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一树梨花压海棠

大致内容如题
7 圈子: 斗罗大陆 CP: 博三 角色: 唐三 独孤博 TAGS: 起点同人
作者
闻人卿 发表于:2018-03-28 12:40:59
闻人卿

回报枝枝的投喂=w=

———————————————————————————————————————
戴沐白觉得唐三最近不太对劲。
“我没发现小三有什么异常啊,”被戴沐白拉去聊这个问题的奥斯卡一脸茫然,“戴老大,你能不能具体点?”
戴沐白拧着眉毛说:“他好几次半夜才回来。”
奥斯卡咦了一声,好奇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七怪之首的表情古怪起来,“……我有一次撞见他晚归。”
“呃,那后面几次是怎么来的?”
“……那次他身上有……那种味道,”戴沐白难得吞吞吐吐地说:“所以我特意留心了一下……小舞和咱们也这么熟了,她哥要是胡来……我这个做大哥的总不能不管。”
和马红俊以及戴沐白相比私生活还挺纯洁的奥斯卡没反应过来,“哪种味道?”
戴沐白不耐烦了:“你是傻逼吗?!”
把戴沐白的话在脑子里又过了两遍并不断告诉自己“我打不过戴老大”后奥斯卡终于听懂了,“你是说小三他去……”奥斯卡把到嘴边的最后一个字又憋了回去,只做了个口型,“不可能啊!他……他又不是那死胖子!”
“我没说他去做那种事,”戴沐白没好气地说:“况且谁没风流过,要只是找女人玩玩,他有必要躲着我们么?”
“……”
“……”
戴沐白说完,和奥斯卡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接着两人的脸色忽然同时大变,奥斯卡这次的反应倒是快了,“戴老大你是说小三他有断……!!”
“我没说!”戴沐白条件反射地矢口否认。
“没啥啊?”第三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两怪扭头看去,发现是刚从温柔乡里回来的马红俊,“你们说啥悄悄话呢?”
奥斯卡眼珠一转,伸手把马红俊拉了过去,“喂死胖子,问你个事。”
“你个婊子脸干嘛?别乱摸!”马红俊嫌弃地拍掉奥斯卡的手,但对上戴沐白有些阴郁的神情后立刻端正了态度,“哎戴老大,有事吗?”
戴沐白和奥斯卡交换了一个眼神,“……你在你去的那些地方,见过小三吗?”
“哈?”马红俊一脸懵逼,“他?怎么可能,小三纯洁得跟那个什么……高岭之花一样啊。你们怎么了突然这么问?”
这回戴沐白闭紧了嘴巴,脸色越发不好看。
奥斯卡只能代替他把两人的猜想告诉马红俊,后者听完就大笑起来,“你们的想象力也太好了!小三就不能是去修炼了吗?”
戴沐白冷冷道:“什么修炼要躲着我们?”
马红俊被问得噎住,奥斯卡还来不及打圆场,戴沐白就续道:“今天他又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你们跟我一起等,今天我一定要弄清楚他最近到底是去干嘛了。”
———————————————————————————————————————
独孤博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人,他肆意妄为,草菅人命,事关亲眷便把理踩在脚下践踏,甚至还做出屠城之举只为测试那九节翡翠的毒性。
但是这些事和他最近做的一件事却在本质上有着不同,前者他丝毫不觉歉疚,后者却时常令他感到心虚。
唐三抬起原本抵在手臂上的头,喘息着问:“老怪物,你是后继无力了吗?”
