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汪水仙/ all法] 狂澜

#汪水仙/4p #圣杯战争私设
6 圈子: fgo CP: 汪水仙 角色: 库丘林 TAGS:
作者
甘草 发表于:2018-01-26 18:42:22
甘草

=============================

   该死的。

如果能预知到眼下这种荒诞的局面,caster无论如何不会动用那个天杀的召唤阵。即便投入使用,也绝对不会产生召唤“自己”的愚蠢念头。因为这几个家伙个个都是狼崽子,没一个省油的灯。他暗自咒骂,如果他能做到,他当然巴不得开口将异彩纷呈的脏话劈头盖脸砸在这些王八蛋和自己相似的脸上。

真是的,别骂人嘛德鲁伊,就算在心里偷偷抱怨老子也能感应到喔。Lancer的声音从他正前方偏上一些的位置响起,并不遥远。因为和自己的声音别无二致所以十分熟悉,硬要说不同的话,可能比自己更轻浮些。

不过也挺可惜的。Lancer继续絮絮叨叨着。我还挺想听听你会用什么样的语调骂出来。但没办法,master的嘴巴太舒服了,老子才舍不得拔出来,要怪就怪berserker占了最好的位置吧。

确实很舒服。话音落下时,lancer明显感觉到自己那话儿被德鲁伊的喉咙狠狠地吮吸了一下。他的口腔由于摩擦和体温而滚烫,对于阿尔斯特男人的尺寸来说又太过狭窄了。Lancer看见他的脸色因呼吸困难而泛起令人亢奋的不自然的绯红,于是耸动他野兽般绷满肌肉的腰,将那巨大的玩意儿更深地戳进caster的喉咙里。他感到他的御主像即将被勒死的鹿一样颤抖了一下,这使他咧嘴微笑了。

不是自称是御主吗,caster的我。德鲁伊努力汲取空气之余,听见另一只他召唤来的反噬的怪物在他背后低哑出声。那声音像是某种在自己的领地里没有天敌的傲慢雄兽要求雌性与自己交配时发出的咆哮,并不震耳欲聋,但袒露着“雌伏或死”的意味。他感到那野兽黑铁般的性器将他身体严丝合缝地灌满,给五脏六腑挤得甚至没有收缩的余地。妈的,他还想往更里面插。

试试用令咒啊。Berserker继续说。他很少会讲这样毫无意义的话,因为caster绝不能把宝贵的令咒用在这种地方。但便宜御主毫无尊严的姿态姑且算是一种取悦,于是他平和地、没什么多余寓意地开口,试图将他称得上匮乏的感情作为回应传递给身前这具跪伏的身体。然后他弯下腰去吻caster光洁赤裸的脊背上的令咒,肉食动物的利齿不轻不重地啃咬着那些鲜艳繁复的魔术纹路。

意料之外地,caster做出了前不久才放弃的挣扎,剧烈幅度仅次于这场闹剧刚开始时的反抗。他成功了。出于好奇,割据着前面的lancer暂时从他嘴里撤出来,让他表达自己的意见。

你们这帮狗杂种。他的语气不怎么激烈,或者说带着节省气力的疲倦和沙哑,像懒洋洋消散在空气里的烟。别他妈咬令咒好吗小狗狗,那玩意儿没了你们都得回他妈的英灵座。

身后的berserker含糊地应了一声,真的听话地放过那些艳丽的花纹。紧接着他捞起caster散乱的蓝色长发攥在手里后扯,勒紧缰绳般强迫他仰起修长的脖颈。男人的喉结因本能的吞咽而上下滚动,lancer猜他把口腔里残留的一点精液也一并咽下去了。他条件反射地向后退缩,berserker顺势又往深处顶了些。

好啦、好啦。张嘴,啊。Caster听见那个混蛋油滑轻佻的腔调,随即尚未吐出的反击再次被那根他恨不得咬断半截的玩意儿堵回胃里。被“自己”们弄成这样,还真好意思说是御主啊。Lancer抚摸着他前额被自己先前揪扯得乱糟糟的头发。真软,比那小鬼的狗毛还软。他叹气。

