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顺火暖系列

专业停车场
作者
十原心 发表于:2018-08-03 07:11:07
十原心

无情x男九灵 PG-18
无情在我心里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攻,所以我就是这么写的!

*男九灵随师父姓叶,名渡星,昵语称星儿。

/建议未成年人不要阅读,最好不要有人陪伴阅读。/

人物版权,非我所有。

同人作品,高能预警。

【别问了,你自己玩儿个男性角色也会像我一样一脸怪笑的看奇遇。】

正文:

一,

一笑忘忧,

“你总是这样,很开心的样子。仿佛这世间没有烦心事。” 无情似是叹气又像是无奈般的看着在他身旁笑的开心的叶星儿。

“哈哈哈…啊?我?我有烦心事啊,我的烦心事可多啦…比如…额…比如…”叶星儿不好意思的止住笑声,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自己最近的烦心事。

“啊!比如如何逗你笑啊!月牙儿,好像自打你下了山,我就很少看到你笑啦。”叶星儿边说边弯了腰微微靠近无情。

“嗯…你笑起来会更好看!啊!”他猛地出手要去拉无情的脸颊,还未碰到那人的皮肤却先被两根有力的手指截下。无情出手极快,叶星儿根本看不清无情是怎样用一只手的两个手指截下了他的两只手。

“弄痛你了?”无情本就没用三分的力,卸去力道后又是反手把叶星儿的两只手握在了掌中。无情的手很大,十指长且灵活有力,掌心与关节的某些地方更是有一层结实的茧。那是暗器行家特有的。

叶星儿不是高大骨架,又因为小时候多病养在三清山,活动的少,后来习武也比别人晚,错过了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

他即便和无情年岁一样,却远不如无情的身体更加结实有力。总之,这就是他师父、师兄、师姐拿来安慰他的,他就当是这样吧。

所以他的手比无情的要小一圈完全就是因为那个人他、手、大!

但是这…叶星儿看着无情白皙好看的手揉搓着自己僵在那里的两只手,怎么看怎么觉得一股子热气直往脸上窜。

“没事啦…月牙儿,你又没有伤到我…”他快速把手抽了出来,嘟囔了两句。无情抬眼看他,叶星儿脸红的厉害,根本不想直视无情的眼睛,又不敢不看,只得麻着头皮摆了摆手。

不知道是他自己害羞还是什么原因,叶星儿觉得无情看他的眼神有点深沉。

就那种,仿佛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事儿一样。

拜托,月牙儿可是个万年冰山脸!叶星儿自我安慰道。

“额,其实我…在看一本很有趣的笑话。要不我给你读几个笑话?”叶星儿从本就没有几片布的九灵衣服里摸出了一本小书,蓝⾊色封皮上四个大字—笑话全集。

“好。”无情淡淡的答应。

“来。”叶星儿在一旁的桥廊上坐好,借着灯笼的光就读了起来。

金明湖映着红色的灯笼,桥廊上彩色的帷幔随风而动,黑发翠眼的少年也被渡上了一层暖色。他眉目清秀,那一双和中原人不⼤一样的碧绿色眼珠,在湖水与灯笼的映照下宛如两个透澈的夜明珠,让人移不开眼。少年面容姣好,一举一动间透着少年人独有的稚气与英气。他在聚精会神的读着什么,读着读着就开始笑,笑弯了那一对儿夜明珠。可少年还是在继续读,断断续续的读着,读着读着就笑,更是笑得那一对儿夜明珠湿润晶莹。

无情其实并不不觉得笑话好笑,就像他其实根本也没认真在听,叶星儿笑得抖得厉害,根本听不清他在读些什么。

“喂,月牙儿…我可是很努力的在读了。我都笑得快不行了,你怎么还不笑。”叶星儿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湿润着眼眸看向无情。那期盼的眼神让无情身心皆是一紧,眼神又深了三分。

“哈哈哈哈…这个好笑,月牙儿你听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星儿这次更是什么也没读出来就止不住的笑,也不知这笑话是有多好笑,他身子一歪就从桥廊上栽下来。无情手快的扶住了他,叶星儿笑得几乎要站不稳。估计是笑得他太难受,只得扔了书抽出手来捂着肚子。

无情这辈子都不可能笑成他那样。

也许他小时候也曾这么笑过,只不过他已经长大了,人是回不去从前的。

叶星儿笑得喘不过气来,脸都有点红润,那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更是水光潋滟,衬着芙蓉面是说不出的动人。

无情突然就很想笑,因为他很快乐。有什么能比看着一个人无比的快乐更加快乐的事儿?

