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裹紧我的小被子

阅读前请看本文标签:叔侄CP,NC-17,PWP,ABO,Alpha陈国华/Omega阿杰, 双性
0 圈子: all jacky CP: 华杰 all志杰 角色: 陈志杰 陈国华 TAGS: 杀破狼2 陈志杰 阿杰 ABO 叔侄
作者
凯西 发表于:2019-03-05 22:39:00
凯西

Summary:《杀破狼》2和日版特典cut观看后的产物(看完后就立刻想搞脆弱的杰杰嘤!但是又想温柔地对待他~~只是苦了叔叔忍得太辛苦)
                      

        正文

        陈国华知道志杰说去厕所是一个借口。他走到门前靠在墙角坐下。紧闭的门缝里泄露出一丝几乎不可闻的猫叫般的呻吟。志杰的毒瘾犯了,此刻的他不想任何人见到自己这幅样子,包括与他感情深厚的叔叔。蚂蚁啃噬骨头般的痛楚袭来,使志杰的脑袋一片空白,他尽可能地用残存的理智压低喘息,支离破碎地想着怎样才能挨过这次的上瘾,他知道叔叔不会离开家里,更不可能让他出门搞上几只充满罪恶液体的针管。志杰觉得难受,他缩成一团,颤抖着一把拽过墙上挂着的浴巾勉强把自己包裹进去,仿佛这样就能躲避那些“蚂蚁”的啃咬,他感到浑身痒得厉害,短短的指甲挠红了手臂,可是这种痒并不在表皮,不管怎样到处抓挠也无济于事,他突然觉得委屈,无理由的委屈,抱起头低低地啜泣,像个无助的小男孩。意识越发地模糊起来,又痛又痒的感觉好像在他的血液里燃起了一把火,随着血液循环烧遍全身,夹带者疼痛的热度像电击一样击中了志杰的心脏,他的心漏跳了一拍似地,手脚突然失去力气,他瘫软在地,却又抓紧了手中的浴巾,好像这样做就能起到作用一样。
        门外的陈国华留意着门内的一切动静,知道志杰一直在努力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对他的劝说就好像在揭他伤疤,可是陈国华理解志杰的感受,便选择在门外默默地看住他,以免意外发生,但是听到哭声和呼吸声渐渐变弱时,他一下子站起来打开厕所门,见到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志杰,志杰咬着浴巾的边缘,手把浴巾攥得紧紧的。志杰像小狗一样倔强地咬着浴巾,陈国华不得不用了一点力气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松嘴,他把志杰拉起,接着对上了对方那一对圆圆的、泪水洗过的眼睛。
        “叔,我好难受...” 一颗泪珠滑落在志杰脸上,他的眼睛失去了聚焦,却亮亮的、黑黑的,有那么一瞬间让陈国华看到了侄子小时候的样子,那时的他知道示弱,意外受伤时也会忍不住疼痛而哭鼻子。陈国华皱起眉头,他有点动摇,不禁思忖让阿杰选择卧底这条道路到底是不是对的。
“阿杰,先站起来,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陈国华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些什么去安慰,志杰跌跌撞撞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陈国华抱起志杰走向卧室,希望志杰能够躺得舒服些,他一把抱起对方,惊讶于竟然能够这么轻松地抱起这个早已成年的侄子,“阿杰,你受苦了。” 仿佛在自言自语。在意识混乱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志杰的手不自觉地攀上陈国华的脖子,叔叔怀里这种沉稳的味道让志杰安心,似乎平息了一些他体内的躁动,他本能地想要索取更多,便把对方搂得更紧,脸埋在叔叔的颈窝里磨蹭,毛绒绒的短发蹭得陈国华痒痒的。
