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南风知我意

听说炼神的脑洞可以为所欲为……
7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齐 角色: 张衍 齐云天 TAGS:
作者
纵使相逢应不识 发表于:2017-12-12 21:56:52
纵使相逢应不识

南风知我意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题记


》》
玉带围江山,两分天下中。
承源峡的江水再过千百年也还是如出一辙的浩荡,滚滚浪潮自祭天岭轰然而下,冲出一片天地苍茫。人间二月,成江两岸正是一片桃红柳绿,只是春寒料峭,未曾有多少游人出行,江上一片烟水渺茫。
云遮雾障间,一苇横江徐徐逆流而上,在水面划出转瞬即没的痕迹。
青衣的修士仍伏身在小舟边沿沉沉睡着,长袖带水,一本道经落在脚边,偶尔被江风吹得翻过几页。
忽然间,水中某种极微弱的波澜惊醒了他。青衣修士抬起头,将散乱的长发拨回耳后,露出一张年轻端方的脸。他微微眯起眼,望向茫茫水雾的深处,随手振去一袖水意,站起身时衣袍上的清风曲水纹隐约可辨。
“可是溟沧的齐云天齐道友?”
有声音自云水间遥遥传来,带了几分疏朗之意,惊起一片水鸟磔磔飞远。
齐云天望着那片江上水雾,一点点看着声音的主人自一团模糊的影子逐渐显露出轮廓——一开始只能得见一袭黑衣随风翻飞不定,随即才看清那袭黑衣映衬着的俊朗面孔。来人有副好皮囊,若是赶上成江一片的踏青时节,这副模样怕是免不了掷果盈舟。
黑衣的道人步履从容地踏水而来,停在他走前不近不远处,齐云天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剑一般的骄傲与凛然。
“正是。”他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打了个稽首,“敢问尊驾台甫?”
那人目光在他脸上逗留了一瞬,随即还以一笑,回了一礼:“贫道离忘山张衍,有礼了。”
离忘山。
齐云天在心中咀嚼了一下这名号,一时间不大能想起是何来历,而眼前这道人,分明修为精深,断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更何况观其气度举止,颇有一番大家之风,非久居高位者不能有。
“原是张道友。”齐云天略微点头,虽拿捏不准对方来意,却也不露分毫异色。
“道友可是要去往那斗剑法会?”张衍负手而立,一江滔滔浪潮在他脚下不敢半点造次,“贫道亦无同门相随,不如你我一道?”
齐云天对上那深邃悠远的目光,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面前这个张道人并不该是个多么热切亲近的性子,可对方独独拦下了自己的船驾,还一语道破了自己的身份……溟沧甫遭大乱,此番十六派斗剑,自己是唯一的人选,孤身赴会一事想必也在玄门之间传开。是否有人想借此做一番文章?又或者是带了别的什么目的。
也罢,无论是为什么都无所谓,静观其变,谋而后动便是。
那些思虑在心中转过一瞬,他仍是谦和得体的样子:“张道友如此盛情,在下却之不恭,不妨上舟一叙。”
何况眼下正在江上,四面环水之地,任这张衍有再多手段,他也不惧。
张衍定定地看着他,半晌后忽地一笑,施施然踏上船头:“久闻溟沧派齐真人惊才绝艳气宇绝伦,今日一见,传言不虚。”
齐云天与他各自坐下,只觉得从这样一个人口中听得恭维之词实在古怪:“张道友说笑了。”他心中仍是疑惑此人所说的离忘山,有意想要试探一番,当下垂眼一笑,“张道友一身妙法神通深藏不露,想来此番十六派斗剑,当可见道友一展身手。”
“齐道友怎知我是来参加斗剑法会的?”张衍眉头一挑。
