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非常规ABO

……肉渣应该也算肉吧?abo设定,新手入门,人物严重ooc,慎点
圈子: 银魂 CP: 银土 角色: 土方十四郎 坂田银时 TAGS: ABO
作者
TTTTTT酱 发表于:2018-07-30 22:37:36
TTTTTT酱

  银时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土方半趴在他身上,一只手微微颤抖的撑在床边,另一只手正抓着他的右手,总是含着烟的柔软的嘴此刻正轻轻地舔着他的食指,他甚至可以隐约看到连接处有津液一点点滑下,小巧嫣红的舌也尽心尽力地服务着他的食指。
  淡淡的银色月光为土方撒上一层近乎圣洁的光辉,也让银时更加清楚看到身上人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
  眼神迷离,眉头紧皱,分明是痛苦要哭的样子啊,双颊却略显潮红,额头上蒙了一层细细的汗,起先银时还以为他是羞耻地才会不停的喘着气。
  看到银时醒过来之后,土方完全没有慌乱的样子,反而渐渐的将手指从口中拿出,连带着又扯出丝丝色情的清液,一俯身接着就吻上了银时的唇。
  慢、慢着、
  这、这是在搞什么?
  虽然告白被拒过,不过银时可从来没有放弃过。但从前几天开始,不管银时在大江户怎么乱跑都没能再“偶遇”上真选组的这个副长,直到今天额昨天中午在超市里遇到那个监察才知道原来土方请了一周的假,就连大猩猩都不知道他去那里了。然后闹小脾气的银时就愤愤的开着小绵羊回万事屋了,看了一天的jump结果一页都没翻,胡思乱想一通,到最后脑洞甚至突破天际,害怕他是不是被掳走进行活体改造......
  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身上,他在和自己接吻,你喜欢的人正在积极努力的勾引你......
  好吧,小银时你不要仗着阿银是个alpha就这么争气的站起来啊,对面只是一个beta啊喂!
  到底银时是太过于担心土方还是脑子里有坑或者心思缜密还可能是没有睡醒或者以上都有的原因,总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一个转身将土方压在身下,那双平常都没什么精神的死鱼眼现在却紧紧的盯着土方:
  “你被人下*药了?”
  ......此话刚一出口,银时就想扇自己两巴掌。
  喂!正常人会直接问别人这种问题吗?乡下的老妈在天之灵一定会哭的!
  多串,你相信我,我是真爱QAQ。
  土方只是一愣,他舔了舔下嘴唇,微微起身,不安分的手指钻到银时的睡衣中,从胸前两点逐渐移至后背。
  “是啊……中了你的*药”更加剧烈的喘息着,把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银色卷毛脑子里的某根弦啪一下子断掉了。
  银时将一根手指轻轻探入土方温热紧致的小穴,却不想那里早已是一片潮湿,周边的软肉一感觉到物体的进入就立刻缠上来,争先恐后地示好。银时愣了愣,不具名的怒气涌上来。
  突然增加到三根手指,开始大力的抽插,玩弄着可怜兮兮的小穴。毫不留情的屈起手指搔刮翻弄着柔软的内壁,明明是细微的水声却强烈的刺激着两人的神经。嘴上则是毫不留情的咬着胸前的两点,渗出了血丝的乳头变得格外肿大,这样的银时让土方有些害怕,他不受控制的想要后退,然而alpha力量上的绝对压制让他动弹不能。
   银时猜土方至少现在是爽的,就算被那样近乎粗暴的对待,土方的那根**仍是一颤一颤的立了起来,两条腿也不知何时从他的腰上滑落,无力的垂在两边。可惜土方正用右手捂住了他的嘴,只能听到破碎的喘息和呻吟。将手指抽出,从被撑开的穴口里望进去,粉嫩鲜艳的肠肉饥渴的蠕动着,肠肉相互摩擦产生的痒越发让土方感到空虚。
  所以说……多串君,你今晚上到底怎么了?
  “够了……你个滚蛋卷毛……赶紧给老子进来……啊!”
