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维以不永伤

追炼神剧情时有感而发的狗血脑洞……
201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齐 角色: 张衍 齐云天 TAGS:
作者
脑洞一时爽 发表于:2018-05-14 23:06:29
脑洞一时爽

维以不永伤


》》
齐云天记得,那位玄元道尊此番归来时,正是一个天气晴好的午后。
他于上极殿批复完日常的一应事宜,又与关瀛岳分说了几句近日来的琐屑,然后便感应到一股熟稔气机迢迢而来——非是他这么些年过去了还有意留心,只是许多事情久而久之成了习惯,一时间未曾改过。
于是便搁了朱笔,携着关瀛岳出殿相迎。横竖对方也算在溟沧竖有牌位,就算是对着牌位,也不该失了礼数。
然后牌位——或者说是张衍——落于上极殿前,稽首间行了个平礼:“齐掌门。”
倒是给足了他这个七代掌门脸面。
齐云天和缓得体地一笑,还了个平礼,口称张太上。
各自见礼后,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二人各自沉默于大殿之前,玄袍与青衣被阳光照得有种泾渭分明的感觉。
“不知太上道祖此番驾到有何指点?”齐云天斟酌一番,最后以缜密的笑意徐徐开口。
张衍不答,只看了眼侍立在旁企图假装自己不存在的关瀛岳。
齐云天无心与他在这些琐事上计较,当下也就遂了他的心意,转头嘱咐关瀛岳留在此地,自己客客气气地将张衍请至虚海一叙。晴空朗日,微风流云,当真是个好天气,看在眼里却又仿佛蒙了层灰。
二人到得虚海,阵灵奉上好茶后便乖觉退下,一片仙云玉台间转眼便余他二人漠然相对。
“你我,”这次率先开口的却是张衍,“也许久没见了。”
齐云天一时间拿捏不准张衍这句话语背后的意思,对方如今已是炼神大能,山海界诸派皆要靠其庇佑,每一句对答,都万不可大意。他想了想,又笑了笑,只道:“修真问道千载不过一瞬,倒未曾留心,张太上说什么,那便是什么吧。”
张衍似微微一哂,转头看着那片浩渺云海:“齐掌门贵人多忘事。”
“不敢在太上道祖面前僭越。”齐云天静静开口,“太上有何指教,不妨直言。”
张衍并不看他那张从容平淡的脸:“确实有一事,需与齐掌门商议一番。”
他用的是“商议”,已足见诚恳,齐云天却只默不作声,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人只教他觉得疲倦与难以应对。
诚然,他们之前一度有过一段不足为外人道的情事,但那到底都是年少时道途里的几笔妆点,乱花迷眼般转瞬即逝,如今回头看看,不过是蜻蜓点水,不起涟漪,甚至都不曾留下多少从旁佐证。于自己,于他,都是如此。
是真的过去太久了,久到当初姑且可称之为浓情蜜意的往事颜色寸寸剥落,落出灰白晦暗的内里。这么多年里聊胜于无的欢好与亲昵更像是一点残存在骨骼间的本能,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意义。这是漫长时光所带来的,理所应当的结果,不值得意外。
齐云天知道,连他都大意不得的必定不会是小事,正色道:“张太上请讲。”
张衍久久地望着虚海的远景——他一贯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直到茶水已是凉透,他才启口似是而非地道了一句:“溟沧近来可好?”
这话问得好笑,齐云天却不曾笑,只答道:“承蒙关照,一切都好。”
“你可好?”第二个问句却来得紧随其后。
齐云天似愣了愣,抬头时才注意到张衍不知何时收回了目光看向自己。然而他们仿佛都已不习惯如此直白的对视,目光交接一瞬便错开,仍是各自应有的姿态。齐云天闭了闭眼,旋即语气微缓:“也好。”
张衍点点头,仍是看着别处:“那就好。”
齐云天虽知他这一问后必还有下文,却始终觉得,这一问带了些旧日的鲜活。
他咀嚼了片刻,仿佛有些舍不得,但又好像并没有真的那么不可舍得。
“我先前曾与齐掌门提及过‘那一位’的存在,”张衍问罢那一句,便自顾自地往下开口,一应如常,“如今同几位同道合计之后,已见分晓。”
齐云天自然记得此事,多年以前张衍便已回来示警过——虚空之中,似有一位可侵吞修道诸有的存在,其入世的因果牵扯可落在万千修道之人身上。若教其自下境中扶植一人推入炼神境界,其身便可显化,引发大劫。只是那一位既有如此大能,那必会遮掩选中之人身上因果,教人无从寻觅。
张衍此番提及那一位,想必是此事已有结果。
“愿闻其详。”齐云天认真道,“太上若有所需,溟沧自当竭力襄助。”
张衍笑了笑:“倒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只是想问齐掌门讨要一人,交由我等处置便是。”
齐云天眼睫微微扑朔了一下,掩去那一瞬险些动摇的情绪,好教他能平心静气地开口问下去:“敢问太上,是何人?”
“正是齐掌门门下大弟子,关瀛岳。”