独孤博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俯身扳过少年的下巴吻他。翠色长发自他身侧垂落,帘幔般将他身下的人笼住。
唐三面皮薄,除了挑衅,多的荤话是一句也说不出,但少年人本就精力旺盛,敏感的身体又被反反复复开发得食髓知味贪多不厌,独孤博的动作一停下,那被填的满满当当的穴眼便不由自主地蠕动收缩起来,无声地催促着里头的阳物快些动起来。
独孤博心里方才浮起的那点心虚已经渣都不剩了,他勾着唐三的舌尖吸吮了一会儿,脑中的念头就朝如何把玩小怪物的身体奔去且一去不回了。
窸窸窣窣的被单被摩擦的声音让唐三原本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他转向声源,看见数条被独孤博召到床上来的毒蛇。
看着群蛇缓缓爬近自己,唐三的身体微微一僵,脸上却酡红更盛——他不怕蛇,也不怕毒,却对独孤博脑子里想的荒唐事感到羞恼。
“别怕,”独孤博拨开唐三的发丝亲吻他的脖子,鲜红的舌头一下下舔过少年人线条不甚明显的喉结,酥麻的痒意不断叠加,唐三原本紧绷起来的身体又软了下去,“它们很乖的。”
唐三的声音微微打颤,“谁怕你这老怪物养的东西了?除了那九节翡翠,一个上得了台面的都没有。”
独孤博闻言,拖长声调“哦”了一声,“你说得对。”
唐三忽然感到下体一紧,他低头看去,发现从独孤博那儿赢来的九节翡翠不知何时缠到了他的性器上,而且正伸出细细的蛇信,试探性地轻戳唐三的马眼。那地方敏感至极,被轻轻碰了一下唐三就痒得忍不住夹紧双腿,“停下……停下!”见九节翡翠试探完了还打算把蛇信伸进去,唐三终于忍不住伸手朝它抓去。
独孤博立刻截住唐三的手按回床单上,同时下身恢复了先前的活塞运动。唐三刚开始还能挣扎,可被独孤博胯下的肉棍照着那处捣磨了一阵,他十分力气很快便只剩了两分,对着一个封号斗罗就跟抚摸似的无害。
这时九节翡翠的蛇信已经插入了唐三的阳茎,分叉的末端细小且尖,脆弱的尿道内壁被蛇信不断搔刮,痒得唐三满头大汗,“够了!老怪物你赶紧把它弄走!别在里面动——!”最后几个字骤然扬起又立刻软下去,尾音颤悠悠地渗出了甜蜜的妥协意味。
独孤博把唐三抱起来转了个面,看见他下身翘起的性器正一晃一晃地流出白色浊液来,显然是被九节翡翠的舌头堵着不能畅快射出,只能失禁一样把精液尿出来。
唐三的高潮被堵塞得缓慢闷涨,穴内软肉又被坚硬的肉棍碾了个遍,整个人都让独孤博作弄得瘫软在了床榻上。
颜色艳丽的毒蛇们在少年白皙的躯体上液体般流动,嘶嘶的吐信声不绝于耳。它们的身体冰冷光滑,凉意渗入唐三处于情热中的皮肤,令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独孤博察觉了,立刻俯下身去抱住他,一边柔声哄着一边指使毒蛇们去“咬”唐三胸口的两点。他召来的蛇除了毒牙没有牙齿,但上下两片嘴还能合拢,于是独孤博便命令它们轮流夹住唐三小巧的乳头往外拉扯。
“别……嗯……”魂师的体能精力较之常人要优异许多,捱过那阵艰涩的高潮后没一会儿唐三就再次勃起,他抬腿勾住独孤博的腰,红着脸低声嘟囔:“老怪物……动啊……”
独孤博伸舌去舔他充血的脸颊,很快就把嘴唇也贴上去吸吮,所有痕迹都会很快消失,因此独孤博在制造它们的时候总是格外放肆。
唐三攀着毒斗罗的脊背,十指跟着下身得到的快慰忽收忽放地抓挠那层看似单薄的皮肉。独孤博记得唐三那双手在摆弄毒物暗器时有多灵巧和可怕,可这会儿却被他肏得只能猫儿一样挠人,还连个口子都抓不出来。他心下微痒,忍不住就想让那双手更无力一些,最好就算被纳入口中咬噬也只能颤抖不能反抗。
细细的蛇信忽然在少年被撑得紧绷的穴口试探性地舔舐,唐三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等到那细舌开始挤入被摩擦得微肿的穴口他才悚然一惊,“不行!”
“不会疼的,”独孤博按住他,“小怪物,让它在你那儿咬一下试试,肯定咬一口你就舒服得泄身了。”
唐三的耳朵都红了,下身肉穴更是被那淫靡荒唐的话语刺激得抽搐不止,可一想到下身会被毒蛇钻入,他就只觉得头皮发麻,“我说了不行!”
“……好吧。”独孤博遗憾地捉住那小巧的九节翡翠丢开。
蛇信从肛口退开后唐三松了口气,接着就恼怒地用力在独孤博背上挠出几道血痕来,“没有下次。”
独孤博夸张地痛叫一声,被瞪了一眼才收敛了表情翘起薄唇,捉过唐三沾了点血的指尖含进嘴里舔吮。十指连心,唐三被他舔得骨头发酥,很快便把那点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今天别回去了,”独孤博一边压在他的小怪物身上起伏一边说:“夜不归宿一次不会被打手心的。”
唐三半闭着眼睛,他被独孤博肏得舒服,正是贪着肢体交缠和那火热阳物的时候,口中高高低低的吟声不断,一时说不出拒绝的话。
独孤博低头轻咬唐三的耳垂,含糊地又一次挽留道:“别回去了,就一次成不成?”
