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楚路】失控☆哨向

♪哨楚向路 ♪ooc,有私设 ♪没写过楚路,有不对的地方见谅
53 圈子: 龙族 CP: 楚路 角色: 楚子航 路明非 TAGS: 龙族
作者
沐修 发表于:2018-02-08 21:27:11
沐修

路明非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觉醒,毕竟在二十三岁这个早已过了判定期的年纪才觉醒基本上算是千里挑一的事,但如果再加上觉醒成向导的话,这件事的概率大概会变成万中无一。

忽略败狗师兄在守夜人论坛上发出的颇具三流狗仔色彩《“震惊!学生会主席竟觉醒成……?!”》的帖子后在学院里掀起的轩然大波,现在对于路明非而言,最头疼的,大概是如何解释他的量子兽。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精神领域内,那只圆的像只球的胖乎乎的黑色幼龙,又看了眼面前自己导师古德里安教授殷切的眼神,内心咆哮道卧槽怎么办尼德霍格啊我去一出现绝逼连人带龙被轰杀成渣有没有变小了有什么用卖萌也拯救不了我啊我靠!

他一咬牙,闭着眼睛就将量子兽召唤出来,正在打呼噜还冒着鼻涕泡的黑色幼龙一下子落在他的臂弯里,被他抱着递给了古德里安教授。

预想中的一级警戒,警报尖锐作响,各类火炮激光炮从学院里各个匪夷所思的角落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探出来对准自己然后万炮齐发的想象并没有实现。

古德里安教授的眼睛亮晶晶的,手臂颤抖地接过幼龙,手指拂过幼龙狰狞的龙角,半透明的膜翼,似是不可置信地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龙……?龙?!”

路明非捂住脸,“是……教授,我……”他咽了咽口水,“你听我解释……”

“哈哈哈太棒了明非,不愧是唯一的S级哈哈哈!”

不是?等等教授!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这是龙!黑龙!你仔细看看啊喂!

路明非徒然地举着手,看着古德里安教授兴奋地远去。

等不到第二天,又一波热潮迅速席卷整个学院,继败狗师兄的新帖“男默女泪!神眷之樱花的量子兽!”被顶上守夜人论坛头条后,新闻部的“关于学生会主席李嘉图·M·路的最终归宿!你不可以不知道的几个cp!”点击量光速破亿,一举超越挂在上面的其他几个相关帖子。

帖子360°无死角无节操的截取了上千张自路明非入学以来与之有过接触的各类人物,从与他勾肩搭背的凯撒到为他发帖用人情交换的楚子航,从独独对他青眼有加的零到上杉绘梨衣,从红发巫女到被他在里约热内卢救下的维多利亚,从同寝之谊的败狗师兄到主席助理伊莎贝尔,男女不限,各色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料里时间精确到秒地点精确到经纬度,偷拍图片高清无码,详细到连路明非某天借过笔的学妹都有。

    1#
    沐修 更新于:2018-02-08 21:34:32
    沐修
  • 发帖人就诸人性别性格以及与路主席之间的羁绊展开丧心病狂地分析讨论,甚至根据未来孩子的长相性格血统性别的各种可能性列出了一列清单,最终发起投票,“楚路”这个cp以超出第二名数千票的成绩位列榜首。

    路明非坐在宿舍里,腿上卧着黑龙,面色僵硬地看帖。

    在扫到那张他背着师兄走出北京地铁尼伯龙根的照片时,他抚摸幼龙的手一顿。
    照片显然是偷拍的,但无奈角度刁钻,在经过新闻部众狗仔的润色后,画面变得唯美至极。

    照片里楚子航趴在路明非背上,狰狞的伤口遍布全身,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的脸半埋在路明非的颈窝处,额前半长的刘海挡住了阖着的眼睛,有一种异常羸弱的美感。
    而他半低着头,正跟楚子航小声地说些什么。

    ——“血与火的浪漫。”

    路明非抽了抽嘴角,扫了眼下面的分析,“而这种全身心交付的信任更令人憧憬!不管是战时的绝对信任还是战后的耳鬓厮磨,都令人触动!不愧是楚路!”

    妈的,路明非终于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给师兄看见就不只是浪漫了,我看你都得跟着一起烂。
    败狗师兄究竟哪里找的人才?

    刚这样想着,大概是手上的力气重了一些,黑龙抬起脑袋,扇了扇小小的翅膀,轻轻地“咪”了一声。
    路明非抱起他,一人一龙脸对着脸,大眼瞪小眼。
    他叹了口气,“明明是只龙,怎么这么衰?”他掂了掂龙,“还这么胖。”

    幼龙昂头“咪”地叫了一声,冲着路明非吐了一口龙息。说是龙息,其实就是一口气,连路明非的刘海都没吹动。
    “哎,弱气的不得了。”

    门被有节奏地敲了三下,路明非愣了愣,一边起身去开门,一边问:“谁啊?”
    门外传来简短的回复,“是我。”

    路明非眼睛一亮,冲过去一把拉开门,“师兄你出完任务了?”
    门打开了,但先进来的却是一只体长将近两米的雪狼。

  • 2#
    沐修 更新于:2018-02-08 21:35:42
    沐修
  • 在路明非看来,这只雪狼简直漂亮矫健到了极点,毛色雪白,皮毛柔软,体格强壮,身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流畅得不得了,步履优雅,姿态高傲。
    大概是狼王那一挂的,路明非想。

