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捉鬼录

钟大人散漫捉鬼的故事
0 圈子: 三国 CP: 钟荀 权逊 角色: 钟繇 荀攸 孙权 陆逊 TAGS: 小白文
作者
小柴胡 发表于:2015-04-20 08:52:26 有肉
小柴胡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小柴胡 更新于:2015-04-20 08:52:57
    小柴胡
  • 一、

    1.

    翠微山下翠微镇上,有一个书院,名叫翠微书院。这是镇上唯一的书院,因此镇上的孩子们都在这里念书。

    “竽瑟空侯琴筑筝,钟磬鞀箫鼙鼓鸣。

    五音总会歌讴声,倡优俳笑观倚庭……”

    正是清晨读书的好时间,书院里朗读声此起彼伏,荀攸站在学生们面前,仔细数了数人头。一、二、三……正数着,窗外就有一个头顶飘过。“容嘉!”荀攸走出来,低声喊道。“是!夫子早!”被点名的学生此刻正小心翼翼的赔笑着。

    “你又迟来了,今日罚你打扫院子!”荀攸拍了拍容嘉的头,佯怒道。

    容嘉连忙点头哈腰,一溜小跑进了屋。

    日头斜下,荀攸结束了一天的课。书院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结伴回家。容嘉很自觉的拿起了扫帚,去打扫院子里的落叶。荀攸则整理好书本,也拿着布帮他擦桌子。

    “荀先生,你们还在这里呀,”说话的是翠微书院院长的女儿,阿鹜姑娘,她转头看到了容嘉,“容嘉,又是你捣蛋吧!”

    “阿鹜姐姐!”容嘉一抬头看到阿鹜进了院子大门,笑容才刚浮上脸,就被阿鹜无情地打击下去,于是又心虚地低头专心扫地。

    “阿鹜姑娘有何事?”荀攸见阿鹜似乎是专程过来找他。

    “你叔叔正找你呢,说是昨天就说好今日一下课就回去的,这天都快黑了也没见你。正巧我在,帮他过来看看你是否在这里。”阿鹜说得轻松。

    荀攸一拍手直说忘了,多谢阿鹜姑娘。不过容嘉还没罚扫完,他决心给容嘉立点规矩,不能半途而废,再者他回家与容嘉顺路,也正好可以将容嘉送回去。

    容嘉此刻偏长了双顺风耳,跑过来一脸诚恳地对荀攸和阿鹜说,“荀先生您先回去吧,我昨天跟对街的董老板约好了一起去捉山鸡呢!他好不容易才答应我的!我们往山里去,跟您才不顺路呢!”

    “董老板,哪位董老板?”荀攸没听说对街有什么董老板,询问地看了看容嘉和阿鹜。

    阿鹜摇摇头,她不常来书院。

    “就是……您出了院门往后走才能看到,董老板开了家斗鸡店,很多学兄都去呢!我在他那边斗鸡,老是输,求了他好久,才肯带我去抓一只厉害的山鸡。”容嘉着急形容,手脚并用,“而且董老板高大大的,不会有危险的,您放心回去吧!”

    “那……好吧,明天可不许再迟到!”荀攸仍然有些迟疑。

    “好好好!您慢走!”容嘉非常有诚意地鞠了一躬。

    走过两条街,就到了阿鹜的家,阿鹜完成了传话的任务,表示不跟着去荀攸家了。于是荀攸一个人回到家中。荀攸自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由叔父荀衢抚养长大,两人自然是情同父子。要说有不同的,就是荀衢对待荀攸,恐怕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上心,生怕怠慢了他自己往后无颜面对兄长。这一点荀攸也知道,于是也就更加孝顺。

    “叔父,我来迟了。您怎么不在屋里等着?”荀攸见到叔父,先是施了一礼。

    荀衢见到荀攸后,仍左右张望,“阿攸,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的,阿鹜姑娘呢?”

    “阿鹜姑娘自然是回家了,怎么了?”荀攸边回答,边搀着荀衢往屋里走。

    “哎……”

    “叔父,您昨天说的,该不会是阿鹜姑娘吧?”