就仿佛他突然明白了。

“哈…”他也没忍着,就笑了出来。他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叶星儿的笑声一下就变小了,他还是喘着气小声的笑着,一瞬不瞬的看着无情。稍稍的多少有些呆傻。

“哈哈…”看着愣在那里的叶星儿,无情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琢磨着他这个发小为什么如此的可爱。

叶星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抹了抹眼泪就叉腰指着无情道:“好你个月牙儿!我给你讲笑话你不笑,反而笑我!你真是…你真是…你真是…”

他一连三个‘你真是…’,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无情伸手把叶星儿的手拉了过来插话道:“看着你开心我就开心。”

他语气平淡如常,却怎么听都透着点宠溺的味道。叶星儿脸直接红到了脖子,却又说不出个为什么害羞。

“喂,月牙儿。”叶星儿看着无情认真道。

“嗯?”他脸上笑意还没退,英俊的少年透着些成熟的味道,叶星儿在想这江湖对人的改变可真是不小,明明他和无情同岁,但无情就是比他要成熟稳重。是什么让他成熟起来了呢?他好像对无情的事儿不再是无所不知了。

“你还是笑起来好看。”叶星儿不由自主的摸上了无情的眉眼到唇角,儿时俩人结伴游戏,嬉笑打闹的一幕幕就仿佛是昨天,又仿佛无情下山也是在昨天。

“…我也最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无情说得缓慢,抬手抚上了叶星儿停留在他脸上的手掌。他的眼睛如黑曜石般闪闪发亮,眉目之间却又仿佛是平日淡然,又有种咄咄逼人的锋芒。

叶星儿又不是个傻子,所以他脸红的像是要烧起来了。手又被那人握得紧,只得低垂着睫羽从缝隙中偷偷看他。好巧不巧,无情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便将他的小别扭都收到了眼底。

“那个…”叶星儿犹豫着想把手抽出来,可无情握得紧,并未遂了他的意。

“嗯?”无情淡淡应道。

然后就看到一个黑影飞快的弯腰下来在他嘴角处轻轻啄了一下。无情少有的一愣,便叫那人退了开去。

“师师姑娘跟我说,亲亲你,你就会开心。”叶星儿不好意思的用另一只手挠了挠脸颊,左顾右盼的就是不看无情。这时晚风来,吹得湖面一片涟漪。

“过来。”无情出手拉过叶星儿的腰,把他整个人按在自己身上。提气间一个起落就带着他们和他的椅子落在金明湖桥廊上一处被帷幔遮掩着十分好的位置。俩人与外界就像完全隔开了去。

有的时候叶星儿就在想,月牙儿虽然双腿残疾不能走路,可他这一手轻功却是能走路的人也赶不上的。他都不知道该说是大多数人愚钝蠢懒,还是该说月牙儿勤奋聪慧。

“星儿。”情低低唤他,他注视着叶星儿继续说到:“你可知师师姑娘是何意?”

“什么何意?亲亲还能有别的意思嘛…”叶星儿红着脸顶嘴到,他心说月牙儿也太小瞧他了,好歹自己也是个少年了,该知道的东西都知道了。

“你真明白?”无情压着声音笑道。

叶星儿恼他明知故问,那双翡翠一样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转,顺着坐在无情身上的姿势抱着他的脖子就又是‘吧嗒’一下。他本来是要亲在月牙儿嘴角的,毕竟上一下也是那么亲的。结果谁料到无情像算准了一样微微一侧头,就变成了唇瓣对着唇瓣,结结实实印了上去。

无情的手快,抓实了叶星儿的后脖颈,压着他往自己这里靠。起先叶星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也不敢动,直到无情张口轻轻咬了他的下唇,他才意识到自己因为紧张双唇紧闭。无情在那里轻叼他的唇瓣,还时不时用舌头轻轻碰他一碰。他一碰,叶星儿就浑身抖得厉害。

无情轻轻开口道:“乖,张开。”他的鼻息全喷在了叶星儿的唇上,搞得叶星儿抖得更厉害了。

他还是慢慢分开了双唇,月牙儿的唇舌就一寸寸的贴了上来,一点一点的开始舔他。叶星儿其实并不明白,他明白的无非是那些个小说杂话里的亲亲我我。可李师师说的叶星儿怎么想怎么觉得好像不是他从小说杂话里看的,反而应该是月牙儿现在正做的事儿。

可月牙儿怎么就明白呢?叶星儿不服气般的学着舔了回去,他动作生疏,不敢使劲儿折腾,只得轻轻的舔回去。

他正舔得得意,只听无情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转而压着叶星儿的力道更大了,他的唇舌一并用力探入了叶星儿半开的口腔。