    楚子航随后走了进来,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路明非身上,“嗯,听说你觉醒了,先来看看你。”

    “这是师兄的量子兽?”虽然无数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师兄的量子兽雪狼有多么优雅强大,但作为普通人的路明非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存在于另一维度只能被哨兵和向导看见的量子兽。

    “嗯,”楚子航略一颔首,“叫洛基。”

    洛基绕着路明非转了一圈,像是表示亲昵一样蹭了蹭他,然后在他腿边优雅地趴了下来。见此,楚子航眼中诧异一闪而过。

    路明非摸了摸洛基的头,然后托着幼龙把它举到楚子航面前,“师兄,我的量子兽。”

    “是不是特别衰,明明是条龙,大概得靠卖萌为生了。”

    楚子航接过幼龙,揉了揉它的小爪子,“不会,很可爱。”他顿了顿,“很像你。”

    路明非:……

    他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对于楚子航来讲,或许是夸奖的评价。

    “向导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容易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精神信息,比如负面情绪等,如果精神屏障不牢固,或者根本没有构建精神屏障,向导很容易因为收到的干扰过于庞杂而精神崩溃。”楚子航认真地看着路明非,“你刚刚觉醒,学院应该很快会为你安排这些课程,在你完全掌握如何构建精神屏障之前,最好不要外出,如果一定要的话,”他顿了顿,“你可以叫我。”

    路明非愣了愣,挠了挠已经被打理的很柔顺服帖的头发,笑道:“没有……这么夸张吧……”

    声音在楚子航愈发冷峻的表情下渐渐小了下去,路明非吓得赶紧住了嘴,师兄好像……生气了?

    看着眼前人默默地低着头,一副被吓到的忏悔样子,楚子航在心里叹了口气,明明已经是学生会的主席了,看起来在外面威风八面冷酷沉默,结果在自己面前还是没变。

    路明非还穿着黑色的长风衣,整个人挺拔劲瘦,微微低着头,黑色的头发经过专业人士的打理变得极其柔软服帖,完全是学生会路主席帅气冷酷的人设,此刻却委屈的像只猫。

    楚子航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抱歉,但是如果没有构建精神屏障的话,你会很难受。”

    路明非道:“是我的错,但是太麻烦师兄了。”他低着头,看着楚子航怀里的幼龙。

    幼龙在楚子航怀里好像呆的很舒服,竭尽所能地卖萌蹭手,看得路明非一阵头大。

  • 3#
    (,,Ծ▽Ծ,,) 回复于:2018-02-11 18:29:54
    (,,Ծ▽Ծ,,)
  • 好可爱啊这两个人
  • 4#
    (  ͡°  ͜ʖ  ͡°) 回复于:2018-02-12 06:46:04
    (  ͡°  ͜ʖ  ͡°)
  • 有点可爱
  • 5#
    = = 回复于:2018-02-13 01:38:23
    = =
  • 卡哇伊的龙王
  • 6#
    沐修 更新于:2018-02-15 20:33:59
    沐修
  • “师兄,它是不是喜欢你……”路明非苦逼兮兮地看着楚子航,“果然看脸是不分性别的吗……”

    楚子航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正在打滚撒娇的量子兽。

    由于哨兵天生强大的占有欲和捕猎本能,向导哨兵的量子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向导的量子兽会单方面的防备警戒哨兵的量子兽。

    而也只有经过了绑定的哨向伴侣,才会这样全身心的将几乎相当于自己第二分身的量子兽完全交付给对方。

    所以,这是……?

    楚子航咳嗽了一声,耳尖漫上一抹红,看着茫然的路明非,把幼龙递回去,郑重地交代道:“不要随便把量子兽交给别人。”

    “哦……”

    …………
    路明非很快就被学院安排了向导的课程。此刻,他坐在向导专用的隔离室中,听富山雅史授课。

    对方绕着教室闲庭信步地讲课。
    “众所周知,哨兵具有超越常人的敏锐五感,以及强悍的身体素质。铭刻在基因里的捕猎本能和领地意识让他们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和占有欲。”
    “所以哨兵的量子兽多为掠食性猛兽。”
    “越是强大的哨兵,其精神壁垒就越坚固,被动地被向导入侵精神领域的可能性也就越小。反过来说,这也是评判一个哨兵是否足够强大的标准之一。”

    富山雅史这时候敲了敲黑板,“哨兵能够最大程度地接受来自外界的各类信息。但并不能完全地过滤信息,随着时间推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他们的精神过载,陷入狂躁,无差别地攻击其狩猎领域内的任何生物。”

    “用专业的知识来界定,这叫五感障碍综合症。也就是你们常说的狂躁症。”

    路明非举起了手,“可是,哨兵可以定期地进行精神疏导啊?”

