前整整一夜。

    妈,我等你回家,有我呢……没事……

    没事的……

    有我……

    有我呢。

    “病人的情况没有好转,甚至还在恶化,你……”

    “医生,请用最好的药。我交得起医药费的!”

    无论如何,他不可能放弃。

    他舍弃了他作为职业选手最后的底线和原则,连同他的骄傲一起扔进了泥水里,踩在脚下,开始在黑市上接单,打假赛,只要能赚钱,他无其不用无所不做。

    那五年里,唯一让格瑞觉得有些温度的就是碰见了小时候的玩伴金,他和他姐姐秋会在他忙的时候去帮忙陪着母亲,让格瑞可以放心去黑市里接单。

    “病人之所以一直不醒是心里原因,是她自己不愿意醒……”

    “而且她的状况一直在恶化,你确定要继续治疗下去么?效果甚微。”

    格瑞从来没有那一刻如此的绝望,那些词汇他每个词都听得懂,可为什么组合在一起他就听不懂了呢?不可言状的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死死压着自己想要大喊大叫大哭一场的欲望,低声道:“没事的……继续用最好的药治疗……”

    母亲只是太累了,有自己扛着呢,多休息一会儿没关系的。

    “妈,你想休息,没关系……但是你偶尔醒醒,陪陪我,好不好……?”

    事情不可控制的滑向他最不想看见的方向,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他的最后一点儿幸福慢慢溜走。

    无能为力,一步步的走向深渊。

    格瑞这次打完比赛后在回医院的路上被人堵了,他怀里揣着赢来的钱,奔跑在不知名的小路上,七拐八拐的妄图甩掉追兵,没刹住车跟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满怀。

    糟糕!

    格瑞稳住了身子,抬头看清人后有些意外:“金?你怎么在这?”

    “格瑞!?”

    不等金说话,格瑞把钱塞给了金,尽量简介的说:“这是医药费,帮我交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咦?!格瑞——”

    格瑞根本没听金的回答,转身跑出了巷子,尽可能的把追兵引走。

    最终被堵住的时候格瑞数了数人数,还好,不多也不少,全部追过来了,这样金应该没事吧?那么母亲的医药费也会准时交到。

    格瑞松了口气,打在身上的拳头也觉得没那么疼了。没想反抗,他们人多势众,自己又是个常年坐在电脑前的小身板,惹上他们划不来,非常麻烦,他没时间天天跟小混混浪费时间,忍过这次,下次小心避开就好。他缩成一团,护着自己的手,宁愿身体多挨几下,也不愿意让手受伤,毕竟这是他吃饭的饭碗。

    “吆~听说你是电竞选手?还挺挺厉害很出名?”

    “哈,怪不得护着手……”

    “兄弟们——!”

    充满恶意的话语在耳边炸响,格瑞瞳孔猛的一缩,找了个空隙拼命想逃,但是——

    疼。
    真的好疼。
    手腕几乎被折断,手指被碾压的感觉……真的好疼。

    那帮人还不想搞出人命,到底给格瑞留了半条命,格瑞缓了半个小时,才扶着墙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停下,靠着墙坐了下去。

    右手手腕好像骨折了,必须要尽快处理,脚崴了,希望肋骨没事,算了……还是先给金打个电话问问母亲的情况,怎么觉得这么心慌呢……

    铃——

    金的电话反而先打过来了,格瑞立即接了电话,内心的惶恐不安几乎无法控制。

    “格瑞……你要冷静……伯母她……”

    电话无声落下,格瑞从地上蹦起来想要跑去医院,但是他跑了两步就摔倒了,这次他头晕眼花的挣扎了很久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自己早就应该知道的不是么?六年了,妈妈早就想走了,是自己强行硬是留了妈妈六年。

    够久了……

    已经足够久了……

    他从没觉得夏天这么难熬,也能这么冷,冷的他连呼吸都被冻结,仿佛身处万米海底深渊,没有任何生机和阳光,一片漆黑里只有自己,无尽沉沦。

    意识最后是层层黑暗将他彻底包裹,再也挣脱不出。

    ……

    再睁眼的时候他还有些恍惚,他竟然还能醒过来?

    他躺在狭小的巷子里,眼神追逐着打在墙上跳动的阳光愣了很久,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可笑了。
    自己真是太可笑了。

    在母亲唯一醒过来的一次,说的什么来着了?

    格瑞,妈妈对不起你。
    无论如何,求求你好好活下去。
    求求你,活下去。

    求你,活下去。

    是啊……
    他几乎要笑出了眼泪,要活下去。
    他找了一会儿,在不远的地上发现了他的手机。好险,还好有电,他缓了口气,划开手机看见有80多个未接来电,全是金和秋姐打来的,又长呼了一口气,才拨了回去。

    “秋姐……”

    “格瑞你这孩子!终于接电话了,在哪里呢?我跟金都找了你一夜了!别做傻事!”

    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眼前一阵模糊,头疼的几乎炸裂,格瑞咬唇,狠狠拍了几下脑袋,触手滚烫的温度,让他反应过来自己估计还发了烧,努力了几次也没吐出一句话来。

    “喂——喂!格瑞?格瑞?!怎么又不说话了……”

    挂了电话,他近乎用了全身力气才把自己的位置发给了秋姐,仰面躺在地上望着晴空无声无息的哭到缺氧,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

    最后一次了。
    没有期待,也就不会有失望。
    格瑞想,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去依靠别人。



    一个人,从今往后……就一个人。



    怎么又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了?

    格瑞紧了紧被子,翻了个身把自己裹的更紧了,看见嘉德罗斯耀眼如光的金发,莫名觉得温暖,又这个错觉简直毫无理由。

    他又翻了个身,背对嘉德罗斯,闭眼入睡。

    回国重新买回房子估计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这样反常的自己太过陌生。莫名其妙的看见凹凸的宣传海报就多留了几天,莫名其妙的就参加了群众抽奖还被抽中了,最莫名其妙的就是答应让嘉德罗斯住下……

    嘉德罗斯……怎么全部都跟嘉德罗斯有关?!

    他决定了。
    明天就让嘉德罗斯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