唐三揪紧指间独孤博的长发,下身被肏得湿滑烂熟的肠肉也紧紧吮着独孤博的肉棒一刻也舍不得松开。他听见了独孤博的话,可心里又在担心小舞和同伴们起疑,私会情人本没什么,情人是封号斗罗也并非大事,只是……独孤博的年龄都够做他爷爷了,饶是唐三对人情世故并不精通,也知道这样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被别人接受的。
可……有小舞和宁荣荣做先例,说不定也没那么难呢,唐三的眼神微微涣散,思绪也飘开了去,他知道小舞永远都会支持自己,大师经历过类似的苦楚,但如今他和二龙老师已经心意相通,想必也不会多做阻拦,只是其他同伴们……
独孤博耸动的速度忽然加快,硬挺的阳物在唐三穴内一阵深插狠捣,他的动作粗暴,唐三勾着他腰的腿却夹得更紧,也是快要高潮了。
床榻吱呀摇晃的声音变得激烈起来,仿佛随时会散架,但上面纠缠着的两个人都无暇顾及了。
终于,在独孤博微凉的精液浇到被肏干得发肿的阳心上时,唐三自己的阴茎也一抖一抖地将一股股白液射在肚子上。
性事暂告一段落,两人抱在一起在高潮余韵中平复呼吸,唐三紧紧搂着独孤博的脖颈,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低低道:“……好。”
独孤博的眼睛一亮,也不温存了,直接抱着唐三就下了床,在小怪物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把唐三按在了窗口,“既然不回去,那就没必要保存体力了。”
就算明知道没人能进到独孤博的药圃来,唐三也还是被他吓了一跳,“回……回床上去!”
独孤博挺腰插入唐三被肏干得湿软的肉穴,直直冲着那敏感的阳心撞了上去,“你叫声夫君就回去。”
唐三被他插得腰眼酥麻双腿发软,扶着窗沿的手都在发抖,“独,孤,博!”
———————————————————————————————————————
彻夜颠鸾倒凤的直接结果就是,次日唐三过了中午才回到史莱克学院,身后还跟着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毒斗罗。
独孤博昨夜得了饕足,心情好得很,就算一路都被人用见鬼了一样的眼神盯着也没发作。
戴沐白三人等到早上不见人影,心下虽疑虑横生,但也只能先各自去继续他们每日必做的训练。
吃过午饭后,小舞被戴沐白拦住了。
“我哥?”小舞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七怪之首,“他跟我说他最近会比较忙,具体的我也没问,反正我哥向来最有分寸了,你找我哥有什……诶,哥!”小舞跳起来朝戴沐白身后挥手,戴沐白急忙转身,看见唐三时松了口气,可对上他身后毒斗罗的视线时又立刻倒抽了口气,把他自己给呛得咳嗽起来。
唐三心里思绪千转,没太留心戴沐白的异样,只走到近前对小舞说:“小舞,帮我把大家还有老师们都找过来。”他顿住,转头看了一眼目光就没离开他过的独孤博,终于伸出手去勾住独孤博的手,将他从身后拉到身边,并肩而立十指相扣。
“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1#
    .⁄(⁄ ⁄•⁄ω⁄•⁄ ⁄)⁄. 回复于:2018-03-28 12:47:59
    .⁄(⁄ ⁄•⁄ω⁄•⁄ ⁄)⁄.
  • 妙啊!!!好太太!爱您!!
  • 2#
    .⁄(⁄ ⁄•⁄ω⁄•⁄ ⁄)⁄. 回复于:2018-03-28 13:10:39
    .⁄(⁄ ⁄•⁄ω⁄•⁄ ⁄)⁄.
  • 好次!!!!!刺激!!!!!
  • 3#
    = = 回复于:2018-03-28 13:24:47
    = =
  • 太好吃了!抹嘴!
  • 4#
    (,,Ծ▽Ծ,,) 回复于:2018-04-01 11:29:01
    (,,Ծ▽Ծ,,)
  • 好啊!好吃!谢谢太太!爱您!谢谢您写这么北极圈的CP!
  • 5#
    .⁄(⁄ ⁄•⁄ω⁄•⁄ ⁄)⁄. 回复于:2018-04-02 22:09:22
    .⁄(⁄ ⁄•⁄ω⁄•⁄ ⁄)⁄.
  • 真的……好棒啊!为太太疯狂打call!没想到现在还能吃到这对的肉(喜极而泣)
  • 6#
    .⁄(⁄ ⁄•⁄ω⁄•⁄ ⁄)⁄. 回复于:2018-04-15 16:13:34
    .⁄(⁄ ⁄•⁄ω⁄•⁄ ⁄)⁄.
  • 忍不住尖叫!!!
  • 7#
    = = 回复于:2018-04-18 23:39:27
    = =
  • 虽然……
    但是好吃aqԅ(¯ㅂ¯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