        陈国华闻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是阿杰,甜甜的牛奶味混杂着苦涩的气息从脖子上爬进鼻腔,是因为吸毒的关系影响了原本干净而又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这味道越来越浓烈,随着志杰的每一口喘息扩散得到处都是。怀内的温度很高,陈国华摸了摸志杰发烫的额头,估摸着情况很糟糕,志杰很可能由于身体虚弱又紊乱而突然发情,这种突然爆发的情况比一般的发情期来得更加猛烈,陈国华把志杰放在床上,摇了摇他问抑制剂在哪里。离开了令人安心的来源,志杰添乱地扯住陈国华的脖子不让对方走,一使劲把他拽倒在自己身上。
        “没有抑制剂,” 志杰轻笑起来,仿佛喝醉了似的,“有了毒品,不用抑制剂,快给我来一针,叔叔。” 虽然这么说着,志杰用双腿夹住陈国华的一条腿,低头去闻他的脖颈,“你真好闻。”他的手伸进对方的外衣,抱住里面穿着白衬衣的陈国华,匀称的腿毫无章法地蹭来蹭去,这时陈国华已明白志杰烧得稀里糊涂,如果没有抑制剂,志杰的脑袋很可能会被烧坏,可是侄子的情况特殊却不能送往医院救治,鉴于卧底身份的特殊性,他也要对同组的同事保密志杰不小心染上毒品的这个事实。
        “阿杰,你相信叔吗?” 陈国华拍拍志杰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志杰突然安静下来,认真地点点头说,“相信。”他顿了一下,露出困惑的神情,“叔...?”志杰打了个冷战,发觉牛仔裤拉链被拉开,一双宽大的手伸进内裤握住了自己的阴茎。
        “可以吗,阿杰? " 陈国华再次向他确认。
        志杰歪着脑袋看着陈国华,却依旧是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接着陈国华的动作让他吸了一口气。陈国华摸到志杰的裤子里湿滑一片,光溜溜的没有体毛,他不愿再去多想,直接娴熟地套弄起来,拇指不时蹭过阴茎的顶端,摸到了那个湿润的、小小的马眼,它在志杰的颤抖中流出更多透明的液体,陈国华的手心湿乎乎的,手背也被这些液体润湿了。志杰不受控制的信息素似乎越来越放肆,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好像焦糖融化在掺杂了苦涩味道的气味中,逐渐变得粘稠、甜腻,陈国华的气息有些粗重,他小心地释放出信息素,试图平稳住志杰的不安,结果志杰一下子把脑袋埋进他的肩膀,加紧双腿射了出来,那一声低低的闷哼声让陈国华的下身发紧。
        不够,不够,只靠这些安慰还不能够驱散那些该死的 “蚂蚁”,志杰因为一时的高潮而被转移了注意力,高潮落后却是无尽的空虚,他开始扯陈国华的上衣,陈国华只好抬高志杰的两只手腕按在床头,发现这小子的手腕用一只手就能握住。嗅着周围浓重的信息素,陈国华有些为难,看来志杰发情的症状并没有得到任何缓解,他看着志杰的脸,志杰的脸色憔悴,面颊上浮着病态的潮红,接着他的目光不禁被志杰微微张开的嘴唇所吸引,情欲在志杰干燥的唇瓣上泛起了湿润的光泽。陈国华脱掉志杰下身的衣物,把他小麦色的双腿支起来、手往身后探去,莫名察觉到不是很对劲,他这才垂下视线看到志杰并没有睾丸,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透着淡粉色、没有毛发覆盖的小巧的女性器官。陈国华移开视线,借着志杰湿滑的情液,用手指包住这朵花苞上下地摩挲,然后手掌扣住那里,中指顺着向下抚摸的动作慢慢滑入那个柔软、脆弱的缝隙中。
        志杰几乎立刻再次加紧了双腿,像一条鱼一样弓起了柔韧的腰部。陈国华停下手中的动作,俯身在志杰耳边,依旧用那种沉稳的语调说道,“阿杰,放轻松,叔慢慢来。”为了压制志杰这次意外而猛烈的发情,他打算用信息素包围志杰,于是坐在床上从后面环抱住他,一手搂着的他的肩膀,一手打开他闭着的腿,然后温柔地插入手指。志杰发出一声柔软的呜咽,低头看到一只宽大的手遮住了自己的下身,以及没有被对方手臂挡住的、挺立的阴茎。这副景象让志杰羞耻又紧张,内壁不自觉地紧紧吸住陈国华的手指,像在抗拒,又像是在挽留不让它抽走,陈国华就在里面轻轻地搅动、让志杰放松,志杰的体内湿热、紧致,甚至能让他感受到内壁正随着志杰的每一次呼吸而微微收缩和舒张。手指的按压給志杰带来一种无法躲闪、甜腻腻的刺激感,他抖得像只兔子,光洁的双腿在床单上蹭来蹭去,腿根处红肿的针眼若隐若现,被弄皱的床单纹路仿佛汇聚成了情欲的溪流,要把这个脆弱的青年卷进这深深的漩涡。