》》
齐云天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张衍足有半晌,似在等对方收回这句毫无意义的玩笑,然而后者只坦然且平静地与他对视,没有丝毫波澜。
“我等以大法力推演,终是算得那一位将因果落在齐掌门这位大弟子身上。只要将其处置,则那一位眼下便前功尽弃,我等又将争取到不少时日。”张衍缓慢说起利害,是再寻常冷定不过的口吻,“此事确实突然,我亦感意外,不过还请齐掌门以大局为重。”
齐云天听着这样毫无起伏的话语,随即竟是一笑,情绪在笑意之后同样滴水不露:“好一个大局为重。敢问张太上,若承接那一位因果之人乃是昭幽天池门下,太上可会如此轻描淡写地道上一句,以大局为重?”
张衍的眉头终是皱了一下,旋即淡然道:“我昭幽天池门下无有贪生怕死之辈,若遇此事,自当兵解以不负师门。”
“好,当真是名师出高徒。”齐云天拊掌一赞,“张太上有这般魄力,怎不见同诸位上境之辈联手破敌?反要纡尊降贵,灭杀一个小小弟子。”
他直视着对面那张或许未变又或许早已面目全非的脸:“我此生门下连同记名弟子不过七人,梦娇、周宣寿尽转生,至今未能入道;诸易、毓聪等四人战死,元灵俱消,无有来世,如今只余瀛岳一人在旁,一身道统传承皆在他身。张太上一言轻巧要我将他交由尔等处置,未免欺人太甚。”
张衍从不知道原来面前这个谦逊温和惯了的人还会有如此咄咄逼人的一面——或者说其实他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未曾得见——或许是真的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他记忆里那个端方妥帖的影子早已化作如今的溟沧掌门,口中唤的也不再是一句“张师弟”或是“渡真殿主”,而是利落分明的一声,“张太上”。
他认识齐云天许多年,而对于齐掌门,确实是陌生的。
张衍笑了笑,一掸袖袍:“齐掌门不愧是一派执掌的气势,当真是好大的架子,好大的火气。”
齐云天只游刃有余地接下全部的讽刺,无波无澜地反唇相讥:“不敢当。如何能及张太上当初前倨后恭与如今判若两人?”
张衍目视于他,目光平静且冷漠:“齐掌门,你我本是在论关瀛岳之事,又何必顾左右而言他?”
“关瀛岳之事无需再论,”齐云天还以他同样冷硬的神色,“我决不答应。”
“齐掌门素来深明大义,何以此番如此固执,不通情理?”张衍冷声开口。
“不通情理?”齐云天气极反笑,“张太上扪心自问,究竟是何人不通情理?”
张衍久久看着他,半晌后若有所思地一点头:“不错,我所认识的齐上真乃是极有担当,极有决断之人,知道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而非眼下一意孤行,保小失大之辈。”
齐云天迎上那目光,没有半点退让,只以淡漠锋利的口吻发话:“敢问张太上,是否无论是何人接下那一位的因果,于你而言都无甚区别,皆要灭杀?”
“是。”
张衍同样不曾退让,那一字利落得如同刀锋。
虚海之上一时间断绝了全部声音,唯有长风呼啸来去,不近人情。
漫长的沉默之后,齐云天闭了闭眼,掩去那些本不该轻易外露的,过分尖锐的目光,沉声开口:“瀛岳乃是我门下亲传,便是要动手处置,也该是由我出面。”
张衍知晓这已是他最大的让步,当即也不再勉强,只一挥衣袖,将一段光华送至齐云天面前:“如此也好,师徒一场,最后也合该一叙。此乃我与同辈所炼之器,便劳烦齐掌门以此动手。”
齐云天将那截华光收起,平静颔首:“敢不从命。”

齐云天随之独自折返上极殿,张衍不曾跟去,只逗留在虚海,冷眼看着一派风光。
灭杀关瀛岳之举非他所愿,但眼下却不得不为。身处他如今之境,眼界早已不止一宗一派一片天地,若要迫退那一位,再寻得了却之法前,唯有此招。
至于旁人的悲喜……
张衍无动于衷地看着那些云卷云舒好似一场生老病死的演化,却忽然想起,自己确实许久不曾见齐云天笑过了。不是那客气得近乎疏离的笑容,而是许多年前,他与他功行尚浅时,不经意间抬首所见的眉眼微弯。
他静默片刻,忽觉心头一沉,陡然醒悟过来,眨眼间已腾挪至上极殿前。
张衍一点心念转动便已破去全部禁制,大步入内,只见浮游天宫内大阵高悬明灭,关瀛岳躺倒在繁密的符文之中,虽双眼紧闭,却犹有气息,而阵眼处,一袭青衣无风自舞,背对与他,凛然而决绝。
齐云天手执一段雪亮光华,不紧不慢回身看他,似不意外他的闯入,唇角衔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张衍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响起,竟也带出了狠意。
“师徒一场,若论因果瓜葛,与瀛岳牵连最深之人,莫过于我。”齐云天安定地望着那张终于不再从容的脸,一字一句,字字分明,“我非上境大能,无从更替斩绝因果……但将此劫缘移嫁己身,也还绰绰有余。”
他缓步行至张衍面前,身后已逶迤出一道血痕,然而背脊却始终笔直。
齐云天将那道光华重新交予张衍之手,笑意泰然而似有凉薄之意:“张太上有言,但凡接下那一位的因果,无论是谁,格杀勿论。既如此……便请玄元道尊动手吧。”



