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暧昧只比完满结局差一步距离

七夕甜饼!邓克喜迎七夕!邓克是真的!大家都来嗑一口吧!
11 圈子: 诡秘之主 CP: 邓克 角色: 邓恩 克莱恩 TAGS: 无差
作者
邓克真的是真的 发表于:2018-08-16 23:52:40
邓克真的是真的


  “必须要一个理由?”
  邓恩·史密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正轻嗅着烟丝。听到克莱恩的问题,他调整了闲适的坐姿,双手并拢,半正式地反问道。
  看到邓恩·史密斯这副好像马上要炒他鱿鱼的严肃态度,克莱恩忍不住绷直了脊背,口气变软,试探着说:“是的……吧?”
  邓恩微一偏头,有些费解的样子。
  太怂了,太怂了克莱恩,反常的是队长,你是受害者,没必要表现得这么心虚!克莱恩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清了清嗓子,拔高了音量:“我是说,我确实有些困扰,如果您想给我一个理由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用敬称。”邓恩眨了眨眼睛,纠正了克莱恩紧张之中下意识的称呼,颇有些自嘲地摆摆头:“看来过来人的经验不太可靠,你似乎很反感这种方式的示好。”
  示好……克莱恩默默咀嚼了下这个单词里蕴含的意思,手指忍不住微微用力,把攥在手心的两张门票捏出几道折痕。这是今天早上邓恩·史密斯状似随意地递给他的,他看了一眼,门票上印着大大的《无事生非》,是最近刚从贝克兰德巡演到廷根的大热爱情喜剧,深受贝克兰德的各位小姐太太们喜爱。《廷根市老实人报》为了这部喜剧的引进还专门做了长篇累牍的跟踪专版,带起一阵“不看不是廷根人”的大好节奏。想方设法找业余活动的克莱恩也曾经尝试着订票,不过这出戏确实火热,他去询问了三次都没能买上票,于是只得作罢。
  今早从队长手中接过这两张票时克莱恩着实懵了半天,且不说在这阵观剧热潮中队长是如何杀出重围抢到的票,关键是——这是什么意思?值夜人小队搞团建,带大家去休闲娱乐?国企福利这么好的吗?克莱恩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旁敲侧击,暗中观察,确定别人并没有收到这份突如其来的礼物(这个“别人”专指嘴上没把门的罗珊),于是纠结更甚。
  总不能是为了慰劳最近屡建奇功的自己,让自己带着家人去看吧?那也不该只给两张票啊,总不能只让班恩和梅丽莎进剧场,他在剧院外面溜达吧……
  克莱恩把这两张票摆在休息室的桌上,食不知味地吃着午饭,思索了很久。
  他从这两张票开始想起,一连想起了昨天队长随手推给他的零食,前天队长随手丢过来的一束花,大前天队长随手给他泡的咖啡,大大前天队长随手……为什么都是随手啊?克莱恩忍不住腹诽道,明明很刻意好不好,演技居然比我还拙劣……
  克莱恩停止了进食。他盯着盘里没吃两口却快被刀叉捣成汁的牛扒,叹了口气。
  我只有大学追女生的时候才会用这种烂招……终于明白当时为什么没追上那姑娘了,能被这种烂招追到的姑娘到底有多瞎啊……克莱恩自我解嘲着,放下刀叉,认真地用纸巾擦干净指尖上的油渍,这才拿起那两张门票敲响了邓恩·史密斯办公室的大门。
  这个正面对质的决定太破釜沉舟了,太错误了。
  克莱恩焦灼地站在办公桌前,沉重地反省着自己。脚底下像是刚烧起了一个火堆,他被架在火焰正中心,烧出一身虚汗。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进这扇门就会心虚得厉害,明明之前闯进来谈任务时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有恃无恐,而现在队长只说了一个“示好”,他就能思绪乱飞地想上这么多。
  好吧,他还真是《无事生非》了。
  邓恩·史密斯好像也陷入了某种恍惚的深思,灰眸失神地望着他,一根手指按在眉心。过了一会,他才又接上刚刚的话头,声音温和如梦:“非要说的话,我应该是在……追求你。”
  直说出来了,直说出来了!克莱恩瞪大了眼睛,这种完全不绅士的话从队长的嘴里蹦出来显得格外地惊悚,他差点转身夺门而逃。克莱恩手里的门票湿得快要拧出水来了,他鼓起支持着他无限作死的莫大勇气,结结巴巴地重复:“呃,我问一下,这里的追求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个,那个意思吗?”