无情的力道很大,压得他有些被动接受。他的唇舌很灵巧,有着无情独有的味道。一开始叶星儿并不习惯,他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去顶无情的舌头,想把他驱逐出去,可无情的舌头总是躲闪得及时,弄的他自己的舌头还怪酸麻的。正无解的时候,无情在他腰上按了一下,他就彻底卸了力,只得随着无情的摆弄而动。越是附和他的舌头,接受他的味道,吞咽他的津液,越是生出了一种酥麻绵软的感觉,全身的气血控制不住的往下面去了,两腿间鼓出了一块儿。

叶星儿的衣服本来就薄,九灵一派的衣服都是以性感为主,即便是男子下裤也是极薄的。他刚换了这身新衣服,整个腰部都是露露在外面的,而且裤腰极低,一开始他还有些非常难适应,后来发现衣服虽然性感暴露但还是很稳固的,不必担心。

叶星儿发现了自己的尴尬局面,开始轻轻的推着月牙儿让他放开自己。谁知月牙儿不但不放,还恶意的加重了舔弄,叶星儿的节奏本就是由无情掌控着,他一着急,丢了呼吸的节奏,不多时就觉得气短憋闷。眼眶不自主的湿润了。

“唔…嗯哼…嗯嗯…”叶星⼉儿憋的难受,哼哼着继续推打着无情,那人却像没有感觉到一样还在继续玩弄着叶星儿的舌头。更是卷着叶星儿的舌头到了他的口腔里一番磨蹭。

“…嗯…啊…别…月…”无情猛地一吸那人的软舌,就听到那人从鼻腔里哼哼唧唧几声软懦的呻吟,衬得那润湿的翡翠眸子波光潋滟,春色无边。

“啊!?”叶星儿的身体突然小幅抖动,喘息也停了一瞬。碧绿的眼睛睁的圆圆的瞪着无情,脸红的就宛如那黄昏的霞。

无情的左手顺着外袍摸进了叶星儿两腿间的鼓起,他灵巧的手指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捏捏揉揉。

任谁的命根子给人握在手里不得抖三抖,要是让你舒服了,那便是那物件儿接着抖;要是叫你不舒服了,那你这人怕是要继续抖。

而无情的手,自是要让叶星儿舒服的。他颇有技巧的揉捏着那已经硬了的物什儿,直到另一只略显纤细的手捏在了他手背上。他知道叶星儿的意思,便停了下来。

叶星儿脸憋的发红,眼神涣散,脑袋更更是嗡嗡的发麻。无情的唇舌自始至终都未离开,他的吻也是越来越深,唇舌的侵略性十足,叶星儿有些架不住了,嘴角边上已经有了湿痕。

无情这时候终于停了下来,微微直起上半身,他捏在叶星儿后颈上的手变成了抚摸,顺着那人细嫩的脖颈皮肤一路摸到了淌着水痕的嘴角,他用拇指把水痕涂开在红润的唇瓣上,指尖感受着手底下那人沉重急促又温暖的气息。

叶星儿喘了几口气,回神儿了后去看无情,却发现那人又是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眸子是乌黑又亮,还透着些帷幔的倒影,眼神里的执迷宠溺更是溢于言表。整的他怪不好意思的。

在月牙儿面前,他就没好意思过。更何况他现在还坐在人家腿上,一只手环着无情的脖颈,另一只手尴尬的抓着在他腿间作怪的东西。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情爱之事,但欲望这种东西你不需要情爱也是会有的。尤其是男人。他气不过无情的气定神闲,便起了玩心。

“…月牙儿…”叶星儿犹豫着开口,本来是直视无情的眼神有些闪躲。

“怎么了?”无情淡淡的问。

叶星儿那碧绿色的眼珠子又是溜溜一转,无情心里暗自笑道,这小坏蛋准是又要做妖。

只见叶星儿微微侧开身子,眼神落在了无情腰部以下的一个重点位子。巧不巧的正好贴在他大腿外侧,“…月牙儿,你…是不是…是不是…那啥…不行啊?”

叶星儿这人吧,说话是极其刁钻的。用他师父的话来说就是吃饱撑着了的古灵精怪。

无情从小领略到大,早就不吃叶星儿这套了。今天他心情极好,便动了心思。

无情不语望着怀里捂嘴偷笑的叶星儿,他的表情一如往日里的平淡,却有些惨然之意。叶星儿等了半天也没见无情有反应,抬眼一看无情不咸不淡的脸,脸上的笑容就僵在那里。

完了!叶星儿暗骂自己,叶渡星你个蠢货,月牙儿自幼双腿残疾,怕是真的有可能那物也…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放在别人身上是个玩笑,万一…叶星儿脑袋一个激灵,就要张口道歉。

无情动作比他还快,他双手捏着叶星儿的腰侧把人拉了起来放在一旁,自己则驱着轮椅往帷幔外面走去,却是连个眼神也没留给呆在那里的叶星儿。

这上一刻的缠绵悱恻,这一刻就如微风吹动湖面上的月影,散了。叶星儿立在那里,说不上为什么就气急了,修罗和无梦两个药人挡在了无情面前。他生气到:“盛崖余你给我站住!”