        志杰瘫软在陈国华怀里,毛绒绒的脑袋无力地垂在一边,露出了修长的脖颈,脖颈和锁骨处的肌肉恰到好处,属于人体的那种好看的肌肉纹路让陈国华不禁吻下去,然后啃咬一番。湿热的气息萦绕在志杰敏感的耳边,这种若有若无的触感就像香烟上飘起的断断续续的轻烟,慢慢点燃了他的神经,快感顺着引火线似地在身体里蔓延。
        “啊!” 志杰突然发出一声奶里奶气的呻吟,他的内壁收缩着吐出了一波情液,不知什么时候,在体内的手指已经可以进出自如了。但这尖细的呻吟像凉水一样泼醒了在志杰锁骨上咬得越来越用力的陈国华,他认为这个吻太过罪恶,并且这是坚决不能发生的事情,手指甚至有点粗暴地从志杰的体内抽了出来。志杰被这动作刺激得闷哼,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在陈国华的角度上能看到他忽闪忽闪的长睫毛。
        “...嗯?!” 志杰睁大迷离的双眼,一根手指猝不及防地重新插入他的身体,接着是第二根。被人当面操控、大开着双腿展露出多年来不曾对任何人提起的秘密,这种陌生和未知的感觉让志杰害怕,却又让他在心里某个隐秘的地方偷偷地兴奋着,熟悉的信息素正如它的主人一样在身后拥抱着自己,志杰脸上的热度似乎都爬上了耳朵,他窘促地一下子合上腿,却没料到把体内的手指夹得更紧,他仰起头来发出了小小的气音:“别看...别看下面。”  
        陈国华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如何作答,仍旧像刚才那样不刻意去看那个让人面红心跳的地方。中指和无名指把窄小、粉嫩的缝隙撑开,顺着内壁的弧度在里面摸索着,每一次的抽离会使缝隙边缘的肉肉被稍微翻出来,同时被顺带出来的还有志杰乳白色的爱液,然后又随着动作被送入到阴道里面,看上去像一个正在吞吐外来异物的多汁牡蛎。陈国华想要找出那个能让志杰兴奋的区域,以尽早结束这个暧昧却又不得已为之的错误,对他和阿杰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当被摸到体内某处时,志杰仿佛如梦初醒,感到血液一下子冲上心脏,垂在身体一侧的手抓住了陈国华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志杰的抽搐让陈国华明白他摸对了地方,他在那一点稍微用力,志杰便拔高一声呻吟然后软下去,又慌乱地抓住陈国华在正自己下身动作的那只手。
        陈国华安抚地捏着志杰的脖子和侧脸,扭过他的脑袋在额头上一吻,咕哝着,“嘘...马上就好,阿杰乖...”,这是志杰在很小的时候摔倒磕伤、陈国华给他进行清理和上药时经常安慰的话,虽然没什么特别,志杰也早已不是小孩子,但是这种轻柔的话语是志杰以前在多次出警受后受伤再也没有听到过的,安全感让他失去戒备,听话地缩在叔叔怀里随他做什么都可以。
        酥麻的感觉从身体里隐秘的那一点扩散到每一寸皮肤,好像被温热的海浪卷起、轻柔拍打,志杰被这感觉麻痹,失去了知觉似地融化在这片惬意的温暖中,他无力理会下身的失禁感,任由情液在他身下形成了一块小小的水渍,手指抽插的动作使得咕叽咕叽的水声响起,到了后来和他的喘息声一并逐渐模糊在情欲的浪潮里。他似乎什么都听不到,意识仿佛走进了一个令他心安的地方,温暖而厚重的红茶香气包围着他,志杰仿佛回到小时候,不管冬夏,叔叔家里总是充满着这股味道,然后他在这香气里沉沉睡去,没有焦虑,没有疼痛,更没有什么恼人的蚂蚁。
