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溟沧浑域机密会议纪要

得见张太上后的溟沧飞升四人组日常,隐张齐
1 圈子: 大道争锋 CP: 陈元 卓大秦 角色: TAGS:
作者
天生我材写八卦 发表于:2018-03-27 23:53:52
天生我材写八卦

》》
元中子近来颇有几分愁苦。
原因无他,却是为那位自布须天而来的太上,溟沧派现任渡真殿主张衍。
元中子已是问过,这位张太上乃是溟沧派第六代掌门门下丹鼎院执掌的弟子,入道不过千余年,如今却已迈入炼神之境,道行在祖师所留的四处浑域中已可称第一人。每每思及此,他这个祖师亲传弟子便觉得老脸颇有些挂不住。
陈稷梁——又或者说是陈洛周——踏入天宫时,便见自家师弟愁眉不展,颇有几分落寞之色。
“怎么了?谁又给你气受了?”陈洛周停在他面前,俯身瞧着他。
元中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叹了口气:“师兄,我有话与你说。”
陈洛周顿生老树开花之感,为了贴合气氛,抖擞了一下精神变回年轻模样,温和道:“你说。”
“去叫上清纲和御冥一起,我要开会。”
“……”

》》
秦清纲原本在与卓御冥闲话那张衍的八卦,忽闻陈洛周传召,于是和自家师弟从一堆衣物里各自拾掇出自己的外袍腰带,收拾端正后,这才一本正经地去了。
一入殿,便见陈洛周居于上首,元中子在近旁相陪。四人见面各自打了个稽首,算是见礼,然后分别入座。
“不知二代掌门今日召我等而来所为何事?”秦清纲轻咳一声,率先道。
陈洛周有些尴尬地瞧了一眼元中子,随即缓缓一笑:“不久前溟沧派渡真殿主至此,替我等化解了一桩难事,这是我等之幸,也是溟沧之幸。只是细一想来,玄元道尊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化,实在教我等自惭形秽。”
秦清纲倒不觉得哪里惭愧:“江山代有才人出,看开一点。”
卓御冥在一旁默默打坐,横竖一帮掌门说话,轮不上他这个渡真殿主。哦对,现在已经是前任了。
元中子被这等不知上进之言惊呆了,不觉痛心疾首地插言:“清纲,那玄元道尊算来还是你的徒孙辈,如今造化已远在我等之上……岂不闻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他一时卡顿,不觉看向一旁的陈洛周。
“死在沙滩上。”陈洛周体贴地为他补完。
秦清纲毫不在意:“大家都是凡蜕的人,什么死不死的。”
“……”元中子看他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只直立行走的鲲。
秦清纲随即又补充道:“再者说了,要论前浪,您二位可比我们前多了。”
这次连卓御冥都听不下去了,悄悄拉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他注意尊老爱幼,别太浪。
秦清纲递给他一个眼神,示意自己知道分寸,然后亡羊补牢地挽救了一句:“往好处想,那张太上修炼得这么快,肯定没时间处对象。”
“……”
不,他早八百年就有对象了,还是溟沧下任掌门。
卓御冥想了想,到底体贴地没有拆台,把话咽了回去。

》》
陈洛周乃是他们中年岁最长之辈,也是溟沧飞升第一人。他到得此地,好好地拾掇了一番,将一切都打点周全后,便迎来了自己的师弟元中子。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久别重逢,一晃数千年过去,倒也算是琴瑟和鸣。
谁知有一天忽然飞升上来了一个秦清纲,这便有些尴尬。

秦清纲才飞升至浑域时也觉得极为尴尬。
从前看山门典章里记载,二代掌门陈洛周当年顾念师弟道行未成,于是接下执掌一位打点山门之事,只待元中子功成后还位于对方。他当时便嗅出了一些八卦的气息,需知在溟沧,许多师兄弟之间总有一种不好摆到台面上来说的传统。
谁知一朝飞升,得见前人,八卦是坐实了,日子也变得糟心了。
陈洛周与元中子显然早已习惯了同进同出,成双成对,衬得自己活像个横在鸳鸯之间的棒槌。
好在卓御冥争气,没过多少年便来与他会合,秦清纲这才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

》》
“生有涯而知无涯,我等飞升至此,多年来修行却无所突破,实在愧对祖师。”元中子努力尝试着扳回被秦清纲歪掉的话题,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如今眼见渡真殿主这等炼神大能,我等岂能毫无动容?需得自省自勉,更加努力才是。”
陈洛周贴心地顺着他的话往下问道:“师弟以为我等该如何做?”
元中子神色郑重:“渡真殿主既无道侣,由此可见道途修行之中,最忌讳男欢女爱。清纲,你与卓殿主也该注意一些分寸。”
秦清纲立时不乐意了:“三代掌门此言差矣,我以为你该先与陈掌门分房睡才是。”
元中子登时从脸上红到了耳根,与他争辩:“我与师兄乃是一起谈法论道。”
秦清纲一本正经道:“我与卓师弟也需一起论事。”
“你二人要论何事?”
“房中事。”
“……”
“冷静,冷静。”陈洛周赶紧拉住自己的师弟好生哄着,“论年纪清纲给你当孙子都不够,不要和晚辈计较。”
元中子更是痛心,恨不得捶胸顿足:“师兄,岂能容着清纲还这么我行我素,如此胡来?当年他飞升之时未曾留下继位人选,害得门中大乱之事,若非此番玄元道尊说起,我们都不知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秦清纲见他要翻旧账,倒也半点不慌:“此事非是我有意为之。那时祖师接引时刻将至,我草拟完遗诏留于卓师弟,一时情难自禁多话别了几句。结果时辰一到,还不容我将话交代完,猝不及防就飞走了,卓师弟拉也拉不住。”
“……你说的那是风筝。”陈洛周幽幽道。
秦清纲整了整衣领,不卑不亢地应道:“那也是是一只一表人才的风筝。”
“你,你到底是怎么教出六代掌门这种敢于带领九州举派飞升的徒弟的?”元中子只觉得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名师自然出高徒,”秦清纲微微一笑,“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惭愧。”



TBC

    1#
    直立行走的鲲 回复于:2018-03-28 00:02:23
    直立行走的鲲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元中子大大一定要把秦清狠揍一顿!!!!!
  • 2#
    = = 回复于:2018-03-28 09:04:03
    = =
  • 好欢乐!
  • 3#
    = = 回复于:2018-03-28 09:12:01
    = =
  • 哈哈哈大秦果然是黑莲花~~直立行走的鲲……好比喻!
  • 4#
    = = 回复于:2018-03-29 07:09:56
    = =
  • 哈哈哈哈直立行走的鲲XDDDDD真是不拘一格的大秦!【
  • 5#
    = = 回复于:2018-03-30 21:44:44
    = =
  • 直立行走的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 一点微小的工作哈哈哈哈哈哈
  • 6#
    = = 回复于:2018-05-08 23:54:51
    = =
  • 大秦你居然这么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