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哥舒夜带刀

十有九输天下事,百无一可意中人
1 圈子: 唐朝浪漫英雄 CP: 父子 角色: 哥舒明朗 静王 TAGS: 父子 禁忌
作者
暴力雪 发表于:2015-04-24 14:50:08
暴力雪

  朦胧的烛光。一对白烛点燃摇曳生姿的火苗,映照素纱帐里的绝世美人。

  纤瘦身子伏在万丈软罗中,瓷白的肌肤有红衣裹覆衬得莹莹若雪。半长的黑发遮着半边面目仍旧能看到颇有异域风姿的挺鼻深目,飞削入鬓的剑眉下凤眼狭长妖娆……太过美丽妖艳的人,以至于模糊了性别,只有纤长细致的脖颈上一个小小突兀喉结昭示着他是货真价实的男子。

  静王只身坐在床侧,看着美人瘦削的脸孔,心中情绪翻涌——哥舒明朗,他的儿子!

  聪明狡黠、冷血残忍、心机深重、却又在他面前纯真执拗宛如孩童!

  静王看着这孩子,就像看自己十五年前失去的……那张同样绝色的面容……哥舒岚,让他又爱又痛的女人……他犹豫伸手,想要再度触碰……

  哥舒明朗眼睫微颤,他感觉到了父亲粗糙温厚的手掌轻抚自己的脸。他等这一刻的温柔等的太久……他渴望的、想得到的……

  “父王……”哥舒明朗素白纤细的手紧紧附上静王的手,殷红软嫩的唇微微颤抖的碰上去,迷醉呢喃着谁也听不清的细语。

  静王猛地收手,起身拂袖。他被这一声‘父王’惊醒了幻梦、又像是被那炙热饥渴的唇所烫伤。

  “父王!”哥舒明朗紧紧拽住那翩跹飘远的袍袖!那是他不能忘却的梦!他不能放手!静王是他的全部!是他至情至爱的、是他心底最深最迫切的野望,是他永世追逐无法释怀的迷惘……现在,他怕,一旦放手他就永远永远失去了……

  静王袍下的手紧握成拳。他不是不知道这孩子对他抱有的感情,正是因为知道,正是因为知道他才选择逃避,选择在千辛万苦寻回这孩子之后又将他迁回三百里外的凤翔……

  ---------------------------------------------------------

  他不能留这孩子在眼前,他亦不能再出现在这孩子眼前……

  那年相见,十六岁,哥舒明朗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五岁失踪,十二岁成为当地最大赌场的出色荷官,十六岁击败所有竞争对手成为赌场老板。

  清俊少年,鲜衣绝色、智计无双,巧舌玲珑、八面威风。

  他是打心底里赞赏,自己的骨肉。

  那孩子一声清越的笛音、一段悠扬的琴声、几下灵动的舞步、一张温暖的笑脸就能换的他心花怒放。

  父子相认是有一些美好回忆的,可一旦那种诚挚变了质……

  静王猝不及防。

  他知道哥舒明朗从小孤苦、缺少指引更分不清感情的边际,他自问没有越矩却拦不住少年珍贵的情意肆意弥漫过来,逾越藩篱,围困的他濒死绝望……

  他们是父子!怎么可以!

  他们同是男子,怎么能够!

  那孩子说爱他,不似寻常父子间亲和恭顺,而是热烈的燃烧的,奋不顾身就像扑火的蛾——他已分不清是自己被烧伤还是灼烧的是这孩子!

  他开始躲。他斥责他的不洁、他骂他孽障。

  这种不被世俗所容、不被道德所允的感情……

  哥舒明朗啊哥舒明朗,你到底懂不懂意味着什么?

