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猫化的意外

喵喵枫的r18意外
2 圈子: 生活系游戏 CP: 航枫 角色: 江枫 章光航 TAGS:
作者
喵喵喵 发表于:2019-03-09 15:06:36
喵喵喵

★累了实在写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呜,本来还有事后害羞上药做粥环节,可惜写不下去了……等我哪天有兴趣了,再把后续补齐
★废鸢一个——严重ooc,只满足了自己的性趣……接受不了就打×吧


江枫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他在刺眼的阳光下缓缓睁开眼睛,视线中一片朦胧。他揉了揉眼睛,摸了摸脑袋,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等等……这毛茸茸的触感!!

江枫飞奔到镜子前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脑袋,那里出现了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甚至敏感地抖动了几下。

看起来可爱极了。

呸呸呸!

他冷静下来,打量了一下自己。

嗯,除过可爱的猫耳朵还有微微翘起的小尾巴。江枫抓了一把,立马受到了刺激喵叫了声。

“喵——!!”

???发生了什么???这是我叫出来的吗?喵喵喵??

镜中的人微微歪头疑惑的看着自己,可爱到想让人尖叫。

江枫刚起来身体便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睡多了的原因,于是江枫又爬回床上,把自己包裹起来。

应该不是吧,太难受了,莫非是自己昨天吃坏了东西,才导致今天这副模样?

不过很快,江枫便感觉到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不同,他觉得浑身发热,尤其肚脐以下,热得都快化了,还……他好像要流出来了……

江枫瞪着天花板越来越急促地喘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江枫庆幸自己现在在家里,而不是在宿舍。

他忽然难受地在床上翻滚,没滚几次,便一不小心摔到了地上,江枫趴在地上急促地喘息几声,最先反应出来的不是疼痛,而是脑子里的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打住!!!好想……好想……

自己不会被下什么怪药了吧!!

随着时间的越来越长,江枫觉得自己身体上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到后面身体滚烫,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下药,而是猫咪的发情期!!

正当江枫满头凌乱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思考。

“江枫?起来了吗?我已经做好饭了。”章光航敲了敲门询问道。

听到声音江枫像是炸了毛一样叫到:“章光航!你……你先别过来!”

章光航疑惑地往江枫那里看,看到江枫样子一下就怔住了。

“怎么……回事?”章光航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江枫也崩溃地摇头表示不知道,呼吸急促起来。

“啊……啊——!!!”

江枫趴在地上用额头抵着地板,试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只觉得身体某个部位像有无数只虫子在爬一样难受,江枫忍不住叫唤了两声,又狠狠咬住嘴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他也想安静一点,但是实在忍不住,他太难受了。

站在外面的章光航还保持着举手敲门的姿势,“江枫,你……”

“我不知道……好像……好像是猫的发情期唔……”江枫胸口急促地起伏着。

“……”

章光航完全没想到江枫会这么直白地把这件事说出来,整个人都有点不好,听他说出这种话的瞬间,章光航几乎从整张脸红到脖子。

看着江枫喘息的样子,饶是冷静如章光航也承受不住了,他的身体很诚实地起了反应。不过章光航克制住了自己,现在可不是发情的时候。

他把江枫抱起来放在床上刚想离开,就被江枫的双腿紧紧的夹住腰肢带到床上,江枫将脸埋在他颈边,一呼一吸间,情欲都越发浓烈。

他忽然翻身把章光航压在下面,江枫睁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委屈的望着他,喵了一声,乖巧的跪坐起来,尾巴灵巧的卷到了章光航的腰上,低下头,开始舔起了那条黑色的尾巴,头顶的耳朵和小腹前的性器随着舔弄的节奏一起一落,十分招眼。

章光航皱起眉头微微仰起头,只见江枫盯着他笑得特别魅惑,他顿时觉得浑身血液都冲进脑子里去了,脸涨得通红。

“江枫……”

“别动……别动……”