  太怂了,太怂了克莱恩!他在心里高呼,脸上却不受控制地流露出紧张的神色,目光牢牢地锁在队长的表情上,不打算放过一丝情绪的波动。
  而队长却让他大失所望。邓恩·史密斯的脸上只带着淡淡笑意,幽深的灰眸回望向他的眼瞳,与他的目光交织。他的声音醇厚,不带犹豫地回答道:“就是求爱的意思。”
  更直白了……不由分说地灌入耳道的语句令克莱恩的胃部绞紧,恍惚产生了点饱腹后的呕吐欲,然后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中午什么都没吃。他挪开目光,神情变得极端复杂,支支吾吾地道:“……那个……呃……上班时间不能处理个人私事……值夜者规章制度……”
  “我知道,所以你不必急于回应。”邓恩·史密斯嘴角上翘,“至于我,我只是回答了下属对上司提出的小小疑问,算不上处理私事。”
  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向克莱恩示意:“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你可以继续享受你的午休时光了。”
  克莱恩僵直着身子,像是被2-049木偶控制着的尬舞机器人,同手同脚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而邓恩·史密斯坐在桌后,直到房门被关上,也没再说出一句“等等”。
  他看着那扇被克莱恩用力关上的门,将茶杯凑在嘴边轻啜,半晌才发现茶杯里压根没有水。
  
  之后整个下午的格斗训练课,克莱恩都表现得像只刚睡醒的呆头鹅,被气急败坏的高文一顿猛锤。他鼻青脸肿地回到家,反应迟钝地应答着班恩和梅丽莎的关心,找了个借口回到卧室,紧紧锁上了门。
  门外的班恩和梅丽莎面面相觑,班恩摸着日渐上移的发际线,用口型问妹妹:他怎么了?
  梅丽莎摇头表示不知情,满是迷茫地想着:难道和伊丽莎白有关?
  班恩显然也想到了这里,抿了抿嘴,和梅丽莎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光。他转身回到书桌开始埋头苦读,打算为弟弟的终身幸福而奋斗。
  门里的克莱恩不知道他的兄妹已经把脑筋拐到了什么地方,他在房间里转着圈,双手揉搓脸颊,疯狂默念着“冷静冷静冷静冷静”。转了好些圈,他才总算找回了点理智,做到床沿上,手指下意识敲打着大腿。
  他最终的目标仍然是要回家……想想父母……呼,他必须要找到回家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并不一定是可逆的……也就是说,他有很大可能不会再回到这片大陆……班恩和梅丽莎是不得已,他不得不辜负这两位血亲……他不想再多辜负一个人……暂时不应该和别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对,他不应该犯这种错误……队长是个好人……不不不他并不想给队长发好人卡……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如果保持亲密关系的话很难不影响到队长的生活……
  他握掌成拳,狠狠地在大腿上敲了一下,充当一锤定音的法槌。他精神百倍地站起身,打算把这件事翻篇。
  ……要不然还是再考虑一下?实在不行去灰雾占卜下结果?
  克莱恩啪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卧室的门再打开的时候,克莱恩显得精神了一些,他去厨房找了些梅丽莎留下的饭菜热了吃,总算填饱了一整天都没进食的肠胃。梅丽莎从房间的门缝里偷偷观察着他的动作,被克莱恩逮个正着。他笑着敲了下梅丽莎的脑袋:“我没什么事,别担心。”
  梅丽莎揉着脑袋,问道:“做出决定了?”