    “自然是她,阿鹜姑娘温柔贤淑,你要是也觉得好,叔父择日去为你提亲,”荀衢顿了一顿,又转头看荀攸,“嘶,我刚才已向阿鹜姑娘说了此事,她没同你说起吗?”

    听到这话,荀攸无奈地笑了笑,“阿鹜姑娘只说您找我,没提起呀。”

    “哎……”荀衢又叹了口气。

    书院里,容嘉手里拿着扫帚,心却早已飞向了斗鸡店。他近几日天天放学后就扎根在斗鸡店,斗鸡店其实刚开张不久,老板是位从西北来的中年人,名叫董卓,生得人高马大,又因为西北人多有浓密毛发,蓄了一脸的胡子,加上粗犷的西北口音,很是有震慑力。

    容嘉起初有些怕他,但是去的次数多了,渐渐发现,这位老板除了爱喝点酒,经常浑身散发着酒味外,其实人还不错。更因为他养了许多斗鸡,便轻易地获得了包括容嘉在内的许多翠微学子的崇拜。于是容嘉越发爱去斗鸡店。

    他匆匆扫完了院子,检查了门窗后,拎起包就奔向对街的斗鸡店。

    “董老板!董老板!我来啦!我们出发吧!”

    “哈哈哈,是小容子过来啦,我关上门我们就走吧。”从屋里传来浑厚的应答声。容嘉听到这话,便没进店里,只在屋外等着。

    等董卓关好店门,容嘉便拎着包跟在他身边,朝着翠微山的方向走去。董卓的步子迈得大,容嘉在一旁,有些吃力,有时候不得不小跑一阵才能跟上。两人走到翠微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容嘉人小,胆子也不大。他望了望幽深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间小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更贴紧了董卓。

    董卓边走边跟容嘉说明,他们现在大约要在什么样的地方找怎么样的山鸡。但是他浑厚的声音与周围翠微山上的狼叫虎吼融合在一起,在此刻的容嘉心里,形成了一次规模不小的撞击,他更害怕了。待听到董先生在半山腰处有一处临时住所时,容嘉打鼓的心暂时定了定,只管眼观鼻鼻观心地跟紧董卓。

    “到了!”董卓眼尖地看到一处简易的茅屋,抬起手指给容嘉看。

    容嘉也应声发现了茅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屋子,董卓点亮油灯,笑着说抓山鸡的工具都在里面,你进去挑吧。

    抓山鸡最重要的无非是一张网,于是容嘉口中叫着“网、网……”地开始找起来。待到容嘉终于选好称手的工具,回头拿给董卓看时,容嘉发现董卓手里早已拿着一张网。只是这网看起来与他平时抓鸡斗狗时候用的那些网有点不同。它是金色的,在油灯灯火的辉映下,正一闪一闪着。是件宝贝。

    “董老板,这是什么网?看起来真不错!”容嘉有些好奇地问,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

    董卓没避开他的手,待到容嘉的手触摸到网的时候,才开口答道,“是给你用的。”

    这话说得平静,容嘉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到他回味过来意思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整个捆进那张金色的,一闪一闪的网里了。

    容嘉不明就里的挣了挣,网随着他的挣动越来越紧。董卓的声音仍然是浑厚又平静,混合着翠微山浓重的夜色,无端端平添了几分寒意,“你在这张网里,安心待着,不消片刻功夫,就会变成一只羽色亮丽,斗志昂扬的山鸡。到时候我带着你去斗店里那些鸡,你一定满意。”

    听到这里,容嘉害怕地浑身抖起来。董卓平静的声音和严肃的表情都告诉他,不是开玩笑。然而他越抖,网收得越紧。窗外山风呼呼吹过,没多久,容嘉感觉到了手掌传来的异样感觉。他往手上看去,发现手背上长出了羽毛。容嘉盯着羽毛看了会儿,终于是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先生……呜呜呜……”

    而董卓的心情越来越好,他觉得这就是挑小孩子下手的好处,不需要太花力气。他只需要准备一张网,猎物就会自己钻进来。他给油灯添了一回油,顺便剪了剪灯芯,再回头时,容嘉已经不见了。

    又一只山鸡诞生了。

  • 2#
    小柴胡 更新于:2015-04-20 08:53:24
    小柴胡
  • 2.

