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行行且止

离恨恰如春草,渐行渐远还生。
21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齐 角色: 齐云天 张衍 TAGS:
作者
好梦如旧 发表于:2018-05-16 23:32:42
好梦如旧

张衍没想到会再见到齐云天,在分别数百年之后。

时光并不能在修道人身上留下痕迹,因此齐云天看起来和记忆中一般无二。漫长岁月的隔阂仿佛不存在一样。

齐云天看到他,上前打一稽首,当面称道:“张殿主有礼。”张衍也是还得一礼,口称“齐掌门”,并请他上座。

侍奉宴席的女妖见了,默默上前为客人斟满酒杯。齐云天略看一眼,并无半分表示。张衍见了,反而唤住女侍,命她换一盏清茶。

齐云天笑道:“此乃主人美意,不必撤去。”鱼姬垂了双手,放在膝上,微微福礼的姿态。

张衍也是一笑,吩咐女侍“好生伺候”,便离席而去。

阶下修道人见张衍离开,纷纷立起,高举金杯过首,为主人祝酒。齐云天笑意微微,却是端坐未动。

筵席散尽,时已三鼓。

昭幽天池孤矗海上,除去外间浮屿仙槎,真正灵机丰蕴的洞府,皆在深渊之下,便从法阵中行过,也颇要一些时候。

随同齐云天前来的诸易并未见过此等水下景象,白珊红瑚,巉岩暗壑,游鱼锦带纷络,珠蚌圆转如星,不禁赞叹道:“原来这天池之下,竟藏如此景致。”

引客执事闻言笑道:“郎君说的正是,昭幽水下景象极好,只是甚少有外客来此观赏。”

诸易听了,更是心喜,抬头欲与恩师说句什么,却见齐云天面色沉凝,不由收敛神气,不敢放肆。

执事道人心内叫苦,上头特意吩咐下来,溟沧之客切不可慢待丝毫,如今观这位齐掌门形容,实在不像,他本身道途无望,不过指望做好差使谋一份荫蔽家族,如今看来却是悬了。

“徒儿若未尽意,自去游览。”齐云天驻足,淡声吩咐下去,“为师今夜静修,不必再来问安。”

诸易闻言很是高兴,匆匆别过恩师,便随执事道人四处游览不提。齐云天缓步来至客室,挥袖破开门外禁制,向室中言道:“有劳张殿主久候,齐某之过。”

    1#
    好梦如旧 更新于:2018-05-16 23:38:02
    好梦如旧
  • 张衍从客位之上起身,笑道:“张衍不速之客,还要请大师兄宽宥一二。”

    齐云天目光深注过去,郑重言道:“张真人虽同是溟沧道传,于门中不立辈位,不敢当张殿主一声‘大师兄’。”

    “如今齐真人一派掌门之尊,倒是我冒昧了。”张衍微笑依旧,“我与真人之间,自然无妨些许称呼。”

    “昭幽既然别府开派,称呼虽小,关乎道统,不可不慎重。”齐云天认真道,却停在门外,不曾踏入半步。

    “既是如此说法,就依齐上真之意。”张衍从善如流道。

    齐云天至此方迈步进来,于室中郑重一礼道:“多谢张元尊度量宽宏。”

    张衍挑眉望去,齐云天宝冠法服,衣饰煊赫,只一言便在面前拜下,身似磐石,姿如古松,无端便觉得,好看得紧,“哦?我竟不知齐上真为何道谢?”

    外间黑云催压,风海相激,狂涛巨浪上达天穹,怒雷隐隐,电光直透水下千丈,布须天外无数现世星隐沙散,天池之内,洞府之中,反而平静如常。

    “真阳大修便可以万事万物皆利于己,扰其识意,蔽其本心,若非道尊宽宏,溟沧上下亦无有今日。”齐云天并未起身,也未看一眼张衍,只郑重道。

    “齐真人客气了,我自家也是出身溟沧,昭幽一脉尚为山门分府,前缘因果,自有定数。”张衍笑道,终是起身扶起齐云天,托住他手臂问道,“不知齐上真对我这番解释尚满意否?”

