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in vain

夏目日月食梗(以及还有萌集涯的旁友吗我们来聊聊好不)
0 圈子: 罪恶王冠 CP: 集涯 角色: 樱满集 恙神涯 TAGS: 幼化梗
作者
集涯不足 发表于:2018-04-15 22:34:30
集涯不足

看完夏目日月食那一集后产生的想法

幼!涯!一!定!也!很!可!爱!啊!










像恙神涯这样乱来的首领就算哪一天会发生这种事也不奇怪。

他中了不明药剂,陷入高烧昏迷,这个消息被四分仪迅速封锁了。

在刚完成一个新的任务后他们可以稍作休息,但是如果涯出事的消息泄露,葬仪社绝对会受到重击。

要命的是葬仪社有超凡的机甲操作员,万里挑一的情报人员,却没有高超的医疗研究人员,不过恙神涯一向命大,只是在熬过最开始的时间醒了之后,又出现了更大的麻烦。

四分仪看着眼前警惕地看着他们的孩子——只有六七岁那么大,不禁一阵苦笑,真不愧是涯啊,尽给他找麻烦——这是他难得的不是挖苦地这么想。

他跟涯是在他少年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的涯已经有现在的雏形了,但是眼前这个孩子……这实在太小了,他们甚至连件合身的衣服都找不到给他。

虽然没心没肺的鸫叫着好可爱已经自告奋勇地去给他买衣服了。

这孩子没有问你们是谁,也没有问这里是哪里,让人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就算跟他解释了情况,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只希望这个药暂时夺走了涯的心智,没夺走他的脑子。



樱满集跟楪祈一回来就被紧急召唤了,这次的任务他们没有跟涯一组,所以还不知道涯发生了什么。

不过集一进门就收到一个飞扑,低头一看,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躲在他身后,脸也埋了起来。

葬仪社居然还有这么小的孩子?

集震惊,他一抬头就看到里面的人都一脸复杂地望着他,绫濑更是要冲过来的样子,不禁反射性地抬手,把人挡在身后:“你们要对这孩子做什么?!”

四分仪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没想到现实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绫濑也很不高兴地瞪着集,看看他背后的涯又试图和颜悦色下来:“我们……这是涯,我们不会做什么。”

“啊?”

集茫然地回头看看那个孩子,对方也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他,一双灰绿色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可爱。

“……涯的儿子?”

集疑心是刚刚自己听错了,不然绫濑的话怎么都不可能成立啊。

“涯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

如果不是年幼的涯一直拉着他的衣服,绫濑真想冲过去给这个口无遮拦的小鬼一个过肩摔。

我怎么知道涯有多大……集在心里嘀咕着,拉住这个小孩的手,用才不会给恙神涯的好脸色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诶?”这孩子露出吃惊的神情,神色有些犹豫,“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应该知道吗?”

集也纳闷了。他虽然没有特别喜欢小孩子,但是看着这样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孩子露出这样小心翼翼的表情,他也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这都是什么奇怪对话,樱满集不懂,在场的除楪祈外其他三个人可知道,涯的记忆似乎跟心智一起倒退到幼年了,所以他们才会头疼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孩子。但既然如此,涯又怎么会还认得樱满集?

不过,如果涯还能认得一点人的话,这也是一件好事。

绫濑没想太多,把轮椅推到楪祈身边,紧张地问:“那她呢!这个人你还认得吗?”

“……”

这孩子一言不发,但是却把集的手握得更紧了。

小小的、柔软的小孩子的手。

集想想恙神涯那么大个人,更加觉得不可能,他们以为是名侦探〇南吗?……咦……但是这个世界连基因武器都有了,有APTX4869什么的反倒没那么奇怪了?

“特里同?”

从进来开始一句话没有说过的祈,盯着这个孩子看了很久,终于说话了。她歪着头,神色带着疑惑问道。

虽然她跟涯相识的时间也不是最长的,但却是知道涯的事情最多的。就像现在这样涯深埋于心的过去,也只有她知道。

听到这个名字,小小的孩子有些吃惊,虽然他很快又把表情压了下去,但一直观察他的四分仪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涯的私事他不想管,但看来,那家伙似乎还瞒着他一些重要的事情啊。

总之多亏了集跟祈,他们总算能跟年幼的涯好好沟通了,也不知道对方听进去了多少,这孩子表现得并不积极,只是用圆圆的大眼睛望着他们。

“……所以你们很想让他快点回来吧?”