    吃过晚饭,荀攸陪同自己的两位小堂弟温习完功课,早早地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荀攸照例起了个大早,踱步至翠微书院。有好学的学生来得更早,荀攸对于已经有学生埋头苦读的情形,感到甚是欣慰。他想,如果容嘉也有这么好学,他可以省心不少。想到容嘉,他不禁又摇摇头。

    早课完毕,容嘉仍没有出现在书院。荀攸请门房先生往容嘉家里走一趟,门房先生动作很快,跑回来说容嘉也不在家。容嘉的父亲这段日子出门行商,家里差了仆人过来询问,荀攸于是带着两个容府的仆人一起往翠微山上找去。

    “容嘉!容嘉……”

    仆人们嘹亮的喊声只在绿树成林的翠微山打了个转,带回同样着急的回声。没有容嘉的身影。

    这回仆人们真急了,回去怎么向夫人交代。

    三人走到半山腰时,发现了一处茅屋。容府的其中一个仆人,从前经常上翠微山,从来没见过这里有这样的住所。于是三人决定前去看看究竟。仆人上前敲门,没有人开门。三人等了一会儿,想可能此时主人并不在山上,正想回头,另一个仆人不甘心又敲了两声。这回里面有了声响。

    是山鸡的叫声。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原来这里是猎人抓捕山鸡的茅屋。

    正要往回走,茅屋里头又传出来叫声,是有规律的三声短叫一声长叫,听着怪异,直到被粗暴的打断。似乎是有人猛击了山鸡的头部,山鸡的叫声瞬间偃旗息鼓。

    这时仆人听出了里头人的声音,“荀先生,里头似乎是山鸡店董老板的声音啊,我前些天去那边找小公子,听见过他的声音。”

    于是另一个仆人再次上前敲门,这回董卓终于被这锲而不舍的敲门声打动,来开了门。

    “董老板,我们的小公子昨日随你上山,他可在里面?”

    董卓打量了门外三人,两个不甚强壮的仆人,和一个干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从心底里打算轻视这三位不速之客。

    “他在。”他侧过身让三人进门。等到三人都已进了门,他在身后关上门,同时犹豫了片刻要不要上锁。两个仆人正专心找自家小公子的身影,走在后头的荀攸回头望了一眼董卓。董卓也望了他一眼,最终决定不上锁。

    “在那里。”董卓的声音又响起,手指向墙角。众人朝他所指的方向看了看,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昏厥了的山鸡。

    “这就是你们的小公子。”董卓的声音已经藏不住笑意,说罢他拿起放在墙边的棍子。

    董卓手起棍落,两个仆人应声倒地。不过饶是他动作再快,撂倒两个人后,荀攸也反应过来了。他向门边跑去,却不料身后原本就身形高大的董卓,哈哈大笑着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他已完全变成一个庞然大物,影子几乎要笼罩整个茅屋。还是正午的茅屋,突然间暗下来。荀攸已拉住门把手,正要拉开门,突然身体一轻,他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脖子,拎起来了。

    被卡住脖子的荀攸,呼吸困难,他颠着脚,双手扒拉着卡住他脖子的手,费力挣扎着。等到脸快要变成猪肝色,他终于让自己成功说出一句话,“你……是谁,把……容嘉……怎么……了!”

    董卓听他费力的说话,心情也愉悦起来,大发慈悲地要告诉他真相。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关心别人,那我就告诉你吧,免得你死不瞑目。”

    原来董卓来自西北凉州,他年轻时在家乡发现一本书上记载着一种成仙的方法。要吃足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借助童子的灵气,将自身污秽洗净,再寻一处清修之地,修炼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成为神仙。

    而如今,他已经吃了一百童男,一百童女,不仅感觉自己越来越健壮,甚至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有了仙术,他于是更笃定那书上记载着的,乃是真正的成仙之术。

    董卓说着说着,说到那书上的精妙之处,越发激动起来,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手上抓着的人,不知在何时已没了动静。他可能因为无法呼吸而昏厥了吧,他想。