  三年前,不惜破坏自己精心谋划的夺权大计、只为逼自己见他一面。

  因为妒忌,排挤陷害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李天昊、自作聪明设计杀死了自己费心调教的养女棋子,导致自己在皇帝身边无人可用……夺权大计不得不拖延……

  他曾痛心的扇过几掌,却扇不断哥舒明朗缠绵悱恻的情愫,他不停的在回避后退而他这个儿子则毫无顾忌毫无分寸步步紧逼……时至今日避无可避,这孩子终于如愿躺上他的床……

  ------------------------------------------------------

  静王收敛心思,没有从哥舒明朗手里抽回袖子,而是退一步坐下,坐在他原先坐着的地方,“你醒了。”

  “父王…孩儿……”哥舒见静王坐下,一时高兴,起的急切了些。

  静王破天荒伸手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揽住。

  哥舒受宠若惊,就势躺在宽阔坚实的怀抱中,听着近在咫尺的心跳,感受着自己深爱之人身体的温度,拿苍白的脸亲昵磨蹭,像怀春的娇羞少女与情人耳鬓厮磨,“父王,孩儿肖想这一日,已经太久。”

  静王低头,刚好看进那双晶亮的翦水秋瞳。怀中人尖俏的下巴莹白的脸,本水润的红唇太过干涩,脆弱的想让人蹂躏怜惜……但是这是他儿子,他……

  哥舒沉浸在突如其来能溺死人的温柔甜蜜,心中爱慕不自觉旖旎缱绻的倾吐出来,“父王,我只想让你看我的眼神带些温度,我只想帮你成就霸业宏图,哪怕牺牲再多,只要是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的,父亲……”

  “朗儿,今天,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也许是被感动,静王话语前所未有的柔和,指尖托起怀中人的下颚,轻轻吻上那玫瑰色泽……

  哥舒明朗瞪大眼睛,心如鹿撞。他看着贴近的人,下意识热忱激烈的回应贴近的人——他从没想过这一天又多么迫切希望有这一天!

  他的父王,终于成为他的!

  --------------------------------------------------

  缱绻亲密的吻逐步加深,唇齿纠缠,津液相通。

  哥舒明朗的红衫落尽,静王的黑袍也委曳于地……

  纱帐里春情涌动,身形暧昧。

  暗哑低沉的吼和妖媚动情的呻吟混合在一起,成为一曲勾人魂魄的调子,一夜未歇。

  帘帐中扰乱伦常的媾合持续进行,半点不曾止息……

  -------------------------------------------------

  朗儿。

  朗儿。

  你的梦圆了吗?

  激情和潮水褪去后的倦怠没有吞噬静王的理智,他盯着抱住自己臂膀沉睡的少年,眼神是一如既往冷静。

  他知道哥舒在和皇帝组建的蹴鞠队针锋相对、彼此拆台过程中建立的友谊,也知道这孩子曾动摇过对自己的信念,这孩子背着他偷食熄灭黑火的丹药……这孩子,就是灭黑火的引。

  他不能放任别人破坏他的大业,即使这人是他的长子,他最爱的——的儿子……

  梦圆了,也就该去了。

  静王小心翼翼把哥舒明朗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松开,取出卧榻暗格中的匕首。

  朗儿纠葛半生追逐半生,最后一段旅程在美梦里丧生于最爱之手,应该……是完满了吧?去了那边,朗儿你会怪我吗?

  静王在心里默念着歉疚着,手起刀落。

  ---------------------------------------------------------   

暮春。

  竹西佳处。

  草长莺飞已是二三月的天气。

  围城的诡丽大火不知怎么的奇迹般消失。

  止息动乱、平定金戈,皇帝的蹴鞠队也四散奔离,不知所终。

  一拢素色的衣袍,哥舒明朗坐在竹制轮椅上,温恬儿从背后推着他向前。

  哥舒明朗风华半世,惊采绝艳,现今居然手脚尽废,只能依仗着竹制轮椅和温恬儿一个瞎子照看,不得不说是最大的讽刺、最痛的悲剧。

  那双吹笛的手,舞扇的手,写字的手,作画的手……

  再也不能。

  这结局是他最爱之人亲手予他的鸩酒,他心无怨怼,甘之如饴。

  ------------------------------------------------------------

  那一晚静王终究没有下去手。

  心怀的杀意在看到哥舒明朗唇角眉梢隐含的甜蜜笑容时化为乌有。

  他住了手。刀就停在赤裸少年心上一寸处,再也进不得退不得。

  朗儿,朗儿……

  他缚住他,废了他的手脚经脉。唯有这样才能捆住这雏鹰,唯有这样才能困住这飞蛾不让他去以身扑那黑火……

  静王说过‘兄弟齐心就连他也挡不住’,说过‘只有死人可以背叛他’,他却在最终一刻放了他的哥舒明朗和李天昊走,任由他们击败自己,任由他们毁他大计,阻止他的皇图霸业。

  ---------------------------------------------------------------

  “起风了,我去屋里给你加件衣服。”温恬儿的发丝被春风拂乱,她支棱着竹棍,漆黑一片的视野伴着一声一声竹棍敲击的脆响转回熟悉的路上,留下哥舒明朗独自在这里。

  哥舒明朗眼前柳絮的纷纷乱红飞舞,轻柔的花瓣飘落在他衣间发上。

  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熟悉的脚步声。

  “看这花舞的多好看,可惜,我不能再伴着飞花为父王舞一曲。”

