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酒杯深浅去年同

不稳定三角关系。
0 圈子: 大道争锋 CP: 魏审韩 角色: 韩佐成 审峒 魏子宏 TAGS:
作者
夕阳红 发表于:2019-03-12 19:13:05
夕阳红

  审峒笑道:“韩师兄,以你我二人的交情,就不必说这等客气话了。”
  韩佐成也是一笑。
  ……
  韩佐成这时道:“我在飞舟之上藏有几坛好酒,是此处一个异类部族进献上来的,审师弟既来。不妨与我同品。”
  审峒笑道:“求之不得。

  ——《大道争锋·西明灵花可寻鲸》


  韩佐成与审峒久别重逢,自然有许多言语,他们当初在昭幽天池之中一道修行,称得上相交莫逆,后来便是各奔前程,也不时有书信往还,是以虽有多年未见,却依旧觉得故人音容如在昨日,心中很是亲近。

  酒过三巡,韩佐成便有些不胜酒力,实则他好酒却不贪恋杯中之物,平日饮到薄醉便罢,今朝审峒前来,不觉喝得尽兴了些。

  审峒见韩佐成颜色酡红,双目水润之态,不觉一笑,起身言道:“韩师兄可是醉了?小弟扶你去歇息可好。”

  韩佐成却是举袖一扫,大声言道:“审师弟莫要小瞧于我,才数坛美酒而已,算不得数。”

  “韩师兄说得是。”审峒见韩佐成当真醉了,起身过来相搀,口中言道:“韩师兄海量小弟自然钦佩,只是外间风大,不如小弟与韩师兄到舟中再饮?”

  二人上了飞舟,韩佐成脚下踉跄,倚靠在审峒身上,一时与他耳鬓厮磨,含混言道:“内室还有昭幽天池赐下的灵酒,我原先舍不得喝,审师弟既然来了,自当与你同饮。”

  审峒含笑应下,将韩佐成放至玉榻之上,又听了韩佐成的指示取出一个两尺有余的玉壶,上头贴有昭幽天池的封敕,灵氛馥郁,确是上佳外药。

  韩佐成见审峒取了来,伸手去捉审峒衣袖,笑道:“审师弟,这是我特意留给你的,你若不来,过几日我也要与你送了过去,魏师兄信中言道,此酒颇利瑶阴功行,想来对你也是同样。”

  审峒动作一顿,目光沉沉看了过去,韩佐成酒意盈面,眉眼不觉含情,亦正深深望来。审峒多年寄居昭幽天池,张衍门下唯有韩佐成与他交好,当得上推心置腹,后来他为广大归灵宗道统,远游苦修,也唯有韩佐成书信殷勤,替他周全外物。审峒虽知韩佐成此世无意攀登上境,怎奈这是他自家之事,审峒也不便多言。眼下见韩佐成替他如此筹划,自家寿数却是无多,便是审峒这般铁石心肠,也不由动容。

  “韩师兄,你为九洲诸派育出灵花,甚是辛苦,今日小弟在此,不妨安心歇息一回。”审峒放下玉壶,诚恳劝道。

  “为恩师分忧,当不得辛苦。”韩佐成正昏昏然,听得审峒之言怔了片刻,方道:“倒是审师弟苦行克己,为兄每每想来,又是钦佩,又是挂怀,好在如今你道途通畅,已然成就元婴法身,也该好好庆贺才是。”

  审峒闻言眸色转深,面上却不动声色,只微笑道:“韩师兄既如此说,小弟理应奉陪。”将玉壶外封化去,为韩佐成斟满,自家亦是手擎玉杯上前道:“此酒小弟先敬主人。”

  韩佐成亦是笑道:“自家兄弟,何必客套。”与审峒同饮了一杯,又下榻为审峒与自家斟酒,举杯祝道:“为兄虽不才,却是真心欢喜,所谓天道酬勤,说的正是审师弟了。”

  审峒摇头道:“大道之行永无止境,韩师兄实在是厚爱小弟。倒是小弟这回前来,有一桩缘故尚未请教师兄。”

  韩佐成不赞成道:“你我兄弟,自应直言不讳,审师弟有何心事,何妨与为兄一言?”

  审峒见韩佐成神情诚挚,怡然自得之貌,心中一叹,在座上向韩佐成一拱手,方才言道:“韩师兄究竟是一门执掌,我来此探望师兄,却见此处服侍弟子皆是愚钝浅薄之辈,莫不是碧羽轩在言夫人转生之后出了甚么缘故?”

  韩佐成不在意道:“你也说了惜月已然转生而去,我儿虽是姓韩,究竟是他言氏血脉,我不过是一外姓之人,也不必与他们计较这些。”说罢见审峒面色不豫,洒然笑道:“审师弟志行高标,哪里需要在意这些琐事,当年结好碧羽轩,也是为了恩师出力,如今改换新天,又何须计较那样多?”

  “韩师兄胸襟气度,小弟向来神往。”审峒言道:“既然师兄有命,小弟自然无所不从。”

  韩佐成醉意醺然,闻听审峒此言,竟是怔了片刻,却将目光投向杯中,低声叹道:“审师弟对我却是太好了些。”审峒见他神态倦沉,身形摇摇欲坠,起身言道:“韩师兄可是困乏了?待小弟扶你安寝。”言罢,审峒来至榻前,便要替主人收了酒器杂物,未料却被韩佐成牵住衣袖。

  “大道之中能与审师弟同行一程,实乃愚兄之幸。”韩佐成枕臂斜倚,只得半身躺在榻上,却执意与审峒言道:“今日相逢,不知再会何时,为兄有些旧年积攒之物,虽说不值什么,留予审师弟赏赐弟子门人也是好的。”

  “韩师兄,你是醉得深了。”审峒不为所动,一手托住韩佐成膝弯,一手扶在他的肩侧,一并使力,要将他放回榻上,劝道:“我知师兄是为言夫人之事伤怀,只是故人已矣,终可重会,不过多等待些时日罢了。”

  韩佐成短促一笑,唇角略显嘲意,阖目摇头道:“一世缘法,已然不易,若有来日,不可自误误人了。”

  审峒眉峰紧蹙,抓住韩佐成虚软无力的手,在手心中用力捏了一回,韩佐成吃痛,微微清醒了些,转向审峒,疑惑道:“审师弟?”

  “师兄方才说要赠予小弟平生珍爱之物。”审峒言道:“小弟惭愧,实是对于外物素不上心,今日承蒙韩师兄厚爱,倒是有一桩不情之请……”

  当日审峒究竟说了些什么,韩佐成印象颇不真切,只记得他这位审师弟,本就勤于淬体,成就法身三重之后,更是神气完足,灵机沛然,每每与之气息交渡之时,韩佐成都觉得欲死欲生,他为求一个痛快,便是那些从未想过的言语,也顾不得为人师兄的脸面,一桩一件,都掩在喘息之下与审峒说了个明白。

    1#
    = = 回复于:2019-03-13 15:50:45
    = =
  • 哇,隐晦的肉?
  • 2#
    .⁄(⁄ ⁄•⁄ω⁄•⁄ ⁄)⁄. 回复于:2019-03-16 08:11:14
    .⁄(⁄ ⁄•⁄ω⁄•⁄ ⁄)⁄.
  • 求后续(*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