    齐云天颔首,却不正面应承,只言道:“玄元道尊夤夜来访,想必尚有他事。”

    “今夜我与齐上真推心置腹,不知真人何以相酬?”张衍笑道,轻轻将齐云天手臂放开。

    齐云天双目明亮,夜中望来,更如星曜,他闻张衍此问,微微一笑,言道:“若有差遣,自当应命。”

    “愿与上真坦诚相待。”张衍素着玄衣,容貌俊朗无俦,目光交接之下,款款言来,若怀情衷,便是齐云天见了,也不免心下赞叹,应允道:“但凭上尊之意。”

    齐云天言罢,见张衍犹然微笑不语,心知其意,退开一步,自将法冠卸去,站在几旁,诸件摘下腰间杂佩小物。张衍从旁观望,不言不动,室内灵机渐自炽盛激荡,鼓动袍袖,吹散鬓发。

    张衍的目光落在齐云天手指上,细细描摹,仿佛与他一道,亲手解衣缓带一般。未有多时,齐云天中衣之外,仅罩一件内袍,张衍过去制住了他继续宽衣的动作,只将发间玉簪抽出,如瀑鸦羽,尽落张衍怀中。

    齐云天见张衍如此,微然一怔,抿了唇,双手落至张衍腰间,便要俯跪下去。张衍就势抱住他肩胛,低声笑道:“齐上真久别稀客,不必如此。”言毕,不待齐云天反应,便起念同返清寰宫内室。

    “……此地是?”齐云天只觉心神一霎恍惚,眼前已非天池客舍。

  • 2#
    好梦如旧 更新于:2018-05-16 23:40:09 此章有肉
    好梦如旧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怎么看啊ヽ(・_・;)ノ
      T_T 评论于 2018-10-26 20:39:36
  • 3#
    好梦如旧 更新于:2018-05-16 23:42:20
    好梦如旧
  •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恍惚间似乎仅一霎那,齐云天和张衍的位置已颠倒过来,齐云天跪坐在张衍两腿之间,手撑在他胸前,汗水濡湿的长发有些沾在身上,也有的拂到张衍腰腹掌心,细辨起来,似乎还有些熟悉的凝神香气。

    张衍安静地与齐云天对视,虽说修道人功行到了一定程度能够维持形貌不变,但世间又岂有真正凝定之事,便是修道人自身,亦无时无刻不在改易之中。因此在张衍看来,齐云天确是与记忆中有所不同了。

    齐云天也在凝望张衍,因他二人修为相差一个大境界,张衍此时如何,齐云天自是无法看得清楚,甚至即使仅是面对一具刻意收束法力的真阳化身,齐云天依旧觉得,他每一刻都离自己更远,每一息张衍投在过往的印迹都更模糊。不知不觉地,齐云天探过手将张衍额前乱发拨开,带了几分审视地望着手指拂过的地方。

    张衍微微眯了眼,齐云天手心温软,指尖却少些温度,他把齐云天的手从鬓边拿开,含住手指最上面的关节,颇有暗示意味地吮吻。指隙与关节处窜起细微的电流,齐云天用手使力撑住张衍的胸膛,勉力维持,身体却被张衍按住逐渐低伏,直至欲望相接。
    “双修之术,贵乎自守,当年还是得了齐真人的传授,”张衍加在齐云天腰际的力道又重几分,调笑道,“今次久别重逢,不如请上真上坐?”

    齐云天正被张衍磨蹭得烦乱,闻言怔了片刻,才恍悟对方言下之意,双目竟不觉睁圆了些。

    张衍看见齐云天眸中的自己微微而笑,温声催促道:“如何?”

    齐云天被此一言唤醒,从张衍胸前撑起身来,大笑言道:“自当从命。”

    大凡修士入得凡蜕之境,功行圆满,法身自也至纯至坚,无有一处不好。张衍半卧在榻上,齐云天正跪在他身前,背对张衍慢慢沉下身躯,试图吞纳对方性器。

    张衍不言不动,齐云天的肩头却是微微颤抖,他久无床笫之事,又不曾寻物滋润,这番情事方才初始,已知艰难。几回尝试之后,总算进入得深了些,张衍被齐云天箍得难耐,不再等齐云天动作,抓住他的脚踝便向上一挺而入。

    齐云天或是痛得狠了,气息陡然沉重,非止肩背,连小腿最后也战栗着紧绷了起来,脊骨的关节渐从中衣下透露出来。
    张衍轻笑,大有深意地抚上齐云天脊梁,一节一节地揉下去,轻声问道:“齐真人这便受不住了?”齐云天不答,却是勉力提腰,开始动了起来。

    清寰宫此处内寝早被张衍以玄妙手段与昭幽天池相连,触目所见,景色与当日东华大泽之中几无不同。
    张衍心念一起,转换阵枢,顷刻便有水泽灵气透入室中。齐云天功体亲水,被浓郁如有实质的灵机迎面一扑,灵台清明不少,张衍适时往那处要命的所在重重一撞,有意问道:“此处齐上真可是熟悉?”

