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无面

无面
0 圈子: 古三 CP: 玄北 角色: 玄戈 北洛 TAGS:
作者
啦啦啦 发表于:2019-05-20 00:40:35 有肉
啦啦啦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版攻 回复于:2019-11-04 03:29:14
    版攻
  • 第二次见面,是在虚魔野。彼时,无面跟另一只大天魔打斗,他化出纯黑的虚爪,洞穿对方的身体。
        从大天魔的咒骂声中,玄戈得知他名叫“无面。”
        收起天魔核,他回头看了玄戈一眼。似没看到一样,坐下,拿出吃了一口的青奈果,啃了起来。
        果实很快消灭干净。艳红的舌尖舔一下手指,随即伸出手,猛地扯住辟邪王的衣领,吻了上去。
        说是吻,更像妖兽的胡乱啃咬,不得要领。他咬着辟邪王下唇拉扯,借机把舌头伸进去。
        这一战,消耗他许多力量。舌头搅动津液,他借着唇舌相贴,吸取对方的妖力。
        玄戈明知如此,也没有阻止;相反,与那舌尖纠缠,扣紧无面的腰。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感觉不差。待吸饱妖力,半魔要退,辟邪王没让。
        阵地转移到无面嘴里,青奈果的味道更浓,他撩拨略显青涩的舌头,舔舐令人舒服的果香。
        最后,是无面先喘不过气。他没想到好几年过去,对方还记住自己的敏感点,不停地上下其手。
        “这次你在下面。”
        扣住探向后穴的手,使巧劲把人压在身下,无面翻了个身。

        空旷的荒野没任何活物,魔气深深无人想靠近。
        刚结束一场戮战地方,传来一阵肉体拍打的声音,伴随着令人遐想的喘息,在荒野中回荡。
        “混蛋……你玩弄字眼——哈啊!”
        他不敢再说话,腰部被紧掐着向下一按,整根吞入;紧接着又被抬起来。
        上次没做过这种体位,无面不知在体重加成下,感觉会如此强烈。
        不过二十来下,后穴被彻底艹开,抬起身体的时候,吸吮着玄戈的东西;落下之际,又为他张开。似乎被如此对待,令它十分欢欣。
        “不…不是……”
        “不是什么?”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玄戈让他停在一半,等他说完。
        “……”
         进到一半的感觉极磨人,看他快把唇瓣咬出血的样子,玄戈决定放过。
         双手一松,无面重重地坐了下去。两人衣衫近乎完整,只有他的裤子不翼而飞,靴子还好好穿着,又是这只辟邪的恶趣味。
        “你变轻了。”
        辟邪王不急着让人起来,硬物在甬道内打圈研磨。
        感觉太过奇怪,他表面老练,实则上次是头一回,还未能跨越那条线自己动,“你动不动,不动按一开始说的来。”
        “心急了?”
        没被药物影响的玄戈,处处游刃有余,仿佛只有他沉迷于肉欲。
        “爱做不做。”
        手往后一撑,想就此起身离开,硬物完全脱离之际,又被人猛地按回去。
        无面呼吸一窒,玄戈乐见于此。
        “明明喜欢这体势,何必急着走。”他一边说,指尖沿着无面的柱身上滑,抹掉顶端溢出的前液,蹭到湿润的下唇。
        反应过来沾了什么,无面抬手擦掉,未碰到反被制住双手,按倒在地上。体内嵌着的硬物动了起来,灼热的吻虏获他的呼吸。
        唇上沾着的液体一点不剩送入咽喉深处。
        很热,也很温暖。
        濒临顶峰之际,他伸出双手,鬼使神差地圈住玄戈。
        膝窝被猛地攥紧,浊液一股一股地浇灌,他溢出一串呻吟,一同射了出来。