我操。卧室门开了,半小时被caster支去买啤酒的prototype拎着塑料袋瞠目结舌。我操,我操。

闭嘴。别他妈感慨了小崽子。Berserker和lancer异口同声。caster的目光闻声移向最年轻的自己,一时语塞,转念想到反正也说不出话来,索性不理睬他。

……那,那还要啤酒吗。Prototype尚未从视觉冲击和精神冲击中缓过神来。空气里弥漫着caster偶尔会用的香水的麝香味和说不清道不明的腥膻,他感觉屋子里的温度比外面粘稠,热得像是要给理性蒸发殆尽。

要个屁。Caster撑着lancer胯骨的手往他大腿根牟足劲拧了一把,lancer猝不及防几乎被他掐软,痛骂着将自己和他分开。Caster扭头似笑非笑地盯着状况外的prototype,探出鲜红的舌尖把唇角牵连的lancer的体液卷进去。你就站在那儿看着,小处男。

Lancer爆发出惊人的大笑。他将caster的脸扳回来,用自己濡湿胀大的性器拍打他的脸。

别他妈往老子脸上蹭你的脏东西。Caster偏过头把他的那个狰狞的玩意儿衔在齿间以示威胁。他的牙齿不比另外三个家伙迟钝。

那他妈都是你的口水。Lancer扶着他的后脑的力度陡然增大。我操别咬啊。


事情演变成这种状态,是他们四个人都没有想到的。

在某次亚种圣杯战争中,caster作为从者,先于另外三位库丘林被召唤出来。由于某些原因,他将自己的御主“舍弃”掉了——并非杀掉——他当然要他保持活着的状态提供魔力、但也仅仅是残存最基本的生命反应而已。另一方面,作为caster的职介,召唤其他从者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因此,lancer、berserker以及prototype,作为caster的从者被召唤于现世。

Caster原本认为,同属库丘林这一本源而形成的知己知彼关系对于合作是有好处的。事实上当前圣杯战争的天平也确实如他所料想般倾向己方阵营。但是——


话说回来。Prototype干进去的时候还在嘟嘟囔囔。Caster的后穴在berserker粗暴至极的对待下熟软湿滑,并且相当坦诚地在prototype的性器抵在穴口的时候放缩括约肌发出邀请。哪有魔术师会召唤自己啊?居然还一连召唤三个——目的相当可疑喔?

啊……三个一起果然有点太夸张了吧。Lancer的声音在情欲熏染下变得低而粗,夹杂着略微沉重的喘息。他攥着caster的头发把他青筋虬结的性器塞进他的喉咙里操干,喉管因呕吐感而抽搐着绞着他把他往深处吞。不过也没关系,德鲁伊的话这点魔力溢出也不算什么啦。把我们的小宝宝吓坏了对不对。

这能怪我吗。Prototype抗议。我他妈进来就看见他在给你口交,berserker的尾巴像是要给他开膛破肚。

Lancer没说话。他挺起腰整根没入。Caster因缺氧而浑浑噩噩的大脑叫嚣着这个野杂种要他妈的顶穿喉咙了,然后他感到大股腥黏的精液糊住了他的嗓子和口腔。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几乎是将那话儿呕出去的。不过要是lancer不想退出,他也不可能摆脱他。他想弓起背让肺部扩张起来接纳氧气,但lancer按着他的额头叫他仍然保持仰着脖颈的状态。

咽下去嘛。他听见枪兵喘着粗气,耍赖一样提出要求。催吐令生理性泪水淹没了他的视线,他没力气将它们擦掉,因此也就看不清lancer 的表情。别浪费魔力啊,御、主。他把这两个字刻意咬得很重,这下caster确定了这个王八蛋一定在笑。

射在嘴里的体液确实含有少量魔力,身为魔术师,caster能够精确地感知到lancer的那一丝魔力与自己的具有微妙的相似和不同。Lancer屈指刮下他脸上溅染的精液喂给他,他舔干净了,然后让他的犬齿深深地嵌进lancer的肉里。

是不是有点过分啊lancer?Prototype面露担忧,像是在影之国做了坏事后准备迎接斯卡哈的怒火时的样子。话虽如此,也像当年明知故犯一定要给老师找些麻烦一样,他顶弄的动作全然没有慢下来的意思。

Caster的屁股上留着惨不忍睹的紫红指痕,不用想也知道是berserker干的。你们两个真是,真是,太过分了吧。Prototype看着都觉得痛,伸手替他揉了两把。肌肉柔韧性很好,不像女人的软绵绵。他感觉caster因为这一举动抗拒地扭动两下,随即他收获了德鲁伊的破口大骂。