    富山雅史点了点头,“对,对于哨兵来说,定期的精神疏导是必要的。所以,我们先来讲讲精神疏导。”
    “精神疏导是指向导通过自身精神力延展开的精神触手对哨兵精神领域内过载的信息进行梳理并且平息其精神领域内的精神风暴的行为。”

    “但,这不意味着每个哨兵都能接受精神疏导。”富山雅史仿佛意有所指,“哨兵的警戒性很高,主动开放精神领域对他们来说,几乎相当于献上自己的生命。”

    “只有他们潜意识中可以绝对信任的人才能完全进入,哨兵本人是完全无法控制的。”

    “所以你所说的精神疏导也只是浮于浅层的暂时疏导行为而已,只能暂缓狂躁症的发作。只有与之绑定的向导才有完全疏导对方的能力。”

    “现在我们引入一个概念——精神绑定。几乎每个哨兵都会有一个与之精神绑定的向导伴侣,两者互相扶持互相保护,全身心交付,哨兵会对自己的绑定向导献上自己的忠诚乃至生命。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两者是伴侣。比如说,凯撒和陈墨瞳。”

    “而有些哨兵,他们拒绝向导的暂时疏导,甚至拒绝他人接触自己的精神领域。这种行为意味着——静候死亡的来临。”

    “自毁倾向?”路明非颤颤巍巍地提问,“真的会有这种傻逼?”

    “当然有,”富山雅史意味深长地回答,“比如说,楚子航。”

    “谁?!”路明非瞪大了眼。

    “楚子航。”

    “怎么可能?”

    “的确如此,楚子航的精神领域拒绝任何人的进入,至今为止,他从未接受过任何精神疏导,反而全凭他A级的血统和身为哨兵的强大精神力压制。”富山雅史十分客观地下了论断,“这样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更何况,他还频繁地出执行部的任务,这所造成的精神负担更大。”

    路明非下意识攥起了拳,路主席的风范尽数回归,他冷静地发问,字句简短,语气冷酷得像出鞘的利剑,“结果?”

    “狂躁症,精神奔溃。”

    “办法?”

    “只有精神疏导,哪怕是暂时的。”

    “好,”路明非的手指敲着桌面,“下一节课在明天?”

    “嗯。”

  • 7#
    沐修 更新于:2018-02-15 20:35:02
    沐修
  • 他起身离开,黑色的风衣后摆被风带起,而幼龙跌跌撞撞地扇着小翅膀跟在后面。

    路明非又成了那个外人眼里冷酷沉默的学生会主席。
    …………
    ……
    路明非整个人陷在宽大柔软的椅子里,曲着腿,拨通了伊莎贝尔的电话。

    他低垂着眼,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手指无意识地敲打膝盖,直到伊莎贝尔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主席?”

    “嗯,”他简短地应了一声,“把我最近的日程排开,我要接执行部的任务,所有和楚子航有关的任务我都要参与。”

    “……”伊莎贝尔愣了一下,突然小心翼翼地开口,“主席你要追楚师兄?”

    路明非被噎了一下,“不是……这个你不用管,帮我把日程排开就好,辛苦你了。”

    “好的。那么,最近收到的……咳,情书怎么办?”

    “……”路明非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下达了一个把无数少男少女的芳心践踏在脚底的命令,“处理掉吧。”

    自从他觉醒成向导并且以他进入学院后最快的速度完成向导的学业后,本来就多的追求者数量更是暴增,走在路上都有人冲出来表白,收到的情书更是不计其数,各种哨兵纷纷对他展开热烈地追求。

    幸好他在外树立的是一个高冷沉默的人设,身侧三米自带杀气,没人敢扑上来,而且……最近外出都是和师兄一起的。

    路明非揉了揉鼻子,抱着黑龙爬上了床。

    ——————————
    一只穿着作战靴的脚踏上了停机坪,路明非穿着执行部专员的战斗服,贴身的衣物勾勒出劲瘦的身形,外罩一件风衣,胸前别着半朽的世界树的徽章,带着黑色半指手套的手将通讯耳机扣进耳朵,一手拎过伊莎贝尔手中的武器箱,抬头对着楚子航露出了一个微笑。

    “走吧,师兄。”

    楚子航看着他,“只是一只次代种,没必要这样大动干戈。”

    “师兄你别想蒙我,虽然是次代种,但是那是一只龙侍。这意味着什么,你我都清楚。”

    “……”楚子航罕见地叹了口气,先转身登上了校长的特快专机。

    洛基却反倒很兴奋,绕着路明非转了转,抬头舔了舔他的手。

    伊莎贝尔想,原来已经追到了吗,不愧是主席。

    结果机舱门一关上,原本还挺拔精神的路明非立刻卸下了学生会主席的样子,懒洋洋地窝进座位里,抬手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地说,“师兄,我先睡一觉,到了叫我。”

    楚子航问:“昨晚几点睡的?”

    “额……一、一……四点……”见楚子航皱起了眉,路明非慌忙解释,“我就收集了一下龙侍的资料。”

    “以后别这样了,对身体不好,睡吧。”楚子航在路明非身旁坐下。

  • 8#
    (,,Ծ▽Ծ,,) 回复于:2018-02-17 22:37:47
    (,,Ծ▽Ծ,,)
  • 配一脸啊,两个人明明已经交付了全身心的信任,但没戳破的感觉好棒啊
  • 9#
    (,,Ծ▽Ծ,,) 回复于:2018-02-22 00:17:20
    (,,Ծ▽Ծ,,)
  • 可爱,作者来点肉呗。都在菠菜了怎么能不炖肉嘻嘻嘻
    • 有啊,在写
      沐修 评论于 2018-02-23 14:31:19
  • 10#
    沐修 更新于:2018-02-23 14:33:22
    沐修
  • 闻言,路明非偏过了头,闭上了眼。