  克莱恩一怔,不知道这个爱操心的妹妹又脑补了些什么无关的东西:“把你脑袋里的想法抛掉,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况。”
  “那是什么情况?”
  “嗯……很复杂的情况,关系到我的仕途和感情生活。”他含糊地回答。
  果然是伊丽莎白的事!梅丽莎做出判断。出于对两方的关切,她连忙追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克莱恩的目光立刻变得朦胧了。他目光悠远地投向墙壁,嗓音飘忽:“果然还是有点舍不得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也没注意手上还端着托盘,就这么神情恍惚地飘回了房间。
  
  在床上辗转了很久才入睡的克莱恩陷入了场光怪陆离的梦境,父母和地球上死党们一块坐在灰雾上那张长桌周围,而他蹲在桌子正中间,抱着头接受他们的轮番轰炸。他爸一脸严肃地说邓恩这小子我考察过了为人不错可以考虑,他妈大惊失色地让他赶紧找个姑娘成家别老想些有的没的;他的损友里有人起哄人家都表白了还不上周明瑞你真是个孙子,有人吐槽以前就觉得你gay里gay气还真没看错你;他上一个喜欢过的姑娘坐在这些人后头,面目模糊,声音低小,他定睛仔细再看,那姑娘突然就变成了邓恩·史密斯的模样,黑衣黑帽,灰眸半眯冲他微微一笑。
  在猛如鼓擂的心跳声里,克莱恩突然受到了灵感的警觉,一下子坐回了水仙花街2号的餐桌前。克莱恩扫了眼桌上样式丰富的菜品,镇定地打开《廷根日报》开始阅读,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在梦里。
  队长……你这来得可真恰逢其时……眼角的余光已经瞟到走入大门的那片黑色衣角,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合上拿倒了的报纸:“队长……我有点乱,你让我缓缓……”
  邓恩·史密斯在克莱恩的正对面坐下,拿下半高丝绸礼帽,毫不见外地取了克莱恩的餐具,矜持地颔首。下一秒,他风卷残云地将桌上的菜肴扫光,向他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你难道只是来我梦里蹭饭的吗?克莱恩捂住脑袋无声地吐槽。
  “克莱恩。”
  就在他在心里默默诋毁队长的时候,邓恩·史密斯说出了入梦后的第一句话。他缓缓地念着克莱恩的名字,眼眸幽深:“不要有压力,我只是路过水仙花街,顺道过来看看。”
  要不是我知道这是在做梦,还真就信了你的邪,告诉我在梦里怎么顺路……克莱恩嘴角抽搐,言不由衷地应好。
  邓恩点点头,坐得正了点,双手交握,身体微微前倾。
  “那么……”他缓缓地说,眸色猛然变深,语气轻柔到甚至无法惊动任何美梦,“我想知道,对于之前我提过的‘追求’……你有什么看法?”
  克莱恩一怔,灵感觉察到非凡力量的涌动。
  是“梦魇”的能力……克莱恩反应过来。
  “对我这种老手来说,真实依旧存在……所有都明显而容易看见……”
  “比起清醒的你……我更相信梦中的你……”
  第一次见到队长时他说过的话涌上记忆表层,克莱恩突然有了点哭笑不得的滑稽感。这是……不敢在清醒状态下直接问他,所以跑到梦里来听真话了?无论他的回答是什么,队长都可以把这段梦境处理得没有任何影响……
  “克莱恩?”
