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锦衣燕行

锦衣卫陆少,第一次出任务时结下的情缘
6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燕陆 角色: 燕宇 陆少临 TAGS:
作者
王小刀弟弟 发表于:2018-03-20 03:26:11 有肉
王小刀弟弟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 ⁄•⁄ω⁄•⁄ ⁄)⁄. 回复于:2018-03-20 06:08:55
    .⁄(⁄ ⁄•⁄ω⁄•⁄ ⁄)⁄.
  • 太好吃了好吃到哭哭!
  • 2#
    .⁄(⁄ ⁄•⁄ω⁄•⁄ ⁄)⁄. 回复于:2018-03-20 13:09:15
    .⁄(⁄ ⁄•⁄ω⁄•⁄ ⁄)⁄.
  • 太好吃了哭唧唧
  • 3#
    (,,Ծ▽Ծ,,) 回复于:2018-03-20 19:03:09
    (,,Ծ▽Ծ,,)
  • 期待後續
  • 4#
    = = 回复于:2018-03-21 00:30:40
    = =
  • 好吃好吃tut
  • 5#
    = = 回复于:2018-03-26 12:24:04
    = =
  • 好吃好吃,哭着求后续啊
  • 6#
    王小刀弟弟 更新于:2018-04-04 17:48:05
    王小刀弟弟
  •     第一次任务就失败,陆少临觉得这下是入锦衣卫无望了。他唯一觉得欣慰的,就是自己没真阴差阳错地害死燕宇。可这点庆幸又不能对上峰说,以求得理解,他也只能认命回锦衣卫所挨批。
         下错药的事当然不能提,陆少临干脆将燕宇的事都瞒下,只说情报有误,客栈那屋子压根没住人。自己等了整宿,等得都睡着了,最后一个不稳从树上掉下来,那屋也没人。最后药也没下,就这么回来了。
         上峰原先还狐疑,但看陆少临身上衣服又脏又乱,脖子上,手腕上还有淤青和擦伤,确实有点像摔了个重的样子,随后陆少临又将没用的见血封喉原样归还。上峰想着,本来这次有人报说什么发现燕王,也是虚虚实实,没个确定,说不准就真是误报。可对着陆少临不能实说,甚至还想借着这点儿犯错,多讹陆少临一些,便故意板起脸,先训斥了一番,再说多给次机会,让陆少临机灵点儿,好将功补过。
         朝廷需要十数艘大船帮着运兵到东瀛一带,掩人耳目的那种。一听还有机会,陆少临立马应承下来,拍着胸脯保证这次一定能将事情办得完满。
         陆家的船虽不够,却是可以向大哥二哥借。陆少临心里有了数,从锦衣卫所出来,也顾不得先回趟杭州,好好歇歇他那被折腾过度的身子,立马启程,往南边海鲨帮,去向两位拜把子兄弟借船去了。
         三弟一来,大哥二哥都很惊喜,大家交情好,借船自然不是问题。商定好在杭州碰面的日子,二哥史义心里惦记着上次送予陆少临的好玩意,又看三弟形容憔悴,眼下乌青,不全像是星夜兼程赶来的疲累,便忍不住好奇,问陆少临。
         “三弟,上次那壮阳的东西,效果如何?”
         一提这茬,陆少临就止不住得一哆嗦。他下意识捂了捂屁股,笑得有些勉强。
         “厉害…厉害的,二哥送的确实是好东西,只是效用…太强劲了,得悠着点使…”
         史义没多想,只当陆少临是一不小心喝下太多,才弄了个纵欲过度,哈哈大笑。大掌拍着陆少临肩膀,表示你小子真行。而陆少临脸上讪讪,回想那晚,尴尬之中竟还有点害羞。
         毕竟燕宇长得确实好看,陆少临向来对好看的人格外宽容。而且想想那晚,开头虽粗暴,后面却弄得自己神魂颠倒。陆少临一个成日流连青楼的,为的就是个舒服,现下有了不一样的快感可以回味,就是明知羞耻,但还是会忍不住。