    时间过了很久,确定路明非已经睡熟,楚子航才轻手轻脚地给对方披上毯子,然后继续低头翻看龙侍的资料,脑内迅速构思着对敌方案。

    他纤长的睫毛垂下来,黄金瞳是隐隐约约的温和颜色,鼻梁高挺,薄唇紧抿,英挺得像一把出鞘的利剑。

    本来平稳的飞机突然一个急转,还没来得及去护住路明非,肩上就是一沉,楚子航微微偏头,就看见路明非称得上沉静的睡脸,他慢慢地放松了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靠向了椅背,让路明非睡得更舒服一些。

    幼龙也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虽然长大了一点,但仍旧是胖嘟嘟圆滚滚的一团,他将自己的头搭在小小的两只前爪上,龙翼贴服在脊背上,趴在软垫上睡得正香。
    然而,最令楚子航惊讶的还是洛基。不同于往日冷淡甚至远远避开其他向导的量子兽,此刻他趴在幼龙身旁,将对方护在了由自己身体圈成的保护墙内,眸光温柔。

    还能是因为什么呢?楚子航想。

    毫无疑问。

    但是不行。他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几乎濒临崩溃,随时会爆发狂躁症,然后迎接死亡。
    更何况,如果路明非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那等待他的,是无星无月的永夜,是刺骨的冰雨,是他楚子航一辈子都逃不出去的梦魇。
    ————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那个雨夜里。
    黏腻的血,飞溅的泥,冰冷的雨水和黑影如同跗骨之蠧死死地纠缠着他,从十八岁至今,潮湿的气息如影随形,仿佛浸透了他的骨骼血肉,甚至灵魂。

    他随时准备着直面奥丁拔刀一战,即便像那个男人一样消失在某个雨夜里,被所有人遗忘。

    路明非值得更好的。

    …………

    等路明非再次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而楚子航正襟危坐,眉眼低垂,侧脸俊美得宛如神袛。
    他正在擦拭着村雨。

  • 11#
    ๑乛v乛๑ 回复于:2018-02-23 16:18:25
    ๑乛v乛๑
  • 想看更多进展ww
  • 12#
    沐修 更新于:2018-02-23 17:14:02
    沐修
  • 路明非利落地打开装备部给他的手提箱。

    改装过的沙漠之鹰,两把日本分部赠送的短刀——是他的武器。

    一把狙击枪,一颗被小心收藏在密封的石英玻璃管里的贤者之石,纯粹由精神元素组成的弹头里有红色的光芒隐隐流动。——那是为了防止那头初代种的卵提前孵化成熟的二手准备。
    另外还整齐的码放着数百颗由装备部的炸弹狂人门最新研制的高爆子弹。

    路明非长出了一口气,掂了掂沙漠之鹰,随手一转插进自己的腰间,合上手提箱,对楚子航说,“走吧,师兄。”

    ————
    路明非静静地趴伏在高处,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他的面前架着狙击枪,瞄准镜内楚子航的身影十分清晰。

    虽然由于血统优势让他成为了这个任务的主要负责人,但是楚子航还是抢过了主要的战斗任务。

    路明非叹了口气,完全没办法忤逆师兄啊。

    这念头只在他脑海里闪过一瞬,他的注意力就被瞄准镜里的东西吸引了。

    半人半龙的怪物咆哮着朝楚子航扑去,粗壮尖利的鳞爪泛着冷光径直抓向楚子航的脸,扭曲的面孔上写满对楚子航血肉的渴望。

    楚子航横刀一挡,坚硬如铁的指爪与刀刃迸溅出火花,还未有其他动作,面前死侍的头颅就“嘭”地一声炸开,脑浆黑血四处飞溅,而被爆了头的死侍空空如也的脖子上还热烈地燃烧着一团火焰,像一盏立灯。

    装备部的最新力作,为此还炸掉了两个实验室——据说合乎死亡意义的爆炸美学——谁知道这是什么。

    楚子航回头去看,就看到隐藏在高处草丛中的路明非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查探,几乎就一个呼吸之间,数十只死侍就带着狰狞的咆哮一群群的扑上来。

    楚子航拔刀迎上,飞溅的血液和刀刃闪过的白光伴随着刀刃入肉的快意声响瞬间在尼伯龙根中展开,路明非的子弹裹着的风声呼啸着钉入死侍的头颅,而后猝然炸开,一个个头颅燃烧着的尸体默然停在的原地。
    ——楚子航仿佛在一盏盏明亮的立灯排列成的迷宫中穿行,村雨的刀刃或一触即收,或横砍入肉,一刀必定杀死一只死侍。君焰形成的高温气浪贴着地面席卷开来,最后猝然收缩,轰然爆炸,死侍们的咆哮惨嚎充斥着人的耳朵。

  • 13#
    沐修 更新于:2018-02-23 17:16:31
    沐修
  • 路明非的眼紧贴着瞄准镜,嘴唇紧抿,神情冰冷,修长的手指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他近乎完美地配合着楚子航的行动,明明两人连短暂的精神链接都没有建立过,却默契得叫人惊叹。

    楚子航杀过无数死侍堆成的屏障,踏着尸体越走越远,提刀朝着那只藏在死侍堆中的次代种杀去。

    奇妙的是,这只次代种居然是人形的状态,体表铁灰色的鳞片随着它的呼吸收缩又扩张,如机械齿轮一样拼合,发出锵锵的金属撞击声,关节反转,后肢线条流畅,强劲有力,铁灰色的龙爪长而锋利,体内想必是龙的身体构架,背后巨大的龙翼贴服着微微煽动,狰狞的骨刺倒刺沿着身体曲线延伸开来,却恰到好处的美丽得叫人惊叹。