别骂我们的小可怜了。Lancer笑得前仰后合。你看他被你吓的。换个姿势小崽子,让老子也试试master下面的小嘴。

喔,喔,可以吗caster?Prototype询问即将改变姿势的主体,得到了一句别他妈废话作为回答。于是他将原本跪趴着的caster抱在怀里,甚至舍不得拔出来,就着连在一起的状态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屁股朝他高高竖立的那话儿坐下去。

Caster跪了相当久的膝盖在床上磨得泛红,两条修长的腿面向lancer大开,脚趾蜷曲着勾乱床单。交合处红肿得一塌糊涂,年轻的库丘林只有年龄比他们小,尺寸并不逊色,那粗大的肉棒带着穴口红肉一进一出,被不知属于谁的体液浸湿,反射着晶亮的水光。Caster在berserker的时候就已经射过一次了,小腹连同胸口都湿漉漉的,而仍保持着微微勃起的状态,随着身后抽插起伏摇晃着来回拍打。

他妈的。Prototype听见caster断断续续连不成句的嘶哑嘲笑。他喘得很厉害,说话时不可避免地漏出压抑不住的闷哼。真要命。该说人不可貌相吗,瑟坦达。这不是干得很带劲嘛。

Berserker放下啤酒正准备继续加入到这场混乱不堪的性事中,就看见一脸蠢样的年轻人眼睛亮闪闪的,揽着caster腰身的手臂骤然箍紧,提胯猛刺进去,还在兴奋地叫嚷。再叫一次,caster,叫我名字。

德鲁伊毫无防备地遭受强度骤升的刺激,呻吟声失控地高昂起来。瑟坦……呜。berserker将半勃的性器塞进他嘴里开始抽插,以此把那个令人难堪的名字堵回去。他尚且不习惯在做爱时把对方当做人而不是工具来对待。Caster的感受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反正总会爽到不是吗。

别叫那个名字啊蠢货!Lancer听见乳名简直浑身发麻。他正摸索着紧紧绞咬着prototype的穴口。灼烫,湿润,他感觉有什么在那被操干得脆弱红肿的薄膜般的皮肤底下蠢蠢欲动。可以,他想,虽然可能有点辛苦,不过再进去一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他抬头看向prototype打算开口叫他挪个方便。

再叫一次嘛。年轻的库丘林撒娇般将下颌搁在caster颈窝央求着。但无论是他下半身一次又一次原始冲动式的狂热冲撞还是berserker塞在caster嘴里的东西,都令caster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行行好,你闭嘴。Lancer呵斥。丢死人了。

为什么?瑟坦达也是你们的名字啊?有什么不能提的?Prototype不满。他还想再反驳,倏地被潮湿而柔软的舌头堵住了嘴巴。

Berserker扼着他的喉咙与他交换了一个残暴的吻。他比较了一下,认定跟prototype接吻比跟另两个自己舒服些。不抽烟的年轻人嘴里没有苦味。

Prototype毛骨悚然。他一时忽略了接吻这件事,还以为berserker要掐死他。然后他们的舌头和唾液纠缠在一起,berserker的接吻方式像是要将捕获的猎物撕扯入腹,弥漫着血腥味和舌尖强烈的尖锐刺痛感。

你咬我!?Prototype好不容易捱完了这个漫长的吻,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和委屈。都咬破了!

Berserker冷着脸移开视线。

Lancer在旁边幸灾乐祸。你活该。他的性器前端已经挤进去了一半,将caster可怜的穴口撑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他摸了把caster的大腿根上凸起的筋安抚性地揉按,企图用又麻又酸的快感掩盖掉caster后穴被扩张到极致的痛楚。舒服得这儿都在打颤了啊。他的手掌在德鲁伊大腿内侧的细嫩软肉上恋恋不舍地摩挲。

片刻不停堆叠成不知多少次高潮的快感将森林贤者的理智吃干抹净。两根尺寸狰狞的玩意儿在难以启齿的那处蛮不讲理地杵捣翻搅着,一根暧昧地碾过敏感点,另一根立刻迫不及待地填补肉壁间的空隙,不给他半秒缓和的余地。他被夹在lancer和prototype中间,几乎瘫软在后者身上。起初后者还试图让他自己动,不过很快就放弃了。捏着他的腰凭自己的喜好肏干似乎更爽利。在此起彼伏的媟狎深重的喘息声中他听见lancer问他是不是在哭,不过也可能是prototype问的。他妈的这还用问吗,如果那条疯狗能把那玩意儿从老子嘴里拿来让老子喘口气,老子他妈的也不会掉眼泪。

Caster,caster,你还好吗。他听见prototype在他耳边呼唤他。那个,我射在里面行吗?

