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灭国魔女与骑士1-2

非性转 清水文 魔女只是职业的称呼
0 圈子: 霹雳布袋戏 CP: 书素 角色: 一页书 素还真 TAGS: ooc警告
作者
魔导帝国 发表于:2018-03-13 12:49:30
魔导帝国

 PS:前段时间的魔女梗,最终忍不住开了脑洞,且几天脑内循环都是这个梗……实在是……于是短篇预定,尽快完结。
 
 CP:圣殿骑士一页书X传说中的灭国魔女(男)素还真
 
 注:清水,没有性转,魔女只是职业的统称。
 
 1 传说中的灭国魔女
 
  在这片信仰神明的大陆上,流传着一个不详的传说。
  每两百年,恶魔们会挑选出一位少女赋予她毁灭的力量,沦为恶魔的傀儡,成为魔鬼的信徒,散播地狱的种子,让这片大陆再一次陷入纷争的战火中。数不清的国家犹如流星陨落,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被称为“灭国魔女”。
 
  时光荏苒,距上一次灭国魔女出现已将近两百年,为了避免悲剧的轮回,为了传播神明的福音,为了剿灭地狱的信徒。教廷决定派出最强的圣职骑士搜寻灭国魔女的踪迹,将灾厄之种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这是您定的治疗药剂。”戴着眼镜的黑发青年从随身的布袋的里小心翼翼取出一个包好的小盒子递给眼前的少女,“用法我已经写好放盒子里了,按写好的方法吃三天,如果还没有效果再来林子里找我吧。”
 
  “太,太感谢了!”少女激动地点头道谢,张口似乎还想说什么下一个却紧闭着,她垂下头盯着破烂的鞋尖,双手紧攥着洗得掉色的裙子,小声问:“可是,可是我现在暂时还没有……没有足够的钱……”
 
  黑发青年平静地看着少女,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我也不是第一次来村里了,您的家境我很清楚。但您既然大雨天急忙赶来请求我加急制作药剂,就应该清楚要付出相应的报酬。”
 
  少女咬住唇,缓缓松开手挪到了后备,“我,我们家没有什么可以回报您的,只有,只有我这身体……”
 
  “诶呀呀,您确定要这么做吗?”青年笑着摆摆手,“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这不是在侮辱您,而是我不需要这样的报酬。”青年把盒子递给少女,“我希望在冬天,我可以拥有一只腌好的火腿。并不一定在今年,明年,后年支付都可以。”少女猛地抬起头,蓝色的眼填满了不可置信。青年将盒子塞进少女手中,“但在这个报酬未付之前,我不会再接受您的定制,您能接受吗?”
 
  “没,没有问题!这实在是……实在是……”少女一时语噻,眼泪不自觉的滑落。青年见状,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药剂的药效是有时间的,您应该回去了。记得按照我写的方法吃药。”
 
  少女重重地点头,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对了,药剂师先生……最近好像有圣殿骑士在附近搜寻灭国魔女,隔壁村的药剂师已经被抓走了。您……请您一定要小心。”
 
  “哈哈,放心吧,我只是一个药剂师,即便来了也不会对我如何的。”
 
  听到青年的承诺,少女轻轻吐了口气飞奔离开。木质的门大开着,青年望着门外瓢泼的大雨,揉了揉眉心,取下了眼镜放在桌上。短少的黑发渐渐变长,一道闪电落下正巧劈在小屋不远的树林里,青年的黑发由头顶开始渐渐褪色,银白的长发散落在深色的地砖上。
 
  “灭国的魔女么……哈,人类对于这个传说真是乐此不疲。”白发青年摇摇头,有些无奈,“竟然妄图剿灭记录者,观察者,守望者,唉……当年就不该让这个名号传出去啊……”
   

    1#
    魔导帝国 更新于:2018-03-13 12:49:37
    魔导帝国
  •   2.村庄初见的药剂师
      
      清晨,弥漫村庄的薄雾还未散去,公鸡仿佛早就不耐烦似的扑动翅膀跳上草垛长鸣,宣告新一天的开始。村民们被连续不断的啼叫唤醒,正准备起床劳作时,忽然听到门外整齐渐近地哐哐声。有个胆子大的农人立即拿着铁铲,小心地靠在门边屏住呼吸,透过缝隙窥视。
      
      太阳渐渐升起,农人眯着眼死死盯着村口,大约看到十多个人缓缓靠近村庄。农人稍稍松了口气,也许是路过的军队吧?他扫了眼高举的白色旗帜,把铁铲往旁边一丢冲出门大喊:“教廷的圣殿骑士团来了!是骑士团来了!大家快出来!”紧闭地房门纷纷打开,村人们跑到村口,自发站成两排兴奋地窃窃私语:“圣殿骑士团来了!带着神的光辉来了!神明没有忘记我们!”
      