    失去了楚子航的踪迹,路明非当机立断,迅速收拾了狙击枪,拎着武器箱从高处一跃而下,朝着楚子航消失的地方快速行进。

    次代种仰头一声龙吟,密密麻麻的死侍接二连三地扑上来,楚子航眼睛眨也不眨,周身微微漾起几缕火焰,空气的温度猛然升高,高温灼烧地空间微微扭曲,空气被压缩到极致,君焰形成一圈火浪铺天盖地地卷出去,爆炸成一圈火墙,他握着村雨的手微微一动,踏过被君焰重伤的死侍的身体,迎上了那只次代种。

    刀刃与龙爪硬憾在一起,尖锐的摩擦声带起一阵火花,楚子航收刀上撩,刀背掠过次代种的右臂,斩进旁边扑上来的死侍的脖子里,血液溅上他的眼角,带来一阵烧灼感,楚子航皱了皱眉,一步蹬地,借反冲力旋身抬刀下砍,却被次代种双臂架住。

    一人一龙正陷入僵持,一旁的死侍又一片片地围拢过来,“嘭”的几声枪响,离楚子航最近的几只死侍的头颅突然爆开,远处路明非收起沙漠之鹰,抽出短刀,加入战场。

    他在死侍群中高速移动,手中两柄弧形短刀舞成一片帘幕,S级的血统对死侍们的吸引力完全大过对死亡的恐惧,在路明非的刻意引导下,他们完全抛下了楚子航,转而进攻路明非。

    有路明非的参与,任务推进似乎易如反掌,楚子航村雨横斩,破开层层龙鳞,直接切入次代种的心脏,次代种的黄金瞳有一瞬间的明亮,它仰天一声长啸,全身龙鳞收缩,死死地将村雨卡住,一个硕大的炼金领域猝然铺开。

    楚子航的脸色微微一变,那种初代种的卵要孵化了。

    路明非突然从一旁窜出,单手在次代种头顶一撑,凌空一个翻越到了次代种背后,手中的短刀顺势从对方的脊柱中段插入,狠狠地一搅——次代种的咆哮戛然而止,黄金瞳瞳渐渐失去了光彩——它轰然倒地。

    原本张开到一半的炼金领域又缓缓消失了。

  • 14#
    沐修 更新于:2018-02-23 17:17:54
    沐修
  • 路明非的脸上还粘着血,落在眼角,像眼泪一样,楚子航直觉地不喜,伸手轻轻地擦了两下。

    路明非抬头对他笑,下一秒却脸色大变。

    那么多年在杀戮中养成的对危险感知的直觉让楚子航反射性地去推开路明非,结果只是一瞬间,他感到自己被人抱住狠狠地转了一个身然后被推开,血肉骨骼被破开的声音好像炸响在他耳边——他听见了洛基的咆哮——一股温热的液体溅上了他的脸。

    楚子航抱着路明非,俊美的脸上一片空白,一只死侍就站在他面前,手臂贯穿了路明非的胸口,它低低地自语,像是在狂喜得到了这么好的血肉——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隐藏在一旁等待最后一击的。

    楚子航木然地抽出被龙鳞卡住的村雨,像是尽平生能用出的最大的力气一样,一刀砍断了那只死侍的脖子。

    然后,像终于支撑不住似的,他抱着路明非跪倒在地。

    “……明非?”

    路明非觉得很疼,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好像又有点冷。他觉得自己好像站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好像只站了几秒钟。

    但他又不敢倒下去,因为没有人接着他,结果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命运似乎对他太过眷顾,总在他不自知地陷入绝望时派人来将他拉出泥沼,但似乎对他又太过残忍,没人会为他停留哪怕几秒钟,仿佛救人只是顺手,救完了放他自生自灭。
    路明非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什么,但是命运对他的好承重得让他几乎承受不住,那么多重任压在他肩上,他只能逼着自己一步步走过来,因为没人会想看到原先那只小败狗。对他的残忍也让他承受不住,那么多人一个个地离他远去,他用命换也换不回来。

    如今,仿佛是因为疼到了极致,命运才吝惜地肯给他一个怀抱。

  • 15#
    = = 回复于:2018-02-23 23:52:26
    = =
  • 要虐了吗?可不可以轻点(⋟﹏⋞)心疼
  • 16#
    沐修 更新于:2018-02-28 07:45:35
    沐修
  • 这个怀抱带着血腥气,但很温暖,一双手将他紧紧的抱住。路明非吃力地攀上对方的肩,喃喃低语,血液不断地从他嘴里,胸口涌出来,很快染红了两人的衣服。

    楚子航茫然地低头去听,他抱着路明非的手一紧,眼里酸涩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师兄……我……有点、疼……”路明非努力挤出一个笑,“你带我、回去……我先、睡一觉……好吧?”

    楚子航咬着牙,紧得好像牙关出了血,此刻他的脑海一片混乱,破碎凌乱的信息洪流轰击着他摇摇欲坠的精神屏障,他觉得自己耳边是好像充斥着巨大的轰鸣声,但又好像只听得到路明非一个人的声音。

    他抱着路明非,低声在他耳边说,“不要睡,明非,马上回学院了,嗯?”

