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先知

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
0 圈子: crissi CP: 角色: C罗 梅西 TAGS:
作者
宛州安诚 发表于:2018-03-13 18:51:17
宛州安诚

我们之间一度弄得很糟,我知道有这么一段时间 我实在是太厌倦了无休止的比较,对于梅西这个人也绝谈不上有好感。后来我知道,我不过是讨厌报纸上着我名字的那个梅西,那个被媒体制造出来专门和我比较的梅西,我压根儿不知道真正的里奥梅西是什么样,也想不到他本应和我一样不得不忍受这些。
可是我们当时都太过于年轻气盛,又被置于水火 不相容的境地中,罩在彼此身上的偏见足以扼杀一切友善的萌芽。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早在开始便知道我们会很合适一块儿,而我是真的厌恶过他。
改变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他迈的第一步,我跟上了,孩子是催化剂,世界杯这个共同的伤疤让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放下警惕。我灵光一现不计后果的个人电影或许又把我们拉进了几步。
这听起来棒极了,宿敌从此变成朋友,偶尔一起吃吃饭,聊聊孩子,分享一下相差无几的想法。我必须说我不能期待一个比他更好的朋友了,你看,我们看上去截然相反,可我们内心都清楚,我们有多相似。
我很清楚这份友谊很快就会变质成另一种东西,可能在我不能毫不犹豫的把他杀了那一刻起,我就开始爱上他,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故事。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但我们总是会想到一块儿,而他总能先一步明白过来。这听着有些自恋,但是他是里奥梅西,我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仅仅如此,我们之间注定会有故事发生。

金球颁奖典礼上,上台时我看见了他的眼神。
晚宴后,我在洗手间整容,他走了进来。
“克里斯。”灯光下他抬起头,棕色的眼睛里翻着海浪,红西装衬得他仿佛在流血。他说出我的名字, 用他的声音,他的语调说出我的名字时,这个词便带上了一种欲迎还拒的情色意味。
我望着他,洗手间的空气都粘黏在我们之间,每一次呼吸都让它更热,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任何时候都可以被取消。
他皱了一下眉,一时间我有些恍惚,他仿佛又回到平时那副样子,固执地维持着君子之交。但下一秒,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显然已经下定了某个决心,今天的他不是平时那样温热的,今天的他是滚烫的,而我自然和他一样。
我从没想过我会见到这样的他,若不是他有着和平时乖宝宝一样的眉眼,我都要怀疑他是另一个人了。因为里奥梅西不会用那样挑逗放肆的眼神 望着我,但我必须承认我爱死这个了。
“克里斯。” 他向我走近一步,用一开始的语调叫我的名字。这一次他的手抚上了我的脸。
我吻了他,用力地,我们像两头野兽一样彼此啃咬,他没有辜负他的名字,我们像疯子一样紧紧拥抱彼此,这种感觉该死的棒。
“操你的,梅西……”我说,此时我把他压在门板上, 膝盖顶在他两腿之间。他看上去挺糟糕的,头发彻底与整齐说再见,嘴唇也破了个口子,正在渗血,更要命的是他的西装,红色的那套依旧整齐且紧贴在他身上,他唇边的血滴在衬衣领上, 令人兴奋。他挑衅的看着我,就像是一头狮子,我一直觊觎这美丽高傲的生物,而如今,他是我的了。
他舔了舔嘴唇,这让血沾满了他的整个嘴唇。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手上十分用力,我不得不微微弯下腰。我意识到这是因为他不想要踮脚来和我维持同一水平线。我想嘲笑他对身高的执着,但现场气氛太火热,他刚刚给我的甜头也足够多, 于是伟大的克里斯蒂亚诺愿意为自己的猎物 弯一下腰。
他凑到我耳边用笔平时更低,更有热度和煽动性的声音说:“Just Do It.”
我的大脑可能因此当机了零点几秒,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开始扯他的领带。或许我太用力了,他咳了几声。
“你他妈的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吗?”我听见自己几乎是粗暴地问。
他眯起眼,给了我一个介于温和与轻蔑的微笑,却什么也不说。
里奥梅西是一个骗子,我吻着他,听着他喘息,我触摸着他,从锁骨一直到人鱼线,感觉他的颤抖。
他骗了所有人,甚至包括我。
万幸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而且只有我。
我在最后一步之前想起了我们的处境,没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众所周知的地步。然而说实话,我并不太喜欢理智回归的局面。
他低着头扣衬衣扣子,得感谢阿玛尼对质量的追求,在刚才的气氛下这衬衣居然没被毁掉。他走到盥洗台用水抹了一把脸,然后把头发向后撩。我看见混着血的水珠沾在他嘴上的小绒毛上,这让我再也无法克制再次吻他的欲望。这一次要温和的多,我用拇指擦着他的鬓角,这一刻我们又像是老情人了,彼此之间温存的肉麻。
“我要出去了。” 他说。
“嗯。” 我回道,却又一次吻了他。
我帮他理了理领口,手指擦过他破了的嘴角,那儿已经没有流血了。
“疼吗?”我问。
他摇了摇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感到一丝不真实。我下意识拉住他,他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望着我。
“今晚……”我对他说。
下一秒,他笑了,这一次他踮脚吻了我的侧脸。
“稍后见,”他说,“罗纳尔多先生。”

