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趣

冷CP没粮吃只能自己产粮了。゚(゚´Д`゚)゚。
7 圈子: 蛊真人 CP: 冰源 角色: 古月方源 白凝冰 TAGS:
作者
无昧 发表于:2018-06-22 11:26:45
无昧

山崖之上,一名白衣少年冷眼看着山下的激战,白发黑眸俊美得宛如天神,此人正是青茅山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白家寨最年轻的家老的白凝冰。

“呵……又是这种场面,真是无趣至极。”白凝冰暗暗冷笑一声,他神情淡漠,仿佛世间一切都入不得他的眼。

“看戏不如睡觉。”他打了个哈欠,微微阖眼,正欲继续睡去,忽然撇到了下方的一个身影。

“咦?”他眼中闪过一抹惊异的光,一眨不眨地望向那人。

那儿站着一个背靠着大树的少年,浑身透露着一股生人莫近的冷漠气息,他看着不远处的战场,目光清冷,不带一丝感情。此人若单论容貌只是清秀,但配上那幽泉似的黑眸却是好看极了。

“他是谁?”白凝冰心中顿时就起了兴趣,在心里暗暗问道。

那般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为世所不容的冷漠和孤独……白凝冰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平生第一次对一个人这般好奇。

他身影微动,脚下凝结出冰刃,轻跨一步踩着冰刃从山崖上滑行而下,还未降至谷底,即刻便被对方发现。

对方有些警惕地侧身回望过来,待发现是自己之后却只是在自己身上一转,就神色平淡地再次将目光投向山谷,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他人见到自己无外乎是忌惮、恐惧、嫉妒之类的模样,第一次有人见到自己是这副满不在乎的神情,难道他认为我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有趣!真是太有趣了!白凝冰心中兴致更浓。


“这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以前,见过他一样。好像我们很久之前,就是朋友的感觉……”白凝冰心中泛起波澜,朋友?我与他怎么会是朋友呢……世上这些凡夫俗子,只配仰望我,怎么会有资格与我做朋友呢,他心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暗暗觉得和他成为朋友好像也还不错的样子。

他不断地向那人走近,眼中发亮,好奇地盯着对方猛看,仿佛在那人身上看到了自己,“不,不对!不是朋友,不是朋友!那到底……到底是什么呢?”

正看得入神,对方突然转过了头,用那双幽黑的眸子淡淡地盯着自己,白凝冰没由来地读懂了对方目光中警告的含义,他忽略了自己在对方望过来那一瞬间骤然加速的心跳,停下了脚步,目光还是十分放肆地在那人身上打转。

“喂,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白凝冰从未觉得任何人有趣,一直以来,在他眼中无论是家人,族人亦或者是外人,都是如出一辙的令人感到乏味,不得不说这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对方并不理会他,一边咬着野果,一边看着山谷中的激战。

白凝冰端详着他的神色,几次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有好多话想对对方说,又觉得不必再说,他能感觉到,自己想说的,对方都会懂。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沉默了半晌,还是白凝冰率先开口道:“山谷中的战斗一点都不精彩,有什么好看的。”

只是话刚刚说了一半,他的眉头飞扬起来,露出了然的神色:“我明白了。这狼群是你引来的,你要杀了这些蛊师。但为什么你不自己动手呢?哦,你是害怕留下证据啊。你太谨慎了,从你的气息上判断,你已经有二转修为。若我是你,想杀就杀,早就动手了!”

忽然,他呵呵地笑起来,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他眉飞色舞起来:“你这个人真是有趣,做的事情也有趣。呵呵呵,我开始喜欢上你了!”

对方抽回视线,目光一转,再次看向自己,面无表情地看了自己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凝视着战场。

白凝冰见他不答也不继续说话,只是绕着对方转圈,仔细地观察他。像是打量全世界最新奇的东西。他从各个角度看着那人,忽然又蹲下身子,从底下仰望方源。

他一尘不染,干净如水晶丝的白发,顿时垂在泥地上,他不管不顾。一身白袍也拖拉在地上,他也毫不在乎。

“喂!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好看的!我难道不比他们有趣吗。”白凝冰心中燃起了一股无名火,莫名地感到有些烦躁。

