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趁人之危???

不要脸 没节操
0 圈子: 花样滑冰 CP: 不知道叫啥 角色: 普鲁申科 马顿 TAGS: ABO
作者
泫然肆酒 发表于:2018-02-22 21:27:08
泫然肆酒

趁人之危???

一发完结 cp:果脯  2010温哥华以后的故事
abo警告!果a普o 发情警告!

埃德温来到热尼亚的房门外,看到了昨天还未放下的阻隔信息素的门帘,即便如此,门缝里还是飘出了omega甜美诱人的气息。
热尼亚发情了?
埃德温迅速掏出房卡,进入了那间昨天他和热尼亚争吵不休,最后摔门而去的屋子。铺天盖地的玫瑰花香几乎将他呛晕,他努力稳定心神,走进卧室,昨天那个和他吵架时趾高气昂俄罗斯男人把自己裹在床单里,难过的扭动磨蹭着,发出求欢的呻吟,一定是因为感知到了有alpha到来的缘故,本就浓稠的omega的信息素一下子变得甜腻起来,散发出明确的邀请:上来,操我,把我干翻。
这是趁人之危,埃德温一面想,一面不由自主的向吸引他的气息走过去。昨天,热尼亚带着刚得到的银牌,向他发出了邀约:继续给我写曲子吧,请务必给我熟人价。埃德温拒绝了,等下次奥运会,热尼亚就要31岁了。
银牌已经很好了,大概是他说了这么一句以后,脾气向来温和的热尼亚突然爆发了,瞪着碧眼,甩着金发,说出了连串的俄语,快得埃德温都听不懂。
你就是给我市场价的三倍,我也不会再给你写比赛的曲子了!埃德温最后留下这句,摔门而去。
他决定和自大无知的热尼亚抗争到底,却打死也没预料到自我管理严格的热尼亚会突然发情。
意料之外,可是。。。埃德温舔了舔嘴唇,太。。。诱人了。
热尼亚从床单中带着香气钻出来,对他伸出了粉白的手臂,像溺水之人在求助,可怜兮兮,脱离了他一贯的魔王画风,无比惹人怜爱,埃德温,我想喝水,给我水。埃德温迅速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矿泉水,打开了其中一瓶喂他,热尼亚的身体和埃德温的手臂都颤抖得太厉害,一瓶水散了大半在床上,当埃德温想打开第二瓶的时候,热尼亚用汗津津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埃德温,我好难受。说着,金发的omega把自己的头蹭在了alpha的肩窝,散发着香气的腺体完全的暴露在埃德温的唇下。埃德温忍不住,舔了舔那里——没有被标记。这让埃德温非常的高兴。尽管热尼亚从事的工作环境是alpha的天下,但这里还没有人碰过。因为太出色和性别刻板印象的缘故,很多人都忘了运动冠军普鲁申科是一个omega,就像很多人也忽视音乐家马顿是一个alpha一样。
所以,这是趁人之危吧。但是我就是要趁人之危了。埃德温在omega投怀送抱的下,轻而易举的勃起了,他又刻意将信息素大量释放出来,将已经发情的omega包裹在自己的味道里。完全发情的omega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哀嚎了一下,完全摊到在alpha的肩上。床单已经跌落在腰间,热尼亚赤裸的身体第一次被埃德温看到——因为先天的性别,修长白皙,对任何alpha都是无比的美味,因为后天的职业,匀称紧实,对埃德温来说是无可挑剔的身体。
埃德温,我要死了,我好难受。理智被煎熬的欲望冲击着,omega紧贴在alpha的身上,用红肿的乳头磨蹭着alpha的衣服,由于下半身早已淫水四溅的缘故,打湿的床单清晰的显出了omega小巧却情热的性器。热尼亚拉着埃德温的手,隔着湿热的床单,急切慌乱的抚慰着那里。
埃德温,埃德温,埃德温……
埃德温被热尼亚叫的浑身燥热,于是他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声音的来源,立马,一条柔软的舌头就饥渴的伸了进来,埃德温擒住了这条小蛇,温柔的吮吸着。发情的omega立马发出了满足和顺从的呻吟,下一秒,埃德温的手灵巧的钻进了床单,握住了湿哒哒的性器,温柔的律动起来。热尼亚自埃德温进屋以后,第一次发出了快乐的声音,连散发出的信息素都有微妙的改变,玫瑰的香气更加芬芳,少了急切,多了满足,显然对他的动作满意极了。alpha按照omega的意愿释放着自己的味道,抚慰发情的饥渴身体,满足和快乐不断的累积,omega很快迎来了第一次高潮。热尼亚猛然身体后仰,金发带着汗水甩到了背后,发出尖叫的同时阳具猛烈的抽搐,然后腥膻的精液就在埃德温的手里倾泻而出了。高潮过后,omega缓缓的仰躺在了床上,大口喘着气,一动不动。可是被发情的omega勾引的同样发情的alpha能够敏感的感觉到,omega后边的淫穴此时格外的活跃,不仅送出一股股的淫水,还一张一翕的邀请着自己。
这确实是趁人之危了,埃德温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标记他,占有他,让身下这个美丽妖娆的omega完完全全只属于他。虽然冰上的普鲁申科被全世界宠爱着,但是床上的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带着这样的野心,alpha将自己的衣服完全的除去了,他将另一瓶水也打开,自己用口将水度给了那个发情中的妖精。体力很好的omega在短暂的失神后清醒了过来,依旧任他摆布,在他喂完最后一口水以后还不甘心的舔了舔嘴唇,害得小舌头又被alpha捉住,勾来啄去的狎弄。满足了一次的热尼亚神志清明了许多,他主动想开了强壮的双腿,埃德温,你不想进来吗?
埃德温想的快爆炸了,他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考虑到这是之前只是朋友的两人的第一个交合,后入式还是比较科学的。因为发情的缘故,alpha眼中闪耀着平日不曾出现的残酷,将omega的头按在了床上,抚摸着细嫩的脊背,来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后穴,深红色的花朵已经绽放多时,流淌出腥臊的液体,散发出玫瑰的香气,埃德温慢慢的将自己肿大的性器顶了进去。