        湿热的内壁绞紧了陈国华的手指,几乎让他不能继续抽动,白色的精液从志杰的马眼缓缓地流出,甚至滴落到他小巧的阴唇上,与阴道内涌出的热液混在一起。志杰的眼睛半阖着,意识涣散地倒在陈国华怀里,像个大布娃娃。苦涩的信息素味道散去,原本干净的牛奶味道显现出来,然后渐渐地变淡,与陈国华红茶味的信息素柔和地交融在一起。陈国华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抽出身来、把志杰在床上放好,拿来纸巾擦干净志杰的下身和床单上的那片黏腻,然后给他穿上裤子,盖好被子,并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现在房间里的景象看上去很正常,志杰只是睡着了而已。在完成这一切后,他去厕所本来打算丢掉用过的纸巾,但是志杰的发情让他硬得发疼,陈国华鬼使神差地把纸巾凑到鼻子跟前,是志杰淡淡的、甜甜的味道,带着潮湿和黏腻,他终于不顾一切地把自己锁在卫生间,回想着志杰刚才情动的模样,草草地撸动着自己,没过多久就嫌恶地完成了自渎。
        不知睡了多久,志杰醒来后看到床头柜上放着满满一塑料袋的抑制剂药品,他有点头晕,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是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稳地睡过一觉了。


  Summary:算是上一篇同名文章的后续,突然想看鬼畜的典狱长鬼畜让叔叔这么温柔地宝贝着的阿杰,结局是叔叔的头顶绿了,典狱长头顶也绿了,看典狱长san值狂掉我好兴奋啊(变态地跑走(跑走前说一句文中叔叔的警察头衔是我瞎编的

         正文

         “你怎么总给我惹事。” 高晋轻描淡写地说道,他没有抬眼看缩在角落的志杰,从椅子上站起走向牢房后面。“让他清醒一下。” 冰冷的声音落下,狱警上前拿起高压水管对着志杰一通猛冲,志杰躲避着令人窒息的强力水流,Omega的信息素随着冰凉的水汽在专门用来审讯的牢房内扩散得更远。高晋微微皱起眉头,他不喜欢这股软软的奶味,本来要把这腻烦的味道冲洗干净,没想到适得其反。
         “为什么打架。” 典狱长明知故问,不算太严重的打架事件是无需亲自过问的,可是志杰倔强的样子让他莫名不爽。志杰在监狱里算是一个奇怪的存在,在一群暴力的罪犯Alpha中他很不起眼,刚进监狱时大吵大叫着他们听不懂的粤语和英文,焦急失措的样子让别人感觉他像只要咬人的兔子,有些人想找事去 “捉弄” 一下这个可笑的家伙,然而碍于他是喜怒无常的典狱长特别关照的人便没有下手,只是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奶味勾得他们心里发痒,一个奶味的Alpha吗,真滑稽。到了集体洗澡的时间,志杰所担心的事情来了,同时不禁有些奇怪,回想着从刚进来的时候到现在这段时间,竟然没有人来找他麻烦,不过在Alpha监狱这种地方,他沉默,平时的行为看上去老实本分,倒是没什么存在感。志杰找了个角落利落地清洗身体,当他准备走出澡房穿囚服时,几个高大的身影笼罩了他,后来的结果是一片混乱,人仰马翻,狱警赶到时他被倒在地上的一个犯人扯住脚腕,顾及脚下还要与从侧面而来的袭击进行撕扯。地位等级低的犯人们在一旁兴奋地吹着口哨,被警棍打了几下驱散可是仍想凑个热闹,狱警们在暴力镇压的同时竟然还有功夫纳闷混杂在澡房里Alpha互相冲撞的信息素中的那种奇怪的气味是什么。  
         志杰被水流冲得发蒙,大口呼吸着好不容易得到的空气,他只穿着短裤,浅麦色的皮肤受过水流的冲洗而在昏黄的灯光下发亮。
         狱警把踉踉跄跄的人带到高晋面前。
        “Omega,嗯?” 高晋漫不经心地问着眼前样子虚弱、瞪着他的犯人。这人的眼睛圆圆的,像他的气味一样没有杀伤力,高晋觉得这股逞强的气势有趣,甚至想知道这到底能变得有多有趣,他第一次见到Omega去做警察,还是卧底,与曾见过的漂亮小蠢货们截然不同。
        “你们的人在我们这儿渗透了多少?” 高晋看着 “小哑巴” 的眼睛,手中的警棍摩挲着志杰的短裤,看上去好像要把它挑开,这才稍微满意地收到点对方作为回应似的躲避。