第一次遇到这样有趣的人,他心中隐隐渴望着对方的注视,他平时话并不多,今天与这人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希望能够引起对方的注意,不过这人显然不把自己当回事儿,这让他有些气恼。

那人闻言转回目光,低下头看着自己,鸦羽似的睫毛遮住了那双幽暗的眸子,让人看不清神色,他缓缓开口道,“你……很孤独吧。”

白凝冰眼眶一撑,蹲在地上,连连点头,深有同感地叹息道:“是啊,这日子过得超级无聊呢。前些时候,杀了一个熊家的蛊师,有些趣味,夺了这只蛊虫,你看看。”

他像是一个可爱的孩童,掏出了强取蛊,仿佛就像是在给同伴展现自己的新玩具。

那人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强取蛊,呵呵地笑起来:“所以,你想杀死我吧?”

白凝冰愣愣地看着对方突然绽放的笑容,仿佛冰雪消融,好看得出奇,那双幽黑透亮的眸,鸦羽似的长睫,秀挺的鼻梁,翘起的嘴角,让人想要……想要什么?

白凝冰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他觉得刚才自己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动,却又不知何从下手。

待他回过神来,双眼猛地从黑瞳化为了蓝色水晶。他腾地一下站直了身体。

“你说的没错,我想杀死你,生死之战~多有趣啊。”白凝冰迅速出手牢牢抓住了他的右肩,往前一使劲,同时左手一撑将他牢牢锁在自己怀中,白凝冰看见那人幽黑的眼眸中终于映出了自己的影子,有些欣喜地开口道,“可现在,我好像找到了更有趣的事情。”

那人表情有些愕然,仿佛没猜到自己会这样做,猝不及防地抵住了他背后的树。

“白凝冰!你……”话未说完,毫无防备的唇被对方封住,白凝冰毫不留情地在他的唇上反复蹂躏,灵活的舌头顺着那人张开的唇缝溜了进来,强势地卷起他的舌头在他口中翻搅,回过神来的那人毫不配合地在自己怀中激烈地挣扎,这更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正欲加深这个吻,胯下突然遭受一记重击,白凝冰只得放开了他。

“白凝冰,你有病啊!”那人一把推开白凝冰,仿佛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喘了两口气,用因激烈的深吻而显得低哑性感的声线有些气急地说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白凝冰挑眉一脸兴味看着对方涨红的脸颊……只觉得对方这样看起来仿佛更加可口了呢。

那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答话,表情复杂略带厌恶地用袖子狠狠擦了擦嘴,转过身正欲离开,却被眼疾手快的白凝冰一把抓住抵在树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白凝冰一手制住他一手挑起他的下颚,迫使他的眼睛与自己对视,低头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道。

“我本以为你是个摒弃世俗,漠视众生,被孤独包围,对感情不屑的魔头……没想到还是个变态。”那人也不挣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任他扣着自己,表情平淡地开口道。

“你说的很对,什么是变态?”他果然懂我!闻言白凝冰双眸一亮,想到了最后一句话又歪了外头疑惑地问道。

“就是你刚刚做的那事。”

“我只是做出了遵从内心的事,刚才你笑得我心里很痒,下面很热,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就把你……”白凝冰的面上显出一丝无措,仿若做错了事的孩童,手上也松了力道,“你……别生气,我不碰你就是了。”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紧张,也是第一次如此在意他人的感受,他向来做事随心不论错对,别人如何想关他白凝冰何事?但自己也不知怎的却是对这人十分在意,很不希望这人讨厌自己。

“……算了,你走吧。”那人推了他一把,逃离了他的禁锢,把目光瞥向战场,不再看他,淡淡地说道。

白凝冰被他推得后退几步,也不再上前,对方看起来已经原谅了自己的冒失之举,他也不想再惹得那人不快,他略微想了想问道:“喂!那几支狼群解决不了这些蛊师,你也不便动手,我帮你把那些人都杀了,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

“我叫……”
“古月方正。”

“好,我记住你了!”