“放心吧,就算是长大的你,也没少让人操心。”

四分仪用一如既往略带嘲讽的语气说恙神涯的坏话,不过这个对象却不是那个会厚着脸皮一笑而过的领袖大人了,特里同愣了一下,变得局促起来,这反应让人觉得很新鲜,四分仪差点想再逗一下他了。

“不用想太多,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祈像个姐姐一样,摸摸特里同的头,虽然感情并不丰富,却让人感觉到很真诚,“涯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特里同也知道这个“涯”说的是未来的他……姑且这么承认,他腼腆地笑了一下。

集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像恙神涯那个自大的家伙,不是应该从小就很张扬吗,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鸫不多时就回来了。

她简直像早有设想,摆布娃娃似的,拿了好几套可爱的小衣服摆在大家面前——小孩子的衣服本来花样就多,又是女孩子买的,那偏向可想而知。

女孩子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四分仪虽然头疼地捂了一下额头,也没说话,医生更是不负责这一块。集看到这孩子向他投过来的求救的眼神,“噗”地就笑了出来。

“很、很好看,很可爱啊。”

虽然他很理解特里同此刻的心情,不过一想到那个各种耍酷装帅的恙神涯也有这种时候,等他恢复过来绝对会成为他的黑历史!

虽然他还是不能相信这孩子是恙神涯。

特里同求助无门,只好挑了一套看起来最正常的水手服,拖着笼在他身上卷起的大衣服,跑进了厕所。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看到特里同进了厕所,集马上不可思议地问道,无论怎么想这都太荒谬了。

四分仪可不管他能不能接受,轻描淡写地说:“不小心碰到实验中的药物,就变成这样了。”

他跟医生是一起亲眼看着恙神涯从那么大一个人变成这么小一团的,天知道他心里一片惊涛骇浪,真想把这个人吊起来打一顿。

“那涯现在还好吧?他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

绫濑紧跟着问。

她直接跳过了“涯能不能恢复”这个问题,不过医生也没有让她失望。

“他醒之前情况就趋于稳定了,只是之后一直不肯配合检查,我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医生古怪地盯着集看,口气也怪怪的,“既然涯更信任你,那哄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啊?等、等一下……”

这种阴阳怪气的感觉,集突然想起来,葬仪社绝大多数成员都是涯的狂热粉丝。

又不是我自己要这样……集觉得自己挺冤的,但同时又产生一种微妙的自豪感,他居然比祈还排在前面吗。

特里同的动作很快,两三句话的功夫他就把衣服换好了,打开门口,露出一个脑袋来看着他们。

小孩子还在害羞着,鸫率先冲过去把人拉出来,眼睛里冒出小星星:“这不是很可爱吗!绫姐你看!”

“啊……嗯!”

绫濑呆了一下,脸红着撇开头,又用余光偷偷看着特里同。

集真想冲她喊,快醒醒!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要说的话,别人是人靠衣装,特里同是萌上加萌了,水手服本来就是一种很可爱的元素,鸫的眼光也很不错,白底蓝边的短袖短裤简直要把金发的特里同的小天使光环增幅到了极致……他在想什么啊,为什么开始夸起来了,集愤愤地想,太犯规了,如果这是一个臭屁的熊孩子,他就可以继续讨厌恙神涯了啊!


    1#
    集涯不足 更新于:2018-04-17 02:36:13
    集涯不足
  • “咳。”

    医生咳了一声,集突然想起他刚刚说的,要自己哄涯做检查……怎么这么奇怪啊!

    “那个……特里同?”

    集迟疑地学着祈刚刚叫这孩子的名字,看到对方把目光转过来,他低下身,不禁柔声道:“你也听到了……涯……呃、大人的那个你,碰到了一些不好的药物,所以现在我们要给你做个检查。”

    特里同直直地望着他,犹豫地问:“一定要做检查吗?”

    集看着他害怕的眼睛,他不知道对方在害怕什么,但是他鬼使神差地握住对方的手:“放心吧,我在这里。”

    特里同睁大眼睛,明显受到了鼓舞,他动了动嘴唇,下定决心,“嗯”了一声。

    这下轮到医生跟四分仪惊愕了。

    他们说涯不肯配合可不是说着玩的,只有他们知道这孩子刚醒来时有多难搞,表面上害怕得不敢动,一不注意还差点让他跑了。而且他对那些医疗设备非常抗拒,好像这会要了他的命一样。

    但是樱满集出现之后,他突然有了底气。

    他非常相信樱满集。

    虽然四分仪早知道涯拉樱满集入伙心思不纯,这也只是更加证明他们这个年轻领袖的任性罢了。

    绫濑可要气死了,祈就算了,涯为什么那么黏那个色小鬼啊。她眼睁睁看着小小的涯紧紧拉着樱满集的手,医生要求他松开,还看了一眼集才松开。

    绫濑气呼呼地移到祈旁边。

    “你就这么看着吗?”

    “嗯?”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你去安慰涯吗?”

    “咦?有集在啊。”

    楪祈一副状况外的样子,反而看起来对现状很满意,她都搞不懂对方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装傻了。

    也、也许她跟涯不是那种关系……

    绫濑忍不住暗自期待。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解释过,而且……绫濑想起涯把祈迎进房间的样子,不禁甩甩头,不是说了不多想了吗?

    “那怎么一样啊?你不想陪在涯身边吗?”

    为什么她要跟情敌说这么多啊?!