        “你会说的。”
         高晋逐渐释放出的信息素像手一样掐住志杰的脖子,然后游走在裸露的皮肤各处,让Omega紧张地喘不过气来。志杰的脑袋里像塞了团棉花,整个人昏沉沉的,他两腿发软,身体里那个隐秘的地方开始躁动不安,随即就明白被Alpha强制发情了。“卑鄙!”像只被拴住却仍想要上前扑咬的猎犬,志杰向前扑腾着,但是被狱警制服得牢牢的。
         高晋抬手放在志杰的脖颈,缓慢地抚过那里的肌肉,力道渐渐加重,在肩头上捏了一把,这触觉深入骨髓,在他的每一寸皮肤上燃起一把温吞吞的火,狱警比志杰高了一头,借着强壮的胳臂的搀扶,志杰才能勉强保持站立。高晋挥手示意狱警放开志杰,志杰摇摇晃晃的,死死地盯着他,肩膀上的手仿佛有千斤重,这重量迂回至喉结(这时志杰极力忍住了吞咽口水的冲动),顺着两块胸肌中间浅浅的乳沟滑动,在没有到达腰部之前他就瘫软在地,像一团受了伤的小动物。
        “这就是Omega。” 高晋不带任何感情地评论着,他一把提起志杰,拖着志杰到墙角,墙壁砖块上的潮湿阴冷的气息迎面扑来,正如身后抵着他的Alpha。        
        “试试这个。” 高晋拉开志杰的短裤,两瓣小巧而挺翘的臀肉呈现在眼前,警棍戳着他凹陷的腰窝顺着饱满的臀缝游移,像一条危险的毒蛇,把人逼进死角逃脱不得,当警棍的圆钝的前端碰到脆弱的阴道口时,被Alpha苦辣的杜松子酒信息素压制而一时顺从的Omega开始反抗,睁大的圆眼里满是慌乱,“你干什么啊,不要,不...唔!”
         一阵剧烈的钝痛撕裂了志杰紧绷的神经,淡粉色的穴口被黑色的警棍顶着,一分一毫地旋转着侵入,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破开了柔软的内里,高晋抬起志杰的一条腿,让警棍进入得更深,由于穴口被撑开,晶莹的液体从本是闭合的肉缝中流出,犹如蜗牛爬过的痕迹一样,顺着另一侧皮肤细腻的腿根蜿蜒而下。
         像是在压榨志杰的眼泪一样,他的视线变得模糊、清晰、再模糊,泪水断了线的珠子般地接连掉落,弄湿了脖子,被拷在一起的双手抠着墙壁,圆润的指尖因为用力的关系而发白,绷紧的身体上布满了细密的水珠,不知道是水还是汗,内壁正随着他小心翼翼的呼吸在警棍坚硬而光滑的表面上缓缓蠕动,被迫一寸寸地吞入粗大的柱身,让他觉得被劈成两半,断裂面火辣辣地疼痛着。
         “水,给我水,水...” 刚才一动都不敢动的志杰突然挣扎起来,抖得像个筛子,高晋不得不用了点力气来压制他的躁动。志杰淡淡的气息变得燥热、黏腻,散发出微微的苦味,苦涩和暖甜味道交融的独特氤氲满溢了整个潮湿的牢房,像是混合了焦糖的牛奶。看样子小警察的毒瘾犯了。
        “你们香港警察很厉害,用一个吸毒的Omega当卧底。你太天真了,知不知道毒品会让Omega更容易失控。” 高晋的声音很好听,字正腔圆,依旧平静到近乎无情,正如他手下用警棍抽插的动作一般。志杰发出了一声颤抖的、变了调的细小呻吟,这声音像针尖轻轻划过皮肤一样刺激着后面的几个狱警,狱警直愣愣地盯住他们,露出渴望的神情。察觉到周围不稳定的气氛,高晋放开志杰,志杰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被丢在旁边的警棍上泛着一层水光,很是淫靡。
        “这么没用,都下去。” 高晋遣散了狱警,回过身俯视着试图爬起来的志杰,“用你的情报来换取毒品,怎么样?”见过形形色色的吸毒者,他们的相同点之一是信息素都一样地难闻、令人避之不及,而志杰的气味则像他人一样干干净净,只不过加入了些 “有趣” 的元素,高晋想尝尝这味道。
        “你们这群社会渣滓!” 志杰跌撞地站起,失去了支撑似地扑过去给了高晋一拳,可他此时就像只挥舞爪子的小奶猫,高晋只是稍挪了几步就轻易躲开,他把志杰按在墙壁上,身体挤进他的双腿之间,拉开裤子拉链径直进入了志杰毫无防备的身体。
        “啊!你...唔嗯...”