章光航顺着光滑的脊背向下摸索,他的手指轻轻从尾部向上捋动,毫不意外的听到了奇妙的呻吟声,并察觉到有什么东西精神了起来,直挺挺的戳在他结实的小腹上。

江枫坐在章光航身上轻轻压住他,一只手抓着路庭君的性器套弄,另外一只手把安全套展平后给他套上去。但是江枫做了几次都没做好,他有些着急,用力扯了一下避孕套,章光航那边倒抽一口冷气:“冷静!慢一点…… ”

江枫整个人都在颤抖,他迷茫地看着章光航,嘴里含糊着回答:“你太激动了, 我弄不进去……”

到底是谁太激动了?!

章光航很怕江枫一时控制不住把他废了,不得不抓住他的手将拉开,自己去完成接下来的步骤:“这个……有点勒……”

章光航身为192大长腿中法混血,性器偏大,章光航再怎么努力,那保险套也只套进去一半。

江枫听到章光航的抱怨微微撇一下嘴,搂着他的脖子挺起腰往他身上贴,章光航心领神会地扶住他的腰,他这时才发现江枫的眼神很迷茫,之前觉得他魅惑,或许只是错觉,他大约连自己的脸都看不清。

江枫喘得很急,扶着章光航的性器便往上坐,他后穴中流出很多液体,早就顺着大腿流下来,后穴口也变得软绵绵的。然而猫尾一抖动江枫腿就软,他坐了几次没坐上去,都快急哭了。

章光航额头上也渗出一层细汗,他用一只手扶着江枫的尾椎,另一只手握着自己往上顶,抵到穴口时,粗圆的顶端撑着江枫后穴轻轻地碾开。江枫忽然浑身一哆嗦,那种侵魂蚀骨的酥痒感总算得到缓解,对方还没进去,就把他爽出一身冷汗。

“……快点,快点。”

江枫抖着声线催促章光航,后者却不动了,他的手从江枫猫尾尾椎摸到颈椎,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他的性器慢慢往里推,虽然发情期让江枫的身体分泌出很多液体来润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被从后面进入,过程还是艰难的。

章光航盯着他小声说道:“你现在能看清我是谁么?”

江枫只顾得上倒抽气了,一边嘶嘶哈哈地喘着一边断续道:“章光航……我知道你是谁,唔……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不知道他哪句话让章光航满意了,后者忽然搂着江枫换个方向,将他压进被子里,同时狠狠挺腰插进他的后穴,不停溢出液体的后穴被硬热的性器填满的瞬间,江枫忍不住叫出声,那种舒爽的快感从后穴深处一直传到脑髓,他几乎失去理智了。

章光航其实是第一次跟人做爱,在高度练习厨艺压抑的时候居多,回国打理事务打响声誉,更没有机会接触对象,那种生理上极端契合带来的愉悦和快感是凭空里无法想象的。

江枫从那一瞬间攀升到极致的愉悦中回过神,四肢缠绕到章光航身上:“…别、别停…嗯……”

章光航轻轻搂住江枫的脑袋,然后抱着他狠狠操弄起来,江枫本来就不是闷骚的性格,他一边迷乱地在章光航身上乱摸,一边断断续续说道:“原…原来那些猫咪是这种感觉,啊——!”

江枫刚说完,忽然觉得身体里那根忽然狠狠撞了他一下,章光航紧接着抬起头:“不要想那么多的事。”

江枫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章光航却不再解释,他将江枫的腿往上拉,然后按在床,上狠狠抽插起来。

“啊、啊!等等……啊!”