  哥舒明朗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那个他一直深爱不曾憎恨的人,那个他永生眷恋的怀抱……

  ----------------------------------------------------------------

  静王看着面前那个身影。

  清绝的、冷峻的、冶艳的、惑人的、真挚的、热忱的、委屈的……

  一幕幕在他脑中走马灯般转过,难忘也不曾忘……

  “朗儿。”静王走过去,牵起那双无力的手,凝视着这个亲手被自己毁了的人。

  哥舒明朗明净靓丽的笑颜再度展现,只要看到父王,他永远不会不开心。

  静王眼里的水却好似奔腾涌出的泉。

  哥舒明朗抬起胳膊拿虚软无力的手背抹去爱人脸上的泪,“父王,你再不能忍心抛下我了,对吧?”

  静王哽咽的抱起怀里纤瘦脆弱的人,让儿子靠着自己坚实宽厚的胸膛。

  是的,再不能也不愿朗儿离开自己一步。

  所有不伦不洁的罪孽,都留在下一世去还吧。

  前半生他输在一个哥舒手上,后半辈子他无法遏制的被另一个哥舒、他的亲生子所吸引……

  一点点沦陷到情网。

天下事,十有九输。

意中人,百无一可。

  到底,还是哥舒赢了。

  赢的彻底。 


    1#
    暴力雪 更新于:2015-04-24 14:50:37
    暴力雪
  •   十五年前的夜。

      翠屏山涧,荒草漫生的小路上一个黄衫女子带着幼童夺命狂奔。

      哥舒岚她本是突厥望诸,随王族阿史那入唐城求和求援——突厥吐蕃回鹘与唐毗邻,早年互为友邦,而今回鹘几更新主,未免野心膨胀,把扩张领土的奢望定在了国弱族强的突厥境上。

      几番侵扰劫掠,阿史那主痛定思痛,如能获唐城相帮,突厥尚不至灭族绝种……

      谁料在车队入唐途中被回鹘士兵偷袭,她和王族众人生离,为唐王世子李静所救,并倾心以待结成夫妇。

      两年又五年。

      夫妻恩爱结果,喜诞麟儿取名李天朗。

      天朗五岁,她教导亲子,娓娓道来自己真实身份,却教旁人听去泄露外传,引起李姓族中他人猜忌。

      未免连累当时参与党争夺权、已是静王的丈夫李静,哥舒岚携子不告而别……

      随即杀手追踪而至……

      稚子何辜!所幸苍天有目!

      天朗改为明朗,冠以哥舒之姓氏,为避李氏党祸匿于民间。

      而那女子。

      草枝侵肉,风沙没骨。

      就连醒目的黄衫也腐烂于泥、归于尘土。

      再也寻不到见不着……

      信誓旦旦曰白首。

      黄泉碧落,终相负。

      -----------------------------------------

      皇朝更替本就多事,何况先皇膝下子嗣尤众。

      李静行四,生性聪颖端方,先皇在时常与其论政,也曾交予朝纲。

      朝上诸臣本看好他与皇次子睿王一争国祚。

      孰知变生肘腋,静王为寻失踪的爱妃长子离城远走,教睿王夺了先机。

      静王终不能称帝。

      江山美人,稚子环膝。

      一夜间全都失去。

      李静积郁,华发早生……

      自此倾颓蛰居。

      --------------------------

      经年。

      有门徒于长安外再寻哥舒一姓,报与静王。

      ----------------------------------------------

      【END】

  • 2#
    = = 回复于:2015-04-25 18:26:45
    = =
  • 居然看到这篇的同人……另外果然哥舒明朗的人设写出来就是这么苏233333

    • 父子党o(*////▽////*)o 好一朵美花魁_(:з」∠)__
      暴力雪 评论于 2015-04-25 19:5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