        “不要消耗我的耐心,什么时候能学乖一点?” 高晋厌烦了志杰这副弱小但仍然倔强的样子,虽然刚才被稍稍扩张过,过于紧窄的内壁夹得高晋很不舒服,这让他同样烦躁。
        “放松。” 高晋对着志杰低语,他舔咬着志杰敏感的耳朵,烈酒一样又热又冷的气息吐在耳后,洁白的牙齿细细地啃着他修长的脖子、肩膀和脊背,双手顺着志杰优美的身体曲线抚过他柔韧的侧腰,接着向上游移,抓住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肌,大把地揉捏,颜色浅淡、有些内陷的乳头在高晋的手心里挺立起来,好像两粒小小的、饱满柔嫩的浆果。
         志杰低低地啜泣,他无助地摇头,徒劳地向后躲避着高晋,然而他的动作使得高晋的阴茎进入到更深的地方,身体里严丝合缝地堵着一根粗长的外来物,让他本能地排斥着,害怕地止不住发抖,连带着蠕动的小穴吮吸着高晋的阳物,他感到肚子里热热的,甚至能感受到那东西的形状和在他身体里的跳动。
        “你是故意的吗?夹得这么紧。” 高晋拍了一下志杰的屁股,慢慢地动起来,阴茎头部好像被堵在了一个更为狭小的入口外面,他每一次都深深地碾压过志杰身体里的那个点,肚子酸胀的感觉让志杰喘不过气来。
        “你,你别动了,啊!” 高晋掐着志杰的后腰一下一下地顶进去,不像女性一样拥有发育完全的生殖器官,志杰的穴道比较短小,没几下就被高晋顶到了子宫口。痛苦夹杂着快感电流一样击中了志杰,他艰难地稍微侧过身体,用肩膀抵住墙壁,被铐住的双手揉着小腹以减轻钝痛感。高晋捏着志杰的下巴扭过他小巧的脸颊,吻上了志杰左眼下方的伤痕,看到对方被浓密睫毛遮住、躲闪的眼神时,突然很想让他的自尊底线一点点崩溃,就又快又狠地撞击志杰的子宫口,脆弱的宫口不堪承受这粗暴的力度,很快被粗大的龟头破开,像一只失去了外壳保护的牡蛎。
         “没想到是个雏儿,打架时这么能打,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却在乖乖地挨操。你看你吸住我不放呢。” 高晋并不意外志杰青涩的反应,而且觉得对方窘迫的样子很好玩,他破天荒地说着荤话羞辱志杰,不明白为什么要和一个无用的小喽啰过不去。
         “嗯...?快点拿出去,肚子痛...” 疼到瑟缩的志杰顾不上高晋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他被高晋固定得牢牢的,狂乱的入侵使他几乎无法低头去查看身下的情形,只能隐约摸到肚子上不断被戳出略微凸出的形状。感官快要爆炸,爬满全身的毒瘾和Alpha压迫性的信息素纠缠不清,像一张大网似地网住他然后不断收紧,仿佛要把他绞死一般,穴道里的剧痛裹挟着快感冲击着志杰的心脏,又犹如一针强心剂,使他摆脱了毒瘾对意识的占领,灵魂在身体里展开了拉锯战,即将要挣脱却被一根无形的锁链拴住。
         “放开我,放开我好不好?求你,求求你!” 志杰吸着红红的鼻子,小声地祈求,此刻的他依旧坚守着最后的底线,坚决不说出掌握的任何情报,但是身体上的苦楚让他不断求饶,除了泄密这一点,他彻底屈服了。高晋喜欢听志杰叫出来,虽然有两下子身手,但是软糯的声音和仍保留着些许稚气的小警察意外地相配,他不知疲倦地干着志杰,听到奶里奶气的求饶声让他在志杰体内涨大了一圈,在大力戳进去的同时,他握住志杰抚摸肚子的手,恶趣味地对着他进入志杰身体的那个方向狠狠地按了下去。
         “啊!叔,叔叔,我好疼...” 志杰委屈地哭着,大颗的泪滴划过眼睛下方的伤痕,失神的双眼漫无目的地盯着某一处,好像断断续续地看见了叔叔,家,还有警局,他想拼命地抓住那些影像,可是一下子跌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酒吧,他低头在用鼻子吸玻璃板上的白色粉末。
         “叔叔?” 高晋怀疑他在幻听,结果下一刻清晰地听到了志杰的呢喃。“叔,救我,你在哪里...呃!”