接下来的晚宴时间简直是煎熬,我无法抑制去看他,看他端着酒杯和队友谈笑风生,和官员对话。 我盯着他的喉结,莫名感到口渴。我拿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冰凉的液体让我好受了不少。
我感受到一股温热的视线盯在我的背上,我知道是他。
我转过身,他果然在看我。我向他走去,他脸上有一丝不解,但旋即变成一个真诚得体的微笑,只是那个笑容完全没有在洗手间时的情色意味,就只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友善微笑。
“你今年不错。”我脱口而出,四周人的目光都在我俩身上,我不可能什么都不说。我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他,我必须得承认,刚刚捕获狮子王的我对他简直看不够。
他抬头,眼神一片清澈,“你也是,克里斯。”
他看上去毫无破绽,仿佛刚才在洗手间与我接吻的不是他。里奥梅西又回到他惯常的应对状态:不冷不热,真诚却又保有距离,正如平时一样刻意回避某些征兆。只是今天,这种态度让人感到难以忍受。
晚宴时间足够长,足够让我想起今晚他是带着女伴来的。而这一点,让我对今晚的幻想打了个问号,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对晚宴的抵触情绪——一想到我可能会一个人睡一觉。
结束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跟着他的女伴走了, 我独自回酒店。
这让人泄气,我躺在床上想。我不可抑制地回忆 今晚在洗手间发生的事,从他走进门到他走出门 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
比金球之夜一个人躺在酒店床上回忆着死的撸管更惨的是这件事还被敲门声打断了。我黑着脸走到门前,心里也不免犯嘀咕,都快两点了,哪个人会来敲我的门?
我开了条缝,门口的人抬起了脸。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阿迪卫衣,带着兜帽,头发上的发胶显然已经洗掉了,头发柔和的贴在脸上。走廊里灯光不怎么亮,这让他看起来格外柔和。
“里奥?”我难以置信,马上开了门 让他进了房间。 “你不是……”
和女朋友回去了吗?
“惊喜?”他笑了笑,冲我眨了一下眼,“你不欢迎我马上就走。”
我也笑了,把他抱在怀里,“别走。”我在他耳边说,顺带舔了舔他的耳垂。他凑过来吻我,我按着他的头,手从卫衣下摆探进去抚摸他的腰线。我知道他最近瘦了不少。
“阿迪,啊?”我调侃道,拉着他往床边走。
他冲我笑着,把卫衣脱了下来,然后继续吻我。
我把他推倒到床上,然后亲吻他,看着他的耳尖慢慢变红。“亲爱的,你挺喜欢这样的……”我一边舔他的乳头,一边说,“和我做爱。”
他低声地喘息,脸上是不自然的潮红,“是的……”他的声音比平时要沙哑一些,说完这句话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一声呻吟,或许。
在我把沾着润滑剂的手指探入他的身体时,我的死敌一边张嘴喘气一边说,只是穿插在其间的细碎呻吟让他的这句话毫无威慑力,他手指抓着床单,艰难呼吸着。
我把手指抽出来,隔着布料蹭着他,他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吸骤然加剧,这时他已经不再压抑那些呻吟声,他用双腿轻轻摩擦着我,我这下是真想逗逗他的,于是我向后退了退,拿起床头的套子,他眼中闪过一道光。
我俯下身去吻他,他应付的有些潦草。
我不管自己其实也快忍不住的这个事实,慢条斯理的撕着外面的包装,他突然撑起身子十分温柔的吻我,手隔着布料安抚我的性器,他的手法堪称粗暴,动作凌乱的很,但足以让我喘着粗气,使出毕生的忍受能力克制自己不要丢脸到直接射他手里。
“你不欢迎我马上就走。” 他离开我的嘴唇,轻声说。
他话刚说完,我就把他按回床上,直接捅进他身体里。
“克里斯……”我的死敌握着床单的手骤然用力,眼中渐渐漫上一层生理性泪水,他胡乱叫着我的名字。
我一门心思在他身体里动作,理智早就不翼而飞。 我要真的有理智,死活都不会和他上床。
如果你去问我过去的床伴的话,他们都会告诉你克里斯蒂亚诺在床上是一个多么温柔的情人。但是,他们都不是里奥梅西,他一出现我的血液便会叫嚣着 “征服”,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在床上。
他躺在我的身下,叫着我的名字,我不知道我们到底谁存有更多的理智,也一时恍惚到底是谁征服了谁。这样的性爱让我着迷,谁都无法替代他带给我的欢愉。他是独一无二的。
他制止了我更多的索求,我也知道他必须回去,赶在天亮之前回到“现实”中去。白天的阳光下,一切都是早已被规定好的。
我看着他消失在走廊尽头,如同看着一个幻象消失于晨光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