TBC

    1#
    = = 回复于:2018-05-14 23:17:54
    = =
  • 天啦噜,心疼死我了……挂挂你别这么渣啊!!!求峰回路转!求后悔莫及!求!!!!
  • 2#
    (=ˇωˇ=) 回复于:2018-05-15 08:31:06
    (=ˇωˇ=)
  • 求对大师兄好点呜呜呜呜
  • 3#
    = = 回复于:2018-05-15 09:37:37
    = =
  • 喜欢!!!
  • 4#
    = = 回复于:2018-05-15 17:42:41
    = =
  • 真酸爽啊,最开始齐云天提昭幽门下,就已经是委婉的不满了吧。后面讲自己的弟子寿尽的战死的,感觉已经是示弱了,他那样已经很难得了,后面反唇相讥已经是心冷了吧,后面更是不顾言辞了。到最后的问题,几乎已经是他能够最直白地问出张衍还在不在意自己的方式了吧。

    之前就觉得疲惫难以应对了,他还在意,但是时间和身份已经把旧日情谊消磨得差不多了,却还维持着表面一点亲呢。明明知道回不去了却又没有断绝,似是而非时忍不住贪恋,又因为理智尚存所以不执着。

    感觉和当初孟至德的情况微妙相似,明明还记得原本齐云天是怎样的,却在时光中逐渐忽视了。到最后齐云天渐渐学会了不去留恋这些,虽然他仍然在意,也会在撕破表面的平和前尽力维持,但是一旦确认了,也就再没有什么好粉饰的了,即使实际上有可能只是机缘巧合或者一时糊涂,但是也懒得再捡回来曾经失去的了。

    感觉他原本只是等着有朝一日和张衍彻底没有关系,只是却没有想到不只是了结的苟延残喘了那么久的往事,还对张衍有了新的认识或者对过去产生了怀疑,顺带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期待后面呀,忽然觉得这个情况好适合开车……无论是齐云天心冷了下意识抗拒不愿意回应,还是因为伤势和不太冷静的精神状况,无法像以往亲呢时时时刻刻维持恰到好处的姿态,下意识依赖贪恋……都看起来好好吃!
  • 5#
    (,,Ծ▽Ծ,,) 回复于:2018-05-16 09:44:04
    (,,Ծ▽Ծ,,)
  • 写的太好了,一直觉得张衍是很无情的人
    • 最近重温大道,看到师兄镇压妖蟾,为了不伤凡民,也是用了颇多手段,这样的人,怎么都算不得无情吧。
      评论于 2018-05-20 09:39:15
  • 6#
    = = 回复于:2018-05-16 14:13:54
    = =
  • 这么说过分了把……
  • 7#
    = = 回复于:2018-05-16 14:58:08
    = =
  • 感觉张衍不是无情,只是境界太高,所以原本很多认识尺度不一样了,比如时间的流逝速度,会不自主的忽视一些事。修为和地位太高,需要考虑的太多,胜过个人悲欢的事太多,便不可能方方面面顾虑周全。身处那样的位置,责任太重,就有可能显得不近人情一点,但不是真无情
  • 8#
    = = 回复于:2018-05-16 22:37:54
    = =
  • 我绝对不认可张是这样的人!不管是齐的人还是他自己的人他都不会这么轻描淡写就去牺牲别人的人,更坑何况他奉行的娶一物给一物呢!要是摊山的是他张衍本人他会这么粗暴干吗!!!oc太过
    • 赞同你但是又忍不住觉得这刀子好爽,一边觉得ooc又一边想看
      = = 评论于 2018-05-16 22:47:55
  • 9#
    = = 回复于:2018-05-16 23:12:52
    = =
  • 投了点菠菜种子,太太加油更新!
  • 10#
    = = 回复于:2018-05-17 00:09:53
    = =
  • 我我我也投点菠菜种子
  • 11#
    = = 回复于:2018-05-17 00:09:58
    = =
  • 我我我也投点菠菜种子
  • 12#
    = = 回复于:2018-05-18 13:13:41
    = =
  • 求更!
  • 13#
    (,,Ծ▽Ծ,,) 回复于:2018-05-19 13:06:26
    (,,Ծ▽Ծ,,)
  • 大大求更!!!啊啊啊啊啊
  • 14#
    = = 回复于:2018-05-22 15:54:06
    = =
  • 520、521都过了,准备好看刀子了,期待
  • 15#
    = = 回复于:2018-06-02 22:36:43
    = =
  • 求一求
  • 16#
    = = 回复于:2018-06-03 19:54:45
    = =
  • 求更
  • 17#
    = = 回复于:2018-10-02 19:41:40
    = =
  • 放假了,太太不来更新一波吗!
  • 18#
    = = 回复于:2018-10-02 21:53:03
    = =
  • 同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