这真是造物主的恩赐,世间竟然有如此相合的躯体,如此灭顶的快乐。
埃德温闭上了眼睛,像感受音乐一样用自己的阳具感受着热尼亚的内部和热度。缓慢温柔的抽插,逐渐深入,强势的来到了内生殖腔的入口,在他身下呻吟扭动的omega此刻转过头来,用湿漉漉的眼睛迷茫的望着他。
放松,alpha温柔却坚决的说完,俯下身躯,覆盖住了泛着情欲的白皙身躯,在热尼亚的腺体附近舔舐,贪婪的品尝omega的气味,一手温柔的照顾着omega再度勃起的性器,一手在金色的发丝中穿梭。
我爱你,热尼亚,不要怕,把它打开。alpha吐出了像是魔咒一样的话语。然后对着omega的腺体狠狠地咬了下去。
omega凄惨的尖叫了起来,同时开始挣扎,也许是情欲的煎熬,也许是被标记的痛楚,也许是对未来要从属于他人的反抗。
可埃德温很坚持,他动用了alpha的力量,不顾热尼亚的感受自行其是,最后身为omega的热尼亚只能屈服。
打开,标记过后alpha重复了之前的要求。这一次,被标记的omega没有一丝挣扎,迅速打开了内部的通道。alpha顺利进入了内腔,狠狠抽插几次后,在omega餍足的抽泣中,毫不犹豫的成结了。饱胀感显然给发情的omega带来了不同寻常的刺激,身下本来就如一尾小鱼一样湿漉漉的身体摆动得更厉害了,后穴加快了收缩的频率,大量的淫液从两人结合处流出。玫瑰的香气几乎甜的尖锐了起来。
成结以后,埃德温决定射精,这并非情欲的驱使而是理性的选择。当热尼亚因为承受了一波波精液而疯狂的战栗颤抖时,埃德温紧紧的搂住他,抚摸他,安慰他,直到这一切结束。
埃德温?这已经是热尼亚的第三次高潮,虽然对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说还远远不够,可他总算哑着声音,撑起身体,看着标记他的alpha,想来一次正经点谈话,也许是关于他们的关系和未来。但是alpha心中,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埃德温知道自己开启了一切,那么就要负责到底。他暂时离开了被他和热尼亚的各种液体弄得湿乎乎的床单。发情期中的omega离开了alpha的怀抱,立刻痛苦的又失去了理性,热尼亚手臂一软重新跌落在床上,蠕动着身体,大口的嗅着床上埃德温的气息缓解自己痛苦。
埃德温其实也饱受煎熬,他的性器在omega发情的信息素中立刻又硬得不得了。可是他还是咬着牙,找出了酒店备用的床单,又打开了冰箱,令人惊讶的是,复出后几乎只喝酸奶的热尼亚的冰箱里竟然整齐摆满了高热量的食物,他随手拿了几瓶营养液和三明治,正要关门,视线却被冰箱门上热尼亚的药物吸引了。热尼亚比赛总是要带着大量药物,埃德温对那些瓶瓶罐罐并不熟悉,但是现在出现在他眼前是每个人都熟悉的药物——抑制剂,配合着注射器,老老实实待在最显眼的地方。
热尼亚明明有药在手,怎么还会发情呢?
这念头一闪而过,埃德温马上又被呻吟不已的omega吸引回了床上。
换上干净的床单后,埃德温抱着热尼亚,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吃起来。他曾经为挑剔的热尼亚无数次改过曲子,通宵时两个人也曾在床上和衣而眠,那些旖旎的心思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而此时此刻这样真实的幸福却是不曾妄想。
事情是如何变得如此呢?埃德温有些迷惑不解,他只知道,omega发情后高热的身体贴紧了他,灵巧的小舌头在调戏他的手指,耳边满足与渴望编织的呻吟比任何乐曲都动听,在这一室狼藉之中,他如此偶然如此幸运的邂逅了自己的命运。
热尼亚后颈的腺体已经留下了他的信息素,他和他自然的融合在了这块神奇的地方,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omega原本的气味微微的改变了。
我爱你。埃德温动情的说。这是这场情事中alpha第二次表白,他想继续说下去,说他早就渴望这一切,说他在他眼中是无与伦比的珍贵,说他愿意和他水乳交融,度过余生。
热尼亚轻松愉快的用一句我也爱你截断了对方的发言,转身跪坐在情人的膝盖上,不太高兴的问,埃德温,你的信息素是披萨味?
是的,埃德温红着脸回答,这是每个人天生的特质,无法改变。
哈哈哈哈!!!热尼亚发出一阵爆笑,他笑着倒在埃德温的怀里,用手抚摸着自己被标记的后颈,那样子有些无奈,但并不是嫌弃。你竟然是一个披萨味的alpha,埃德温是披萨!哈哈哈哈!
埃德温脾气再好,此时也有些恼怒,他将自己披萨的气味最大程度的释放出来,双手抬高,在omega浑圆的臀瓣上抽了两巴掌,然后又将右手的三指伸进了omega最快乐的源泉,坏心眼的搅动起来。
热尼亚的笑声立马变成了满足呻吟,随着手指规则的抽动,又变成了不满足的哀嚎,手指的宽度和深度完全不及alpha的阳具,却格外的灵活,在后穴中四处点火,没过一会,omega的眼中就噙满了眼泪,埃德温,我不要手指,我要你的这个,omega贪婪的盯着给自己带来无上快乐的东西,怜惜的用手抚摸着。看到alpha并没有行动的意思,急切向前爬,让坚挺的阳具对着自己饥渴的后穴,猴急的坐了下去,极大的快感害得他又尖叫了出来,他慌忙的想阻止自己出精,可是手刚碰到那里,精液就不受控制的飞射了出来,比起前几次,已经稀释了许多。浑身都酸软无力,可后面还远没有达到满足,煎熬之中,普鲁申科竟然哭了。不是啜泣呻吟,是真正的哭泣。
而这把埃德温的情欲推向了顶点。他扶着omega的纤腰,让自己的阳具每次都深入omega的内腔,冷酷的欣赏着他的omega几乎被他操疯了的模样。而他自己也同样陷入了癫狂。