      此起彼伏的激动之词随着晨曦的第一缕风飘向了森林,绿色的叶片颤抖着发出沙沙的声响,传到了白发青年的耳中。他拢过耳边的碎发扎到一起,叹了口气:“来得好快,好友,准备好了吗?”
      
      “好个鬼!”白发青年的耳边兀的炸出一声怒吼,“覆盖整个森林的魔法阵,素还真你是想让我过劳死吗!”
      
      “哈,时间确实太紧了。”白发青年略带歉意的朝空气中笑了笑,“可来的是圣殿骑士团,不是那群小毛头的冒险者。那群老头子不知道会给这位圣殿骑士什么宝物,”青年揉揉太阳穴,“我暴露不要紧,可万一牵出你们……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哼。”空气中的声音顿了顿,“你想办法拖三天,最少三天。能把他们忽悠走更好!”
      
      “诶~好友对我非常有信心啊~”
      
      “呵呵,舌灿莲花素还真,没有这本事能当‘灭国魔女’吗?”
      
      “嘶……好友,你戳的我的良心几多之痛啊。”白发青年夸张的捂住心口,“帝都的记录者还没来消息吗?”
      
      “还没有。”空气中的声音忽然平静下来,“这次讨伐教廷似乎非常重视,各方面的信息都保护的很好。帝都的记录者似乎发现了些什么需要更多的时间,我已经通知了各地的记录者,相信很快就会有相关的消息了。”
      
      “唉……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上一次你这么说是在两百年前。”
      
      “……”素还真沉默片刻,“历史的车轮又开始转动了吗?”
      
      “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步,素还真。”空气中的声音继续道:“毁灭的记录者,在你接过导师的权杖那一刻就应明白。难道前几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哈,居然被你安慰了。”白发青年晃晃脑袋,戴上眼镜,满头的白丝瞬间化为短碎的黑发。“我的客人要来了。”
      
      “好好准备吧,我倒想看看这次你怎么逃出生天。”
      
       “那就请拭目以待吧。”素还真挥挥手,戴上手套开始整理杂乱的药箱。没过多久,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素还真打开门被一阵闪光刺得微眯双眼,待他白光散去,眼前的是昨日冒雨求药的少女和她背后高大的白甲的金发骑士。
      
       骑士看到素还真抢先问道“请问您是住在迷雾森林的药剂师吗?”,素还真瞥了眼面前的少女,抬头看向骑士笑着回答:“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骑士大人。”
      
       “我是隶属教廷圣殿骑士团,第一圣殿骑士团的团长一页书。请问如何称呼您?”
      
       “啊,圣殿骑士团?!”素还真有些惊讶,随后急忙道:“您叫我素还真或者药剂师都可以,请进,请……”他回头看了眼杂乱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头,“呃……房间太乱了,请您见谅。或者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一页书眉头微抬,看了眼一旁的骑士,点头赞同道:“那么我们去村长家吧,有些事务必需要您的帮助。”
      
       “您这么说太客气了,能帮助圣殿骑士团是我的荣誉啊!”素还真双眼眯成一条缝,语气中传来的诚恳让一页书无法忽视
      
       不多时,三人便到了村长家。村长热情地给一页书和素还真分别端了杯水。一页书示意村长将少女带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一页书没有开口,房间陷入了奇怪的沉默。素还真喝了口水继续两人之前的话题:“请问您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呢?”
      
       “我们想进入迷雾森林的深处。上个村子的药剂师说,这附近只有你进去过。”
      
       “这……”素还真眉头微皱,有些犹豫回答道:“团长大人,那里非常危险,如果不是必要我不建议你们前往。冒昧的问一句,您为什么想去深处?”
      
       “讨伐灭国魔女。”一页书抿了口水,清清嗓子。“教廷的命令已经传发各地,您没有听闻吗?”
      
       “昨天听我的客人提了一句,”素还真耸耸肩,“原以为魔女跟我这个药剂师没有什么关系……况且我住在迷雾森林边缘这么久,从未看到过什么魔女。”
      
       “您住在森林里多少年了?”一页书问道。
      
       “唔……从我小的时候被老师捡回来直到现在,大概有二十多年了。”
      
       一页书点点头,“您去过深处,请问那里有什么危险?”
      
       “这……”素还真的身体有些颤抖,他颤颤巍巍地解开了领口的纽扣,脖颈上一道狰狞伤痕露了出来。“蛇虫叮咬,沼泽陷地和我脖子上这个伤口的制造者相比,都不算什么危险了。”素还真的声音有些抖,瞳孔微缩,仿佛又回到了当时惨不忍睹的场景。
      
       一页书仔细打量着那个伤口,如此大的创伤应该是一只巨大猛兽的爪子抓伤的,这个药剂师还能捡条命活着,必定是得到了神明的垂怜。不过这种猛兽对于圣殿骑士团的骑士来说不值一提,他们见过比这还要凶残可怕的敌人。
      
       “神明眷顾着你,药剂师先生。”一页书出声将药剂师从恐惧中惊醒,“能从这只猛兽的爪下逃生,想必是您平日里善行的回报。”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素还真扣好纽扣,垂着眼轻叹,“善行,恶行,在神明的天秤上都会得到对等的回报。”
      
      “我想明天就带队进入迷雾森林的深处,药剂师先生?”
      
