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日后再说

继续搬旧文~
0 圈子: 剑三 CP: 藏唐 角色: TAGS:
作者
千辰 发表于:2015-04-25 23:18:46 有肉
千辰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千辰 更新于:2015-04-25 23:21:05 此章有肉
    千辰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2#
    千辰 更新于:2015-04-25 23:21:48
    千辰
  • 脚步声渐渐地远了,唐轩闭着眼睛调息了一会儿,稍微积攒了一些力气。四肢的酸麻在渐渐退去,想来是药力快要过了。一想到这个唐轩就恼怒不已,他一个唐门弟子,居然被一个藏剑用软筋散放倒,这简直比被男人上了还要令他感到窝火。

    可是这能怨谁呢?他自小便专修惊羽诀,讲究一击必杀,对于用毒的天罗诡道向来是不屑一顾,抗药性自然是比不上天罗弟子。

    而且,唐轩苦笑一声,就算不用迷药,他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个位置虽然算是隐蔽,但毕竟是在马嵬驿,随时都可能有浩气盟的人经过,他必须赶紧想办法回营地。

    唐轩艰难地撑起身子,刚一动弹便感觉到后穴一阵剧烈的疼痛,有湿黏的东西自身体里流了出来。他倒抽一口冷气,却还是硬撑着坐了起来。左臂在之前的交战中受了伤,他忍着疼痛用右手支着地,左手勉强拉起被粗暴扯破的衣物裹住伤痕累累的身体,踉跄着站了起来。

    叶岚亭,那个浩气藏剑,直至今日唐轩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这个人已经追了他很久了。不论是在任何地方,只要叶岚亭见到他,必然是立马一个鹤归砸过来。若是在昆仑、南屏,或者神农洇,云湖天池这些阵营混战的地方,那人更是只要一见到他,眼中便没了其他人的存在,百余斤的重剑只往他一个人身上招呼。最后连两个阵营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看到他们俩出现在一起,其他人便自觉跑得远远的,以免遭池鱼之殃。

    唐轩曾经认真思考过,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杀爹抢娘的坏事,才招惹来这人无休无止的追杀,然而阵营纷争,又岂是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入了恶人谷这么些年,这千机匣上有多少条人命,他自己也早就记不清了。

    但事情却又似乎没这么简单。唐轩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叶岚亭的对手,然而那人却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命,次次只将他打成重伤,却又留他一口气。营里的医师花墨见得次数多了便经常打趣他,“你是不是对人家始乱终弃了,他才这么追着你,却又下不了手杀你?”

    唐轩顿时火冒三丈,“胡说八道!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花墨却只噙着暧昧的笑,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唐轩一肚子火又不能对着医师撒,次次都几乎憋出内伤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唐轩小心地避开大路,借着荒草树木的掩蔽,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营地。也算他命大,这一路上竟没碰到半个人影。他跌跌撞撞地回到驻地,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那处的伤势难以启齿,他不敢去找花墨,只能自己胡乱抹点消肿止痛的药膏了事。

    身上其他伤口处理好之后,唐轩咬了咬牙,脱掉衣服躺在床上曲起双腿,手指沾了药摸索着往自己身后探去。冰凉的药膏碰触到穴口处被撕裂的嫩肉,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

    “操!”唐轩咒骂一声,将药涂在红肿火烫的穴口周围,又挖了一块药膏,闭上眼睛忍下羞耻心,将手指插进了柔软的后穴之中。

    那处被蹂躏许久,现在仍是不能完全合拢,唐轩的手指很轻易地便探了进去。清凉的药膏一点一点地涂上脆弱的内壁,火辣辣的疼痛总算缓和了下来。

    上好了药,唐轩脱力一般地瘫在床上,闭着眼睛喘息了一会儿,脑中却又浮现出那个人脸上轻佻而又戏谑的笑容。

    “叶、岚、亭!”那人的名字从口中一字一字迸出,苍白细长的手指紧紧蜷起,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手心。

    这一次的伤令唐轩足足在床上躺了七八天。期间花墨来看过他,唇角挂着温柔的笑意,手上却用力掐着他左臂的伤口,“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来找我,是看不起我万花谷的医术么?!”

    唐轩疼得呲牙咧嘴,赔着笑道,“哪儿啊,这不是不敢麻烦您老人家么……”

    花墨哼了一声,伸手便要掀他的被子,“让我看看伤的怎么样。”

    唐轩却死死地拽住不松手,“没事没事,不用看了。”

    花墨缩回手,若有所思地盯着他,“这可奇了……莫非……是伤在不愿让人看到的地方?”

    此话一出,唐轩的脸便瞬间涨成了红色。花墨顿时笑得极是开心,“他终于舍得对你下手了?”