         半月后,杭州城,明日海鲨帮的大船就要过来,陆少临安排好码头和人手,左右今日无事,便习惯性往怡红院去逛一圈。他坐在包厢中,身边小翠服侍,耳边是隔着门板的靡靡之音,不甚明了,更让人觉得放松。陆少临饮一口酒,舒一口气,趴在桌上感叹。
         “可好久没来了,还是这里舒坦。”
         小翠见陆少镖头眉间疲态,立马上前将酒杯重新斟满,又体贴帮着揉肩。嘴上听似嗔怪,实则撒娇,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了。
         “陆公子不来这些日子,想的都是香儿姐姐吧?”
         “怎么会,”纤纤玉手在肩头,力道柔柔,陆少临沉浸在温柔乡里,也好言相对,调情的本事手到擒来。
         “想的可都是个叫小翠的姑娘。你看我这不一得了闲,马上就过来了嘛。”
         这话动听, 小翠不禁笑了,“还是公子疼奴家。”
         “可是有件事,我得跟小翠陪个不是。”
         “何事?”
         昔日陆少临在此玩乐,同小翠喝多了些。因为都是熟客,小翠也不同待一般客人一样拘谨,摘了头上一根普普通通的发簪,送给陆少临,半开玩笑地说这是与陆公子情投意合的证明。陆少临嘻嘻哈哈,欣然收下,还一直带在身边,以示重视。结果那晚衣襟被燕宇撕烂,怀里零碎东西全掉出来了。后来他又着急跑,只来得及注意重要的物什,其他只是随手一兜。一路上又兜不住,零零散散掉了不少,所以等陆少临反应过来,已经找不到簪子,并且以为是掉在路上,再也寻不得了。
         陆少临从怀中掏出个长条形的雕花小木盒,放到小翠面前的桌上。
         “我将你送我的信物丢了,对你不起,送你个新的赔罪。”
         小翠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陆少临说的是簪子。她打开盒子,一根精致的翠玉簪,顶头翡翠小小一块,颜色均匀细腻,烛光下可见里面没一点杂质,一看就比自己从前送出的那根不知要好上多少。想想当初自己只是闹着玩,陆少临却当成一回事,小翠一时间竟生出点不好意思。
         “陆公子,这…”本想推脱一下,想起这里是青楼,自己又不是花魁,客人给的,收也就收了。再说客人自然不是想要感激,而是想要别的东西。小翠心中了然,放下簪子,整个人往陆少临身上贴,“小翠今晚一定好好服侍您!”
         香软的双乳靠在自己肩头,若是平常,陆少临说两句浑话,也就随小翠去了。但今日,他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下一刻脑中便出现了燕宇的脸。其实也不是燕宇的脸,而是那晚烛光摇曳的客栈。
         侧颈的牙痕还没完全消下去,后腰还有些隐隐酸痛。印象中摇晃的床顶,喀吱作响的床板,还有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的灼热的呼吸。耳边湿漉漉的水声,鼻间煽情的汗水味道,想到这儿,陆少临脸颊滚烫,尾椎处打了个颤,后背已是一层薄汗。
         “陆公子,这里很热吗,怎的突然脸这么红?”
         裤裆里的热度逐渐上升,陆少临不自然摸了摸鼻子,摸得一手细汗,尴尬得顾左右而言他。
         “这怡春院的窗户有点少啊…”
         小翠不明就里,可还是走到窗边,将窗户一一打开。十一月的夜晚,夜风已经很凉,陆少临给风吹一哆嗦,狠狠打了个喷嚏,顿时脑子清醒多了。
         “…陆公子,要不还是把窗户关上?”
         “…无妨,开着吧。”经刚才一顿胡思乱想,陆少临已经无心再与小翠亲热。他将桌上两个小杯斟满,冲小翠招手,“过来,陪我喝两杯。”

         虽说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一夜的“姑娘”,可燕宇此人,对女人家的东西一窍不通,纵使手上有支簪,也是横看竖看都看不出个名堂。他找首饰店伙计问,只被告知,这簪子样式实在普通,顶头又不是什么名贵的宝石,寻常人家也买得起,普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会戴一样的。
         这下燕宇犯了难,好似唯一的一点线索也断了。伙计见这少侠盯着簪子,不自觉眉头紧锁,透着忧愁,还以为是什么话本里的故事。可能是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却不得不分开,只留了根簪做信物,想想都让人感叹命运弄人,转而希望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于是伙计又把簪子拿来仔仔细细地看,好歹看出点什么。告诉燕宇,这簪顶的石头颜色翠嫩欲滴,倒很像江南一带女子更偏爱的颜色。
         哪怕只是个不甚确定的猜想,燕宇也只能照着这个方向去寻。巧在刚回青城不久,师父又派了个去杭州办事的差事下来。燕宇二话不说,带上簪子便往杭州去了。