    1#
    无昧 更新于:2018-06-22 11:28:15
    无昧
  • 趣(2)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白凝冰透过窗根,遥望夜空。

    一轮明月,晶莹剔透,悬挂在夜幕之中。远山时不时传来的几声狼嚎,为这月光平添几分凄凉。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照耀着白凝冰白皙的肌肤,光辉流转中,他的一双蓝眸中有了一丝深邃,雪发白衣,宛若云中仙。

    “终究是……时日无多了吗?”越来越强大的真元,让他的空窍渐渐不堪重负,随时有崩塌毁灭的危险,纵使苦苦压制,也无法阻止真元继续增长。拖延的方法倒是有,可惜,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的目光中透露着些许哀伤,昔日的病态的咨意和癫狂,已经消散不见。

    十绝逆天,大道不容。就算是人祖十子,没有一个是好下场。身为北冥冰魄体,他对自己如今这番处境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若是放在以前,自己可能并不畏惧死亡,觉得只要活得足够精彩,死得足够绚烂,就不枉此生了,反正人生如此无趣,他早已厌倦。

    如若他不是家族的骄傲,崛起的希望,可能早就寻个死法了此残生了。可现如今……他不甘心啊!真的好不甘心!!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挽回吗?”纵使心神坚定的白凝冰,此时脸上也显露出几分失魂落魄的神色。

    人生好不容易才得一趣味,他还有好多话未与那古月方正【这里并不是打错字,小白是被劳模骗了】说,还有好多事未与他做,上次偷藏的话本上的好多东西还未与他实践,人生就这样结束,让他如何甘心。

    古月方正的存在就像是夜幕骤然亮起的黎明,他好不容易才寻来了他的太阳,还未能多看几眼,而下一秒自己就要身患眼疾了吗?

    果真是世事难料啊。

    “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白凝冰声音越来越大,忽然一顿,神色坚定,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

    十绝体不容于天地,人祖的故事中,他的十位儿女都没有长寿的例子。现实中,但凡是身怀十绝资质的蛊师,几乎都是英年早逝。

    十绝体看似完美,但拥有这个体质的蛊师,却都是命定的短命之人。

    “可我白凝冰,绝不认命!!”白凝冰冷哼一声,身躯挺拔如枪。

    片刻之后。

    月光如水,映照一方深潭。

    忽然间,哗的一声,泉水如浪,向上涌起一块。

    达到一定程度后,这块泉水分裂开来,四处飞溅。一只浑身雪鳞的修长白蛇,踏着浪花,显露出优雅的身姿。

    它双目如玉,淡然翡翠一般,透着冷漠。头部两侧,长有一对长须,飘飞如仙衣绶带。

    五转——白相仙蛇蛊!

    白相仙蛇蛊散发着一股飘渺冰寒的气势,隐藏着森森杀机。白凝冰毫无畏惧,一双蓝眸直直地凝视着白相仙蛇蛊的蛇瞳。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皎洁的月光下,蓝眸少年如画,银须白蛇似仙,相互凝望。

    良久良久,白蛇忽然长鸣一声,化作一道白虹,猛地撞上白凝冰。

    白凝冰身躯一震,虹光落入他的空窍当中,化为一只白蛇。白蛇占据真元中央,有霸主之姿态,立即将周围的蛊,都挤到了旁边去。

    光阴在悄悄流逝。

    夕阳晚照,天边红霞似火。

    白凝冰白衣雪发,立在山坡上。落日的余晖映照着他的双眸,似乎暗示着他即将要逝去的生命。

    “我问你,你们这儿可有叫古月方正的?”白凝冰神情淡漠,讯问着对面古月山寨的守门人。

    “有……有!白……白大人找他何事?”守门人修为不过堪堪二转初阶,突然对上这煞星一般的白凝冰,被其的威压吓得心跳骤停。这百白家寨的白凝冰虽然年纪不大,却不是个好相与的,一言不合动手杀人都是常事……听说连自己人都砍!

    “带路!”白凝冰抬了抬下巴,即使心中万般不愿,那人也只得强压下内心的畏惧苦着脸上前一步为他引路,白凝冰随后跟上。

    片刻后。

    面前的木门被缓缓打开,青衣黑发的清秀少年探身走出。

    再一次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白凝冰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大力地提了起来,但在注意到那少年茫然中夹杂着些许紧张的神色之后又猛然坠入谷底。

    不……依那人淡漠的性子,见到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流露出紧张之色。

    他不是古月方正!白凝冰面色一沉,秀气的双眉紧紧皱起,声音低沉地问道:“你是谁?”