    “……”可是她的情敌居然很认真地思考了几秒,无辜又懵懂地说,“可是现在的涯更需要集。”

    集也不迟钝,他当然感受到了背后绫濑那种要用眼神把他剜下一块肉来的可怕意念,又不是他想这样的,不过他也不讨厌啦……被用那种仿佛整个人都搭进去的全身心信赖的眼神看着,根本无法拒绝啊。

    最后抽完血之后,血液分析还需要一段时间,四分仪下达了命令。

    “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们要对外统一口径,就说……特里同是这次任务救出来的孩子。没问题吧?”

    最后一句话是他对涯说的,这孩子抽完血,还压着医用棉又去黏着樱满集了,看得他一阵头疼。他怎么不知道恙神涯小时候是这么爱撒娇的呢?虽然他同样对涯隐瞒的那部分感到好奇,不过这样下去,可能等涯恢复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把他自己的底掀得差不多了,前提是他真的能恢复。

    这才是最令四分仪头疼的。

    就算现在涯不在,大家也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做。绫濑、鸫、四分仪都复归原位,鸫走之前拍了很多特里同的照片,绫濑虽然不想走,但是她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没用,这样浪费时间反而只会让涯不高兴。而集跟祈带特里同去吃饭。

    从恙神涯出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又加上他醒了之后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检查完没过多久,他的肚子就“咕咕”叫了。

    集跟祈也是刚赶回来,正好陪他一起去吃饭。

    好看的人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更何况特里同既可爱又乖巧,他简直是一路上被调戏过来的。

    好在没有谁说这孩子看起来跟涯有点像之类的话,不过集也是在知道答案之后才觉得特里同的轮廓跟涯还是挺像的。

    哼,这可是你们说一不二说往东你们绝不往西的涯呢!

    虽然集也挺喜欢特里同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把两人进行对比,幻想着这绝对会成为涯极大的黑历史。不过偶尔跟特里同对视的时候,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他又心虚了。

    明明想想又不会怎样,集在心里辩解。

    四分仪之所以放心把涯交给他们,也有这孩子保证一定听他的话的缘故,让集感到一阵压力,当然,四分仪走之前还好好教导他不要乱来。

    现在乱来的是谁啊?

    集不断用余光打量着特里同,明明饿得肚子咕咕叫了,这孩子吃东西的样子也很小心,像在试探边缘的小动物,又很珍惜。

    这真的是涯吗?

    樱满集不禁再次冒出这个念头,那个人到底是怎么长成现在这么极端的样子的?

    本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集他们这次做完任务回来,好好休息一番,还有涯给他布置的特训,

    现在他多了一个小尾巴。

    “……你……要跟我回房间吗,特里同?”

    说完集想给自己一个棒槌,他是嫌他的床太大吗!虽然再加个小孩应该也够用……但总不能让他一个人或者跟着祈吧?就算是小学生也是男孩子啊!

    “嗯!我要跟集一起!”

    小孩飞快地回答。

    ……他怎么忘了,人家还不一定愿意跟祈呢。

    这种仿佛多了一个小迷弟的感觉,而且他还知道这个小迷弟约等于恙神涯,这感觉真是让人无所适从又一言难尽。

    “祈,可以吗?”

    “可以啊,集跟特里同喜欢就好。”

    祈笑了笑跟他们再见,同样对他照顾涯十二分放心。

    集跟特里同一起看着祈消失在拐角处,他突然问道:“你不觉得祈更亲切吗?”

    “……可是我今天才认识她啊?”

    特里同迟疑了一会说。

    集忍不住笑了。

    “那你认识我多久啊?”

    他习惯地拉着特里同的手向他房间走去。习惯真可怕。

    “五、五个月!但是跟集在一起我很开心!”

    像是怕他嫌五个月太少,特里同紧接着抓紧他的手臂补充道。

    集自己都不清楚,可能他们认识真的有五个月了吧。但是回顾过去,他自认跟涯可没有哪里愉快的。还是说,难道涯那家伙觉得这样很好吗?

    集腹诽着,另一只手拎起特里同,把他翻了个身,单手搂住——他刚刚只想着这样拽着手不方便,突然想起这样会不会把小孩吓到,急忙看过去。

    “吓到你了吗?”

    好吧,连叫都没有叫一声,特里同眼睛亮闪闪地望着他,像觉得很好玩一样。

    “集会接住我。”

    他笃信地说,白嫩的脸上还有一层兴奋的红潮。

    “……”

    樱满集突然想起第一次知道恙神涯以他为中心的疯狂计划的不敢置信,那个疯子以生命在下注,而死生全凭一个外行人。虽然那个外行人是他。

    这一点又很恙神涯了。

    集虽然也曾经因为得到这种能力而暗自膨胀过,不过很快就被涯狠狠地教训了。所以他根本不明白涯哪里来的自信。

    “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

    集忍不住小声嘀咕。

    他没想得到回答的,但是特里同突然搂住他的脖子,集能看到他发红的耳尖。

    “我想相信集。”

    ……搞得他也觉得很害羞了。

  • 2#
    (,,Ծ▽Ծ,,) 回复于:2018-05-26 05:30:41
    (,,Ծ▽Ծ,,)
  • 哦哦哦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