江枫被操得不住尖叫,他受不了似的弓起腰,后穴一阵一阵紧缩,猫尾也蜷缩成圆弧状不断地抖动。章光航的呼吸密不透风地包裹着江枫,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他一开始还有些招架不住,后来完全沉溺进去。

“嗯……章光航,你到底会不会,往左边……左边一点……啊——”

章光航懒得听他瞎指挥,性器拔出去之后又狠狠顶到底,江枫猛地向后扬起脖子,这一瞬间的快感几乎让他背过气去。章光航在他前列腺上用力操弄几下,江枫一时没喘过来,到他抽离时才猛地倒抽一口,舒服得几乎射了。

章光航摸着他泫然欲泣的性器,用拇指在上面按压下去,江枫一把抓住章光航的胳膊,指甲都深深钳进他手臂里。

“喵呜——!”

章光航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后穴在不住收缩,柔软的肠壁紧紧吸住他的性器,章光航忍不住仰头叹出口气。他用力将江枫抱起来,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喘息:“就这么舒服么?”

江枫胡乱抓住章光航的头发,忽然抬起头吻在他唇上,章光航愣了愣,江枫已经捧着他的脸往深处亲,他卷住章光航的舌尖用力吮吸,碾压着他口腔中的黏膜。

章光航一开始倒没想过江枫会这么投入地跟他做爱,照他俩的关系,他全程都不跟他交流江枫也觉得理所当然……不过他现在好似爽大发了,吻他的时候也毫无保留。

江枫这一吻煽情得很,不知在与谁拼命似的,章光航用力咬住江枫的舌尖,舌头长驱直入舔进他口腔,两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臀瓣用力操弄起来。

“啊……唔!嗯……嗯!”

江枫两条长腿从章光航两肋伸出来,突如其来的撞击让他尖叫出声,只不过这些尖叫声很快被章光航吞进肚子里,变成可怜兮兮的呜咽,带着一丝丝猫叫。章光航用力抓着江枫的臀部,他臀部紧实的肌肉从他指缝中间挤出去,臀缝最中央插着粗长性器的洞穴被操得又湿又软,随着章光航抽插的动作,大量液体从江枫后穴里涌出来。

江枫忽然猛地一抖,两只脚的脚尖都绷直了,他身前泫然欲泣的性器终于忍不住吐出一股液体,章光航趁机往他前列腺上狠狠撞击几下,江枫只觉得一阵灭顶的快感袭击了他,令他脑子里出现了一段很长时间的空白。

江枫只张大嘴,那一刻竟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章光航还没发泄,他就被他操射了一次。

江枫浑身肌肉紧绷,后穴与猫尾接口的地方却因极致的快感微微阖动,他慢慢松开紧皱的眉头,微睁着眼看向章光航,两颗眼泪从他眼角滑落下来。

章光航俯下身挤压着江枫的小腹用力顶到他的敏感点,气喘吁吁地盯着江枫:“放松点。”

江枫下意识摇头:“不……”

虽然江枫对猫咪的行为心理一无所知,但是天生自我保护意识让江枫不由自主地拒绝章光航的进入。

章光航微微皱眉,掐着他的腰低声道:“放松一点。”

“啊——!”

章光航条件反射闭上眼睛,过于紧致的入口让他进入得非常艰难,江枫这时候痛得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但是章光航已经退不回来了,他只好用力顶进去。

不过疼痛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他进入后穴深处,江枫才慢慢平静下来。然而这种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后穴深处要更加敏感,江枫甚至能感觉到插在自己身体里那根表面的保险套上的纹路和颗粒,每顶他一下他都忍不住叫出声。江枫一边爽得抹眼泪,一边掐着章光航的胳膊要求他慢点。

“江枫你后悔了吗?”