    “什么叫终于!他一直都很舍得好么!”刚说完唐轩便反应过来,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花墨一脸的喜闻乐见,“我明白,我都明白。”他摸出两瓶药放在床头,“红色的内服,蓝色的外敷。——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谢。”

    唐轩被噎得几乎吐血,看着万花弟子脚步轻快地离开,心里又狠狠地把叶岚亭千刀万剐了一遍。

    数日后,浩气恶人又一次在南屏山狭路相逢,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唐轩躲在人群后方,借着一块石头的掩护,双手平端千机匣,冷静地瞄准前方一个个敌方目标,箭矢如流光般撕裂空气,每一声尖啸都伴随着一个人倒下去。

    然而在山顶上,却有一双狭长的眼睛盯着他,唇角微微勾起,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轻笑。

    “呵。”

    正在凝神运功的唐轩猛然感觉到了极为熟悉的压迫感,手一抖,追命箭偏了方向扎进了石壁中。下一刻金色剑气已当头砸下。情急之中唐轩顾不得多想,直接运了浮光掠影隐去身形一个蹑云冲出去,接着便大轻功往回跑。叶岚亭似是早已料到,几个纵跳攀上山顶,凌空一跃死死地抱住了他。唐轩猝不及防控制不住轻巧的机关翼,两人一起跌了下去。

    “砰”的一声,泥土草屑四溅,唐轩充当人肉垫子摔了个结实,只感觉肋骨都被那人压断了几根。

    叶岚亭从他胸前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多谢。”

    唐轩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偏过头猛地咳出一口鲜血。

    “哦?摔出内伤了么?”面具早已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叶岚亭好整以暇地摸了摸他的脸,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在自己身下的人,“这样也好,省得你再挣扎。”

  • 3#
    千辰 更新于:2015-04-25 23:22:28 此章有肉
    千辰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4#
    千辰 更新于:2015-04-25 23:23:20 此章有肉
    千辰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回复了就可以吃肉肉吗?
      评论于 2018-05-10 09:13:08
  • 5#
    千辰 更新于:2015-04-25 23:23:38
    千辰
  • 第二日唐轩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叶岚亭不知去了哪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躺在山洞中。斑驳的阳光透过洞口的藤蔓细细碎碎地洒在地上。唐轩坐起身,一件金色的袍子从身上滑落下去,露出脖子和胸口上星星点点的吻痕。昨天晚上的淫乱顿时浮现在脑海中。一想到自己在叶岚亭的侵犯和羞辱下竟然还射了出来他就觉得羞愤欲死。

    身体一阵阵的酸痛提醒他赶紧离开这里回营地才是正事,然而全身的衣物只余下脚上那双一直未脱下的长靴硕果仅存。不大的山洞一眼便望到了底,唐轩站起身来回扫视了一圈,发现除了那件金色袍子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可以遮羞的东西。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咬咬牙将袍子裹在身上。好在叶岚亭身材比他高大,倒是不至于走光。唐轩轻手轻脚地钻出山洞,判断了一下方位,便匆忙向恶人营地方向走去。

    他生怕被人撞见,一路小心翼翼避开大路小路,只从荒草野地里经过,然而却还是好死不死地撞上了一个浩气天策。那天策骑着马向他冲过来一枪刺来,却在看清他时愣了一下,手中动作一缓,唐轩险险地躲了过去。身后传来金器破空之声,天策抬头一看,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原本疾刺的长枪改为横拍,将唐轩敲晕过去,接着枪杆一挑,将他整个人挑得飞了出去,直直地撞进身后来人的怀中。

    “帮你抓住了,怎么谢我?”天策抬抬下巴,对着面前的人问。

    叶岚亭将唐轩搂进怀里,微微一笑,“两坛陈酿玉楼春,如何?”自己不过是出去给这人寻一点吃的,回来便只剩下空无一人的山洞。这人还真是……欠调教啊。

    天策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望向昏迷过去的唐轩,“不过,人家似乎不怎么乐意啊!也是,你追杀了他这么久,他对你的感情恐怕除了恨就剩下烦了。”

    “呵……”叶岚亭笑了一声,一把将人横抱起来向浩气营地方向走去,“感情的事,日后再说。”

    END

  • 6#
    = = 回复于:2015-04-29 00:04:35
    = =
  • 这只黄叽真是只完美的人渣啊,祝唐门早点摆脱他,还真以为QJ能J出感情了,什么逻辑,而且还小心眼,三年前鸡屎大点事情记这么久
    • 1
      嗯嗯 评论于 2018-05-12 06:20:07
  • 7#
    = = 回复于:2015-05-04 23:09:53
    = =
  • 炮炮好美味我也想上了他啊哭【拉拉链
  • 8#
    = = 回复于:2015-05-05 05:13:44
    = =
  • 这是原创吧?这俩人是什么npc啊
  • 9#
    Tantalus 回复于:2015-08-21 23:27:13
    Tantalus
  • 嘿嘿……我记得杜丹是无盐岛的一个妹子吧。。死后掉落一封密信嘿嘿
  • 10#
    = = 回复于:2016-01-03 00:27:00
    = =
  • 日后再说丫。。。人:查呢
  • 11#
    = = 回复于:2018-06-14 02:16:18
    = =
  • 炮是真的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