  见他陷入沉思,邓恩稍显急躁地向他又靠近了一点,稍稍加重语气,唤他回神。
  “啊……”克莱恩的脑袋飞速旋转,考虑着要不要趁机拒绝了他,反正队长会完全相信他在梦里的回答。委婉的腹稿已经打好,滑到嘴边又悄悄溜走,他最后还是从心地回答:“我暂时不想涉及感情问题。”
  “明白了。”邓恩的灰眸重回幽深,他拿起摆在一边的圆顶礼帽,幅度微小地欠身:“冒昧打搅。”
  “队长,队长,队长,邓恩!”克莱恩连忙拽住他的衣摆,把他硬生生拽回餐桌旁边,语无伦次地解释:“不是那个意思,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对你不是没有意思,但是这里面有点别的意思……”
  鬼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克莱恩自嘲。
  邓恩的灰眸里染上些许笑意。他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轻轻覆上正死命拽他衣角的克莱恩的手,低头对他微微笑起来:“那么,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克莱恩呆呆愣愣地看向他,而邓恩没有解释。他好像得到了件非常值得庆祝的消息,笑容发自肺腑,看得克莱恩一时失了神。
  “好梦。”
  他从克莱恩手中抽出衣角,转身走了三步,突然一拍脑袋,回头道:“忘了件事情……”
  “周五的戏剧我会去看的,下班我们可以一起走,还有,能不能别给我送花了,最近伦纳德看我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还有什么事吗?”克莱恩抢先答道。
  邓恩一下子有点呆住:“……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他顿了顿,嘴角上翘:“也不急于一时。”
  他最后又确认了一遍:“周五下班后,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克莱恩语气轻快地答道。
  
  这周剩下的日子在克莱恩看来过得飞快,几乎是转眼就到了周五。盯着时钟一秒一停地走到整点,他在其他值夜者来不及反应的瞬间就站起了身,下一秒人已走到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的门外。
  罗珊呆呆地看着克莱恩风风火火的身影,自言自语道:“走得这么急,一定有什么急事吧……说起来,队长今天走得也很早……不对,队长这算是早退吧,该扣薪水的……”
  黑荆棘安保公司正对面的街口,邓恩·史密斯正静静地站在那里。他提前翘班,回去换了身材质考究的短款礼服,衬得整个人都飒爽不少,显出精神焕发的样子。克莱恩一边迎上去,一边偷偷抹平了衣角的褶皱,又往下抻了抻正装,假装它刚从服装店拿出来。
  “先用晚饭?还是等散场再说?”邓恩拎着刚买的手杖,与克莱恩缓步走在街道上,温声征询他的意见。
  有钱没钱都死活要坐车的克莱恩难得忘了坐车这件事,就连日常吐槽的廷根市街道卫生也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了,他算了算时间差,耸耸肩:“走到大剧院估计刚好开场,应该来不及再吃饭了。”
  邓恩自然没有意见,两人说说笑笑地赶着路,抵达剧院的时候,戏剧已经开场好半天了。
  《无事生非》确实是一部好剧,剧场里坐得满满当当,过道里还挤了些买临时票的观众。克莱恩一路借过开道,在第五排找到了两人的位置。坐下的时候他左右看看身边那些衣着不凡的显贵,嘴角一抽,侧头低声问邓恩:“你怎么买到这个位置的?”
  邓恩不用看就知道他在肉疼些什么,也向他侧过头去,耳语道:“值夜者也算非一般意义上的官职,买这种位置不需要多加钱。”
  温热的水汽喷在克莱恩的耳廓上,有点发痒。克莱恩“嗯”了一声,耳垂微红,正过身认真看剧,演过半场,剧情讲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剧末,欢喜冤家培尼狄克和贝特丽丝完满结合,赚得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克莱恩跟着邓恩一块拍着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觉得不好看?”邓恩在掌声潮里抬高音量问他。
  克莱恩慌忙摇头。怎么说呢……和他喜欢的那些游戏和小说比起来,这简直就像白开水一样无味,还是老套的爱情故事,他从前只有陪女朋友才会勉强瞄一两眼。结果邓恩在他身边看得目不转睛,克莱恩简直要怜悯起他来了:“看了感觉很开心。”
  剧的感觉一般般,不过和邓恩一起看这件事确实令他开心,虽然为了遵守社交礼仪,整场戏中两人都不能太频繁地交流。他站起身,非常自然地牵过邓恩脱下手套的手,顺着拥挤的人群走出剧院。邓恩的掌心有些发潮,与他掌心相贴,渐渐让他的手也开始出汗,黏黏糊糊腻成一片。
  他这种不回应不拒绝的态度是不是像个渣男啊……克莱恩突然想到,扭头看向跟在他身边的邓恩。邓恩反握住他,灰眸中闪过笑意。克莱恩假咳一声,又把头扭了回去,默默地想:过段时间,找个机会反表白一下吧。
  这种事不由他开口表白,总感觉怪怪的。克莱恩这么想着,清了清嗓子:“看到门口新贴的海报了吗?”