    那我就送你上路吧。董卓心里想着,手上便用了力气。脖子处传来清脆的咔擦声,荀攸浑身震了一下,很快瘫软了下去。

    董卓对此很满意,他替荀攸寻了个角落,将他与同来的两个仆人扔在一起,准备回翠微镇去。然而他刚要迈步,身后就有人出声叫住了他。他心里一惊,这里除了他,哪里还有活人。他猛地转身回头,惊讶地看到了前一刻被他扔在地上的荀攸,此刻正十分勉强地爬起来,咔擦作响的脖子提醒着董卓,这个人确实是被他掐断了脖子的荀攸。看样子,声音正是来自于他。

    董卓心里想,真是一个顽强的人。正要说话,荀攸却先出声了。声音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

    “哈哈哈哈……”荀攸也在笑,笑得十分夸张并且毛骨悚然,而且他的脖子仍然不合时宜的在发出声音。

    “董卓,你还没成仙,不如我先让你做鬼吧。”

  • 3#
    小柴胡 更新于:2015-04-20 08:53:41
    小柴胡
  • 3.

    钟繇有了新的助手,心情好了起来。他略施法术,给宋翼变出个人形,带着他来到自己经常来的茶馆。此刻宋翼正在适应自己新的身体,他摸摸自己的额头,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还算满意。钟繇喝了两口茶,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那个身体已经入土为安,从今往后你就在这个身体里吧。还是……你更愿意用你原来的身体,我可以……去给你刨出来……”

    宋翼听到这里,赶紧苦笑着说,“大人,就让他安息吧。”

    钟繇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说话,突然觉得有些异样,似乎是哪里的恶鬼又在作祟。于是对宋翼说,“小伙子,你运气不错,一来就有活儿干啦,走吧。”

    宋翼还愣着,见他真要走,立马跟上他。

    钟繇拈起手算了算方位,抓住宋翼的肩膀,一个转身两人便不见了。

    董卓对于前后差别如此大的荀攸有点好奇,他等着荀攸的下一步动作。但是荀攸说完话,却没再看董卓,反而转身低头,脸上露出了悲悯的神情,看了看被董卓称为容嘉的山鸡。他又将头转回来,脖子又是一阵声响,他有些悲伤地问董卓,容嘉已经死了吗?

    董卓笑笑,不打算回答他。

    见董卓没反应,荀攸收敛起悲伤的神情,表情开始变得狰狞起来。

    董卓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寒意。他看着荀攸的身体不动了,然后又独自挣扎了一会儿,最后从头顶升腾起一股黑烟,霎时间占满了整个屋子。这股黑烟从四面八方向董卓袭来,似乎是要从他的眼睛、耳朵侵入体内。黑烟的动作过快,董卓一时没来得及保护自己,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得黑烟嗷得一声弹开去,最后又回到荀攸体内。

    “住手!孽障!”此刻两道光出现在茅屋内,董卓定睛一看,两道光又变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一手拿符一手执剑,分明是个捉鬼的道士,他倒是放了心。

    来人正是钟繇和宋翼,钟繇说罢便拿起手中灵符念念有词,荀攸的身体随着钟繇的符咒又一次挣扎起来,最后只能躺倒在地。

    钟繇注意到角落还躺着两人,呼吸尚在,应该只是昏厥,便没有去管他们。转过头看了看他们身边的山鸡,皱了皱眉,又从怀里掏出另一符咒,对着山鸡开始念咒,慢慢地山鸡变回一个小孩的样子,仍然昏倒在地上。钟繇看着地上的孩子,摇了摇头。

    等钟繇处理完这边事务,那边荀攸早已没了动静。

    董卓见危险解除,笑着要上前道谢。钟繇看了他一眼,转头继续盯着地上,最后叫来宋翼,让他带着董卓下山,自己则留在茅屋里,等地上的人醒过来。

    宋翼领命,带着董卓下山,不过说是带着董卓下山,他也不认识路,其实还是由董卓走在前方,他跟在后方。

    等到董卓回到翠微镇,宋翼再度回到山上茅屋时,发现原本躺在地上的人都已起来了。钟繇正在对其中两个大人说话,剩下的小孩只是呆呆的站着,对眼前的情形全无反应。看样子是七魂失了六魄,已经傻了。