  终于,进去是进去了,但土方没想到这人居然先满足的是他自己的口腹之欲。灵巧的舌头带来的刺激明显比手指大多了,再加上土方这个时期的身体根本扛不起刺激,小土方射了——当然没有。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抓住根部,阻止了他的发泄。银时抬起头来,平时都没什么精神的死鱼眼现在却紧紧的盯着土方,犹如黑夜里的野兽一般,而土方则是那只被咬住了喉咙的食草动物,alpha的征服欲和抖s的变态控制欲不允许自己一直爱慕着的人是在这样毫无缘由的情况下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尽管银时还是个无节操。
  “多串君……不来解释解释吗……”
  这真是比凉水还有用。
  土方沉默了。
  解释什么?怎么解释?如实说吗?
  说我是个残缺不全的omega,生育可能性基本为零,有着让人恶心的身体构造还有混蛋的发情期,随时可能会被来路不明的alpha吸引到浑身发软甚至被上,然而信息素却天生就没有味道,无法被标记就连抑制剂也无效,发情期时只能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吗?
  如果真的只能靠做才能度过发情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人,最后还是没忍住来找你。
  混蛋卷毛,万事屋,银时。
  “少废话,你要是个男人就赶紧给老子……进来,痛快点”
  土方用手臂挡着眼睛,吸烟的原因他的嗓音是很低沉沙哑的,在小土方被控制的情况下这话语多少又有些哀求的意味。
  银时这边早被勾引的不行了,如果不是土方对信息素无感,那银时无意识释放的甜腻死人的草莓牛奶味一定会淹没了他的。对于做爱这种事情alpha相当容易精虫上脑,但是他偏偏咬牙忍住,大有土方不把事说清楚就不罢休的样子。他放弃了对土方身体的探索,从枕头底下翻出一条绸带,把小土方严严实实地绑起来,土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没有反抗,让银时眼里的光又暗淡下去。而后他摁住土方的两只手,如同燎原之火,隔着眼帘,不容抗拒的吻上了土方那双醉人的烟蓝色眼睛,可以感受到温热的舌头上还带有那里的清液,尽管没有信息素的味道,然而只是属于做爱时那里才特有的气味仍是快要把土方折磨疯了。
  舌尖下移到那两片唇时吻变得更加破碎,小心翼翼的对待着自己的珍宝,生怕他会碎掉,这样的温柔真的不适合发情期的孩子。
  土方的眼睛终于流下了泪水,他崩溃的暴露出了一声哭音,两只手紧紧扣住银时的手,两人额头紧抵着额头,传说中的鬼之副长在这种时候也不过是个正常人啊:“你以为我不想说吗?!大声的回应说坂田银时老子想和你在一起,老子喜欢你这个混蛋!”
  “难道你以为我愿意这个样子吗?!可我能怎么办?我他妈根本连个omega都不如!除了见鬼的发情期连孩子都不能有!”
  “这样……你要我……怎么说和你在一起啊……”
  不知何时银时放开了手,坐起身来任由土方趴在自己怀里发泄情绪,可不管土方怎么打怎么要跑,他都牢牢的把土方禁锢在怀里。
  他曾自我安慰说土方是害怕他一个A给不了B安稳或者两个人都是早就把命交出去的人组成不了家,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他紧紧的抱着土方,不停的在土方耳边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坦诚相对,然而两个人,不管是谁,都感觉到了深深地绝望,绝望。
  
  
  ……呸。
  (银时(╬◣д◢):喜欢be的那个正在咬手帕却看的贼爽的人给我出来,阿银我要和你单挑!!!)
  
  
  “所以,”银时两只手捧起土方的脸,“你是一直都爱我的吧?”
  “先前和你表白时你内心其实也是高兴的吧?
  “那一瞬间的脸红并不是我的错觉吧?”
  土方“……”为什么感觉好危险的样子。。。到底是谁拿错剧本了?
  银时用手指拭去他脸上的泪水,笑的特别温柔,也充满了抖s的气息:“只是因为这种事居然就晾了阿银这么久,这么不相信阿银对你的爱阿银必须要好好惩、罚、你、呢~~~”
  土方:“……”(脊背发凉)
  
  之后他(银)、们(时)干了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