就像无情不叫叶星儿的全名一样,叶星儿也从不直呼月牙儿的姓名。但他就是生气,一股无名的火气烧的他全身难受,身体脉络中那种蛊毒发作的感觉又来了。

“你当我是什么人?我会因为这个看不起你吗!?你有什么好走的,你今天不给我讲清楚你以后都别讲了!”叶星儿气盛,刁蛮性子钻了出来。他就是气不过无情,这么多年的情谊,月牙儿竟然当他是个如此无情无义的人。就算月牙儿不能人道又如何?难道我会因为这个嫌弃于他吗?

无情缓缓转过椅子,不得不说叶星儿的反应与他构想的不大相同。看着面前这个面色隐隐发紫的少年,无情自是明⽩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

哎,无情在心中叹了口气,这次是他的不对,竟让星儿生气如此。两人本就是闹着玩儿,叶星儿嘴巴刁蛮,在自在门的时候总是无事与他的师兄师姐们开些小玩笑,尤其是那些他不喜欢的师兄弟们,总是叫叶星儿揶揄的七窍生烟,打不得又说不过。无情不吃叶星儿这套,有时候他在场也不阻止,就默默纵容着叶星儿嘴上胡说八道。时间一久,叶星儿从不以为无情会接他的玩笑话茬儿。

无情驱动轮椅至叶星儿面前,轻轻捏着叶星儿垂在两侧的手。叶星儿气得要甩开他,却被提前拦了下来。无情轻巧的拉着叶星儿的双臂环在自己脖子上,半推着那人坐在他的双腿上。

“星儿。对不起。是我错了。”无情放低声音贴着他的耳廓说道。无情的声音温柔厚重,极为动听,再加上他有意为之,更是带着些楚楚可怜的讨好。

叶星儿本来还在和他滞气,何奈他就是对无情没得办法。只得借坡下驴道:“要说对不起那肯定是要我先说…都是…我不好…怎么能那样说,额,说你…你不生气就是好得了,反而我还…”叶星儿又怕说的太直白碰触到无情的伤心处,措辞再三,这一句话就显得断断续续。

无情心中虽然怪自己这事儿做的太没轻重,但看着叶星儿绞尽脑汁的想用言辞讨好他,无情打心里深处觉得愉快有趣。

眼看叶星儿就要词穷了,无情伸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道:“星儿,对不起。真的是我错了。”

叶星儿张口就要反驳,但看着无情好像憋着笑意一样的眼睛,他突然恍然大悟。一巴掌就拍上了无情的胸口,挣扎着就要从那人膝盖上下来。

“好你个月牙儿!没想到你这么坏,这种事儿你也敢拿来戏耍我!”叶星儿挣脱不开无情的双臂,只得气呼呼的抱着胸窝在那里生闷气。那是种很微妙的情绪,就属于那种,你真的很生气,但怎么想都觉得是自作孽不可活般的因果报应。

“星儿。”无情看着怀里仿佛是个孩子般嘟着嘴的小情人,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面颊。惹得那人红着脸白了他一眼。

无情像是想到什么,贴着叶星儿的耳朵道:“…星儿,便是我不能人道。你也放心…”他顿了一顿,轻轻含住了叶星儿敏感的耳垂,接下来的一句话他虽然说得模糊,叶星儿却是听了个真切,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他虽然害羞,但心想着月牙儿也才不是像李师师他们说的那种高冷,反而还有点…腹黑。

月牙儿那模糊不清的后半句说的是什么呢?

“我用手也能叫你舒服的下不来床。”

一,一笑忘忧。



我不开车惘少年。

肉是肯定要有的,PG-18是肯定要码的。要不然我为什么写文啊。

希望微博乐乎可以安全发车。

简书留底,至少我beta了一下自己修改了一点。

    1#
    ( ´◔ ‸◔') 回复于:2018-08-04 23:48:13
    ( ´◔ ‸◔')
  • 默默把裤子穿上…
    卡肉是不厚道的,乐乎是肯定会被和谐的,太多敏感屏蔽了
  • 2#
    .⁄(⁄ ⁄•⁄ω⁄•⁄ ⁄)⁄. 回复于:2019-03-11 21:42:28
    .⁄(⁄ ⁄•⁄ω⁄•⁄ ⁄)⁄.
  • 时隔多时,太太会回来更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