         高晋不受控制地在志杰的脖子上咬了下去,上面立刻洇出了一朵血花。他无理由地感到愤怒,抬着志杰大腿的那只手不自觉地在上面抓出一个手印,腿上的肌肉手感很好,紧实又有力量,富有弹性的皮肤从高晋修长而分明的手指里溢出,平时一向克制优雅的他现在就想让这个Omega完全顺服,甚至怀上他的孩子。
        “你以为对于你拼死护住的东西我一无所知吗,只会喊叔叔、哭鼻子的小可怜,搞完你我就整他,让你生不如死地亲眼看着,他叫陈国华,你的直属上司,高级督察,警号...”
        “别说了,求你别说!不要动我叔叔,干我,干我吧!” 尚且保留一丝理智的志杰竟然主动向后撞去让高晋操自己,高晋没有说话,被完美包裹在高级西装下的胸膛一起一伏地压抑着怒火,他停下来,想知道志杰能够做到何种地步。
        “自己动。让我满意,就考虑是否放过你叔叔。” 没想到志杰真的乖乖照做,他用不上力气,于是用双手抵着墙壁,抬起臀部慢慢地靠向身后,艰难地向前退出一点,又艰难地向后吞下高晋狰狞的阴茎,每一次吞入的动作都很吃力,志杰咬紧嘴唇仍然痛苦地闷哼着,白皙的皮肤和阴茎勃起充血的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他快吐了,内脏好像搅在了一起,缓慢的吞吐能让他感觉到肚子里的器官正被来回地拉扯,退出高晋的阳物的时候仿佛要连带着内壁一同被抽拉出来,神志不清的志杰被恐惧所笼罩,他害怕这种身体要害被一点一点折磨的疼痛,害怕高晋,更害怕再失去亲人,小时候没有保护好妹妹,现在也无法保护叔叔,眼前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身边的任何人出事,便自虐般地闭上眼睛发狠地撞上高晋,他颤栗着,调整了呼吸就进行下一次的主动受刑。
         高晋几乎要被志杰蹭痒痒一样的行为搞得又气又笑,他捏着志杰的腰阻止了志杰的动作,就着插入的姿势,不知中了什么邪似地轻柔地亲了亲志杰的后颈,一下一下地揉弄他茂密的短发,安抚的动作温柔得差点让恍惚的志杰以为身后的人是叔叔,直到他虚弱地微笑着说出了那个让高晋近乎失控的称呼。高晋一下子操进志杰的子宫口,报复性地对着那里疯狂地顶弄,不顾志杰混杂着“叔叔”这一类字眼的破碎的叫喊,后来干脆把手指塞进他嘴里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口水滴滴答答地从手背上流下来,落在了卷起的袖口上也不在意。意识在挣扎中渐渐消失,志杰眼神迷离地被高晋抬着一条修长的腿操干,可以看见穴口薄薄的嫩肉外翻,紧紧地箍着高晋,流出了混着清液的红红白白的液体,随着阴茎的进出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蹭花了大腿内侧洁白的皮肤。不知过了多久,志杰迷迷糊糊地发觉腹腔被撑开,卡着一个从未感受过的巨大的东西,一股凉凉的液体不停地灌进来,刺激着敏感而红肿的子宫口周围,液体一直灌到让他的肚子沉重到发麻。他弱弱地哼了一声,阴茎颤巍巍地吐出一点白色的精液,好像风中摇曳的草枝。在昏过去之前有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怀上我的孩子吧,你永远见不到那个人了。”

    1#
    版攻 回复于:2019-11-04 04:10:48
    版攻
  • 同一文章请在同一贴内完成发布,已搬运,原文已删
  • 2#
    原贴评论搬运 回复于:2019-11-04 04:11:28
    原贴评论搬运
  • 1#
    (=ˇωˇ=) 回复于:2019-03-14 18:35:16

      回复此楼 0
    嘤,志杰超好吃
    2#
    .⁄(⁄ ⁄•⁄ω⁄•⁄ ⁄)⁄. 回复于:2019-03-22 10:44:42

      回复此楼 0
    太辣了太辣了志杰太好吃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