         要说青楼里的女子,不管是不是貌若天仙,起码说出的话都让人格外爱听。陆少临被小翠劝酒,又因为想借着酒把脑中那点记忆都冲走,喝起来是一杯接一杯。
         待到亥时,客人们大多与看中的妓子玩乐去了,大厅中丝竹管弦的乐声也越来越淡。陆少临没留宿,告别小翠,被老鸨送至怡春院门口。
         客套了两句,陆少临转身离开。背后是灯红酒绿,眼前却是黑洞洞模糊的树影。他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独自一人往湖边醒酒去了。
         脑袋里嗡嗡的,一团浆糊,但独处时,没个说话的人来分散注意力,就在浆糊里重新清晰了那晚的回忆。从前陆少临很少听燕宇说话,所以对那人的声音印象不深。现在却满脑子都是燕宇那句“你是谁”,低沉沙哑,挥之不去。而后又是摇晃的身体,逼人的快感,翻云覆雨,蚀骨销魂。
         陆少临在湖边蹲下,抱着自个儿膝盖,将通红的脸埋下去。好在大晚上的,湖边也没别人,就由他一人纠结着烦恼和回味。
         大概蹲了一刻钟,湖边风大,硬是将陆少临吹得冷静下来。他望着漆黑的湖水愣神,半晌唏嘘自己像个什么样子。若是平常,此时应该在小翠的床上,轻纱罗帐,怎么可能一个人跑湖边吹冷风。他想赶紧回家吧,自己见着都觉得丢人,便站起来。谁知蹲了太久,又是醉酒,一个不稳,眼见着就要往湖里栽进去。
         “……!”
         一下失去平衡,陆少临本能伸手乱抓,想抓个什么湖边的东西。就听耳边呼呼风声,接着手上一暖,随之被一股力道拽过去,踉跄两步,才堪堪站稳。
         陆少临惊魂未定,还想多谢这过路的好人出手相救,话未出口,倒是那好人先开口了。声音不似那日低沉,也不似那日沙哑,可就是一下能听出是谁。
         “没事吧。”
         燕宇今日刚到的杭州,晚上睡不着,散步到湖边,才刚巧看见站起来的陆少临。
         陆少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转头去看。月光下鼻梁高挺,眉眼微垂,正看着自己,分明就是燕宇。陆少临心里猛得漏跳一拍,还臆想是幻影,否则怎么会这么巧。他吓得猛地后退一步,刚好踩着湖边青苔,脚下滋溜一声,身子再次失去平衡,又向后倒去。
         “…哎!”
         幸得两人还有一只手牵在一起,燕宇也是慌了,以为陆少临这是喝得站都站不稳,手一使劲,将人拉起还不算完,干脆拉到自己怀里,半架着半抱着,这才不怕陆少临再晕头掉湖里。
         “陆少镖头,站稳。”
         “站…站…”
         身子紧紧贴在一块儿,像极了那晚,燕宇也是这么紧紧抱住自己的。陆少临一下面红耳赤,脊背僵着,丝毫不敢动,掌心另一个人的温度烧得他更是无所适从。
         “我…我…”
         燕宇听他口齿都不利索了,叹一口气。手没送开,心想干脆好人做到底。他紧了紧胳膊,将陆少临架牢,转头问怀里人。
         “我送你回家,烦请指个路。”




    TBC

  • 7#
    .⁄(⁄ ⁄•⁄ω⁄•⁄ ⁄)⁄. 回复于:2018-04-06 11:27:24
    .⁄(⁄ ⁄•⁄ω⁄•⁄ ⁄)⁄.
  • 陆少捂好自己的小马甲啊www
  • 8#
    (,,Ծ▽Ծ,,) 回复于:2018-04-09 06:56:22
    (,,Ծ▽Ծ,,)
  • 好好看!!太太真棒!
  • 9#
    .⁄(⁄ ⁄•⁄ω⁄•⁄ ⁄)⁄. 回复于:2018-04-16 13:06:48
    .⁄(⁄ ⁄•⁄ω⁄•⁄ ⁄)⁄.
  • 啊啊啊超好吃的肉!!!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