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墨凤】簧翿或可期

所以说墨鸦没死也会把自己活活作死。以上任务由流沙杀手团倾力完成。
0 圈子: 秦时明月 CP: 墨凤 角色: 墨鸦 白凤 TAGS:
作者
崑崙老妖 发表于:2018-11-04 23:10:29
崑崙老妖

*不要被标题骗了,这玩意有病,极度欧欧西,不慎右上
*不止有病还有毒
*渣文笔,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
  * AO3首发


墨鸦他真的很委屈。
好不容易和白凤待在了一家良心杀手集团,以为能过上每天撩凤任务撩凤喝酒的好日子,结果老大毫不客气压榨他劳动力没什么,高层从上到下统一口径他和白凤任务永远是错开的,住处一个东一个西,别说日常撩凤,月常他都尚未达成过一次。
「老大……」
咿——惹不起惹不起,他墨鸦就轻功好,去和轻功剑法都站在全国顶端的人玩,小命不保。
「姐姐~」
不不不请别放蛇我今晚想安心睡床对不起我错了我忏悔姐姐啊不妹妹求放过。
「军师啊……」
信不信我跟你亲亲小可爱告密你现在活蹦乱跳还在论坛产粮?
不信啊……呵呵,说我家白凤在哪,我不信你们这些禽兽忍心让那么纯洁天真善良可爱的孩子那么辛苦天天干活。
……
我错了凤凤我不该说你纯洁天真善良可爱的,你永远是我心中的那道白月光,英俊潇洒风流倜堂一表人才,就比我差那么点……
!凤儿你快回来!我错了!
告诉我我哪里错了!


墨鸦和白凤这俩轻功大佬的事说来要复杂可复杂,要简单可简单,无非是社会复杂人心险恶,两人又应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谶语,站在了出事的前沿。
按正史描述可谓是有情人历经磨难终成眷属,差那么一层窗户纸就达成一段佳话;按野史总结便是不作死就不会死,都是该的。
不过到底在按时间顺序讲故事前,简述人物背景才能让听众更容易感动(接受一个狗血的故事并献上点什么)。
首先,墨鸦是韩国人,就算现在活在大秦帝国也是韩国生韩国死(不是笔误)的,而韩国内乱的首领,一个名叫姬无夜的,心思深沈妄图谋全窜位的丑得几乎顶梁柱级别的男人,就是墨鸦的前前上司。
前上司已经挂在了现上司手上,前前上司算是半个栽在了现上司手上。
喔,现上司这个可怕的男人,栽在过前前上司手上一次的。
再次强调,前前上司姬无夜这人,就三个特点:野心大,手段狠,地位高,长得丑。
墨鸦作为在他手下干脏活最多的人,权不敢说什么,但地位够高,身家和可知的内幕都相当多,是姬无夜相当中意且信任的打手。
不是说墨鸦现在还忠于姬无夜,要是这样白凤早不知道怎么死了,怎可能还能在卫庄手下接受调教;他只是认为身为杀手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职业道德,忠于现主才是明智的选择,乐不乐意是另一码事。
显然三好市民和三好杀手不可兼得,墨鸦想了想,既然他都是干杀手的了没事争什么良民,穷都不知道怎么穷死的,他决定好好做个杀手。
毕竟和快死的猎物聊天很有趣啊(划掉)。
正因为墨鸦优秀的职业道德,姬无夜不少重要的打手入门都接受过墨鸦的教导,然后被派去干新的脏活,其完成率和存活率让姬无夜很是高兴。
墨鸦指导简单暴力但是胜在细节,他手下的人出师很快,所以相处时间都很短;又因为任务大多危险,打手间任务时又不能相认,所以基本上墨鸦再见到这些人的脸的时候多是自己被派去给收尸的时候,以至于墨鸦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体质。
他试图通过关系去问阴阳家,好不容易进了人家殿门,离开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不定是怕他恼羞成怒干掉解惑者呢,墨鸦心想,大概不会是好事。
就在他怀疑自我但还是丝毫不手软,该杀人杀人,该聊天聊天,有心情了还去找人蹭点好酒,顺便沮丧的发现他要是特殊体质还活不了那么久该高兴还是伤心时,他被通知有个天资优秀的新人要带。
他的小道消息和鸟告诉他,他即将要当一个大龄儿童的乳娘。
是的,很狗血很套路,这个新人「儿童」就是白凤。