        漆黑的空间,充斥着大量魔气,偶有魔核发出诡异的光充当照明。
        他循着那一缕微弱的气息前进,脚步愈发不稳。
        是血的味道,同源双生,他轻易认出——是北洛的血。
        空间乱流并不大,这一片区域洋溢的血味,已超过一只辟邪可承受的量,何况弟弟在人界生长缓慢,还未成年。
        心脏处的共鸣,早前已彻底消失,他不想相信,百年前王城上匆匆一眼,便是永别。
        眼角飘过一缕红绳,他猛地捉住——

        “这是什么?”
        刚化形的双生子,还是小童模样。
        “生辰礼。”
        四五颗离火石穿就的脚绳躺在兄长手心,每一颗都经过打磨篆刻。母妃嫌他到处乱跑,用红绳穿了一个银铃系在脚踝,好知道他野去哪里。前些日子溜去光明野弄丢了,他戴习惯一时还觉得右脚有点空。
        北洛顺手接过,戴上,晃了晃脚。系扣上捆着两颗小银铃,虽不及原来那颗,倒也好听。
        一只手伸过来,在他面前摊开。
        “我的呢?”
        小辟邪眼神发虚,一阵翻箱倒柜,最后翻出一个青色果实。
        “人界的果子,魔域没有的,特别好吃——我把它送你。”
        “它的名字叫青蛇果,臣族上供了一盒,父王给了我们一人一个,你怎知道好吃?”
        “爱要不要!”
        果实被收回去之际,另一只小辟邪把它拿了过去……

        手拿着这一截红绳,不停打抖。
        上面剩下捆紧的两颗离火石,沾着冰凉的血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石头由他亲手打磨,雕刻图文,无法错认。    
        渐渐地,不仅手抖,嘴唇也在抖。
        不知有没有念出弟弟的名字。
        血液散作光点消逝,击碎最后的希冀。
        北洛,彻底消失了。

        睁开眼睛,虚魔野的天空一片灰霾,不辩时间。
        “醒了?”
        许是最近公务繁忙,没有怎么休息,辟邪王醒来之时,半魔已坐在一侧。
        “‘北洛’欠你好多钱?你老喊这个名字。”
        辟邪王像以往一样收拾情绪,脸上已看不出什么。
        “做了一个噩梦。”
        呵,噩梦……
        “你吃醋?”
        似乎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半魔动作夸张地转过身来,“吃醋?我?——我们很熟吗?”
        他朝玄戈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见人没反应,不耐烦道:“我的裤子呢?”
        睁着灰色双眸,辟邪王难得大脑一片空白。视线移到无面下身,他坐在岩石上,半转过身,露出大半截白皙大腿,上面还有自己留下的指痕。神色不觉一暗。
        对面那人立刻用衣摆挡住,“看什么看!”
        也不纠正他更隐秘的都已经看过,玄戈收回视线。
        “你等我一会。”
        辟邪王裂空而去,说是一会也没让人多等一刻。无面原已做好心理准备,沉迷白衣的辟邪族王给他找来一条白花花的裤子,即使与他这身极其不搭也好过没有。
        实际他递来一身黑色劲装,上好的布料带有暗纹,意料之外地合心意。
        “整套换上吧。”
        说完也没给人回话余地,空间撕裂,覆盖二人,回到植有青奈果的院落当中。

        翻开衣物,发冠、腕甲一应俱全,以黑银而制,饰有和田墨玉,更显贵重。
        被连毁两条裤子,无面并不觉得拿他这一套衣服有什么心理负担。甚至把两颗碍事的墨玉耳钉随手一扔。
        穿戴完毕,他往院子走去。

        今日之前,玄戈没想过自己会将这套衣服拿出来,劲装以他的尺寸裁剪,于成年猎仪之前赶制,却是为另一人准备。
        原来再无开启之日,心态变换,大概是太久、太久没有人跟他这样说话,有点怀念。
        他摘下一个青蛇果,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气势张扬的青年逆光而立,身形修长,日光亦要为他镀上一层光辉。
        蛇果落了地,辟邪王越矩而问,“我能——看一下你的脸吗?”
  • 2#
    版攻 回复于:2019-11-04 03:30:52
    版攻
  • 请注意同一文章发布在同一贴下,已搬运,原帖作删文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