江枫抽噎两声,抱住章光航的胳膊把脸贴上去,颠三倒四地说胡话:“我能后悔吗? …总之现、现在啊!唔!章光航!啊……哈啊……”

章光航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将江枫的腿一直往上推,推到几乎挨着他头顶,将他红肿的后穴露出来,然后直上直下地插到尽头。江枫叫了一阵就叫不出声了,张大嘴抓着床单一个劲发抖,他口中不断流出涎水,眼泪崩溃似的涌出来,淌过脸颊。

快感太强烈,让江枫渐渐丧失了对外界的感知,他唯有紧紧抓着章光航的肩膀,手指都扣进他后背里去,他也顾不上哀求章光航痛苦什么了,已经爽到完全放弃自我,脸上似愉悦又似痛苦的表情,让人只想把他弄坏。

章光航第一次见自己把一个男人搞成这副模样,那个人还是江枫……章光航觉得自己胸腔里那颗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他低下头去咬他吐出的半截红舌,江枫乖得不行,吐出舌尖舔舔他,然后含着章光航的舌尖轻轻吮他,好似整个人都全权交给他了似的。

章光航轻轻抚着江枫的头发,在他耳边亲一.下道:“阿枫……转过来,过来。”

江枫被章光航翻个个儿,变成跪趴着的姿势,他刚得喘息,就被章光航从后面狠狠贯穿,章光航伏在他身上,一只手用力抓紧江枫的手,在他背后不断落下吻,两个人的喘息越来越浓烈,仿佛是两块化在一起的太妃糖,几乎分不清谁是谁了。

“啊!”

江枫记不清自己被章光航操射了几次,他跪在那里抓着床单一直颤抖,身体上的热度却丝毫没有降下来,后穴内也要被捣烂了似的,章光航每次抽插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种快感太强烈了,他有些受不了。

江枫忽然觉得浑身一紧,后穴里面涌出一股液体,脑子里立马想到奇奇怪怪网站上写得射怀孕,吓得他浑身的汗都回去了,江枫哭叫着想拉开章光航:“漏了……章光航……唔!漏了呜……啊!啊!”

他被撞得贴到墙壁,还在不住说:  “你的套漏了!不要…呜呜呜……不许射里面!”

章光航也吓了一跳,他倒不是怕把江枫内射,但是他没想到江枫反应这么大,章光航紧紧皱着眉头,挤压着江枫两边臀部然后用力操弄他,江枫被操得哭喊起来:“不要! 不!章光航!唔!呜呜呜不要啊!”

“忍一下……”

他哪里忍得了,江枫的性器上抖着挤出几滴精液,到后面再也射不出什么。他双目失焦地趴在那里,操得他狠了也只呜咽几声,几乎背过气去,章光航才在他后穴里狠狠顶弄了几十下,终于射出来。

平静下去后退出来一看,发现避孕套还好好地套在上面,只不过江枫后面一直有液体流出来,章光航看了之后便知道怎么回事。

他微微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又忍不住脸红了,他从后面抓起江枫的尾巴,另一只手摸了摸江枫的猫耳:“放心,没漏。”

刚刚不过是江枫被弄得太舒服,后穴高潮忽然喷出液体,他才会以为避孕套漏了。

章光航发觉江枫好像还没回过神,他反复吻着他的后颈,好像从他身上传来异常甜美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想……

章光航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凑过去,江枫这时却忽然反应过来,摇着头小声哭说不要,章光航愣了愣,又退了回来,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这也算正常反应,江枫一开始就只是拿他解燃眉之急而已,怎么可能允许他做这种事。章光航有些气恼地重新插进他身体里,毫无章法地抽插起来,江枫的身体因为高潮变得很敏感,不管撞到哪儿他都会叫出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爽了。

吴敏琪就是这时候来敲门的,江枫神志不清,情潮也没过去,章光航只好捂着他的嘴,等吴敏琪走了,章光航却见江枫抱着他的手在舔。

他无奈地在他额头上亲亲:“换个地方吧。”

江枫只顾闭着眼睛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没反对也没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章光航便用衣服裹好江枫把他抱上计程车,来到自己的家,不过就算路上他用衣服遮着江枫的脸,也还是叫司机怀疑了。

章光航搂着怀里那个小猫一样的家伙,觉得好像在梦游似的,放在以前他一定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完】

    1#
    = = 回复于:2019-03-15 01:01:21
    = =
  • 5555谢谢老师!好吃美味航枫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