    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像被吊在一根细丝上,神智脆弱得只剩下一丝清明,“可是……好冷啊、师兄……”

    失血过多让他的脸苍白无比,原本有神的眼睛失了焦,显得茫然而懵懂。

    楚子航声音颤抖,“明非,不要睡,你再撑一下,师兄马上带你回学院。”



  • 17#
    沐修 更新于:2018-02-28 07:46:36
    沐修



  • 卡塞尔学院的气氛最近有些冷凝,学生会主席和前狮心会会长双出任务,本该是马到成功的事,结果却以学生会主席重伤为结局的惨胜结束了任务。

    楚子航坐在路明非的病床旁,握着路明非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自从路明非在被抢救了一天一夜之后侥幸保住命,他就一直守在对方身边。

    他忍受着来自外界纷杂的精神信息的冲击带来的痛苦,各种负面的情绪不断地朝他涌来,几乎击垮他的精神屏障,楚子航感觉自己的感知里几乎都是模糊的色块和尖锐的嗡鸣,精神图景内的冰雨变本加厉地下,路明非浑身鲜血的样子不断地在他的脑内回放。

    他想,大概等不到路明非睁眼了。

    楚子航起身,在床上人苍白的嘴唇上轻轻地,珍而重之地亲了亲,像是触碰什么易碎的宝物,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守在门外的医护人员听见“嘀”一声门响,被诺玛加固过的病房门被打开,楚子航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还是一副冷淡严肃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

    楚子航对着医护人员略一颔首,“请帮我准备一间隔离室,谢谢。”

    在医护人员惊诧的注视下,他揉了揉额角,说出了下半句,“我可能,要发狂躁了。”

    ——————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天色正暗,他茫然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试着动了动身体,从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声音惊动了旁边的伊莎贝尔。

    “主席?你醒了?”

    路明非扭头看她,声音沙哑,“师兄呢?”

    伊莎贝尔端水的动作一顿,她的量子兽是一只布偶猫,此刻轻巧地跃上床,优雅地蹲坐在路明非身旁。

    “楚师兄……他……发狂躁了……”伊莎贝尔咬了咬牙,一句话断了又断终究还是说完了。

    路明非一惊,拧起了眉,“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

  • 18#
    沐修 更新于:2018-02-28 07:48:06
    沐修
  • “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楚师兄一直守在您床边,直到今天早上。”

    路明非“嘶”了一声,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要去师兄那。”

    伊莎贝尔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主席,你的伤很严重。况且……楚师兄是发狂躁,您……去了也没用啊……导师教授们都在想办法了。”

    路明非一怔,“我是向导。”看到伊莎贝尔仍旧不赞同的神色,他抿了抿唇,“你让医生来检查吧,我听他的意见。”

    闻言,伊莎贝尔松了一口气,笃定医生绝不会让主席下床,听话地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对方一离开,路明非就拉过一旁的镜子,盯着其中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命令道:“路明非,不、要、死。”

    话音刚落,这个仿佛对命运下达的命令就迅速地被执行,胸口狰狞的伤口以可怕的速度愈合,强大的生命力被迅速地注入这个残破的躯壳,受损的内脏和骨骼被修复,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活力,镜中路明非的黄金瞳明亮而威严无比。

    他活动了一下手臂,感到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后,迅速地翻身下床去穿衣服。



    喜欢的话可以给点菠菜嘛?(#/。\#)

  • 19#
    沐修 更新于:2018-03-03 21:53:02
    沐修



  • 就算再怎么不情愿,面对医生的肯定,伊莎贝尔也只能屈服。她带着路明非穿过条条曲折的回廊,最后远远地停在一扇门前。

    “主席,我的权限只能到此为止了。”她看着路明非,咬了咬唇,难得露出了点脆弱,“试图为楚师兄做精神疏导的向导都被打伤了,楚师兄……已经完全失控了……”

    路明非沉默着不说话,只目光沉沉地看着那扇门。过了一会儿才安抚道,“我的格斗可是师兄亲自教的,别担心。”



    路明非独自穿过层层的门和走廊通道,走进隔离室,虽然是用来关人的,但是该有的设施一应俱全,豪华程度堪比五星级酒店。

    “合着发狂躁放飞自我还能凑活着度个假……”他虚着眼吐了个槽。

    下一秒,他就说不出什么话了。

    两条长长的炼金锁链连在墙里锁住了楚子航的双手手腕,而他安静地低垂着头,坐在床边看不清楚表情。

    “师兄?”路明非试探性地出了声,往前走了几步,接着他就看到对方猝然抬起的那双暗金色的眼瞳。

    那双眼睛里几乎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深重的戾气和愤怒。



    洛基狂躁地在楚子航身边打着转儿,看见他就求救似的朝他扑了过来,路明非眼疾手快从精神领域里捞出了黑色幼龙,毫不犹豫地丢给了洛基,然后拔腿走向楚子航。

  • 20#
    沐修 更新于:2018-03-03 21:54:21
    沐修
  • 猝不及防被丢出来,幼龙凄惨地嚎了一声,努力嗬哧嗬哧地扇着翅膀浮在空中,挥着小爪子对着路明非的背影控诉他的暴行。

    接着它一低头,就看到地上仰头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洛基,原本优雅的雪狼此刻竟有些萎靡,尾巴可怜地在地上扫动。

    幼龙心一软,慢慢地降了下去,落在洛基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洛基的头。

    随着路明非的靠近,楚子航盯着他的眼睛越发幽深,身体也下意识地做出了极具攻击性的防备姿态。

    路明非一边冲他摊开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一边慢慢放出了精神触丝探入了楚子航的精神领域,对方的精神领域里仿若经受过一场狂风暴雨的摧残,精神屏障摇摇欲坠,几近破败,透过间隙可以窥见其中肆虐的精神风暴。

    路明非心一沉,张开精神触丝构成网护在了对方的屏障外,拦截了外界杂乱的信息洪流,开始小心地修复精神屏障。

    大概被突然入侵精神领域,楚子航恍惚了一瞬,然后他微微有些茫然地看着路明非,轻声道:“明非?”