你他妈觉得他能回答你吗?Lancer眯缝起猩红的眼睛。他俯首凑进prototype的脸,滚烫的呼吸喷打在他的嘴唇上。他在索吻。Prototype拒绝了。我他妈才不想亲你,你抽烟。

Caster含着berserker的东西笑得呛咳起来,berserker从鼻腔里发出嗤声。Lancer咧开嘴,狠狠顶了一记泄愤。

爱亲不亲,小狗崽子。反正都是魔力,浪费了德鲁伊要心疼的。是吧?


辛苦你啦caster,多谢款待——Lancer拖长餮足的尾音,随后几乎从床上跳起来。你他妈拿烟头烫人什么毛病?

爽吗。Caster赤裸着趴在床沿抱着被子笑,收回摁在lancer大腿上的烟卷叼进嘴里。按你鸡巴上更爽。

骨质巨尾无声无息地搭上他青一块紫一块的腰。Caster任由它去了,他实在没多余的力气去管它。

Berserker靠在床头懒洋洋地往胃里灌啤酒。冰凉的气泡酒液能让他的体温降下来,也能缓解喉咙的干涩。他的视线散漫地落在caster布满他们的痕迹的光洁脊背上,在鲜红的令咒上定格半晌,便顺从着强健且美好的轮廓肆意搜刮起来。

德鲁伊,德鲁伊。年轻的库丘林跟他共享一条被子,磨磨蹭蹭地挤到caster旁边。你再叫一次好不好。

Caster黯红的眼珠向他的方向滑去,然后在另两个库丘林慌张的阻止声中露出报复性的笑容。

“瑟坦达。”

==========================


End.


    1#
    (,,Ծ▽Ծ,,) 回复于:2018-01-28 23:48:51
    (,,Ծ▽Ծ,,)
  • 啊啊汪水仙好吃!法狗总受更好吃prprprprpr
  • 2#
    .⁄(⁄ ⁄•⁄ω⁄•⁄ ⁄)⁄. 回复于:2018-02-02 18:42:50
    .⁄(⁄ ⁄•⁄ω⁄•⁄ ⁄)⁄.
  • 真好吃!感谢款待
  • 3#
    (  ͡°  ͜ʖ  ͡°) 回复于:2018-02-08 20:22:23
    (  ͡°  ͜ʖ  ͡°)
  • 好棒!!!喜欢
  • 4#
    .⁄(⁄ ⁄•⁄ω⁄•⁄ ⁄)⁄. 回复于:2018-02-17 20:07:36
    .⁄(⁄ ⁄•⁄ω⁄•⁄ ⁄)⁄.
  • 啊!刺激
  • 5#
    ( ´◔ ‸◔') 回复于:2018-02-17 20:07:40
    ( ´◔ ‸◔')
  • 啊!刺激
  • 6#
    = = 回复于:2018-03-02 01:54:01
    = =
  • 啊呜呜呜呜我爱狗水仙!
  • 7#
    .⁄(⁄ ⁄•⁄ω⁄•⁄ ⁄)⁄. 回复于:2018-04-17 04:12:31
    .⁄(⁄ ⁄•⁄ω⁄•⁄ ⁄)⁄.
  • 超棒!!!汪水仙而且還是C汪總受吃得無敵滿足!重看十幾遍
  • 8#
    .⁄(⁄ ⁄•⁄ω⁄•⁄ ⁄)⁄. 回复于:2018-04-18 11:17:17
    .⁄(⁄ ⁄•⁄ω⁄•⁄ ⁄)⁄.
  • yooooo
  • 9#
    (  ͡°  ͜ʖ  ͡°) 回复于:2018-05-15 13:16:34
    (  ͡°  ͜ʖ  ͡°)
  • 相对稳重的法狗,被狂气的自己们折腾的不轻啊,由此可见不一定从者越多就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