    白凝冰虽长相精致宛若好女,但气势惊人,让人见之心生胆怯之意。

    古月方正有些畏惧地退了两步,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强装镇定地问道:“我就是古月方正,你找我有什么事?”

    自己与这白凝冰不过一面之缘,也未与他结恶,他来找自己做什么?还用这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盯着自己……

    看着面前长相与那人有九分相像的少年,白凝冰心中想要见到那人的兴奋雀跃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哼……虽然和他很像,但你不是他。太无趣了……”白凝冰的目光在古月方正身上扫视一圈,冷笑一声,眼神轻蔑,一步步向他走去,突然伸出双手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不要用你这张脸露出这副怯弱的神情,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他绝不该是这副模样!!去死吧!!卑微的蝼蚁!!

    终于弄明白了此人的意图,古月方正拼尽全力掰扯着白凝冰制住他的手指,却不能动摇盛怒之下的白凝冰一分,就像一条垂死的鱼。他是真的想弄死自己!他只得勉强开口道:“你……要找的人……是古月方源……”

    “……古月方源?”白凝冰闻言一愣,手下松了力道,随即反应过来,恼怒地一把将古月方正丢在地上,“你是说……他!!”

    他骗我???

    长时间的缺氧让古月方正的头脑有些发晕,他缓了两口气说道:“咳咳咳……他欺骗了你,古月方源是我的哥哥,我才是方正。”

    我的哥哥啊……你究竟是如何惹上这尊煞星的……

    “哈哈哈哈哈……他居然敢骗我!真是……有趣啊,呵……有趣至极。”白凝冰气极反笑,他低头沉默了半晌,面上的阴影掩住了他的神色,虽看不清他的表情,可古月方正此刻偏生的觉得对方有几分可怜。

    “你……你没事吧,我哥哥他……”

    “哼,不必再说,我与他的纠葛,你没有资格插手。”白凝冰冷冷地撇了他一眼,蓝色的双眸中,闪烁着残酷和冷漠的光,直把古月方正想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我朝思暮想的人啊……你居然欺骗了我,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何样的定位呢。看来,我也不需要再犹豫了吧。

    “你,告诉我他在哪。”白凝冰目光一凝,不容否决地开口道。

  • 2#
    无昧 更新于:2018-06-22 11:29:47
    无昧
  • 趣(3)



    月满星稀,清风徐送,一身白衣美如谪仙的白凝冰与他对面目似幽泉的清秀少年平静地对视,一种莫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酝酿。

    良久良久。

    “方源。”白凝冰眨了眨眼率先开口,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方源透着月光看清了门外的身影,白衣白发俊美如画,朦胧的月光衬得他的表情愈加柔和,眉眼含笑,似有情意。

    这是方源第二次见到白凝冰,对方看着他的目光中比上次更为复杂,多了些他看不懂也不想懂的东西。

    总觉得,他们二人之间,不该是这样。

    他皱了皱眉,表情平淡:“你怎么来了。”

    “我想见你,便来了。”白凝冰上前一步,一手撑着门框,制止了对方正欲关门的动作,笑了笑问道,“怎么,不欢迎我?”

    “……你有事?”方源双手抱胸挑了挑眉,白凝冰这副模样反而让他不知如何应对,对方的态度太过暧昧,比起跟这个家伙进行这种无谓的交流,他情愿跟对方打上一架。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循着对方换动作的空隙,白凝冰侧身钻进了屋里,巡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毫不在意地坐在他的床上。

    “……”方源也不回话,目光平静地看着他,白凝冰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大麻烦。

    “喂,不要这么冷淡嘛,我可想死你了。”白凝冰嘿嘿一笑朝他招了招手。

    “……我何时与你这么熟了。”方源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抽了抽嘴角有些无奈地朝他走去。

    还未走至他的身边,便被对方伸出的手一把拽住搂在怀里,白凝冰微微一笑迅速制住他的双手,倾身将他压在塌上。

    “……白凝冰,你有病啊!”突然之间天旋地转,待方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白凝冰压在身下,对方的手趁机探入衣领肆无忌惮地抚摸。

    “哈哈哈哈哈哈!对,我有病。”白凝冰笑了笑,缓缓俯身,在对方耳边轻声耳语道,“思你成疾。”