白凤白凤人如其名,墨鸦在见到这孩子之前还以为他要带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脸,说不定是姬无夜玩腻了女人想换个辣点新口味的那种,实际见到后他也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暗骂姬无夜这个连孩子都不放过的禽兽,然后果断用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将小小的白凤留在身边教导,看着干净的少年接下完成一个又一个血腥味的任务还是干净得如未染的绢绸,他莫名的满足和不爽。
那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孩子,不同于那些到他手里纯粹为了杀人而培养的人,他观察着白凤,引导着白凤。他不想让白凤过早接受残酷的现实,让那孩子变得理智冷血,他不想否认白风那天真的、渺茫的希冀。
说是对小孩子的照顾,姬无夜几次向他讨白凤单出任务他都拒绝了,虽然仗着自己资历和确实有时得姬无夜心意,也就从白凤那消失了两天便没再被追究,倒是白凤好像感觉到身上沾了血腥,以为他又私下做了危险的件不得人的事,孩子气的和他冷战了半天。
到这程度怕是他再强调这是对孩子和后辈的照顾,大概也就儒家那些迂腐的家伙会信了。
墨鸦知道自己是对这色彩和他截然相反的孩子一见钟情了的。
但是啊,白如白凤,危险如杀手,不知何年何月和日就会消失在这世上,他并不想暴露这份无关紧要的感情,只想在他哪天死去前让这点纯白脱离这漆黑的深渊。
水至清则无鱼,有时他甚至想弄脏这个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的使者,但更多的时候他只想他保持这份高洁——说的是白凤的灵魂。
墨鸦他成功了。白凤是高傲的,这点他初面的时候就了解的彻彻底底,但是他遇到状况外的事时第一反应是向他寻求解答。墨鸦安抚白凤的时候不禁暗喜,又担忧万一这孩子没了他可怎么办。
成长总是被逼出来的。这是后话了。
飞吧,你在我手中和在你手中被救下伤鸟,明知不可,却非逆势而为。
墨鸦敏锐的察觉到了形势的暗流涌动,他早想把白凤从这个吃人的组织里摘出来了,相关人脉之类已经操作了多半,他是想稳妥些送出去好没有后顾之忧,下家都找好是能罩着小家伙的大人物,为了让那人同意,他在白凤身上花的精力绝对只多不少。
只是……果然还是他太天真了吗。
他想让他不染上杂乱的色彩,那他就必须把污秽挡在身外,他本就是融入黑夜的,正如夜幕其名。
可惜他还陷得不够,他还给自己留了一线之地,不然他能让白凤至少走的时候不是那样的表情。
分明是要远飞的鸟,何必如此眷恋一个牢笼。


之后的事倒是充满了戏剧性和命运的操蛋感,姬无夜如墨鸦推测明地里要逼宫谋权,大大小小韩国内部人员没一个能和这丑男对着干,连他托付的大佬和另一位公子联合要搞事都翻了车,还是坠江的那种。
所幸墨鸦并未参与其中,没被大佬记仇没让白凤被迁怒,虽然白凤在离开他之后立时被新上司打击得整只鸟都蔫了。
谋乱里墨鸦甚至是连内乱的小首领都算不上的,毕竟死人接不了活带不了兵,他为了救白凤一命换一命,一下削减了两个己方力量增加了一个敌方力量确实功不可没,大佬任性归任性,至少人讲理,讲的是自己一套逻辑那是另回事,毕竟人师兄也什么都没说不是?
说实话墨鸦发现自己没死透后不是不想和白凤联系,毕竟白凤是他唯一一个一手带到大的孩子,虽然他教导过的手下除了白凤没几个能被称为「孩子」的,虽然他当时带白凤的时候确实起了「可塑之才」的心思。
但是啊,前前上司没玩完儿又知道曾背叛了他的手下还活着,别说死的不放过了,就是本打算放过的活的也得讨了小命。
知道的太多是活不长的。
人帅就是容易被嫉妒。死丑逼。
于是躺在端木医师病床上的原・轻功浪到飞起・现半残・墨鸦,被医师威胁不能穷折腾之后每天只能依靠这丁点安慰度日如年,顺便不被药苦死。
他是真真想念这从里白到外,杀了多少人见了多少血,内里还是初见时骄傲到衿持,天真善良可爱的……
恋人。
夭寿了,越想越停不下来。
他想表白!!!
奈何求职路上多小姊姊,冰山美人,烈火华莲,妖娆魅惑,还各个颇具杀伤力,一个个撩过来一遍不能更爽;找到新上司后又被带跑偏开始到处找美食,恶趣味突发三更半夜发实物图,成日乐不思蜀早早把他初恋情人忘到脑后了。
其实有时候翻车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说做任务,特别是接了暗杀啊情报啊之类单,不能太浪;不做任务如果有点人情债啊欠了钱啊,也不能太飘。你单知道自己惹了事,善后的时候搞不好就被人找事了呢。
墨鸦的膝盖就中了一箭。
好在对方段位没他高,不然就他那些『光荣事迹』,被抓到岂是一条命能解决的?对上正主怕不是要赔一辈子才勉强够还本金的,算上利息还要再搭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