齐云天闻得这一句反问,眉尖微动,衔着一丝心平气和的笑意不作声地审度了他一眼——这张衍一身气机非比寻常,虽看不出来历,但那股傲岸之势却是压不住的。这样的人,不为十六派斗剑而来,又能是为了什么呢?
此人身上有一缕剑意锋芒,可又不似少清弟子的做派。至于玉霄,更不大可能……可似平都教元阳派那等宗门,却也出不了如此人物。若要参加十六派斗剑,自然得是那签过法契的十余家门派出身。离忘山……玄门中寻不到可能,莫非是魔宗弟子?
这般揣测也无甚意思,既然撞上门来,一试便知。
江上忽然轰隆一声巨响,炸开一道冲天而起的水柱,震得四面山岳俱是摇动,浪头猛地掀起这一叶扁舟,就要连船带人一并打入水中。
齐云天抬手一招,那水浪却势如狼虎,不过一顿,便又拍来。
张衍一抖袖袍,便有烟煞漫出,眨眼间轻而易举镇压了一江波澜,将那滔天之浪按捺回了江中,几乎是从容不迫地将小舟稳住。
齐云天修《玄泽真妙上洞功》,于水汽最是敏感,在烟煞与江水接触的那一瞬间,便从中觉察到了一股伟岸之力。他出身三大玄门之一,更为溟沧十大弟子首座,见识过不少神通广大之辈,却没有谁能及得上面前这人。
光是那一缕烟煞,以自己丹成二品,也不能及。
他目光自水上收回,心中仍有些惊疑,就要转头与对方继续温言周旋,一袭黑衣已是压至眼前。齐云天猝不及防被他摁倒在船头,双方气息交汇,那一瞬间他只觉得仿佛剑寒盈睫,锋芒贴过颈侧。
“张道友这是何意?”齐云天仍是端然微笑着。
“齐道友想一试贫道手段,敢不从命?”张衍似笑非笑,抬手替他将一缕散乱至眼前的碎发拨开,“齐道友不嫌贫道在北冥真水面前班门弄斧便好。”
齐云天目光不变,心中却已知此人对溟沧道术极为了解,又排除了几个可能。他轻笑一声,倒也不急着起身:“道友过谦了。既然已是开门见山,有何来意不妨直言?”
张衍似要望进他的眼中,有那么片刻的专注,随即又被笑意盖去。
齐云天感觉到他俯下身,几乎是贴在自己耳边沉声开口,字字分明:“齐道友,你我有缘,此番十六派斗剑,贫道特来相助。”
那话语缓慢熨过心头,齐云天先是一愣,随即一笑:“世间竟有如此好事?却不知张道友所求为何?”
张衍稍微支起身与他对视,眼中带着些许玩味与考量。
“来时倒还未想过此事,不过既然道友有心,”张衍略微一抿唇,“那贫道便求个一夜春宵,方才不负道友好意。”
“……”齐云天注目他半晌,随即哑然失笑,竟也不曾见怪于他,更没有半点恼羞成怒之意。
张衍直起身,略微偏了偏头,挑眉看着他。
“张道友龙章凤姿,何愁找不到人共效于飞,一享鱼水之欢?”齐云天一理衣袍,随之坐起,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显然对那说辞毫不放在心上,“拿在下做那等搪塞之词,未免有些失策。”



TBC

    1#
    = = 回复于:2017-12-13 01:10:03
    = =
  • 好脑洞,看着很喜欢
  • 2#
    (  ͡°  ͜ʖ  ͡°) 回复于:2017-12-13 08:55:46
    (  ͡°  ͜ʖ  ͡°)
  • 噫,挂挂会玩,直接去调戏青年大师兄啦
  • 3#
    (=ˇωˇ=) 回复于:2017-12-15 01:34:22
    (=ˇωˇ=)
  • 求更啊啊啊,不够吃
  • 4#
    = = 回复于:2017-12-30 19:19:03
    = =
  • 啊啊啊啊,赤机
  • 5#
    = = 回复于:2017-12-31 22:50:50
    = =
  • 求更,想看接下来的一夜春宵。
  • 6#
    (=ˇωˇ=) 回复于:2018-05-16 08:29:16
    (=ˇωˇ=)
  • 想吃后续
  • 7#
    = = 回复于:2018-05-16 20:52:48
    = =
  • 这个期待一下