    方源闻言面色一黑,皱着眉抬脚猛力朝他面上踢去。

    “挣扎是没有用的。”白凝冰早有防备,轻轻松松扣住了他的脚腕扛在肩上,扬起一个邪气的笑,蓝色的双眸中,闪烁着欲望的光芒。

    “我的身体……怎么……”这番被轻松地扣住脚腕,方源顿时发现,体内有一丝寒气锁住了他的空窍,全身的骨头都好似被冻住了似的,让他再使不出来一丝力气。

    “乖,我只是暂时封住了你的身体,毕竟单论力量还是你比较占上风。”白凝冰托着他的下巴,满意地看着他因身体被封印而显露出的无措表情,指腹摩挲着他殷红的唇,安慰似的印上一个轻轻的吻。

    方源目前寒气入体动弹不得,白凝冰松开了制住他的手,一抬手扯散了对方的腰带。如今正是夏夜,那人只着一件月白薄衫,白凝冰不过随意拨两下,春光乍泄。

    衣衫松散,露出一大片青涩漂亮的身体,一头乌丝衬得皮肤越发得白皙如雪,看得白凝冰心头火热。

    “我靠!你……你来真的啊!”方源看着白凝冰这副欲火难耐的模样心中一紧,奋力挪动着身体想要里他远些,却被白凝冰一把拉住。

    白凝冰俯下身吮着方源的上唇反复研磨了一阵,喘着粗气在他巴掌大的脸上乱亲,然后顺着窄小的颌骨一路往下,再向下滑到两侧胸肌。这真是一具漂亮的肉体,白如玉石,肌理细腻骨肉均匀,肌肉线条流畅优美,触感光滑得像是顶级的绸缎,让他爱不释手。

    白凝冰伸手轻轻摩挲他的发丝,唇轻轻贴上他胸前若白玉一般的肌骨,动情地张口含住他胸前绯红的花蕊好一番啃咬吮吸,还故意发出些许淫靡的“啧啧”声,引得方源气急,直弄得那儿殷红肿胀才松了口。

    一抬头,正看见方源眼角泛红地瞪着他,白凝冰笑了笑,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未停下,褪下他的长衫,放肆地抚遍他的全身。

    方源突然觉得大腿被什么东西戳到了,很热,硬邦邦的,白凝冰放在他腰肢上的手一路下滑,滑到胯骨上,流连揉捏了一阵,再往下探去……

    察觉到白凝冰手的动向,方源浑身轻颤,咽了咽唾沫开口道:“喂……你不是吧,对着男人都能发情!白凝冰,真不愧是你。”

    “哦?我自幼以来就没什么性别之分,在我看来感情这事不分男女,喜欢就是喜欢了。我白凝冰行事随心,从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也不避讳世俗舆论。”白凝冰眼含笑意地盯着方源眨了眨眼回答道,忽然又凑近方源的耳畔,用一种十分色情的声线说道,“我……只对你一人发情。”

    “你的脑子好像真的有点毛病。”方源无奈地说道。

    在他的印象中白凝冰聪颖灵动,又被大力栽培,受到良好的教育。性格虽有些异于常人,可也只限于行事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理智应该不差常人许多,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因为你。”白凝冰好似看出了方源心中所想,又感觉这个答案不够明晰,顿了顿,十分认真地回答道,“一遇上你……我好像就变得不正常了。”

    “白凝冰,你好像……”大限将至了吧。聪明如方源,早就便看出了白凝冰的异常,其实在他的心里,本就将白凝冰当做一个死人。

    在方源的前世,狼潮过去之后的三年后,白凝冰的修为不可避免地达到了四转境界。终于让他的空窍无法承受真元的重负,轰然自爆。

    十绝体不容于天地,逆天之物的自爆,像是一声绝唱,威力不同凡响。直接将三寨中人全部杀死,将整个青茅山都化为绝死冰域。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世和他还能扯上交集,甚至白凝冰还对他怀有……不容于世的感情。

    方源心中思绪万千。

    “呵呵呵……看来你也知道了,那就纵容我今晚,好不好。”白凝冰一把揽住他的细腰,闭目将脸迈入他的小腹,表情温柔眷恋,又带着几分不舍,喃喃开口道,“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像是对着方源的祈求,又像是自语。