       素还真突然抬头急切地说:“我相信圣殿骑士团的实力,但是迷雾森林之所以称之为迷雾,是因为林中有着大量的有毒植物。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准备的药剂应该足够使用,但是如果您这么多人进去,我需要准备更多的药剂。”
      
       “您准备药剂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三天。”
      
       “时间紧迫,一天,十人份药剂,这足够了吗?”
      
       “够了,我这就去准备!”素还真慌慌张张跑出门,正好撞上了昨日求药的少女,她急忙退到一旁“药剂师先生!您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客人您可还欠我一只火腿呀。”素还真对少女笑笑,摸摸她的头,凑到少女的耳边低语,“就算你不领路,他们也会找到我的。”
      
       素还真一路小跑回到住处,他一手插着腰一手撑在桌缘喘气,仿佛这段距离耗费了他不少的力气。素还真随手关上门默念了几个不知名的咒语。而后敲了敲桌面,凌乱的房间突然显现不少白色的闪光。素还真环视一周,脚尖画了一个三角形轻轻一跺,地板上随即冒出一个拇指大的胡子老头。
      
       “素还真啊,这次你又招惹到谁了?”
      
       “圣殿骑士团。”
      
       “什么?!又是圣殿骑士团!”小老头惊得腾空而起,跳上桌面怒视素还真,“你跟圣殿骑士团到底有什么孽缘!”
      
       “唉,谁让我是名扬大陆,臭名昭著的‘灭国魔女’呢?”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老头扯了扯素还真的袖口,“那些人已经把这个房子搜遍了。”
      
       “他们发现了设下的符文吗?”
      
       “他们发现了你隐藏的地下室。”
      
       “诶呀呀……麻烦至极。”素还真揉了揉眉心,“他们发现了周围的符文吗?”
      
       “没有,所以我才敢出来见你。”小老头捋着胡须,“监视你的人还在,准备怎么办?”
      
       “……将计就计,进了迷雾森林,我就有优势了。”
      
       “什么?!”小老头又跳了起来,“你居然把他们带到你的老巢?”
      
       “他们本来就要进入迷雾森林的深处,”素还真长长呼了口气,“屈世途,两天时间能把住处的东西搬完吗?”
      
       “素还真啊,你知道这么多年你藏了多少东西在你的房里吗?”小老头跳到素还真的鼻尖,瞪大的双眼死死盯着素还真,“怎么可能搬得空?”
      
       “诶呀,屈世途好友,那造一个树屋总是可以的吧?”素还真憋住笑意认真问道,“里面再放一些有符文魔力的物品,最好有些无关紧要的符文造物。”
      
       “这个嘛……”小老头眼睛转了几圈,朝素还真伸出手,“就算是‘毁灭’,也要支付代价。”
      
       “是,是。”素还真应和着,在小老头周围画了两圈符文。“这些力量应该足够了吧?”
      
       “这还差不多,一天就给你弄好。具体位置建好了告诉你。”小老头一跃而下穿地消失,素还真取下眼镜,翻找药材开始准备药剂。
      
       与此同时,村长的家中一页书正在听属下的汇报,药剂师素还真的家中没有一个被魔法符文隐藏的地下室,地下室里存放的是各种药材,家中并没有与魔法相关的书籍或者物品。正在监视素还真的人目前没有发现素还真的异常之处。
      
       素还真有些可疑,但证据并不充足。而素还真饮下足以杀死恶魔的圣水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应该不是恶魔的眷属。
      
       “让大家做好准备,后天我带一队的人进入迷雾森林,二队在外留守。如果三天内我们没有回来,立即向教廷求援。”
      
       “是!”
      
       “团长!”一名骑士气喘吁吁地推开门,将一个蜡封卷轴送到了一页书的面前。蜡封印记是第二骑士团的,一页书挑了眉,两手直接破开蜡封打开卷轴。一页书的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咬牙吐出两个字:“胡闹!”
      
       “团长,发生什么了?”
      
       “教廷派遣第二骑士团和异端局,共同执行搜寻魔女的任务。”
      
       “明明有团长在执行了,为什么派他们过来!”
      
       “我们团的任务是讨伐灭国魔女。”一页书深吸一口气,“而他们……是在全国范围内审判处决被证明为魔女的人。”属下的骑士们面面相觑,一页书缓缓闭上眼,沉声说:“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灭国魔女,并且,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