当太阳第三次升起时,埃德温终于从被各种液体打湿的床上平静的坐起来,玫瑰的香气已经消散,热尼亚满足的把柔韧的身体缩成一团,却被他起身的动作吵醒了。
发情期过后,职业的影响显现了出来。明显是热尼亚更加精神抖擞,他叫了早餐,亲自端给在床上发呆的埃德温吃。
埃德温盯着黑眼圈,疲惫的举起了金枪鱼三明治。
埃德温,我要尽一切努力去索契。我已经决定了。热尼亚平静的宣布着一切,他穿着睡衣,迎着从窗帘中渗透出的阳光,只留给埃德温一个清晰的背影。
热尼亚……你不会怀孕吗?
不会,我提前吃了避孕药。埃德温,我要你的曲子,我要你的音乐陪我一起去索契。
等会。。。我的头脑有点乱。热尼亚,你冰箱里有抑制剂,你提前准备了干净的床单和食物,你还吃了避孕药。是你让这一切发生的吗?
热尼亚转过身,带着狡黠的笑意走到床前,用手揉搓着埃德温的肉肉小肚子,是的,我想勾引你,埃德温,你不感谢上帝让这一切发生吗?
埃德温看着那敞开睡衣的胸膛上暧昧的痕迹,咽了口水,呆呆的回答,当然,我感谢这一切。
热尼亚显然对这回答非常的满意,主动凑过去,在埃德温的嘴边撒娇一样的轻轻吻着。埃德温忍不住将他搂上床来,细细回吻。甜腻缱绻之中,埃德温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推开怀中人问,你这样,不是想要熟人价省钱?
我的费用冰协会报销,你可以开最公平的价格,埃德温,我爱你,不管滑冰和音乐,我也还是爱你。
于是,埃德温把心放在了肚子里,他又重新开始亲吻他的omega。热尼亚看起来那么坚定,那么胸有成竹,只要他们彼此相伴,通往索契的旅程一定和他们第一次结合的发情期一样顺利而圆满。埃德温放心的想。

    1#
    = = 回复于:2018-03-13 15:48:17
    = =
  • 看到普鲁申科我吓软了。。
  • 2#
    = = 回复于:2018-03-16 00:41:34
    = =
  • 好吃,愛你。
  • 3#
    .⁄(⁄ ⁄•⁄ω⁄•⁄ ⁄)⁄. 回复于:2018-03-22 22:56:59
    .⁄(⁄ ⁄•⁄ω⁄•⁄ ⁄)⁄.
  • 看到CP不知道叫啥有点战战兢兢,看到是果普瞬间放心,又看到ABO再次一脸震惊。花滑圈看文如同过山车,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