  • 5#
    好梦如旧 更新于:2018-05-16 23:44:33 此章有肉
    好梦如旧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6#
    好梦如旧 更新于:2018-05-16 23:47:44
    好梦如旧
  • “……”

    醒来之时天色未明,唯有屏枕之上贝珠大小的游鱼上下循弋,漾出盈盈灵光,洒落一室寂静。齐云天披衣坐起,发觉自家已是回到先前客室,而非清寰宫内殿了。房内虽未设时晷,只粗略感应下来,却也易知过去不少时日,齐云天只觉得法身甚是疲惫,仿佛辗转数百载未曾休憩一般,沉重懒怠,然而神意之内却极为丰盈,气机灵动澎湃,似乎稍加引动便可突破关隘更进一层。

    不及仔细体味,齐云天衣饰停当,步出门去,召唤阵灵道:“诸易现在何处?命他来此,与我同返溟沧。”

    阵灵躬身退下,未有几息,便见诸易神采飞扬而来,见到齐云天,在阶前拜下道:“弟子见过恩师。”

    齐云天命他起身,负手问道,“为师观你功行进益,看来在此颇有一番收获。”

    诸易站起来,随齐云天转入内室,他窥见恩师神色似乎不错,不由大胆起来,兴致勃勃回言道:“恩师日前与张上尊讲论道法,闭关参悟,弟子不敢打扰,旬日之中都是与昭幽一脉道友切磋参量,委实收获不少。”

    齐云天闻言一笑,问道:“如此说来,你与昭幽门下,相处颇为融洽了?”

    诸易偷觑一眼,见老师面上无有不悦之意,嘿嘿一笑,直白道:“昭幽道友待弟子甚是客气,据说……据说当年恩师与元尊乃是平辈论交,因此弟子在这里也跟着沾光不少,几位真人皆是有意照拂。”

    “既能知此,便有分寸。”齐云天闻言颔首道,“你我师徒离开山门已久,今日便启程回返。”

    诸易自然无有不从,只见齐云天指间一点灵光弹出,一道阵门便显现面前。齐云天袍袖一振,当先踏了出去,诸易紧随恩师,一步迈过,外间竟是万顷海波,昭幽山已在视线之外。

    齐云天携诸易御风跨海而行,觉察弟子在后欲言又止,问道:“你有何要说的?”

    诸易一怔,拱手赧然道:“恩师,弟子只是觉得,此番前来昭幽天池时日虽是不长,于弟子而言却是受益匪浅,若是……大师兄不曾奉了恩师钧令留驻山门,而是同恩师一道来此,想来应当精进更多,左右上有元尊坐镇,山门平静,日后再有随侍恩师的差使,弟子愿替大师兄看守门户。”

    齐云天目光转深,微微笑道:“你倒是惦记你大师兄。”

    “恩师明鉴,那是自然。”诸易高兴道,不等他说些什么,天际忽有惊雷滚滚,瞬间狂风大作,海天如墨,情景极是骇人,“恩师!这……?”

    “不妨事。”齐云天安然道,“布须天人道初定,偶有灵机不曾抚顺而已。”

    诸易听了,方才安下心来,眼珠转了一转,又是问道:“那请教恩师,今日之景与当初九州人劫之象,可有几分相似之处么?”

    齐云天不意诸易会想到这上面去,沉吟片刻,朗声吟道:“四海倾洲陆,高崖笼雾深。天风凝法相,地气破玄音。”

    诸易听得见猎心喜,正想感慨自家真是晚生数百年不得躬逢其盛,忽听冥冥之中一道清朗玄音续而吟道:“河汉乘槎渡,芜荒御剑寻。凭虚窥上境,妙理证明心。”

    先前齐云天吟时,风波只是稍平,待到张衍玄音照落,却是一番云散月出,山水柔妩的景象了。诸易悟性本高,又得张衍德泽,不觉入得冥冥之中,修持参悟起来,等他退出定中,又是二十余日过去,溟沧山门已在目前,迎迓之中当先而立的便是他的大师兄关瀛岳。

    齐云天见此情景心神不由微动,当日他也曾在同一处所在等候远行之客,却不曾想到他们终究久别,再难重逢。

  • 6#
    .⁄(⁄ ⁄•⁄ω⁄•⁄ ⁄)⁄. 回复于:2018-05-17 01:07:41
    .⁄(⁄ ⁄•⁄ω⁄•⁄ ⁄)⁄.
  • 大师兄真美味啊
  • 7#
    = = 回复于:2018-05-17 08:55:31
    = =
  •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