  “《伯爵归来》?过两周要上演的戏剧,好像是个复仇故事。”邓恩顺着他的话题往下说。
  “不介意的话,下次陪我的家人一起看首演场如何?”他状似随意地问。
  他可以买成前后排,以免邓恩觉得不自在……主要是为了不那么正式地向班恩和梅丽莎介绍一下队长,家里有点太正式了,剧院就刚刚好,嗯,先不把这事告诉他俩,到了首演那天再给他们个惊喜……是惊吓也说不定……
  邓恩停住脚步。他和克莱恩的手仍紧紧相牵着,某个没有正式说出口的问题在他俩心照不宣下得到了含混的承认。他比伦纳德还要早地发觉到克莱恩身上隐藏的神秘,不过他确信克莱恩的品性,便无所谓深究秘密。他知道克莱恩在表现出意动后不掩饰的踌躇必然与他的秘密有关,因此对他的不表态展示出足够的理解。
  可是,如果能得到确凿的回答,谁会不喜欢这份踏实和安心呢?
  “当然不介意,不过,得等到兰尔乌斯的调查告一段落之后。”
  “在这种时候提工作是非常煞风景的行为,队长!”
  “所以你改叫我‘队长’?”
  “我只是让你也感受一下这种煞风景……”
  两人牵着手,一路交谈着远去,声音渐至听不清。
  
  那是他们离完满结局最近的一天。
  
  小剧场:被小克逼宫的队长连忙入梦去征询队友们的意见。
  阿德莱德:我就是靠每天送东西追到罗珊他娘的!怎么会不管用!
  道恩:可能这就是罗珊有时候显得一根筋的原因……
  阿德莱德:(大受打击)邓恩,你要信我,这招绝对管用,关键就在日积月累,你接着送,不会错的。
  伊特:(一把捂住阿德莱德的嘴)(向邓恩)既然问到面前了,就直球吧!直接说你就是在追他!是生是死一句话!
  邓恩:(半信半疑)真的可行?
  伊特:(自信)亲测有用!
  道恩:可是你到死也没能追上西迦……
  伊特假装没听到,邓恩也假装没听到。他怀揣着满腔信心从梦中醒来,对小克:非要说的话,我是在追求你。
  小克:队长?????你怎么会说这种话???你ooc了!!!!
  小克差点被一记直球吓出心脏病。
  邓恩:……我真傻,真的,我怎么会相信他们支的损招。

    1#
    = = 回复于:2018-08-17 08:56:43
    = =
  • 最后扎心,甜还是甜,扎嘴也吃
  • 2#
    = = 回复于:2018-08-18 02:22:40
    = =
  • 邓克大法好!七夕竟然有粮
  • 3#
    = = 回复于:2018-08-19 15:07:03
    = =
  • 4#
    = = 回复于:2018-08-25 04:31:57
    = =
  • 糖里有刀,含泪吃下
  • 5#
    = = 回复于:2018-08-28 14:42:00
    = =
  • 是糖,是糖(边哭边吃
  • 6#
    = = 回复于:2020-07-29 10:53:29
    = =
  • 只要我思维够迟钝刀子就追不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