    路明非答应了一声,冲他露出了一个笑。

    “伤怎样?”

    路明非拍了拍胸,“没事啦,已经好啦!”

    他正准备凑近点,谁知楚子航微微呼出一口气后,低下头冷淡道:“那好,你先出去。”

    路明非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终于有些生气,“你在发狂躁!”

    “出去!”楚子航闭了闭眼,咬牙道。

  • 21#
    .⁄(⁄ ⁄•⁄ω⁄•⁄ ⁄)⁄. 回复于:2018-03-04 10:20:19
    .⁄(⁄ ⁄•⁄ω⁄•⁄ ⁄)⁄.
  • 想到下一更是什么了,突然兴奋!!!
  • 22#
    沐修 更新于:2018-03-04 11:28:31
    沐修
  • “他妈的,你知不知道你会死?!”路明非上前两步用力揪住了楚子航的衣襟,然而,就算怒到极致他也仍旧小心翼翼地继续修复着对方的精神屏障。



    触手被放开控制,悄然深入了楚子航的精神领域之中,开始平息精神风暴。



    “我知道我在发狂躁,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你出去。”楚子航根本无法直视路明非的眼睛,扭过头不去看他。



    路明非怒极反笑,他看着楚子航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了一片阴影,嘴唇抿着,苍白得看不出一点儿血色,忽然心头一动。



    “师兄,你说……为什么……我进入你的精神领域这么轻而易举?”他掐住楚子航的下颚,强迫对方抬起头。



    他的精神触角几乎是肆无忌惮地在楚子航的精神领域中蔓延伸展,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或者反抗。



    楚子航却不回答,继续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出去。”



    楚子航的眼里好似浮着一片薄薄的冰,将一切情绪,或爱或恨,全都掩藏其中,这样的神情显得他冷漠无比。



    眼前在渐渐模糊,视野里的一切都暗下来,分解成模糊的色块和斑驳的阴影,楚子航耳边轰鸣,他知道自己又要失控了。

  • 23#
    沐修 更新于:2018-03-04 11:30:25
    沐修
  • 死死地告诫自己眼前这个人绝对不能攻击,楚子航冷声道,“我叫你出去!”



    “我偏不!”路明非哼笑了一声,手搂住了对方的脖子,抬起对方的下颚就亲了下去。



    一直苦苦支撑的理智在此刻溃不成军,楚子航完全失控,顺从心意一把搂住路明非劲瘦的腰肢将人带到自己怀中,凶狠地反客为主吻住了对方来不及撤开的唇。



    唇舌激烈地辗转交缠,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角流下来,划过路明非弧度优美的脖颈,一路划进微微敞开的衣襟,留下一道颇有些情色意味的透明水线,楚子航蛮狠地顶开对方的牙关,勾住对方的舌用力地吮吸,舌扫过牙龈舔过齿列,大肆地掠夺空气,啧啧的水声黏腻而缠绵。



    路明非被吻得几近窒息,他一手揽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插在对方黑色的发丝里慢慢梳理,顺服地接受楚子航的亲吻。



    他整个人坐在楚子航腿上,被对方扣在怀里,手臂勒得他生疼,路明非不适地动了动身子,结果下一秒就被人狠狠地压在了床上。


  • 24#
    = = 回复于:2018-03-11 03:48:22
    = =
  • 啊啊啊啊啊
    想看后续啊
    没肉也可以的
  • 25#
    (,,Ծ▽Ծ,,) 回复于:2018-03-11 11:43:30
    (,,Ծ▽Ծ,,)
  • 哨向文!好吃!
  • 26#
    .⁄(⁄ ⁄•⁄ω⁄•⁄ ⁄)⁄. 回复于:2018-03-11 14:52:59
    .⁄(⁄ ⁄•⁄ω⁄•⁄ ⁄)⁄.
  • 好棒!!!
  • 27#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17:10:54 此章有肉
    沐修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喵!坐等次!
      喵喵喵 评论于 2018-04-18 18:45:12
  • 28#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17:11:19 此章有肉
    沐修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29#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17:11:48 此章有肉
    沐修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30#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17:12:46 此章有肉
    沐修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31#
    .⁄(⁄ ⁄•⁄ω⁄•⁄ ⁄)⁄. 回复于:2018-03-11 19:14:00
    .⁄(⁄ ⁄•⁄ω⁄•⁄ ⁄)⁄.
  • 疯狂摇灯打call!
  • 32#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21:45:12
    沐修
  • 路明非睁开眼时下意识想地从床上爬起来,结果刚撑起身,从四肢和腰间传来的酸痛感让他手一软腰一塌“嘭”的一声摔回了床,面部扭曲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后才捱过那阵可怕的感受,他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冷酷地想到,“这算工伤吗?给报销吗?”