    “你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方源对于白凝冰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完全无动于衷,面色平淡地开口道。

    “啊,这么无情,那我也不必疼惜你了,今夜就叫你好好记住我。”白凝冰面色一冷,他哑着嗓子开口道。

    他的眼底写满了欲望,同时也有些疯狂的意味,精致的脸庞一勾起抹笑,邪气无比,看上去危险又色情,捧住方源的脸就欲吻上去。

    方源无力地拨开他的手,虽然无力,但那一脸厌恶的样子惹恼了白凝冰,他一手略一发力托着他的腰将他翻过来摁在床上,他轻轻抚摸他腰际细嫩的皮肤,将额头顶在他的肩窝上,舔舐他漂亮的蝴蝶骨,右手抚上手感极佳的浑圆臀部大力地揉捏起来。

    安静地房间里只余白凝冰粗重的喘息声,方源浑身滚烫,每一寸皮肤都紧绷着,在那人的抚弄下战栗,渐渐染上艳丽的红色。

  • 4#
    无昧 更新于:2018-06-22 11:31:04 此章有肉
    无昧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好看,小生稀饭^ ^
      缔造者 评论于 2018-06-30 01:27:39
    • 大大加油^ ^
      缔造者 评论于 2018-06-30 01:28:05
  • 4#
    ∠( ᐛ 」∠)_ 回复于:2018-06-23 01:44:15
    ∠( ᐛ 」∠)_
  •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粮!!!是粮!粮!!!还是红烧肉!!!!还是冰源!!!!(๑✧∀✧๑)我社保!!!
  • 5#
    .⁄(⁄ ⁄•⁄ω⁄•⁄ ⁄)⁄. 回复于:2018-06-23 01:44:30
    .⁄(⁄ ⁄•⁄ω⁄•⁄ ⁄)⁄.
  • 好次
  • 6#
    ∠( ᐛ 」∠)_ 回复于:2018-06-23 01:45:18
    ∠( ᐛ 」∠)_
  • 太太请继续!_(•̀ω•́ 」∠)_为您疯狂打call!
  • 7#
    (=ˇωˇ=) 回复于:2018-06-24 11:20:25
    (=ˇωˇ=)
  • 催更
  • 8#
    (,,Ծ▽Ծ,,) 回复于:2018-06-30 00:40:01
    (,,Ծ▽Ծ,,)
  • 啊啊啊啊啊!!!冰源啊啊啊啊啊!!好久没吃到冰源的粮了!
  • 9#
    (,,Ծ▽Ծ,,) 回复于:2018-06-30 00:40:04
    (,,Ծ▽Ծ,,)
  • 啊啊啊啊啊!!!冰源啊啊啊啊啊!!好久没吃到冰源的粮了!
  • 10#
    (  ͡°  ͜ʖ  ͡°) 回复于:2018-06-30 00:50:39
    (  ͡°  ͜ʖ  ͡°)
  • 笑容逐渐变态
  • 11#
    (  ͡°  ͜ʖ  ͡°) 回复于:2018-06-30 00:50:41
    (  ͡°  ͜ʖ  ͡°)
  • 笑容逐渐变态
  • 12#
    .⁄(⁄ ⁄•⁄ω⁄•⁄ ⁄)⁄. 回复于:2019-06-09 00:31:30
    .⁄(⁄ ⁄•⁄ω⁄•⁄ ⁄)⁄.
  • 没有了吗继续啊!
  • 13#
    .⁄(⁄ ⁄•⁄ω⁄•⁄ ⁄)⁄. 回复于:2019-06-15 16:26:52
    .⁄(⁄ ⁄•⁄ω⁄•⁄ ⁄)⁄.
  • 呜呜呜呜呜居然是冰源!!!!太感动了太太不要停啊啊啊啊啊!!!!!
  • 14#
    (  ͡°  ͜ʖ  ͡°) 回复于:2019-06-16 01:09:10
    (  ͡°  ͜ʖ  ͡°)
  • 啊啊啊啊啊啊大大大太美味了
  • 15#
    .⁄(⁄ ⁄•⁄ω⁄•⁄ ⁄)⁄. 回复于:2019-06-18 09:50:01
    .⁄(⁄ ⁄•⁄ω⁄•⁄ ⁄)⁄.
  • 催更太太(/ω\)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