    两名仆人最终带着他们傻了的小主人回到山下,钟繇则背起荀攸,与宋翼回去地府。

  • 4#
    小柴胡 更新于:2015-04-20 08:53:59
    小柴胡
  • 一、

    4、

    又是一天。

    钟繇忙过一个上午,发现紧急的事务都已处理完毕,决定给自己放小半天假。

    他把身上厚重繁复的衣服换下,找了件轻便的代替。知会过宋翼,转身走出了供奉他的钟公庙。

    他要去不远处的抱犊山。

    由于并不远,钟繇没有打算动用法力。他没有繁重的担子,轻装简行地迈步走向了抱犊山。

    抱犊山,是钟繇小时候和叔叔选择的清修之地,他在那里长到二十岁。去往抱犊山的路,就刻在钟繇的脑海里、心里,他闭着眼睛,都能准确找到方向。

    春光很好,钟繇听着路上的鸟鸣声,步子不自觉地轻快起来,他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抱犊山上植树多,层层叠叠的树从远处一眼望去,将整座山覆盖起来,只显出了一片深沉的翠绿色。穿过树林,钟繇轻车熟路地向自己的小屋走去,不出意料的在屋外就看到了荀攸,此刻他正支着桌子,背对着小屋,与自己对弈。钟繇有心放轻脚步,然而步子踩在枯叶上,带起了一片沙沙声。

    注意到有人来,原来就不十分专心的荀攸立刻抬起头来。

    见是钟繇,荀攸站起身来,笑着拱手打招呼:“元常兄!”

    钟繇没想到立刻被发现,苦笑着也回礼,“哈哈哈,公达,我没有打扰你下棋吧?”

    “解闷的,无妨。”荀攸向钟繇指了指身前的凳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在钟繇坐下后,进屋沏了一杯茶。

    钟繇托起杯子,小口饮着茶水。开始讲述那天的经过。

    “……如此说来,元常兄竟是救了我一命。”荀攸听完钟繇讲述的过程,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的伤疤还没有消退。

    钟繇被荀攸出神地摸着自己脖子的动作逗笑了。

    荀攸不知钟繇在笑些什么,然而知道他是在笑自己,不禁有些臊。他刚要低下头去,就听得钟繇又开口说:“那日被邪灵入侵体内,之后的记忆大概只是暂时不见,待你身体恢复,应该能记起当时所发生的事情。”

    接着钟繇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身来,”这里,“他指了指地,说道:“是抱犊山,山中没有野兽,山下的村民也住得远,你可静心在此养病。”

    荀攸点了点头,很感激他的帮助。他醒来时,就在此处,身边只有一个稍许冷漠的人在照顾他。然而过了一天,发现此处甚是安全,也就放下心来。

    钟繇大概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有些赧赧地笑着说:“说起来,有件事情要向你道歉。我同我的手下将你救回来后,便有要事脱不开身,这才将你托付于一位朋友,他虽然为人较为冷漠,但其实是个好人……”

    荀攸对此并不介意,便截了他的话:“我向你道谢才是,又何来你向我道歉的道理。”

    他顿了顿,接着又开口说道:“不过,元常兄,攸有一事相求。”

    “何事?”钟繇听他口气认真,不禁也严肃起来。

    “我叔父,就住翠微镇上,如今我生死不明好几天,他该十分担心,劳烦元常兄替我告知一声,就说阿攸如今很好。”说到这里,荀攸停了下来,钟繇以为他要转达的话到此为止了,谁知荀攸又开口道,“从我叔父家向南走过两条街,是翠微书院院长家,请你也转告那家的阿鹜姑娘,就说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等在下了。”

    钟繇听得这话,刚才想说的话已然忘记。他想荀攸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他没骗过他。

  • 5#
    小柴胡 更新于:2015-04-20 08:54:31 此章有肉
    小柴胡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6#
    冰冻凉粉 回复于:2015-04-25 11:03:15
    冰冻凉粉
  • 终于吃到钟荀的文了QAQ

  • 7#
    ⑤号床 回复于:2015-05-09 21:37:22
    ⑤号床
  • 冷不丁吃到了权逊肉!!!!等我冷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