    简直像被装甲车来来回回碾了几百遍。

    王八蛋。




    他正思考人生,幼龙就坐在洛基的背上进了门,挥着爪子要抱,路明非冷冷地看了他一样,冷酷道:“玩的开心吗?”

    丝毫没有察觉到路明非的语气不对,它努力地点了点头,结果下一秒就被来自主人的满满恶意糊了一脸,“那你就永远跟洛基在一起吧,我不要你了。”

    “呜——”它一怔,圆圆的眼睛里迅速溢满了泪水,扑着上去要抱路明非,下一秒就被人抱了起来。

    楚子航搂着路明非的量子兽,面色僵硬地看着瘫在床上的人,一开口就是道歉,“对不起,明非……”

    路明非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现在知道道歉了?昨天我求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停?”感受着下身某个被过度使用的地方传来的强烈抗议,再想一想昨天自己被操射了好几次可怜兮兮地哭着求饶却还不被放过的事,那种几乎让人奔溃的快感似乎还残留在身体里,路明非的怒气就止不住地向上涌。

    虽然知道不是楚子航的错,但是得寸进尺的路主席就想闹一闹。

    楚子航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他该怎么告诉路明非——他说的昨天其实是已经是三天前了呢?

    这么一想,他心中愈发愧疚,只能笨拙地道歉。

    楚子航这张脸,这个人,毫无疑问是男神级别的,平日里面瘫冷漠又凌厉,可一旦软下声来低声下气地道歉,加上那张帅到犯规的脸换上了请求的神色,几乎没有什么人能抵抗得了。

    路明非看着他黯然地低声道歉,心想明明被操得半身不遂的是我,怎么师兄你一副被人强暴的样子,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瞥了眼窝在对方怀里的幼龙,冲楚子航张开手,“抱我,我动不了。”

    闻言,楚子航立刻放下了幼龙,俯身勾过路明非的腿弯和后背,将人打横抱起。

    路明非搂着楚子航的脖子,志得意满地偷偷看刚刚惨遭第二次抛弃的幼龙。



    他的头靠着楚子航的肩,隐隐约约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还没回忆起,楚子航低沉好听的声音就轻轻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我已经向学院递交了结婚申请。”

    路明非愣了好一会才慢慢消化了楚子航话里的意思,“靠?!你怎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如果我不答应呢!?”



    “在床上哭着说喜欢我的人是你。”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说道,一本正经得仿佛开黄腔的人不是他,只是耳尖的一点红出卖了他,“而且精神绑定已经建立,你难道还想跟别人绑定吗?”卡塞尔的杀胚说到最后,语气已经带上了杀气。



    路明非震惊地看着他,喝道:“呔!何方妖孽!居然敢冒充我师兄开黄腔?!”

    楚子航冷酷地说,“好槽。”




    这对话进行不下去了,路明非眨眨眼,“校长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

    “他们有什么理由反对?”楚子航反问。

    “血统啊,你是A级,我是S级……”路明非愣愣地回答。

    “你会生孩子吗?”

    “……不会。”路明非一个激灵,马上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

    “很巧,我也不会。”楚子航淡声道。

  • 33#
    沐修 更新于:2018-03-11 21:50:47
    沐修
  • 喜欢可以给菠菜吗?⁄(⁄⁄•⁄ω⁄•⁄⁄)⁄

  • 34#
    (,,Ծ▽Ծ,,) 回复于:2018-03-12 19:40:46
    (,,Ծ▽Ծ,,)
  • 向大大献出菠菜!!!
  • 35#
    .⁄(⁄ ⁄•⁄ω⁄•⁄ ⁄)⁄. 回复于:2018-04-11 01:14:28
    .⁄(⁄ ⁄•⁄ω⁄•⁄ ⁄)⁄.
  • 小心心都给大大了!写的很棒!
  • 36#
    .⁄(⁄ ⁄•⁄ω⁄•⁄ ⁄)⁄. 回复于:2018-04-11 18:47:10
    .⁄(⁄ ⁄•⁄ω⁄•⁄ ⁄)⁄.
  • 大大加油!写得好棒!
  • 37#
    .⁄(⁄ ⁄•⁄ω⁄•⁄ ⁄)⁄. 回复于:2018-04-15 15:43:18
    .⁄(⁄ ⁄•⁄ω⁄•⁄ ⁄)⁄.
  • 大大好棒!
  • 38#
    .⁄(⁄ ⁄•⁄ω⁄•⁄ ⁄)⁄. 回复于:2018-04-18 10:52:14
    .⁄(⁄ ⁄•⁄ω⁄•⁄ ⁄)⁄.
  • 感谢太太!!!不要停请继续!!!!
  • 39#
    .⁄(⁄ ⁄•⁄ω⁄•⁄ ⁄)⁄. 回复于:2018-04-18 10:52:19
    .⁄(⁄ ⁄•⁄ω⁄•⁄ ⁄)⁄.
  • 感谢太太!!!不要停请继续!!!!
  • 40#
    .⁄(⁄ ⁄•⁄ω⁄•⁄ ⁄)⁄. 回复于:2018-04-18 18:43:30
    .⁄(⁄ ⁄•⁄ω⁄•⁄ ⁄)⁄.
  • 太太好棒!!这个设定写得好赞!!而且路明非的量子兽也好可爱!
  • 41#
    = = 回复于:2018-04-18 23:01:52
    = =
  • 可爱,居然还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